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旧事凄凉不可听 ...

  •   韩铁畏罪自杀,罪名凿凿,是谁都不能否认的事情。但,总有人年少莽撞不识趣。
      
      “统领大人忠肝义胆,是少见的忠臣良将,怎么可能会如此糊涂做下此等错事,要我说肯定是有人设下陷阱诬陷他!”
      
      “小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闲聊的众人闻声立刻作群鸟四散开去,徒留下心怀疑惑想为韩铁翻案的小子。
      
      亲卫冷眼瞅着这毛头小子,估摸他年纪不到二十,“把人给我待到将军面前。”年轻可不是犯错的借口,他非要来一个杀鸡儆猴压一压军营里的“韩家军”。
      
      四名士兵守卫下的帐篷里,天青色身影不疾不徐地小口喝着淡茶。
      
      “韩铁一事已经尘埃落定,穆小公子总不可能是来我这里蹭茶喝吧?”谢子华好奇地问道。
      
      穆甘棠眨了眨眼睛,看向谢子华突然浅笑,“谢将军不会是想一辈子都做个有名无实的西北军首领吧?”
      
      好一个有名无实!
      
      深知自己处境的谢子华索性也不给穆甘棠绕圈子的机会,径直开口道:“穆甘棠,你就说你要干嘛!”
      
      穆甘棠看着谢子华身后展开的那张皮子舆图,盘岳城西北不到百里的距离,一直有着可能威胁到西北安全的颜朵部落。
      
      “我可以帮你,拿下颜朵部落!”穆甘棠言语沉稳地说道,一双眼睛里闪着夺目的光芒。
      
      少年郎气势正盛,谢子华闻言先是一怔,随后视线转开去嗤笑:“黄口小儿!”
      
      “我父亲还在的时候尚拿颜朵没有办法,如今也是我秘密和土浑伐协议互不侵犯才有如此安宁。穆甘棠,韩铁一事我知道你确实有几分聪明,但颜朵一事涉及大建政要,不是你一个孩子说几句话就能解决的。”谢子华说道。
      
      “谢将军,不听听我的计划就直接否决太武断了。”穆甘棠被小看也不恼,依旧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谢子华看着有些恍惚。
      
      此时的穆甘棠,像极了穆忠初来时莫名的怡然自得。
      
      “盘岳城是谢老将军交到你手上的,所以你一开始才会自觉归顺大建。无所作为也好昏庸无能也罢,只要你依旧坐稳西北军将军之位,盘岳城百姓安危始终都是最重要的。可你韬光养晦也如履薄冰,因为你自己也深知一旦高丽和云贵两地平定,皇上下一步就要处理西北!”
      
      “我的计划并不会危害到盘岳城安宁,谢将军真不想听一听?”穆甘棠瞧了眼面无表情的谢子华,“虽然才住下一年,但我也是真心把盘岳城当家的。”
      
      该信吗?可面前的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他十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大概整天闯祸惹爹不高兴吧。
      
      选择不信吗?可穆甘棠说的一切太诱人了!他确实不放心也不甘心把盘岳城交到其他人手里。
      
      亲卫带着人走到帐篷前,看见四个人守着便知道谢子华在谈要事,如果不出所料应该还是和那个十岁的穆甘棠。
      
      等了半刻钟,只听见里面谢子华大喝一声,亲卫正在和守卫唠嗑,当下也不顾什么一掀帘就闯了进去,却见谢子华一脸兴奋。
      
      亲卫赶紧去看穆甘棠,希望不会看到谢子华忍无可忍怒打穆甘棠的状况。
      
      穆甘棠端坐在椅子上,注意到亲卫投过来的打量视线还点了点头,算打招呼。
      
      亲卫眨眨眼睛,暗想,这一大一小应该不是演给他看装作安宁,其实早就唇枪舌剑不下百来回合。
      
      守卫压着人进来,谢子华和穆甘棠不解地看向那人。见他身穿西北军士兵服饰,心想难不成是土浑鲁派来的内奸?
      
      亲卫把来龙去脉一一告知,还说如今军中流言四起,应该给众人来一个杀鸡儆猴。
      
      穆甘棠看着跪在地上一脸愤恨明显不服的鸡,却发现他的相貌与其他人不一样,倒是和谢子华有点相似。
      
      “你是颜朵人?”穆甘棠问道。
      
      亲卫正要说打好的腹稿,被穆甘棠一打岔就忘了,但他十分惊讶,问道:“穆小公子怎么知道?”
      
      亲卫拎着小士兵的领子,把他的脸彻底暴露在穆甘棠面前,只见小士兵鼻梁高耸眼窝凹陷,是和亲卫完全不一样的相貌。
      
      “他叫百里噶,小时候被颜朵丢弃算是个孤儿,收养他的婆婆几年前去世,他无处可去就来当兵。”亲卫解释道,“他因为长相问题一直遭人排斥,但据我所知韩铁一直对他不错。”
      
      知晓内情的三人当然明白,韩铁为什么对百里噶这么好。但作为当事人的百里噶一厢情愿,认为韩铁给予他的就是纯粹的父爱。
      
      “你认为韩铁没有犯错?”穆甘棠看着百里噶,问道。
      
      稚嫩的面孔和瘦弱的身体,百里噶都没有正眼瞧过穆甘棠,但听他提及韩铁,心不甘还是替韩铁辩解:“是,统领大人忠肝义胆,是我见过最忠心的人!他不会、也不可能做对不起西北军对不起大建的事!”
      
