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小荷才露尖尖角 ...

  •   
      穆家当年在金陵的宅子被打扫干净。
      
      应该是长大了的关系,穆甘棠记忆里的家变小了,只有庭院里那棵梧桐依旧挺拔高大。
      
      “娘,我们回家了。”穆甘棠搂着李氏站在厅堂前,看着高悬的“惠风和畅”牌匾,心里是久违的安宁。
      
      “你爹一个粗人,居然最喜欢王羲之的《兰亭集序》,我当时总说他是沽名钓誉。”李氏抬手指着牌匾,“他写了这四个字非要挂在这。”
      
      “你看那个‘畅’字,四方格里你爹还偷偷填上了咱们一家四口的名字。”面前浮现深埋多年的回忆,李氏开始一一倾诉给孩子。“我当时还不许他写,说万一以后再有了孩子怎么办。”
      
      “你爹他说,我生孩子时大出血,他当时求佛祖菩萨愿意用自己的命,换我和孩子的命。你们俩兄妹平安生下来以后,他就打算再也不要孩子了。”李氏道。
      
      “都说妇人生孩子九死一生,既然有了甘棠和甘梨两个小宝贝,我哪里舍得你再涉险。”穆忠不顾李氏的阻拦,依旧把四人的名字写进四方格中,不过只有细看才看的清楚。
      
      “夫人你看,我们一家四口永远都在一起。”穆忠搂着妻子,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好生安宁和谐。
      
      原来时光如此无情,悄悄地便已经逃走这么远了。
      
      屋檐角垂下的镇宅铃已经泛青,九年里的每日每夜,它都在此发出清脆的声响,守护着空无一人的“家宅安宁”。
      
      “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穆甘棠呢喃,“娘,他们会在天上保佑我们的。”
      
      穆忠之子穆甘棠重回金陵,三天里只有陈国公一家与他们来往。第四日,礼信候司马贤遣下人送来了一幅迎客松屏风。
      
      当年穆忠惨死西北的消息就像水入油锅,引起了不小的动静,不少人感慨,当年战场上英气勃发的仁义将军,最后居然会悄无声息地死去。
      
      此刻,穆家宅重开大门,却迎不到当年惋惜的众人。
      
      原因无它,启元帝还没动静呢,他们一帮小虾米怎么敢擅自和穆甘棠结交。
      
      看着穆甘棠独自清风明月,心里跟明镜一样的小桥暗自着急,甚至开始埋怨柳皇后。
      
      俗话说得好,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怎么柳皇后收了穆甘棠送的礼,却不帮忙在启元帝耳边吹个枕边风。
      
      芳姨偶然听到女儿的抱怨声,当面虽然骂她口无遮拦,私下里也担心。
      
      她自然不怀疑穆甘棠的本事,但酒香也怕巷子深。
      
      “夫人,怎么皇上还没有召见少爷?”缝补针线时,芳姨不免悄悄问道,“之前皇后娘娘收到画听说挺高兴的啊。”
      
      八年前就开始无条件相信穆甘棠的李氏,扯了扯针线,说道:“都说姜还是老的辣。怎么,甘棠还没着急你就急了?”
      
      芳姨一听就知道穆甘棠对此事是有底的,这才松下心神,打趣道:“我大字不识几个,夫人也舍得拿少爷和我比较。”
      
      “她是你奶大的有什么舍得不舍得。”李氏半垂眼眸说道,“这几天我也看明白了,皇上没有动作之前,金陵几家权贵是不会和我们有交集的。”
      
      “大封前,每个人都说我家老爷必有重赏。大封后个个有意无意地嘲讽叹息,说老爷满怀忠心君不识。”李氏说着突然冷笑,“一个个都是踩低捧高。幸亏如此,我才瞧清楚他们是人是鬼。”
      
      “听说只有礼信候派人送东西来了,我去库房看了,是绣迎客松的屏风。”芳姨说道,“当年起义,老爷是仁义将军,礼信候是礼信将军,都是皇上手下闻名的猛将。”
      
      “哎,听说他家里也过得不好,两个儿子文不成武不就,三个女儿其中两个出嫁不到五年就因病去世,全家只能倚仗礼信候早年的威名。”李氏叹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此话古人诚不欺我。”
      
      李氏鬓间的白发有些刺眼,芳姨赶紧安慰,说穆甘棠正年轻又有本事,如今就是赤壁战时的周都督,只待东风。
      
      而这一阵东风,穆家人等了又等仍未等到。
      
      冬月初七这一日,穆甘棠早早地便起来,让小桥拿出了最好的一身绀色刻丝暗金纹的衣服,最后又郑重地戴上玉冠,插上一根梨花铜簪。
      
      “公子,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小桥给穆甘棠整理衣领时,不由好奇地问道。
      
      穆甘棠知道自芳姨说她是等东风来的周瑜,穆家下人便每日每夜盼着“东风”早点来。
      
      因此,她难得拂起笑容,高兴地说道:“扶摇而上九万里。东风,要来了。”
      
      小桥虽然识字但更喜欢看民间故事集,那些个唐诗宋词一窍不通,更不用提庄周的《逍遥游》。不过她见穆甘棠心情不错,应该是有好事要发生的意思吧?
      
