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小明的日常(一) ...

  •   【小明的暑假日常,和所有正常的小学生一样。】
      【8:00,小明睁开眼睛,迎来了平凡的一天。】
      【9:00,小明不想写作业,但还是不得不打开了书包。】
      【12:00,小明做了一顿简单的饭。】
      【13:00,小明躺在床上,做了一个梦。】
      【15:00,小明醒了,他要做手工作业,他讨厌手工,可他非做不可。】
      【18:00,小明打开电脑,玩他最爱的游戏。】
      【20:00,小明开始写日记,记录他一天的生活。】
      【21:00,小明洗头。】
      【22:00,他进入了梦乡。又是平静的一天过去了。】
      【这就是小明的日常。】
      
      【游戏将于时钟指到24点时正式开始。】
      【游戏时间为7天。】
      【在时限结束前,找到离开的大门吧。】
      
      李银航:“……”
      太有代入感了,仿佛回到了自己那个被逼着监督小侄子做作业的噩梦暑假。
      
      等到周围的环境从乱码逐步渲染析出完毕,南舟才发现,他与其他七个人正站在一间普通民居公寓的客厅中。
      
      这是一间温馨的家庭房。
      三室两厅,100平米左右。
      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幅手工十字绣,装裱精美,三朵鲜艳的牡丹间,暗藏了“阖家平安”的针触。
      壁纸是统一的柔和的鹅黄色,和灯光的杏黄有渐变的色彩关联,过渡得自然又和谐。
      客厅悬挂的小熊时钟和窗外的黑寂告诉他们,现在已经接近午夜12点了。
      这里的一切都很正常。
      唯一的诡异之处是,偌大的客厅里,没有一扇通向外界的门。
      
      寻找离开的“门”,就是要想办法离开这间房子吗?
      
      晕黄的灯影投在每个人的身上,在地上交错出乱七八糟的黑影。
      
      玩家一共有八人,根据一开始各自的站位,可以轻易判断出,玩家共分三组。
      他们谨慎地彼此观察着。
      谁都没有在第一时间打破沉默。
      
      南舟、江舫、李银航为一组。
      另外的三人组,也是一女两男的配置。
      其中的女人二十七八岁,从内到外透着股精明干练的味道。
      两个男人,其中一个高大健壮,身材明显经过系统的锻炼,有块有垒的,像是个健身教练。
      另一个人则是精瘦精瘦的猴子样,观察周遭环境时,头不转,眼睛倒是滴溜溜地转来转去,就透出了一股猥琐的贼相。
      
      剩下的那对双人组合,性质有些特殊。
      ……其中有一个人是坐轮椅的。
      
      李银航见状,难免心生怜意。
      连残疾人都拉进来,系统真是不做人。
      
      坐轮椅的男人大概三十岁刚出头的样子,冷雪清冰一样的精英气质,和南舟有些相近,却又是两种迥然不同的风格。
      南舟是人情淡漠的神秘,他是斯文有礼的稳重。
      在这种环境下,他的穿着依然是在休闲中透着格外的体面与风度,身上居然还有宝格丽白茶香水的淡淡香氛。
      他对离得最近的南舟开口自我介绍道:“虞退思,律师。过了4次任务。”
      他介绍完后,身后久久没有回应。
      
      虞律手扶着轮椅把手回过头去,颇无奈地丢了个眼神:“叫人。”
      比他小了七八岁、正在左顾右盼的高大青年闻言,乖乖“哦”了一声:“陈夙峰,读大学,大四。”
      青年生着一双下垂的狗狗眼,一看就是在学校里很有那么点人气的阳光运动系男生,不过还是脱不掉一身学生气,看人的眼神是干净又直白的。
      
      南舟:“南舟,美术老师。第一次做正式任务。”
      虞退思点一点头,又转向江舫:“外国友人?”
      江舫:“是,算半个吧。我叫江舫,国际交换生,学音乐的。”
      李银航:“……”哥你不是无业游民吗。
      但她还是跟着报上了自己的职业和姓名。
      
      瘦猴样的男人在旁听着,闻言笑嘻嘻地一拍手:“哈哈,刚好,咱们八个人,八件事,肯定是要一人干一件事的。美术老师正好可以去做手工。交换生嘛,估计干不了别的,睡个觉什么的总行吧。”
      
      李银航眉头一皱,感觉不大舒服。
      大家好端端地交流着信息,怎么就轮到他来发号施令了?
      
      南舟完全无视了他,继续和虞退思对话:“我们刚过了试玩关卡。”
      虞退思也是目不斜视:“没事,都是一步步来的。”
      江舫也问:“以前你接触过灵异关卡吗?”
      虞退思:“嗯,接触过两次,不过这次比以前的哪一次的场景限制都大。”
      
      被晾在一边的瘦猴:“……”
      
      高壮的健身教练把略含不满的目光投向那妆容精致的干练女人。
      女人环视了一遍客厅,对健身教练耳语两句。
      健身教练点了几下头,咵咵拍了两下巴掌,粗暴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安静一下,你们几个。”他的口气像是在训五个小辈,“现在不是闲聊天的时候,我们得先把任务分配了。”
      
      李银航有点不忿。
      然而,当她的余光在自己的游戏面板上随意一扫时,她差点怀疑人生。
      
      任务日志里有当前的组队信息,可以查看八个副本玩家各自的姓名和等级。
      
      虞陈二人的组名叫“南山”,虞退思是9级,陈夙峰是8级。
      另外的三人小组“顺风”,则是齐刷刷的10级。
      
      自己是个孤独的2级号。
      而她身后的两个大佬,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变成了1级刚出头、比她还萌的萌新。
      ……她居然还是三个人中目前积分最高的那个。
      
