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不破楼兰终不还 ...

  •   听闻穆甘棠被寻到已经送回到穆家,韩铁第一时间就赶了过去。因丈夫去世已经换上素白衣裳的李氏接待了他,听清楚他是想见一见儿子,便领他去了。
      
      “甘棠回家了就好,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避开颜朵部落人的。嫂子,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问问甘棠当时事发他在哪里,又是如何回家的?”韩铁言语里含着歉意,却一副必须公事公办的态度。
      
      李氏闻言又红了眼睛,看着韩铁欲言又止,两人走到穆甘棠的屋子,李氏站在门口伸手往屋子里一指,表明韩铁自己进去便可。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草药味,韩铁看见床榻上躺着一人,额头上却蒙着绷带,只露出了眼睛以下的部位,定睛一看果然是穆甘棠。
      
      江大夫坐在一旁一直在观察,他见韩铁走进来,便起身向他行礼。
      
      韩铁伸手扶住江大夫,说道:“江大夫,甘棠这是怎么了?”
      
      江大夫摸了摸胡子,又叹了口气,说道:“这孩子送回来的时候,额头上有伤,似乎是撞在了硬物上。他身上还有刀伤,不过现在已经止血止住了。韩统领若是来问他当时的事情,恐怕要等这孩子醒过来。”
      
      “不着急不着急。”韩铁面有忧色,本想坐下却听见外头吵吵闹闹,于是又走出去。原来,是谢子华听说穆甘棠回家了也来拜访问候。
      
      “都是我的疏忽,好好的庆功宴居然成了断头饭。”谢子华站在厅堂中,一对剑眉耷拉下来。他看着四周已经挂上白帆,又看见李氏穿着素服,心头一凉。
      
      韩铁生怕李氏把气撒在谢子华身上,赶忙跑出来站在谢子华和李氏中间,一边劝李氏不要伤心,一边又安慰谢子华说这事谁都不愿意发生。
      
      谢子华提出想见一见穆甘棠,韩铁和他说孩子受伤了躺床上还没醒。话音未落就听里头传出长云一声震破天际的尖叫,“少爷你醒啦!”
      
      众人纷纷跑进屋子,果然看见穆甘棠背靠垫子半坐起来。他一脸苍白,就连嘴唇也是毫无血色,守在床榻边的江大夫正在为他把脉。
      
      穆甘棠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一群人,眼睛中显露疑惑,“你们,你们是谁?我,我怎么在这里?”说话间,他感受到头部传开的疼痛感便伸手去摸,“我的头,我的头怎么了,好疼,我的头好疼!”
      
      听这寥寥几语,李氏哭得梨花带雨,若不是被芳姨扶住恐怕又要哭晕过去。谢子华一脸疑惑,韩铁则是紧皱起眉看不出情绪。
      
      江大夫把完脉便用眼神给李氏示意,几人走到屋子外间说话,谢子华不明就里也跟着出去。长云太吵早就被芳姨赶出去煎药了。
      
      留在屋里的韩铁慢慢靠过去,看着双眼带有疑惑和害怕的穆甘棠,他轻声问道:“甘棠,你不记得了吗?我是你韩铁韩叔叔啊。”
      
      穆甘棠就像受到威胁的小猫,身子往后一缩,“我不认识你。”
      
      “甘棠,你真的不记得了?昨天,昨天晚上你和你爹去赴宴,你,你可有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韩铁又靠近一点,紧紧盯住穆甘棠问道。
      
      穆甘棠害怕地拿起被褥遮住自己,李氏等人已经走进来,见状大呼“果然是失忆了”。
      
      韩铁一脸失望,又对李氏说:“嫂子先安心,盘岳城里总有奇人来往,若是遇上神医或是有补身子的药材,我定第一时间送过来。”
      
      “我并不是说江大夫能力不够。只是,只是多个人多份力量。哎,我,我真是没有用,没有保护好穆大哥,也没有保护好甘棠。”韩铁自责地说道。
      
      江大夫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介意。“我们都盼着甘棠这孩子早日恢复,韩统领你也是如此,我知道的。”
      
      谢子华赶紧喊来手下,“我家里正有一颗天山雪莲,这就喊人送到穆家来。虽然我只认识穆御史一年,但是在我心里我俩早就是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了。穆夫人你放心,若是有我能帮上忙的,我义不容辞。”
      
      待所有人走后,李氏匆匆忙忙又回来。原本躺在床上休息的穆甘棠睁开眼睛,一扫之前的虚弱。
      
      李氏坐在床榻边,心有怜惜地看着包住额头的女儿,“甘梨,你这又是何苦,居然瞒着娘硬生生把眉心痣剜了。”
      
      穆甘棠一把扯住李氏的衣服,“娘,当心隔墙有耳,如今我是甘棠。”
      
      见状,李氏掏出手帕擦拭去泪水,“娘是心疼你,如今,如今娘便只有你了。”她靠过去搂住女儿,心里也是凄苦万分。不过一天时光,穆家已近家破人亡了。
      
      穆甘棠闭眼躺在母亲怀里,她又何尝不想哭,可是她不能!她一定要查出到底是害死父亲和哥哥的,若是颜朵部落,她将来一定会将他们灭族!若是其他人,她也会把他揪出来以牙还牙!
      
