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西北风云尚不休 ...

  •   在大建朝的西北端,这里整日都是满面风沙,一年里下雨的次数屈指可数。加上启元帝建朝不久,与国土西北面的草原部落还没打好关系,被称作颜朵部落的西北蛮人时常跨过边境线,抢夺住在这里的百姓的财物。
      
      作为有从龙之功的穆忠,在启元二年因以下犯上的罪名被启元帝一脚踹到西北镇守。在一个冰天雪地的冬月初七或是初八的日子,穆忠携家人并带着十个仆人坐马车启程前往西北。
      这时,穆忠的名头不是当初启元帝最看得起的臣子,而是一个落魄的正四品御史。
      
      别看御史的品级高,但这是在荒无人烟张嘴都能吃半斤沙子的西北荒漠,品级顶什么用。好在穆忠在西北军中有相熟的人,自己存的钱又多。在到达西北三个月后,算是彻底安顿下来了。
      
      穆忠与妻子李氏生有一对龙凤胎,长子取名甘棠,长女取名甘梨,今已有九岁。两小儿生的漂亮像极了观音座前的善财龙女,模样乖巧且有九分相似,父母平时也要靠女儿眉心痣辨认。
      
      又是一年过去,正是启元四年。三四月里,西北依旧在吹寒冷的西北风,伴随的当然还有风沙。
      
      “娘,就让我出去吧,今天城里西市好不容易重开,听说大家为了招揽生意拿出压箱底的宝贝。娘,我就出去看一眼,就看一眼,我立刻回家写大字。”穆甘梨拉着李氏的衣袖,不依不饶地说道。
      
      女儿一双明亮的眼睛里满是渴求,可李氏如老僧入定,一句话也不说,继续手上的针线活。倒是穆甘梨的乳母被唤作芳姨的看了不舍。
      
      “夫人就让小姐去看看呗。咱家老爷是西北最大的官,谁敢惹咱家的人。再说这里不比金陵,之前今日这家姑娘来找小姐明日那家,小姐每天都有伴。这大荒漠里没有玩伴也不能游湖赏花,只有街市上那些杂耍的才有意思。”芳姨絮絮叨叨说了许久,李氏终于停下手里的活计。
      
      “你们一个小的一个大的,说的我都头疼。”李氏装作不乐意,但还是答应了,“不过说好了,你可得在你爹你哥哥回家前回来,不然我也不好为你说话。”
      
      “行行行。”穆甘梨开心地不停点头,当即跑了出去。
      
      芳姨连声喊自家女儿也就是穆甘梨的丫鬟赶快跟上,“桥丫头,跟在小姐身边保护好她。”
      
      李氏见状叹了口气,“我这个女儿生下来简直比别人家的小子更像小子,整日就知道出去玩,不喜欢刺绣不喜欢琴棋书画,这长大了可如何是好。”
      
      “儿孙自有儿孙福,更何况小姐头上还有个少爷,少爷如此聪慧,将来肯定有大出息,有事他这个哥哥自然会给妹妹顶着的。”芳姨拿起针线在头上擦了擦,安慰说道。
      
      “我家这一大两小,整日不着家。”李氏埋怨,“要不是你陪着我做做针线,我只能对着冰儿这闷葫芦说话了。”冰儿是李氏的陪嫁丫鬟,旁人说十句她可能才回一句。李氏话虽这样说,但知晓冰儿忠心也会做事,是自己的人。
      
      盘岳城有东西两市,东市是城里人自开的,主要有日常生活用品的交易。西市则是开给那些商人交易的,商人又从金陵来的,也又从西域来的。各色绸缎香料,在这里应有尽有,还有从各地来的杂耍团,是在金陵都难见的热闹。
      
      再说这西市,因遭了颜朵部落的偷袭,修整半月才重新开了。
      
      穆甘梨穿了哥哥的衣服,化身清秀小少爷带着小桥一路跑向西市。小桥爱静不喜动弹,这一路跑下来早就气喘吁吁,和大气都不喘的穆甘梨截然不同。
      
      “小,少爷,咱,咱跑这么快干嘛?”小桥不解地问道。
      
      “说你土包子还不爱听。”穆甘梨瞥了她一眼,又转过头似乎在找寻什么,“新来的杂耍团今天第一次开锣表演,去晚了可就抢不到好位置了。”
      
