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失联 ...

  •   余玥:“!!!”
      她望着那条短信,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余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儿,她下意识把这条短信和自己刚发出去的照片联系在一起——以她有限的知识水平暂时还读不出来这句话里加了个“了”字和没加有什么区别,于是默认为这条短信,就是网友对她发送过去照片的评价。
      
      那对方怎么会突然发短信呢?
      
      在余玥心里,凡是需要用短信交流的事那就一定十分重要,所以她直观就这么认为了,对方是为了表达对她的重视,才特意发短信过来。
      
      余玥心里甜得不行,但脑子里保持着一分清醒,很清楚这事儿绝对不能让她哥嗅到半点风声,于是连忙删除那条短信,重新登录企鹅聊天给网友发消息。
      
      【记得不要给我发短信喔,要是被我哥发现可就惨了,怎么,我和你想象中的差很多吗?】
      
      厨房里传来抽油烟机的声音,没过多久余宸的声音就穿透门板传了进来:“余玥!擦桌子!吃饭!!”
      
      于是余玥放下手机钻进厨房,拿了擦桌的抹布在水龙头下打湿,擦完桌子后余宸也差不多把饭和菜端上桌子,余玥拿了个空碗挑了些菜又装上饭,放进厨房盛了冷水的盆里。
      
      在家里余宸从来都不给自己妈留饭,于是这活儿就落到余玥身上,余宸虽然看不过去,时不时会开两句嘲讽,但并不阻止。
      
      余宸舀了一碗饭,挑了几筷子菜堆在碗里,端着走到客厅开电视看新闻联播,一边说:“你看她是吃你这个饭还是吃她的麻将,可惜了我的食物,要用价值投资来说,还不如喂猪更划算。”
      
      “哥,”余玥坐在饭厅,无奈地说,“你能好好说话吗?”
      
      余宸不吭声,客厅也没开灯,他就蹲在电视机面前大口吃饭。余玥装满一碗饭也走到客厅来吃,她开了灯坐在沙发上,问:“你明天不上班吗?”
      
      “不上,”余宸盯着电视说,“下周一再去。”
      余玥很惊奇:“你真的和你们老板吵架了哇?”
      
      “没有,我明天也调休。”余宸有点不耐烦了,“咋个了嘛,你巴不得我天天都上班?我在家才有人给你煮饭好不好,你看你妈会不会给你煮饭?”
      
      “你别老扯到妈妈那里去好不好,”余玥也有点烦他老是这样,“我就随便问一下子你就又要把妈妈说一顿,整得她好像欠你好多似的。”
      
      余宸在心里冷笑一声:“要真说欠不欠的问题,嘿,你还别说,你们娘俩都欠着我呢。”
      
      余玥生气了:“你在说啥子呢!你小时候还不是妈妈养大的,现在她老了来你就说她欠你的?咋个能够这样呢?”
      
      余宸说:“我懒得和你扯,我小时候是被我老汉的钱养大的,她成天就晓得出去耍,上班也偷到出去耍,管都不管我。你以为你是咋个长大的?你是被我养大的,你看没得我,你还能不能长到现在。”
      
      余玥许久都说不出来话,她本来也不是个性格特别极端的姑娘,只是这会儿步入中二期稍微有那么一点叛逆的心理了,但从心底依然还是依赖着余宸。
      
      过了一会儿余玥端着碗蹲到余宸身边,把自己碗里的鸡腿挑到余宸碗里。余宸不想要:“你自己吃,我不要这个。”
      
      “我一会儿去挑另外一根,”余玥把自己的碗拿开,不让余宸把鸡腿丢回来,“我俩一人一根,不给老妈留,行了吧。”
      余宸脸上没什么表示,外带哼了一声,没有再把那根鸡腿扔回余玥碗里。
      
      ·
      临近八点,兄妹俩吃完饭,那个誓要死在麻将桌上的妈还没回来,余玥坐在客厅里津津有味看焦点访谈。余宸洗了碗后点燃蚊香,在客厅里和余玥的房间里各放上一盘,然后把汗衫背心脱在房间里,裸着上身到浴室去洗澡。
      
      他从电视机前过去,余玥分神看他一眼,夸奖道:“哥,你身材真好。”
      
      “那是,”余宸忍不住和她吹陈年往事,“你哥当年读大学的时候,那不是我吹,喜欢我的人能从学校北大门排到南大门,男女老少什么人都有……”
      
      余玥只捕捉到一个重点:“有男的喜欢你?”
      
