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二次邂逅 ...

  •   周五晚上没课,这个时候大家一般都是在寝室。肖行堪从诊所出来后直接回了学校,打算回去叫外卖,这一脸伤还是不太好意思出去见人。
      
      到寝室时,床下面的书桌边上只有两个人在,一个戴着耳机在专注打游戏,另外一个正好在吃外卖,面前的手机正在播放游戏直播,余宸不在下面坐着,听卫生间的水声应该是他在洗澡。
      
      肖行堪进门时,吃外卖的室友最先注意到他,在群里id用名“谁家娇花如狗逼”,名字叫做苟孟西,正叼着一口米线,听见开门声回头看了一眼,瞬间把嘴里的米线喷了出来。
      
      “卧槽!”苟孟西顾不得自己的米线,跳起来冲到门边逮住肖行堪,“儿子,你这脸被哪个妹子抓的,这么狠啊啧啧啧——”
      
      肖行堪有些无奈,说:“不是被抓的,是遇到一个男人……”
      
      “和别的男人抢妹子被抓了?”不等肖行堪说完,苟孟西就截断他话头,猜测着问,“看不出来啊,儿子你不但背着我们偷偷泡妹子,还知道跟情敌打架?”
      
      肖行堪说:“你能不能等我……”
      
      话又没说完,苟孟西捂住胸口,十分痛心地“啊”了一声,飞扑到打游戏的室友身边:“我儿子果然长大了,不但泡妞打架,而且连老父亲的话都不听了!”
      
      打游戏的室友留着寸头,脸型稍微有些方正,身材也稍微魁梧一些,群里id名就是那个“出墙娇花要点逼脸”,名字叫李寻光。
      
      他忙着打游戏,正好在等复活,顺手推开苟孟西,语气很是不高兴:“一边耍去,不要打扰你爸爸打游戏。”
      
      刚一复活,他在键盘上敲了几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又在键盘上猛地拍下去,大吼一声骂道:“cnm——孤儿亚索!煞笔!”
      
      卫生间的门开了,余宸裹着睡衣气势汹汹冲出去:“傻蛋,让你少打游戏,打着自己生气就算了,你抢了我网速知道不!”
      
      李寻光给他一个白眼,看也不看电脑屏幕上的“失败”,起身朝着肖行堪走去。
      
      他们寝室四个男生,只有肖行堪是正常叫其他人大名,另外三个——余宸管李寻光叫“傻蛋”,管苟孟西叫“狗逼”,对肖行堪的称呼不定,有求于人的时候叫“宝贝”,平时按心情叫“亲爱的”或者是“弟弟”。
      
      李寻光管余宸叫“傻逼”,管苟孟西叫“狗逼”,对肖行堪称呼全名,而苟孟西管余宸叫“娇花”,另外两人统称为“儿子”。
      
      “被人打的?”李寻光一眼就看出来肖行堪脸上这伤怎么回事,“谁打你了,告诉老师没,如果是不好说的事告诉我们也行,我去叫朋友来一起解决。”
      
      肖行堪:“……”
      
      余宸也跟着窜了过来,一看肖行堪脸上这伤就大呼小叫起来:“我的天呐,弟弟喂,我好好的弟弟怎么就被破相了!”
      
      他十分痛心地抓着肖行堪下巴左右看来看去:“哪个兔崽子干的!我咽不下这口气啊啊啊啊我一定要去找他算账!我弟弟这么好看一张脸就这么被毁了——”
      
      肖行堪说:“……你们没有一个人听我说完啊好不好!”
      
      ·
      于是大家坐下来听肖行堪讲这一下午惊心动魄的历程。
      
      听完后都是“害”的一声。
      
      苟孟西说:“傻儿子,给你表彰你都不要,太傻了。”
      
      李寻光说:“你就是不会打架才被人欺负,来我教你几招,下次看见别人要打你了可以防身……狗逼,来我俩切磋。”
      
      于是李寻光和苟孟西站在寝室中央的空地上,李寻光摆正了苟孟西的姿势,让他双手交叉护在胸口处。
      
      李寻光双手握成拳头,做出攻击姿态,嘴里没忘记念叨着“嚯嚯嘿哈”,双脚不安分地跳来跳去,看样子准备对着苟孟西来一拳。
      
      苟孟西感觉有点不对,大喊一声:“傻儿子你干嘛呢,不说教别个防身,你怎么打我?”
      
      “就是在教啊。”李寻光用目光紧锁住苟孟西,还是跳来跳去准备出拳。
      
      苟孟西不干了,刚好把手放下来,李寻光一拳砸在他胸口上。
      
      “啊——”苟孟西惨叫一声,捂住自己的胸口,“你摸老子的胸。”
      
      “摸的就是你胸,”李寻光说着又来一拳,敲在苟孟西双手没捂到的胸口位置,“摸一下怎么了,又不会死人。”
      
      苟孟西不甘示弱,从防御转为攻击:“你敢摸你爸爸的胸,给我等到起,爸爸这就来——”
      
      他一伸手朝着李寻光裤子抓去:“嘿——呀!掏裆——”
      
      李寻光弯腰躲过去,怒骂一声:“傻逼,掏你妹的裆!”
      
      苟孟西扑过去两人扭打成一团:“我没得妹妹,爸爸现在要掏你弟弟。”
      
      肖行堪就看着这两人从他面前扭打到阳台上去,余宸眉毛一竖,叉腰骂骂咧咧起身:“两个傻蛋,没一个靠得住,还是得靠我来。”
      
      肖行堪:“???”
      
      肖行堪问:“你要教我两招?”
      
      余宸莫名其妙看他一眼:“我不会啊,我是说去给你冲点红糖水。”
      
      红糖水。
      
      肖行堪有些奇怪看着他:“你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那不是女生喝的?”
      
      余宸又一扬眉:“什么女生喝的,男生就不能喝?作为一个精致的男孩子,这种东西只是日常备用,正好你失血了,给你拿来补补血。”
      
      肖行堪:“……真的好精致。”给大佬跪了。
      
      余宸得意哼了一声:“那当然。”
      
      等肖行堪叫完外卖、顺便给高淇发了个消息说明自己情况,问了他明天怎么安排时,余宸也端着泡开的红糖水溜达过来。
      
      另外两个人还在外面交流人生,肖行堪低头喝着红糖水,余宸忽然想起什么,从自己桌子上拽过来一根耳机。
      
      “就是你的,我问了,我根本没借过他俩的,是你记错了。”余宸说,“傻弟弟,连自己耳机都不要了么。”
      
      肖行堪有些吃惊看了一眼那根耳机线,从自己包里掏出一模一样的耳机来,和余宸拿来的耳机线一起放在桌上。
      
      余宸凑过去仔细看了看,比较一会儿,指着肖行堪拿出来的耳机线说:“你这根要新一点,是不是你什么时候买了新的?”
      
      “我没买,”肖行堪也有些纳闷,“我是在地铁上掉了,被人送回……”
      
      他的话戛然而止。
      
      肖行堪忽然想起来那个男人有些不合理的举动。
      
      明明不在那个地方出站,还是跟着自己出来了,并且在路上捡到他的耳机……
      
      路上?
      
      肖行堪心里忽然有了一个荒唐的猜测。
      
      这根耳机线,可能本来就不属于他。

  • 作者有话要说:  别个(川话)=别人
    等到起(川话)=等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