      李银航以为自己眼花了,忙去查看队友属性。
      ……南舟把试玩关卡得到的750积分,用来解锁了两个价值300积分的物品格。
      扣除许愿用的10积分,再加上发现彩蛋得到的5积分,他只剩下了145积分,直接掉回了1级。
      
      江舫比他还过分,开了两个物品格外,还兑换了两样东西,积分眼看就要到100以下了。
      李银航:“……”尽管这分不是她挣的,她还是忍不住替他们俩肉疼。
      
      鉴于积分排名就摆在那里,“顺风”根本没把“立方舟”这三只新人菜鸡看在眼里。
      他们得抓紧时间,跟仅次于他们一点的“南山”争夺任务里的话语权。
      
      这个游戏的玩法相对来说比较清晰。
      八件事,明显是对应八个玩家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要他们分工合作,在特定的时间段去完成对应的事。
      那么,分歧就来了。
      八件事的完成时间有长有短,有难有易。
      时间越长,往往变数越大。
      譬如说,谁愿意主动去做“睡觉”、“做手工”这种时间长、难度高、变量多的事情?
      
      虞退思将手放在腿上,示意给他们看:“我能做的事情不多。”
      健身教练打量着他的腿:“你真的是瘸子吗?”
      陈夙峰不乐意了,一步跨出去:“你几个意思?”
      虞退思抬起手,轻挡在了陈夙峰腰腹上,用手背把他往后摁了摁。
      健身教练并不怕这个愣头青:“问问看而已,怕有人借口躲懒罢了。”
      “喂,你既然不会动,那晚上睡觉的事安排给你吧。”瘦猴说,“反正也不需要你干其他的。”
      
      虞退思淡淡道:“好啊。”
      
      他答应得太过爽快,反而叫那干练的女人沈洁皱起了眉。
      
      她是“顺风”里的大脑,必须将事事都考虑得周到全面。
      游戏说明里说得清清楚楚,一过12点,游戏就正式开始了。
      
      “睡觉”,是“小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
      因此,它极有可能包含着解谜的关键信息。
      这么重要的事儿,如果交给“南山”的人来做,主动权岂不是掌握在他们手里了?
      万一他们隐瞒了什么重要信息,那该怎么办?
      
      沈洁正在犹豫间,菜鸡队里那名年轻俊美的混血儿有了动作。
      
      江舫从玻璃茶几下摸出了一副崭新的扑克牌:“这样随意安排,总归会有争执的,也浪费时间。”
      他提出了另一个解决办法:“不如我们抽扑克牌吧。”
      
      他把这一副新牌拆开,从里面抽出八张牌来,一一展示给众人看。
      
      “红桃A到红桃8。”
      “任务里一共包含了八件事,按时间顺位排列。”
      “红桃A代表9点写作业,红桃8代表从晚10点到第二天早8点的睡觉。”
      “谁抽到,做什么事。如果对自己手头上的事情有意见,就在组内自行交换,不能组外交换。”
      “怎么样?”
      
      健身教练和瘦猴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沈洁,询问她的意见。
      沈洁点点头。
      这倒是合理。
      
      见大家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江舫挺温和地笑笑,把薄薄一沓牌的牌缘理好,慢慢洗起牌来。
      他的手法看起来不大灵活,牌的数量又少,他一开始洗得很慢,后期洗得稍快了点儿,还不小心弄掉了一张。
      江舫说了声“抱歉”,看了南舟一眼,随即俯身下去,捡起掉落的红桃2,随手插·入牌中。
      又洗了几十遍后,他将牌反放在茶几上,单指一抹,牌一溜摆了开来。
      他后退两步:“你们选,我最后来。”
      
      众人看着牌,都有些不大愿意去摸。
      南舟想起了江舫掉下红桃2时看向自己的那意味深长的一眼,还有快速在红桃2牌背深蓝色的花纹旁划下的一道浅浅指甲印,大概明白了江舫想让自己干什么。
      他第一个动手,把那做了记号的红桃2抽了出来。
      其他人见有人选了,也各自动手,抽选牌面。
      虞退思的牌,则是陈夙峰帮忙取的。
      
      抽到后的表情,有人欢喜有人忧。
      唯有南舟,平静的表情中流露出一点困惑。
      
      他亲眼看到江舫拿出了八张红桃。
      他也亲眼看到,江舫掉落红桃2后,以快而自然的手法在上面划下了一道印记。
      
      ……那么,为什么自己手里会是一张笑脸的红色Joker?
      
      转眼间,牌已抽尽。
      江舫取走了最后一张。
      
      沈洁对自己的牌不大满意。
      她抽到了“洗头”。
      她更想要的是“做饭”,因为时间短,也不像什么容易出幺蛾子的任务。
      不过,她的两名队友对自己的牌都还算满意。
      健身教练抽到了“打游戏”,瘦猴抽到了“写日记”。
      两人都没什么想换的打算。
      
      另一边,虞退思抽到了“午睡”,陈夙峰抽到了“写作业”,也还算正常。
      
      南舟还在思考自己该如何展示自己手中的牌时,就见江舫苦笑了一声,将自己的牌面亮了出来。
      ……是那长达8到10个小时、时间跨度最长的“睡觉”。
      
      江舫问他的两名队友:“你们都抽到了什么?”
      说着,他动作流畅地收走了李银航和南舟的牌。
      李银航叹了一口气:“我抽到的是做手工。”不算什么好牌。
      
      江舫把三张牌放在手中,浏览比较一番后,欣慰道:“也就我们南舟幸运点儿。”
      说话间,他手轻巧地一翻。
      他手中是清一色的红桃。
      红桃8,红桃4,以及一张明晃晃的红桃2。

  • 作者有话要说:  江舫:我不过是平平无奇的无业游民罢了【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