      余宸:“……”
      
      余宸警告她:“余玥,你别让我发现你脑子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啊,不然我保准给你抠出来。”
      
      余玥哇哇叫起来:“哥你太血腥了!快滚去洗澡啦!”
      
      余宸进了浴室,将热气器开关打开,在灯下对着镜子一边脱衣服一边审视自己。他看到自己满脸的胡茬,伸手摸了摸,有点扎手,意识到或许应该打理一下自己了,但他没把刮胡刀拿进来,于是懒得再管,继续往下看。
      
      他又摸摸腰腹间的肌肉,虽然形体并不如那些专业健美选手完美,但至少没有发福,他一直都偏瘦,所以即便这些年来疏于锻炼,也没到身材走形的地步。
      
      浴室里很快蒸腾起水汽,水声在雾气蒙蒙中盖过外面的声音。夜幕降临后小区楼下多了些吃完饭出来散步乘凉的人,邻居们在路上遇见会远远地大声打招呼,有时候还会聊着聊着走到一块去。
      
      他们在徐老头的小卖部门口穿来穿去,谁都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围墙下阴影中蹲着个男人。男人拿着手机似乎在发呆,不时将屏幕点亮,仿佛在等待什么消息。
      
      临近九点,一男一女从小区外进来,走到男人面前。
      
      那个男的蹲下来说:“老大,望总那边来消息,说过几天约您,他现在还在缅甸那边,一时半会儿走不开。”
      男人专注盯着手机屏幕:“嗯,给他说,不着急,我可能还要在这边留一段时间。”
      
      于是那男的和女的对视一眼,敏锐察觉到他们的老大似乎心情不佳。女的问:“您说要来看望一位朋友,找到人了吗?”
      
      “找到了吧,”男人想想又说,“不算找到了。”
      
      他的两位助理面面相觑,男助理提议:“那……您有那位朋友的联系方式吗?不如先联系一下,让他过来接您?”
      男人说:“我发了信息,可是他没有回复我。”
      
      女助理说:“不如再发一个试试看?万一是没有注意到,或者打个电话来得更快?”
      
      片刻后,男人才低声说:“他把我删除了……”
      “全部都删除了,”他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喃喃道,“什么都没有留下,我只有一个电话号码了,还不知道这么多年他有没有换号码。”
      
      两位助理再次面面相觑,心道卧槽,能加上他们老大那一定不是一般人,说删就删还干得这么绝,那怕不是结怨极深的仇敌,老大还来找人?
      
      但没人说出来,共事多年他们早已能够熟练判断男人的情绪,不过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出现这样的神情,他现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头困在囚笼中的野兽,虽然看上去依旧强势倨傲,但在不经意的时候流露出焦躁、彷徨和无助,亟待被释放、被抚慰。
      
      女助理说:“是不是您之前让我去查的那个?我们已经问过了,号主最早在09年开通办理手机号,到现在一直还在使用这个号码。”
      男人一怔:“那为什么不回我的消息?”
      
      “这……”女助理语塞,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等待对方回复消息,试探道,“那不然您还是直接打电话吧?”
      男人低头看着手机,还是没有消息提示,摇头拒绝:“不,他不会接我电话的。”
      两位助理:“……”
      
      他们同时在心里无声咆哮,既然你都知道他不接电话了,那为什么还会觉得对方会回复短信?!
      
      禁止套娃啊!!
      
      男助理看了女助理一眼,同样在对方眼里看到说不出来的绝望,于是打算做最后挣扎:“那您,还是再发一条信息?”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深山老林小仙男浇灌w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