      穆甘梨在各色旗帜里认出稀奇古怪的一串文字,她一拍手喊“找到了”。
      
      只穿着幻色轻薄衣衫的女人露出细白的手臂和脚踝,脸上也涂抹着一片绯色,看上去就好像敦煌壁画上的天女。
      
      穆甘梨听见有围观的妇人啐狐媚子,她心里只腹诽井底之蛙,想当初大唐风气开放,听说当时女子还露胸呢。
      
      地上是燃烧的火炭铺作一条路,女人双手飞舞,好似蝴蝶翩然欲飞,只见她面不改色地踩在火炭上,围观人皆发出惊叹,胆小的还捂住眼睛不敢看下去。
      
      女人神情自若地从火炭路这头走到那头,甚至脸颊上显出桃花之色,又看得现场男人一阵躁动。
      
      接下来是个只穿皮马甲露出胸膛和肚皮的男人,他手里拿着一把杀猪刀,并请周围的人看仔细这刀是开了刃的。
      
      周围人确认无误,男人便拿着刀站在高台上,右手一挥就把刀砍向自己的肚子,惊起一片尖叫。却见男人语笑晏晏,接过女人递过的麻布,一上一下抖了几抖,再拿开一看,他肚皮上哪里还有伤口。
      
      “好,好,再来一个。”不少人激动大喊,纷纷掏钱丢进铜盘里,现场十分热闹。
      
      穆甘梨也随大流丢了个小银裸子进去。
      
      又来一白发老人,手里拿着之前的麻布翻来覆去给众人看,一眨眼他就从麻布里掏出来个青皮橘子,然后乐呵呵地丢到人群里,听到一声“是真橘子,哎呦真酸”后露出满意笑容。这时,他看见了穆甘梨,又从麻布里掏出来朵绢花。
      
      “哎呦呦,这小郎君真俊俏,若是把花带上定比许多大姑娘都俏呢。”有嘴不停的围观妇人当即打趣,穆甘梨也不理会她,只又丢出个小银裸子。
      
      这妇人自觉无趣,又喊老头再变。
      
      老人竖起手指在嘴旁嘘声道,他一脸紧张地从麻布里掏,把一圈人的好奇心都勾了起来。他掏啊掏,最后从麻布里掏出来一把黄沙。
      
      “切。”以为这老头多有本事,这到处都是沙子还用他变?妇人当众喊没意思。
      
      谁料到老人把手中黄沙向空中一挥,居然化作一只凤凰振翅翱翔,浑身金光灿烂,看傻了围观众人。
      
      “哎呦喂,真厉害。我看了杂耍十多年,第一次看到这么厉害的。”有人赞不绝口道。
      
      众人纷纷掏钱,对他们的表演声声夸赞。
      
      穆甘梨却带着小桥从中退了出去,转而走向摆在街角的小摊。
      
      “小,少爷,怎么不看下去了?这老爷爷可真厉害,居然随手一挥变出一只金凤凰来。还有之前那个走火炭的大姐姐,还有还有,那个砍自己肚子的叔叔也好生厉害,不过我看着有点怕。”小桥对穆甘梨离开的行为不解,滔滔不绝地对刚才的表演一一进行点评。
      
      “是新鲜玩意。”穆甘梨头也不回地说话,目光依旧落在小摊上摆着的物件,“不过我看了一眼都看出来了,我怕看多了没意思就带你出来了呗。”
      
      “再说了,那妇人话多,口无遮拦的,我看了烦。”穆甘梨一边说,一边掏出银钱递给摊主,拿了个手串,又拿了个琉璃小猪。
      
      “这个给你。”穆甘梨把琉璃小猪丢给小桥,因小桥生肖便是猪。
      
      “谢谢少爷。”小桥手捧琉璃小猪,绽开像一朵花的笑容,也停下了之前的滔滔不绝。她又看到穆甘梨手中的手串,问道,“这个是给夫人的吗?”
      
