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都怪卡卡西 ...

  •   “糟了糟了糟了,要迟到了!”
      
      为了帮助老奶奶找钱包,结果忘了时间。
      
      一路上马不停蹄的往学校飞奔过来,明明就在眼前,可是那一条“开学仪式”的横幅就这么毫不留情的被收了起来,三代火影大人的面没见着,资料也没领到。
      
      真是糟糕透顶了。
      
      脚步渐渐放慢,人群中那一抹格外显眼的白色头发映入眼帘。
      
      卡卡西也在?
      
      “啊……”
      
      看着与擦肩而过的人,他垂头丧气,低着头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琳知道了会生气的吧,开学第一天竟然迟到了。
      
      “开学第一天就迟到,这种人没资格进忍者学校,”身后懒洋洋的声音像是替自己感到惋惜,但更多的是不屑和嘲讽。
      
      “啊,没戏了。”
      
      “!!”
      
      当事人带土忿忿不平的扭过头,握紧了拳头,天知道他为了成为梦想中的忍者付出了多大努力,这个不敢露脸的白毛卡卡西站在这里说什么风凉话!
      
      “没关系,”还没有走的琳把资料递了过来,笑脸盈盈“我替你领了,把资料填好就可以入学了。”
      
      “琳……”
      
      带土瞬间感动的要哭出来,果然是他看上的姑娘,人不仅美心地还善良。
      
      他双手合十对着琳感激涕零“帮大忙了,感激不尽!”
      
      “不用这样啦……”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这么惯着他,迟到的毛病怎么能改啊。”
      
      啊……这家伙是专门在琳面前拆我台的么?一副我是你爸爸的语气,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喂!想打架吗!?”
      
      “啊?你说什么?”白毛双手插兜,胳膊夹着资料耷拉着眼睛转向自己。
      
      “打架啊!笨蛋卡卡西!”他不厌其烦的挥着拳头重复一遍,忿忿不平。
      
      “不要,”卡卡西转身就走“我才不要和一个连开学第一天都迟到的人打架,太丢脸了。”
      
      “嘁……”
      
      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从小到大带土还来没有吃过这种亏,他抬脚快步追了上去。
      
      “你给我等等啊,把话说清楚,喂!”
      
      “我懒得和白痴说清楚。”
      
      追不上人,只能毫无章法混乱的一拳挥向旁边的树,结果浑身上下的经络仿佛被打通了一般,鼻涕眼泪一齐冒了出来,带土捂着拳头,疼得原地直跳脚。
      
      “哼,白痴果然就是白痴。”
      
      远处轻飘飘的一声,一刀戳进带土尚且年幼的小心脏,戳的体无完肤,现在的小孩子难道都这么……早熟吗?
      
      带土小心的捂着拳头,疼得呲牙咧嘴,他决定了,他要讨厌这个家伙!尤其是在课堂上看见琳无视他灿烂的笑容看向这家伙的眼光时,这种不爽达到了顶峰。
      
      开什么玩笑,不就是手里剑扔的比我准一点,体术比我好一点点,忍术会的比我多一点点,忍者知识大全背的多一些而已,高冷装酷给哪个姑娘看呢?
      
      命运什么的,不管相不相信,带土他是相信的,同班同学那么多,要不然老师也不会每次都把他和卡卡西安排在一组进行测试。
      
      “下一组,旗木卡卡西,宇智波带土!”
      
      哼,又是手里剑么……他骄傲的推了推头上的护目镜,瞧好了,琳,我可是训练很久了!这次绝对比卡卡西厉害!
      
      集中注意力,然后……
      
      “好耶!”
      
      十发手里剑起码有一半都正中目标,也没有打中老师,这可是自己苦训多时的成果,哈!怎么样卡卡西!
      
      “哇!”
      
      身后爆发出一阵惊呼声,夹杂着什么“卡卡西好帅、好厉害……”等等的赞美之词。
      
      带土僵硬的扭了过去,卡卡西的十发手里剑,不仅正中目标,还精准的打中了红心,看着琳羞红的脸给卡卡西拍手的兴奋模样,迟钝的带土君终于意识到了大问题。
      
      他的暗恋对象好像有了暗恋对象,但是暗恋对象是自己最讨厌的家伙,怎么办?可以算是情敌么?
      
      “喂,吊车尾,需要我教你手里剑吗?”
      
      “哈!?你叫谁吊车尾?”
      
      看着面前即使戴着面罩,那双死鱼眼也依旧遮挡不住的嘲讽,带土气的额角血管突突直跳。
      
      这家伙趁自己上课打盹拿着纸团扔自己不说,害的他被老师罚站当着琳的面出丑就不可原谅。
      
      “当然是每天上学迟到的白痴吊车尾。”
      
      “都说了是帮助老奶奶……你再说一遍,我就揍你啊!”
      
      “来啊,我怕你不成?”
      
      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见到这个白毛卡卡西,他就没好气,就算心情再好也得爆炸,心里总会升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好了!”老师站在二人中间,严肃的推推眼镜“后天体术对战有的打,都下去准备吧!”
      
      “哼!”X2
      
      两个人互相瞪了一眼撇过头去不再说话,带土摸了摸护目镜,他刚才瞪卡卡西的时候就应该把它拿掉,让他看清楚宇智波家族眼睛的厉害,虽然还没开眼,但他绝对比卡卡西眼睛瞪的大!
      
      “带土怎么老是和卡卡西过不去,嗯?”
      
      “啊?”
      
