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明修暗道又度仓 ...

  •   帐篷之外,谢子华的亲卫守在门口,便是有人靠近都不允许。
      
      帐篷里,温暖的火堆旁,照应出谢子华那张有些憔悴的面孔。他年纪虽有三十五了,但因平时保养得当看上去就像个二十多的平头小子,也难怪西北军中有人暗地里不服他。
      
      “这件事情颇为棘手。”谢子华满脸倦怠,微摇头对火堆那头的人说道,“穆家公子身上的伤我看不到,也不知是刀伤还是剑伤。土浑伐,你可问清楚自己手底下的人了?”
      
      坐在谢子华对面的居然就是颜朵部落如今的首领土浑伐,只见他身材健硕,额间有符咒一样的纹路。
      
      “我问了部落里所有的人,都说没有。夏狄,你可是不信任我?”土浑伐眉间出现沟壑,双眼露出老鹰猎食时的锐利目光。
      
      谢子华看了却不害怕,他摇头回应,“我这是以防万一。”
      
      “要我说,定是还有叛徒留在部落里没有被你发现,你看看这一口大黑锅又背在你身上。你弟弟,是个狠人啊。”谢子华揶揄道。
      
      “不一定是土浑鲁做的,夏狄你不要随意猜测!”土浑伐斥道,眼神里充满了对谢子华猜测的不满。
      
      “他带了青壮男人离开部落也是我造谣的?”谢子华正色,“土浑伐你该认清楚你弟弟的真面目了!这几年他用颜朵部落的名头抢夺百姓财物,去年更是杀了两个百姓,为的就是抢他家女儿回去做小老婆!”
      
      “土浑鲁不是那个躲在你背后的小狼崽,他已经成为冷血六亲不认的野狼头头了!”谢子华一脚踢开火堆,从木枝上飘起的火星子落在地上,化作乌黑的烟尘。
      
      就着微暗的火光,谢子华与土浑伐正视,说道:“如今摆在你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了。一,继续任由你弟弟肆意妄为,朝廷迟早会派军队过来灭了你们,到时候可不是我这么好说话的人了。”
      
      “第二,继续和我的合作,井水不犯河水。不过你要先解决土浑鲁的事情,否则我也帮不了你。”谢子华坐回去,眼带深意,“今年春天来的晚,天山还没解冻吧?再拖下去,你们储备的粮草别说牛羊了,只怕你们自己也要不够吃饿死了。”
      
      谢子华此言戳中了土浑伐的心事。实际上,从三日前开始,连人分到的粮食都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一了。
      
      “十天,你给我十天时间,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为了族人,土浑伐做出了大义灭亲的决定。
      
      “很好。”谢子华这时才露出浅笑,“等会我就让人给你运去两车粮草。”
      
      秘密送走了土浑伐,亲卫走进来往快灭了的火堆里丢去柴火。“将军,和颜朵那蛮人谈妥了?”
      
      谢子华伸个懒腰,不料扯到了自己肩胛骨受的伤口,顿时龇牙咧嘴。“当然说好了。妈的,我一定要找到当时是哪个王八羔子朝我射的箭,不把他剁碎了喂羊难解我心头之愤。”
      
      “将军,羊吃草的。”亲卫提醒道。
      
      自以为聪明的亲卫接下来吃了自家将军的一个嘴巴子。
      
      穆家庭院里,穆甘棠也再次见到了当时杂耍团的妙龄女子。
      
      羌戈穿着一身不起眼的黄袍子,一脸素容难见当时的万种风情。她见到坐在石凳子上的穆甘棠先行礼,说道:“公子,你吩咐的人已经找好了。不知你接下来的吩咐是什么?”
      
      “我妹妹当日听闻我失踪,着急忙慌就出去寻我,谁料至今未归。你也知女子的名声最为重要,我只好谎称妹妹已归家但卧病在床。我偶有听闻颜朵部落的人去年抢了民女回去当小老婆,我心知妹妹无法安然无恙归家,只托你找一具与我妹妹相似的尸体。到时对外称她跑了出去坠落山崖即可。”
      
      “我爹是启元帝亲封的正四品御史,他的女儿决不能是沦落颜朵部落的妾!”穆甘棠眼神锐利,看了一眼羌戈,言语里的暗示已足够让她明白,“明日就是个好日子,你可懂了?”
      