      辰时正中,有公公来传旨意,启元帝要见穆甘棠。
      
      穆家人欣喜万分,之前还露出笑容的穆甘棠却绷着一张脸,沉着冷静地随公公进宫。
      
      通往九万里的阶梯如今就摆在她的面前,能不能趁势而上就要看她的本事了。
      
      启元帝今年五十有五,作为打下大建江山的先驱者,他并没有沉湎皇权带来的温柔富贵乡,反而每日兢兢业业,从不迟到早退更不无故请假。
      
      而穆甘棠被带进勤政殿的时候,距她入宫已经过去两个时辰。
      
      启元帝仿佛没看见穆甘棠走了进来,依旧自顾自地批阅奏折。还跪在地上的穆甘棠咬牙,心想敌不动我不动,横竖我年纪小,还拼不过五十多岁的启元帝?
      
      “起来吧。”
      
      就在穆甘棠脚麻背抽就要失去知觉时,启元帝暗藏疲惫的声音响起。
      
      十八岁的穆甘棠起身微低头,站在五十五岁的启元帝座前。
      
      “你和你父亲相貌上只有三分相似,可是你起身那一刻,朕仿佛看见了几十年前的穆忠。”启元帝长叹一口气,说道。
      
      “穆忠临死前还只是个远派的四品御史,他,应该恨朕吧。”启元帝仿佛是在自言自语,言语中都是惋惜之情。
      
      可启元帝这么说,穆甘棠却不能这么说。
      
      穆甘棠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心里陌生的害怕,“父亲他,应该更怨自己还没有为皇上办好事,就被奸人所害。”
      
      “哦。”启元帝一双有些混浊的眼睛,落在身穿绀色衣服的穆甘棠身上。
      
      “那你呢,你恨朕吗?”启元帝不再问穆忠,反而问就在眼前的穆甘棠。
      
      恨吗?
      
      当然恨!
      
      当年冬月初七启程前往西北,她就在心底说启元帝的坏话。西北荒漠寸草不生,她张嘴吐吹进去的风沙时,就更加讨厌启元帝了。
      
      穆忠作为拦路虎被韩铁杀,哥哥沦落为棋子还被殃及池鱼而亡。
      
      说不恨是不可能的。
      
      穆甘棠突然抬起头,与启元帝直视。
      
      “十岁的穆甘棠会恨,因为他远走他乡还失去了最亲的父亲。家国政要、忍辱负重在他眼里什么都不重要,他只知道,他永永远远都失去了父亲。”
      
      “从此,再也没有人能在母亲骂他的时候维护他,再也没有人会教他如何一招制敌,再也没有人看着他一点点长大,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启元帝看着落下泪的穆甘棠,眼底情绪让人捉摸不透。
      
      “可十八岁的穆甘棠不恨了。”
      
      “他知道了父亲一直在暗自守护的,是多年前和大建皇帝一起打下的江山。”
      
      “所以父亲才会自愿当一双眼睛,一双为皇上你看管西北的眼睛。”
      
      “这一路走来,看着百姓安居乐业,士农工商自有秩序。我才真正理解父亲为何对皇上你如此忠心,因为,皇上每一日都在想办法让百姓生活的更好。作为最真挚的追随者,父亲的身先士卒在我眼里看来,便是大义。”
      
      穆甘棠一大通真情实意后,勤政殿里突然陷入了持久的僵持。
      
      笨重的西洋钟发出规律的摆动声,殿外的太监宫女交谈声无比清晰地传入穆甘棠耳里。
      
      说完就把头低下的穆甘棠,看着脚边光可鉴人的金砖暗自数着数。就在她考虑要不要抬头看看启元帝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启元帝说话了。
      
      “当年,穆忠封正四品御史远派西北,朕听到很多人猜测,穆忠是否犯了错不得君心。不然,为什么赫赫有名的仁义将军在大建朝大封时什么都没有,现在还要远赴不毛之地的西北。”
      
      “你当时年纪小,还不知道有些事情。朕,本来是打算重赏穆忠,可是许多人眼馋唾手可得的富贵,对朕说,穆忠曾有叛乱之心”
      
      “不可能!”穆甘棠着急地抬头替父亲否认,“我父亲忠心耿耿,绝对不可能叛乱!”
      
      “朕也知道。”启元帝安抚道,“大封前一日,你父亲知晓此事连夜进宫,说愿意什么都不要,要朕配合他演一场戏,抓出两面三刀的人。”
      
      这一场戏在穆忠死后才得以落幕。
      
      “朕对他说,等处理完西北他回来以后,朕会亲封他国公之位!”启元帝说道,有一滴泪水快速地滑落。
      
      世间人都说帝王家最是无情,可当时得知穆忠死讯的启元帝落泪了。他把自己关在勤政殿一天一夜,对自己发脾气。
      
      他当初,为什么要答应演这一场戏?
      
      “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勿翦勿败,召伯所憩。
      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说。”
      
      “你父亲曾说,希望我做一位,像召公一样仁爱百姓的君王。”启元帝说道。
      
      这天晚上,躺在床上的穆甘棠,耳边久久都是《甘棠》一词,泣不成声。
      
      第二日一早,启元帝下旨,追封穆忠为仁义伯,其子穆甘棠继承爵位。
      
      “剩下的荣耀,你要为你父亲,自己去挣来。”
      
      当时,启元帝拿着穆甘棠呈上来的一支茱萸,对他这样说道。
      
      

  • 作者有话要说:  《国风·召南·甘棠》是先秦现实主义诗集《诗经》中的一章《国风·召南》的一篇。召公在治西方的时候,治理得当,人民和睦。等到他去世了,人们怀念他,连他种的树都不忍心破坏,后人便作了这首诗来纪念他。(取自百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