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小明的日常(四) ...

  •   南舟的思路很清晰。
      ——游戏里的技能条能显示出来,就一定有它的用处。
      如果只是用来测算玩家的初始技能有多厉害,它就没有占那么大地方的意义。
      
      游戏页面,总归是有它设计的道理的。
      
      在南舟专心研究技能时,江舫拉来李银航,对她说了点什么。
      李银航听完,表情有些不解,但她还是照做了。
      她从次卧的抽屉找到了一套还没开封的七彩便利签,把房间内所有的物品都标上了号。
      就连沙发垫,她也端端正正地在上面标了“垫子1”、“垫子2”。
      在李银航忙碌的时候,江舫态度闲散地四处走动,掀掀这里,拍拍那里,好像闲逛一样。
      
      李银航在记录拖鞋数量时,恰好碰上江舫也在看鞋柜。
      李银航跟他小声说话:“南哥是不是发现什么了?我看他好像很有自信的样子。”
      毕竟找线索才是当前最要紧的事情,怎么想,练技能都不应该放在第一位。
      
      ……“南哥”?
      江舫着意看她一眼,把鞋柜里摆放的几双鞋一双双反过来查看:“不大清楚。”
      他又说:“不过我想,他有可能是觉得自己不太擅长找证据,所以选择边缘ob①吧。”
      李银航:“……?”
      
      江舫说的是谁?南舟吗?
      他不擅长找证据?
      李银航回忆起了南舟在大巴上的极限操作,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学渣,在听一个学霸点评另一个学霸,“你就没发现这道题用拉格朗日中值定理是解不出来的吗”。
      
      江舫看向了李银航:“大巴上,他直线距离行车记录仪最近,而且他是从别的地方传送来的,如他自己所说,应该最注重对周边环境的观察。”
      “那么,你说,为什么他没有选择利用‘行车记录仪’这个最便利的物件来诈出‘鬼’?而且在我指出有行车记录仪存在时,还有一些意料之外的紧张?”
      李银航:“……”
      好问题。
      她压根儿不知道南舟什么时候紧张了。
      李银航明智地放弃了猜测:“……我贴签去。”
      
      江舫笑道:“去吧。”
      
      在动手把鞋柜关上时,他的动作稍稍停顿了片刻。
      他发出一声轻笑,自言自语地重复:“……南哥?”
      
      南舟没去管江舫和李银航那边的小动静。
      他一边忙着撬盒子,一边四下环顾。
      他得出的信息寥寥,因为房间和他昨天的记忆相比没有太大的变动。
      陈设没有改变,物件也没有加减。
      在他看来,一切都再正常不过。
      更何况,江舫说得挺对的。
      自己有自己的弱点。
      在这种搜寻里,他添乱的几率比找到线索的几率更大。
      
      于是,沈洁三人组在经历过一番细致搜寻后,回到客厅,看到的就是三个不干正事的人集中在客厅里,游荡的游荡,摸鱼的摸鱼。
      
      从昨夜开始积累的不满,让健身教练差点没忍住一个箭步上去把南舟手里的盒子打掉。
      千钧一发之际,沈洁推着他的胸口,把他拦了回去。
      “别管他。让他们过家家去。”
      健身教练:“可他不干事……”
      “新人死得快。”沈洁眼神冷酷,用接近比口型的低音道,“他们如果不作为,或者胡乱搞事,触发了什么禁制,那正好给我们试错。”
      
      说完,沈洁的表情重新回归了云淡风轻的得体模样,转过身去——
      她豁然发现,南舟正盯着她看。
      沈洁心脏顿时被他无感情的眼神看得漏跳了一拍,脸部肌肉一时僵硬得活动不开。
      但还没等她调整好表情,南舟就指了指自己耳侧的碎发,做了个“捋”的手势。
      沈洁愣了片刻,方才会意,抬手一抹鬓发——
      刚才趴到床底检查时,她颊侧垂下的发梢沾染了一点灰。
      
      沈洁松了一口气:“谢……”
      “我没那么容易死。错误也没有那么简单会发生。”南舟说,“鬼不会因为我玩盒子就出来的。不要小看鬼。”
      沈洁噌的一下脸红到耳根,尴尬得脸都酸了。
      这人是狗耳朵吗?
      ……而且他的口吻,怎么跟鬼是他远房亲戚似的?
      