      夕阳西下,放学后带土终于如愿以偿和琳同行一段路,面对琳直白的询问,他红着脸羞愧的摸了摸头发,眼睛斜向一边撇着嘴小声。
      
      “他很强,”强到把你的目光都吸引住了,他握紧拳头放到胸前。
      
      “所以我要打败他!”
      
      “嗯!加油哦,带土,我会一直看着你的。”
      
      琳站在他面前拉着背包带子,眉眼弯弯,眼神温柔,昏黄的残阳温暖的抚摸着女孩的脸颊,美好的看起来就像是一幅油画。
      
      单身多年的带土心口一窒,快速的撇过头不再看去,半晌后动了动嘴唇,嗫嚅道“嗯。”
      
      “白痴。”
      
      温暖如春的夕阳下,如同浇了一瓢冷水,他正了正脸色,四下看去,哪里有卡卡西的声音,难道是最近被叫的多了导致自己出现幻觉了?他狠狠地晃了晃脑袋。
      
      “怎么了,带土?”琳一脸担忧。
      
      “哈哈,不,没事,”他伸手抓了抓头发,尴尬的朝着琳笑了笑,总不能说他幻听到了卡卡西的声音,丢脸死了。
      
      “啊!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情,先走一步,明天见啊!”
      
      “再见!”
      
      都怪笨蛋卡卡西,害的他浪费了和琳单独共处的机会!
      
      拉着背包带子忿忿不平的踢着路上的小石子,眼睛随意往河边旁边瞥过去。
      
      “那是……卡卡西?”
      
      平日里在学校高冷的不像话木卡卡西同学此时正趴在一个男人背上,露出的眼睛弯弯,如同月牙一般。
      
      “原来他还能这样笑啊……”
      
      带土侧着头目不转睛的盯着二人,边走边嘀咕“自己还不是个小孩子,装……疼!”
      
      注视的太过分,结果忽视了眼前的电线杆,一脑袋撞了上去,带土双手捂着脑袋蹲了下去,眼泪汪汪,咬了咬牙,这都怪卡卡西!
      
      “那个孩子是谁?”
      
      旗木佐云背着儿子,身为忍者自然知道他们被人跟着了,不过看着是个小孩也就没出手。
      
      “班级里的吊车尾。”
      
      卡卡西搂着父亲的脖子顺着目光撇了过去,看着正蹲在电线杆前捂着脑袋欲哭无泪的带土,在面罩下撇了撇嘴,末了又加了一句。
      
      “白痴。”
      
      “一个班的啊,”旗木佐云转过头去,伸手往上托了托趴在背上儿子“不要嘲笑同伴卡卡西,总有一天他们也会变得强大的,明白吗?”
      
      “嗯……明白了。”
      
      谁想和那个白痴吊车尾成为同伴啊,连路都不看的。
      
      带土摸着脑门的包莫名的打了个激灵,睁着大眼睛犀利的瞥向走远的旗木父子二人,撇撇嘴巴。
      
      “喂喂,过分了,那家伙不会又在说我坏话吧……”
      
      回到家后,奶奶小心翼翼的给自己的肿起来的脑门贴了块纱布,甚至做了丰富的晚餐犒劳自己,带土咬了咬筷子,看着头发花白的奶奶有些不好意思。
      
      饭后他主动担当起了洗碗筷的责任,顺便特别积极的在奶奶慈祥的目光下给不大的家里来了个大扫除。
      
      深夜在屋子里修习忍术,虽然没有多大进展,但是结印速度快上许多了,很好,宇智波带土同学再接再厉!
      
      看了一眼放在桌子上原封不动的书本,手伸了过去,转了个弯将它们又塞回了书包,背书什么的,今天还是算了吧。
      
      滴上两滴眼药水,关上灯美美的睡一觉。
      
      今天心情不错,如果可以忽视掉梦里那个一直叫自己白痴吊车尾的白毛就更好了,话说回来,他还一次没有梦到琳呢,都怪卡卡西!
      
      “带土,起床了,带土……”
      
      “唔啊!!”
      
      猛地掀开被子,带土揉了揉脑袋,他竟然梦了一晚上的笨蛋卡卡西!他的天使琳去哪里了?!
      
      “怎么了带土,做噩梦了?”
      
      面对奶奶关切的询问,带土显得镇定至极“嗯,梦见有个白毛笨蛋一直追着我不放,但是我用豪火球之术把他干掉了!”
      
      他一边穿衣服一边漫不经心的看向闹钟,动作僵硬了一下,随后加快了速度。
      
      “不好!!要迟到了!!”
      
      “带土……”
      
      他跑到玄关快速穿上鞋子,拉上拉链,连早饭也没吃就拉开大门准备冲出去,直到身后传来奶奶哭笑不得的声音。
      
      “带土,今天学校休息。”
      
      “啊……”拉门的动作僵硬了一下,带土转身回屋斩钉截铁。
      
      “一定是晚上的白毛笨蛋惹的祸!”害他都没遇见琳。
      
      相隔不远之外正在训练的卡卡西猛地顿了一下,紧接着狠狠地打了了喷嚏,他仰头看了看林间晴空万里的天空,摸了摸单薄的衣袖,喃喃自语。
      
      “要变天了吗?”
      
      旗木佐云昨天夜里就出了紧急任务,上了战场,一时半刻也回不来,偌大的家里就他一个人,冷冷清清的。
      
      不过还好。
      
      卡卡西一刀劈在训练桩上,留下一道深深地痕迹。
      
      他早就习惯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