      穆甘棠皱起眉头,万分感慨地朝百里噶说道:“果然还是瞒不过你!”
      
      果然有内情!
      
      百里噶突然激动起来,若不是亲卫压住他只怕要冲到穆甘棠面前,“我就知道统领大人有冤情。”
      
      谢子华一脸不知所措地望向穆甘棠,不知道穆甘棠说这话的意思,后者却朝他摇摇头示意放心。
      
      “其实,西北军中有内奸,韩统领就是被内奸暗杀,他临死前叮嘱我们不计一切手段一定要抓住内奸。谢将军,也是无法才想到暂让韩统领背罪名,等到真正的内奸放松警惕,再顺藤摸瓜把他揪出来!”穆甘棠语气里还带着悲哀和无奈。
      
      穆甘棠年纪小,一般人哪里会想到她肚里弯弯绕绕远胜在场三人。
      
      百里噶闻言也不闹了,他居然被韩铁的“忠心”感动的哭起来。
      
      “百里噶,我们也不忍心让韩统领蒙冤,但如今也不得不如此。你也知道颜朵一直是西北的隐患,你看最近不是还冒出来一个土浑鲁嘛?”穆甘棠叹口气继续说道。
      
      “这搞不好就是颜朵迷惑人的诡计,哎,若是军中有人能偷摸前往颜朵查到内奸的蛛丝马迹就好了。”穆甘棠摇了摇头,又叹口气。
      
      此话一出,谢子华也知道穆甘棠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了。
      
      “我,我愿意去!”百里噶大喊一声。
      
      “你?”穆甘棠有些不相信地看了他一眼。
      
      “我就是颜朵人的长相,混进去了也不会惹人怀疑。而且我还记得一点颜朵话听得懂,我还特别会跑,就算被人发现也有更大的几率逃回来。让我去!”百里噶一一陈说,表明自己就是当卧底的最佳人选。
      
      穆甘棠转头看着谢子华,用眼神示意让他来做决定。
      
      “既然如此百里噶你毛遂自荐又确实是最好的人选,就你吧,只是你要谨记一切都要小心为上。”谢子华略带关心地嘱咐。
      
      站在一旁的亲卫疑惑地眨眨眼睛,不明白为什么杀鸡儆猴变成了鸡立鹤群。
      
      “记住,就按照我告诉你的去做!”夜间,披着略薄斗篷的穆甘棠一字一句叮嘱百里噶,“只要我们成功抓住内奸,韩统领就有机会’沉冤得雪’,一切都靠你了。”
      
      已经换上颜朵部落服饰的百里噶果然毫无违和感,他原本扎起盘在头顶的头发松散开扎成小辫子,有一种大草原上奔放不羁的粗犷,果然是当卧底最好的人选。
      
      “小公子,这样做就能抓出内奸?”百里噶挠了挠后脑勺,问道。小辫子扎的有些紧,他感觉头发像被人抓着有些难受。
      
      穆甘棠为了保证眼前的卧底真心实意办事,一脸神色肯定地解释给百里噶听:“内奸听闻颜朵部落出了事一定会手忙脚乱漏洞百出,你再在颜朵那里多打听谁近几年突然消失不见,等你回来我们就一一排查过去,肯定能抓到内奸,韩统领……”
      
      “统领大人就能沉冤得雪了!”百里噶兴奋地接话。
      
      谢子华一掌拍在百里噶肩头,鼓舞道:“没错,为了韩统领的清白,你可要好好努力,当然你也要多注意自己的安全。”
      
      百里噶对韩铁的感情似乎真的很深厚,前往颜朵当卧底这么朝不保夕的事都自愿去,谢子华突然有些不忍心,因此多次嘱咐他要注意安全。
      
      看着百里噶身影逐渐消失在黑夜里,谢子华莫名叹了一口长气。
      
      “谢将军心里是不是在怪我太无情?”身高连谢子华胸口都不到的穆甘棠语气淡漠地问。
      
      被说中心事,谢子华不自觉地吸了一口凉气又咬住嘴唇,幸好四下只有微弱的火光,他觉得穆甘棠肯定没看到。
      
      “我,我只是在可怜你。”谢子华说道,“你这年纪,本不应该把心思放在这。”
      
      十岁的孩子该干什么?就算十岁已经是该懂事的年纪,可父母眼里孩子总是孩子,即便他读书不认真不会写诗作文,即便他舞刀弄枪时常乱阵,在父母面前他还是可以耍赖再不济撒娇。
      
      “谢老将军去世的时候,谢将军你心里第一个想法是什么?”穆甘棠突然发问,又替谢子华说出答案,“是不是想要替父亲继续守护盘岳城守护西北?”
      
      谢子华低头看穆甘棠,他这个角度看不清穆甘棠那张与穆忠三分相似的面孔,“不是,我当时第一个想法是……”
      
      “我谢子华没有父亲了。”
      
      呜咽声暗藏在黑夜冷风中,四下空旷,声音传出去越传越远也越来越模糊。有反应的唯有五月夜里头若有若无的虫鸣,虫鸣声和儿时一个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夏夜时听见的一样,当时和着的还有父亲规律的鼾声。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