      真正的穆甘棠已经被安置在冰室里,因为他的妹妹不能容忍为他立无字碑。既然穆甘梨再过几个月就要死,不如就将他葬入穆甘梨的墓中,至少将来,他还能享受穆家后人的香火。
      
      颜朵偷袭一事最终不了了之,谢子华依然稳坐西北军将军之位,只是军中隐隐有了流言,说是谢子华不满穆忠监督,暗中与颜朵部落商量好了收拾他。不然为什么十八位官员死伤过半,作为颜朵部落最应该恨的谢子华却毫发无伤。
      
      这一日,韩铁带着刚进城的神医来看望穆甘棠。
      
      “嫂子,这位就是在西域那里有神医之名的莫拖大夫,你放心有他给甘棠治病,甘棠定会痊愈记起你的。”韩铁说道。
      
      不过月余,李氏发鬓间已生了白发,听闻穆甘梨也卧床不起。丈夫去世,儿子失忆,女儿又生病,是个人都撑不住的。
      
      庭园里,穆甘棠正要侍弄一盆半枯萎的兰花,西北的天气哪里适合这种娇贵的花,无论怎么静心照顾都不会活过来了。
      
      莫拖拿着药箱也坐在石凳子上,穆甘棠懒懒地伸出右手,视线依旧落在那盆兰花上。
      
      韩铁关切地看着莫拖,诊完脉的莫拖又看了看穆甘棠脑袋上的伤口,指着那里肿起的一块对韩铁说:“大人看这里,小公子当时撞到了脑袋兴许生了血块。血块瘀积在脑中确实会产生失忆的状况,老身之前也遇见过相似的病症。”
      
      “那这些人可有恢复记忆的?”韩铁又问。
      
      “难。老身遇见的九位病人之中只有一位在五年以后突然恢复了记忆,想来是他的家人感动了上天。”莫拖合手对着西方默念几句。
      
      这么一听就是恢复无望了,李氏靠在芬姨身上哭泣。穆甘棠作为当事人却面色冷淡,继续摸着那焦黄了一半的兰花。
      
      “对了,我家小姐最近也忧思过度卧床不起,近几日还添了咳症。江大夫嘱咐的药一直在喝却不见好转,不知莫拖神医可否也能去看看?”芳姨小心翼翼地问道。
      
      韩铁点点头,莫拖便收敛衣袍拿着药箱随芳姨离开。
      
      院落里,韩铁与李氏说金陵已经传回消息,对多名官员被颜朵人所杀一事十分愤怒,希望西北军赶紧围剿颜朵部落。
      
      “哎,他们京官也是不知道我们边关的难处,嘴巴一碰就让我们干活。若是颜朵部落这么好剿灭,哪里还会拖到现在。”韩铁忧心忡忡地说道,“谢将军也总是按兵不动,说什么两方维持现状便很好。”
      
      说到谢子华,也听过流言的李氏果然露出愤恨,说道:“他是没胆和颜朵人拼命吗?我看他分明就是颜朵人的奸细!”
      
      “嫂子千万别这么说,将军他可是启元帝亲封的西北军将军,怎么可能成为颜朵人的奸细。”韩铁连忙出言阻止。
      
      “我家老爷也是亲封的正四品御史!他谢子华为何不为我家老爷,不为那些惨死的官员讨个公道?封他将军一职,本就是希望他剿灭颜朵,维护大建的西北和平,他倒好,守着西北军将军的头衔,活的却像一只缩头乌龟!”李氏又是一通大骂,从未见过她如此生气的韩铁都震惊了。
      
      这个时候,莫拖正好回来。韩铁不愿再听怨妇所言,赶忙拉着莫拖离开了。
      
      院里无其他人,芬姨又守在门外。穆甘棠推开兰花,对李氏说道:“娘也说的太狠了些,若谢子华是个小人,定会想法子来折腾我们。”
      
      “不是甘棠你说要逼谢子华现身的吗?”李氏整理自己的面容鬓发,“这韩铁倒是天天来我们家看你,谢子华却再也没有来过,军中的流言难保不是真的。”
      
      “今日韩叔叔找了自己信任的神医来看我,恐怕其他人都会知道,我是真的失忆难以恢复。这样,至少能为我们争取到更多的时间。”穆甘棠说道。
      
      原来,这莫拖其实就是当日遇见的杂耍老人。穆甘棠派人找到他们三人给予重金,为的就是希望他们配合演一场戏。
      
      “这几日也难为小桥躲在房间里假扮我,假扮穆甘梨。”穆甘棠似想到了什么,说道。小桥心思缜密,母亲芳姨又是穆甘梨的乳母,真要瞒她是瞒不过的。因此,穆甘棠给了她假扮穆甘梨躲在房间里的任务。长云性格天真不懂撒谎,所以被排除在外。
      
      当日让长云撒谎是不得已,好在当时天色暗韩铁也没有过多注意。
      
      “甘棠,你真的有把握能找出幕后真凶?”李氏不无担心地问道。
      
      “娘。”穆甘棠伸手握住李氏,“你又是怎么了?我与你说过的,我一定可以抓住真凶并将他绳之以法。有朝一日,我还要亲手剿灭颜朵部落,护我大建西北的安宁。”
      
      李氏看着信誓旦旦的女儿,“娘自是希望你能够为你父亲报仇。只不过,你的身份到底不同,娘怕你身处危险之中不自知。你看,就连启元帝都把我们穆家忘记了,就算找到了凶手剿灭了颜朵部落,我们又能如何?”
      
      “对于这一切,我现在不后悔,将来也不会后悔。启元帝记不记得我们不要紧,要紧的是我如今是穆家唯一的男子,应该站出来担起一切。”穆甘棠目光如炬,“娘不是总说启元帝欠我们家一个荣耀,欠爹一个爵位吗?”
      
      “放心吧,穆家的荣耀和爹的爵位,我都会一一挣到的。”穆甘棠说道。
      
      她之前总想,若自己是个男子,就能够跟随爹到处跑,不用被三从四德琴棋书画困于小屋中。
      
      爹为启元帝作出的牺牲还没有被天下人知晓,哥哥想要守护西北百姓安宁的愿望还未实现。她,是不会放弃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