      一看就只是镀金的手镯子上穿着五六颗雕刻成红豆一样的珠子,穆甘梨扬起镯子给小桥看。
      
      小桥一看便知晓了,“哦,原来是给红豆小姐的。”
      
      红豆是穆甘梨在金陵的玩伴,两人关系极好。
      
      “等再过几年咱们回去,我也有东西好送她,省的她骂我不惦记她。”穆甘梨越看越心满意足,把手镯藏进怀里。
      
      两人回到家里,见穆忠和穆甘棠还未回来便松了口气。谁知道芳姨从拐角走出来,见到她们便沉下脸。
      
      “桥丫头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让你带小姐早些回来。老爷左等右等等不到小姐,早就带着少爷去赴宴了。”芳姨说着就要抬手打小桥。
      
      穆甘梨及时拦住,又把过错揽在自己身上,护着小桥去找了李氏。
      
      “西北军今日剿了颜朵部落十余人,说要开席庆祝一番。你爹本来打算带你和你哥哥一起去。谁知道等了你一刻钟还没回来,他们刚出发不久呢。”李氏说完又看了看满脸风沙的女儿,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你也不用追上去了,就待在家里陪娘吧。你看看你,简直跟泥猴儿一样。”
      
      穆甘梨扁嘴,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芳姨去洗漱,路上还碰见了芬姨。芬姨和芳姨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也是穆家兄妹的乳母。
      
      母女俩晚间一碗白饭就着三两盘菜肴吃完了,穆甘梨见父兄还没回来,便央着李氏说要和她一起睡,“爹回来肯定醉醺醺的浑身酒气,天气寒冷不如女儿和娘一起睡,还能说说话。”
      李氏心想有理,也怀念女儿小时黏着她的时光,便应允了。
      
      母女俩说了会话,大概戌时末才睡。谁知子时时,外院传来一阵喧闹,冰儿赶紧合衣来敲李氏的门。李氏心里不安,只批了外衣就走出去了,临走时不忘安抚被吵醒的女儿。
      
      走至中院,看到地上躺着一人还盖着白布,李氏一阵惊恐,但还是咬牙询问出了什么问事。
      
      回话的是穆忠的小厮,是从金陵一起来的家仆。
      
      “各位将士和老爷把酒言欢,老爷喝多了说要去外头醒醒神,就在那时兵马大乱,只听见有人喊颜朵部落来人了。老爷抄起刀就说要和颜朵的人决一死战。最后,最后老爷身中数刀,不治而亡。”小厮哭着说道。
      
      李氏眼前一黑,若不是冰儿眼疾手快扶住了她恐怕就要摔倒。
      
      “那少爷呢,少爷可是跟着老爷一起去赴宴的!”冰儿又问道。
      
      小厮一抹泪,“少爷,少爷不见了。”
      
      李氏又欲晕倒,被冰儿拉住。
      
      “派人去找了吗?长云不也跟着哥哥一起去的吗,他人呢?”
      
      众人闻声看去,是披着外衣跑出来的穆甘梨,相比瞬间憔悴的李氏,她面上虽然带着悲伤但更多的是临危不乱。
      
      “长云也不见了。西北军那里已经有人派出去寻找了,只是,只是还没有消息。现在虽是初春,但野外天气依旧严寒,更何况,更何况还有野狼觅食。”小厮惊恐地说道。
      
      “住嘴!”穆甘梨喝道,她心里虽然清楚这些都是事实,但眼见李氏流泪,她依旧扬声打断,“冰儿,你和娘守在家里,万一哥哥回家就派人告诉我们。”
      
      “家里所有人去穿上最厚实的衣物,两人一组一起出去找哥哥和长云。若有意外或找到了人便发烟火信号。”穆甘梨当机立断,说完便回身去穿衣物。
      
      冰儿见众人依旧愣在原地,脚一跺,“还不听小姐说的,快去穿衣服出去寻少爷!”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
    《我的对象是多肉精》
    软萌撒娇求抱抱白戚X霸气暴躁超美姬玉露
    期间有各种萌肉乱入,大家一起种多肉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