      沈洁打了个哈哈,和两名队友迅速进入了次卧检查。
      
      等他们把这个家里里外外搜索得差不多时,陈夙峰的作业任务也差不多完成了。
      陈夙峰如释重负,飞快撂下了笔,一秒都不愿再保持这种状态。
      他后心前胸都被汗水浸透了一片,全程的状态,都和“小明”形成了完美的共情。
      ——“不想写作业,却不得不写”。
      瘦猴从外探出头:“南老师做饭去了。我们先出来汇总一下信息吧。”
      虞退思拍拍他的肩,宽和道:“等汇总完了,再去洗个澡。”
      陈夙峰乖乖点点头,起身握住了虞退思的轮椅推手。
      
      厨房里。
      南舟系上围裙,把略长的头发从颈带里抽出来,用一个小发圈系在脑后,在厨房里翻出了米面粮油肉,煞有介事地一样样摆在台面上。
      在他和食材大眼瞪小眼时,沈洁不可置信的声音从外传来:“……还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陈夙峰:“真的。”
      虞退思也说:“我在旁边观察,的确一切正常。”
      
      听着外间的谈话声,南舟拉开了碗架。
      上面摆放着一套廉价碗碟,三个大碗,五个小碗,还有一堆花色不同的盘子,难以判断家中生活了几口人。 
      他又数了数筷笼里的筷子。
      看起来是一把把买的,完全不像那些侦探小说里,几口人就只摆几双筷子。
      过日子果然不是那么一目了然的事情。
      
      他听到沈洁敲了敲桌子。
      看起来是要发言了。
      
      她的语气听起来颇为老神在在。
      
      “据我观察,这个家生活着两个人。”
      “得出这样的判断并不难。尽管这个家里没有合照,被褥数量在四五条以上,从碗筷、桌椅板凳上,也很难看出这个家里究竟生活了几个人,但有价值的线索还是很多的。”
      “我们是从衣柜里找到突破口的。”
      “主卧衣服全是男装,内裤都是男款,尺寸比对的结果也是相同的,应该是同一个人在用。”
      “没有化妆品,只有普通的保湿喷雾和一罐快要用到底的男士洗面奶。”
      “鞋柜里穿过的鞋,鞋号也都是一样的,分为43码的鞋和31码的。”
      
      沈洁得出了结论:“小明和一个男性生活在这里。有可能是他的哥哥,也有可能是他的父亲。”
      “任务让我们体验小明的日常,或许就是让我们发现杀害小明或他家人的凶手。小明在这其中会给我们一些提示,我建议往这个方向思考。”
      
      思路清晰地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后,沈洁手一摊,大方道:“来,李小姐,说说你们组的发现吧。除了贴纸条那些小伎俩外,你们还做了什么别的有意义的事情吗。”
      
      李银航很诚实:“我这边是没什么的。”
      沈洁想,果然如此。
      她将骄傲的脸转向了江舫,朝他扬了扬下巴。
      
      江舫:“没太多。”
      江舫:“第一,在这里,手机是有信号的。”
      
      沈洁三人组:“……”
      
      沈洁失声:“你怎么不早说?!”
      江舫礼貌道:“早上的时候,李小姐的手机在你们每个人手里都转过一圈。这种明面上的线索,我以为大家都会注意到。”
      沈洁张口结舌。
      虽然是明面上的线索,但过了几次灵异类任务的思维定势让他们坚信,手机是副本里最派不上用场的东西。
      反正一不能报警,二没有信号,只有新人才不舍得扔掉这个累赘。
      
      “发现了有什么用?”瘦猴泼了一盆凉水,“这里没有门,这楼还是浮空的,我们连小区的位置都不知道,难道还能对外求助不成?”
      “不急。不是在问线索吗。”
      江舫斯斯文文的,一点也不上火,让瘦猴感觉像是一拳捣在了棉花上。
      沈洁有些不甘心地追问:“那江先生的第二点……”
      “嗯,这就要说了。”江舫点一点头,道,“第二,在我们到来之前,这个家应该长期生活着三口人。”
      
      沈洁:“……”
      她有点懵,本能申辩道:“不可能。家里只有两个人生活的痕迹……”
      为了作证自己的推断,她站起身来,径直走到玄关,拉开了鞋柜:“你看,明明只有两种鞋,而且尺码也只是两个人的——”
      江舫也走到鞋柜前,示意了一下,让沈洁护好裙子、避免走光,方才蹲身低头,将放在鞋柜最下层、平时看起来不怎么穿的两双男鞋拿出来。
      沈洁:“这两双的尺寸也是43码——”
      
      下一秒,她噤声了。
      大概是因为鞋长期放置不穿的关系,鞋柜横板上被鞋压着的地方四周长久积灰,鞋底位置的隔板颜色,与其他部位的颜色对比鲜明,哪怕用强效洗涤剂也是擦不掉的。
      而其中一双男鞋下,是一双36、7码的鞋留下的鞋印。
      