      羌戈点了点头,露出线条柔美的脖颈。“公子,我知道了。”
      
      芬姨送了羌戈走,回来时不解地问道:“少爷,你没有失忆的事情为何不瞒着她?若是她说了出去,对我们的计划不利啊!”
      
      穆甘棠却不慌不忙,说道:“她是个聪明的人,与其被她看穿倒不如我自己摆出诚意。这三人里她虽然年纪最小,决定权却在她手里,你看这就是她的本事。以后用他们的地方还多,趁势拉拢为妙。”
      
      芬姨感慨,那一日以后,小姐仿佛整个人都成长了。以前毛毛躁躁的小姐如今遇事不慌,想三步才走一步。只是不知这样的变化是好还是坏。
      
      “芳姨,把计划去和小桥说,明天还需要她的配合才行呢。”穆甘棠吩咐道。
      
      芳姨走后,庭院里只剩下穆甘棠一人。
      
      她想念父兄仍在的时候,父亲对她要求严苛,每日写不满五张大字便不准休息。但去岁除夕,父亲把亲手雕刻的银簪送给她,银簪上是满满的梨花纹。哥哥虽然在两人年龄大了以后微有疏离,但每次外出都会给她带好吃的糕点。
      
      她也想念金陵的生活,红豆经常和她偷跑出去游山玩水,为此父亲教训过她多次,但下一次还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她出门。红豆就给她带宫里的点心吃,还有各种新奇的小玩意。
      
      穆甘棠缓缓闭上眼睛。不过几个月,她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将来走的这条路和穆甘梨这个名字不会再有关系。
      
      翌日清晨,穆家前门一阵喧闹。有路过的人瞧见有个只穿着中衣的小姑娘疯疯癫癫就跑了出去,身后只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在追,后来又有人从穆家跑出去一起追。
      
      大概午时,有两个下人担着架子,架子上躺了个人还用白布盖上。
      
      李氏站在门口,不肯让人把尸体抬进去。
      
      “这不是我女儿!你们不要随便拿具尸体就来糊弄我!”李氏神情激动,即便是对自家下人,看过去的眼神也仿佛要吃人一样。
      
      “夫人,小姐跑出去的时候是我在身后追的,我是亲眼看见小姐坠下山崖的啊。”乳母芳姨落下两行清泪,一双眼睛早已通红。“小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我也不愿出事的是她啊!”
      
      寒风吹起白布的一角,正好露出那具尸体的半面容貌,只见上面满是血红划痕,唯有眉心一点朱砂痣最为显眼。
      
      “哎呦呦阿弥陀佛,我看着确实是穆御史家的姑娘啊。你看看,眉心那粒红痣鲜艳艳的,就是她呀。”有围观妇人面露哀色说道。
      
      “不是,这定不是我家甘梨!”李氏却咬牙死不承认,明明她自己都看到了躺在地上那人的眉心痣,“不是,她不是!”
      
      下人也不敢和主母闹起来,偏偏芳姨在那里哭哭啼啼说我家小姐命真苦。
      
      约一刻钟后,韩铁带人前来。他先把围观的人赶走,又让冰儿先带李氏进去。他蹲下来掀开白布,看见那一张早已面目全非的小脸,眉心痣异样刺眼。
      
      “你果真亲眼看见甘梨坠崖?”韩铁一脸哀色,问芳姨。
      
      “韩统领,我也不愿意躺在地上那没了气的是我家小姐。可是,可是我追着她上了牙山那里,真的是亲眼看着她踩上碎石坠落山崖的呀。”说完,芳姨放声又大哭起来。
      
      既有人证,还有眉心痣为证,那就是穆甘梨无疑了。
      
      韩铁叹口气,他招手喊士兵把尸体抬进院里先安置下。他虽然无子无女,也知道李氏是沉重打击之下不愿相信眼前所见。
      
      穆忠才死,才一个月过去他的女儿也跟着走了吗?
      
      如今穆甘棠失忆,李氏又是这般状态。
      
      韩铁喊来手下,嘱咐他去布置好灵堂和丧礼一切用品。此举虽然师出无名,但如果他这个时候不出头,恐怕梦里好兄弟也要来骂他无情冷血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