      江舫温和道:“沈小姐,这才是‘痕迹’。”
      
      南舟竖着耳朵,听得有一点开心。
      他无意间碰了一下刀架,发出哗啦一声细响。
      李银航把刀也标了号。
      一把菜刀一把剪刀一把水果刀,都插·在刀架里,分得清清楚楚。
      这个家里没有电力锅,只有一口炒锅,一口小煎锅,一口鸳鸯火锅,一口汤锅,还有一口高压锅。
      标准的家庭配置。
      斟酌一番后,南舟从柜子里取出高压锅,把淘好的米放在一旁,揭开锅盖。
      
      ……看向锅里的一瞬间,南舟微微挑起了眉。  
      
      厨房外,江舫又为沈洁展示了其他的“痕迹”。
      衣柜里放了四五颗樟脑丸、还没有成功掩盖的可可小姐香水气息。
      透明烟灰缸底部,出现了两种大小形状不一的成人食指指纹,应该是倒烟灰的时候托住底部留下的。
      几乎都是细不可察的微末之处。
      
      “万一是两个人离婚了呢。”沈洁不想承认自己的观察力会输给一个男性新手,“这个家里女人的痕迹很少了,梳子上连女人的头发都没有。”
      “离婚了,这个家里也有过女人。”
      即使全盘推翻了沈洁三人组的发现,江舫仍是不卑不亢:“我们这边找到的线索就是这些了。”
      
      虞退思那边的发现,谈不上多么有价值。
      “小明应该是一个心思比较细腻敏感的男孩。”
      “他书架上的画册很多,我挑了几本翻得起了边的画册,发现都是艺术性和色彩性很强的。”
      “就擅长的科目而言,他数学、英语课上发呆的几率远大于其他科目。”
      说着,虞退思把一本数学书在众人面前摊开。
      “……他会把数字和字母的空格涂抹上,还会在边角位置做一些临摹和涂鸦。”
      “相比之下,他比较喜欢语文,语文暑假作业已经写完一半了,而且完成度很不错,是所有科目里完成最多的。”
      
      这样的结论,对他们通关似乎毫无助益。
      不过聊胜于无,沈洁也不能指望一个瘸子有什么高明的发现。
      
      一通讨论结束后,大家各自沉默,消化着“家里曾有一个女人”的信息。
      此时,许多人开始频频将视线投向厨房。
      一夜的担忧、半天的搜寻,加上这一番讨论下来,他们已是饥肠辘辘。
      
      虽然有人担心,南舟做的饭是“小明”日常任务的一部分,不能随便吃,但也多多少少对成品有一丝期待。
      
      不过,一个小时后,他们的期待就彻底破灭了。
      
      破灭之始,是一道被端上桌来的、绿黑相间的鸡翅。
      众人:“……”
      瘦猴不可思议地指着这盘色泽诡异、还烧焦了边的鸡翅:“这是什么东西?!”
      南舟答道:“可乐鸡翅。”
      “……为什么是绿的?”
      南舟:“因为没有可乐。”
      说着,他把小半瓶醒目放上了桌子:“你们先喝。”
      
      众人:“……”
      
      先后见识了南舟用这一个小时倒腾出来的黑色菠菜,以及鱼头向天、摆盘是一副死不瞑目相的油炸松鼠鱼块时,大家都以为自己已经古井无波了。
      但在南舟端饭上桌时,所有人齐刷刷起立,远离了餐桌。
      
      沈洁颤抖着伸出手,指向汤锅里的内容物:“……这是什么?”
      南舟:“主食。”
      所有人只有一个感觉:你他妈别侮辱主食这个词了。
      李银航忍着恶心,观察了一下里面的主要成分:“……南老师,黑米为什么要和面条一起煮?!”
      
      南舟:“我想用黑米煮饭,但加水加多了。”
      南舟:“水多,闲着也是闲着。还有,黑米加少了,为免不够吃,我就放了面条进去。”
      南舟:“不行吗?”
      
      雪白的挂面被黑米上了色,还炖烂了,稀糊糊混在一起。
      说白了,活像是一锅蚯蚓拌饭。
      
      大家的san值条齐齐往下掉了一个档次。
      这他妈是他们进入这个灵异副本以来看到的最恐怖的东西。
      

  • 作者有话要说:  ①边缘ob:指游戏里打团战时在远处的阴影处暗中观察
    做饭难吃不可耻,可耻的是难吃且品味奇特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