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拯救被校园暴力的小可怜(三) ...

  •   沈遇把饭吃干净之后,扔掉垃圾,坐在凳子上等他开口。
      
      “其实我看过你的成绩记录,你中考成绩很好,但是上了高中之后成绩就一直在下滑,是不适应高中的学习节奏,还是有什么其他困难?”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人民教师,不仅要教导学习,更要从生活上帮助学生,进行深入交谈当然是拉近距离的第一步。
      
      “是……我不太适应高中的节奏。”
      其实沈遇不是没有尝试过向老师求助,但是班主任都很明显对班里发生的事视而不见,任课老师又能改变什么呢。他的家长不能来学校沟通,也只能靠自己度过这两年。
      
      少年沉默地坐在那里,就像在阴影里独自舔舐伤口。
      
      主角啊主角,你永远是这么别扭。
      
      白殊言叹了一口气,突然伸手揉上他的头,头发这么软,怎么性格这么倔。
      
      “既然是这样,之后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可别让老师失望啊。”
      
      感受着头上温暖的触感,沈遇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觉得有些委屈,憋出了一句:“反正我数学就是不好。”
      你还是去关注别人吧,反正那么受欢迎,干嘛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少年不知道的是,这句任性的话说出口,带着点青春期特有的沙哑,简直像撒娇一样。
      
      白殊言揉着他头发的手更用力了,把那半长的头发彻底揉成了一团糟。
      
      “你现在是在质疑我的教学水平好不好。这样吧,这个周末你去我家,我给你补习。”
      
      沈遇的心里一瞬间涌上了一股复杂的情绪。他真的很想立即答应,但是他要打工,根本没时间,还有,“我没钱补习。”
      
      白殊言笑了出来,“谁说要你的钱了,教育局可不允许教师私下有偿补课,你是想让我被举报吗。”
      
      沈遇没再拒绝,他没有理由拒绝,更不想拒绝。
      
      一转眼就到了周六。
      
      白殊言一个人在学校附近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早上七点钟,沈遇按着他给的地址到了门口,带着点莫名忐忑的心情敲响门。
      
      “来了。”过了一会儿门才被打开,白殊言站在门口,穿着睡衣,好像刚从床上下来,头发睡得一团乱,头顶还调皮的竖起几根毛。
      
      “已经七点了吗?抱歉,不小心睡过头了。”他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眼中溢出点点泪光,好像氤氲了朦胧的雾气。
      
      沈遇感觉心里就像被那泪珠烫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移开目光,说了句:“老师早上好。”
      
      “早上好,你先等我一下,”白殊言回屋拿了二十块钱,“楼下有个早餐店,你帮我下去买八个包子和两碗豆腐脑吧。”
      
      沈遇接过钱,“包子要什么馅的?”
      “四个荤的四个素的,你就随便买。”
      
      沈遇提着早餐上楼的时候,白殊言已经把自己收拾干净了,他把豆腐脑袋子套在碗上,招呼沈遇:“坐下一起吃。”
      
      这次沈遇没拒绝,他早上没来得及吃饭。
      
      他们一人吃了两个包子,白殊言把剩下的四个包子放进冰箱,嘀咕道:“留着晚上热着吃。”
      
      白殊言不会做饭,冰箱里空空荡荡,只有几个鸡蛋和刚放进去的四个包子,而墙角放着一箱□□的方便面和一包火腿肠。
      
      单身男性的生存条件简直让人心酸。
      
      沈遇很聪明,只是因为平时学习的时间太少,连平时作业都是马马虎虎赶着完成的,很多问题根本就没法仔细思考。白殊言主要给他梳理了一遍知识体系,帮他画了重点公式,然后圈了些重点题目看着他做。
      
      沈遇数学底子很好,一点就通,现在是高二下学期,还有两个多月升高三,白殊言估摸着按这种节奏下去,他期末很快成绩就能赶上来。
      
      快到傍晚的时候,他有点走神地去看桌上的闹钟,白殊言估计他是要回家照顾沈凌峰,就先放他回去。
      
      “明天把数学卷和练习册一起带过来,咱们把这些知识点再巩固一遍。
      
      “好,那我先走了,今天辛苦老师了。”
      
      “哎,等等,”白殊言又叫住他递给他二十块钱,“明早还是一样的早饭哈。”
      
      沈遇:“……好的。”
      
      周日又补习了一天,沈遇也跟着白殊言又吃了一天包子和外卖。
      
      白殊言外卖总是点很多荤菜,争取把沈遇给喂胖一点,可惜不管周末吃多少肉,等到周一一去学校,沈遇脸颊上还没来得及长起来的肉就又开始消失了。
      
      白殊言虽然心疼,但现阶段他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
      
      两个月后的期末考试,白殊言批到沈遇的卷,惊喜地看了好几遍。
      
      “135分,肯定能进前三。”
      
      “这次考试就是主角的第一次命运转折点。”系统对于白殊言的教学水平一向很放心。
      
      “李明98,管毅47,杜娟103……这次出卷很难,我们班分普遍不高,”白殊言在班里公布成绩的时候,特意把沈遇放在最后,“不过我们班课代表同学进步非常大,135分,是我们班第一,全校第三名。大家掌声鼓励一下。”
      
      沈遇考得这么高?!闻言的学生纷纷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才稀稀拉拉响起掌声。
      
      “好了,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卷子。”白殊言也不管下面的窃窃私语,径自开始上课。
      
      刚下课,教室里立刻嘈杂起来,不少人聚在一起讨论这次分数的变化。
      
      管毅周围围了一圈人,都是一些数学不超过50的学渣,管毅的分数在里面还算是拔得头筹了。
      
      “沈遇这小子怎么突然考得这么好。”
      
      “人家本来就是尖子生,估计是开窍了吧。”回答的人语气又酸又嘲讽。
      
      一个男生不以为然,“关我屁事。总算考完了,管哥,咱们暑假去哪浪啊,上次那家KTV怎么样?”
      
      管毅没听他们说话,偏头瞄着沈遇的方向,正看到白殊言走过去,敲敲他的桌子。沈遇抱起早上收的数学作业,有点儿费劲地站起来,白殊言就从他怀里分走一半。
      
      “管哥,管哥!”一旁的男生拍拍他的肩膀,“你看什么呢?”
      
      “没事,我出去一趟。”他烦躁地站起来,准备去厕所抽根烟。
      
      走在沈遇后面,管毅突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沈遇好像渐渐发生了变化,本来长得遮住眼睛的刘海剪短了,人也不再总是低着头,甚至现在他跟着白殊言走出教室,嘴角还带着微微的笑意。
      他放在兜里的手狠狠捏紧,握着的烟壳都变了形。
      
      白殊言和沈遇抱着数学作业送回办公室,正遇见二七班班主任。
      
      “小白啊,你可真行,沈遇数学进步很大嘛!”班主任显得很欣慰。
      
      白殊言谦虚道:“主要还是他肯努力。”
      
      “是啊,沈遇还是很有潜力的。不过——”班主任话锋一转,“我教你这么久,物理还是在及格边缘,白老师一来数学就进步这么大,我说沈遇同学啊,你可不能因为喜欢数学老师就只学数学,其他科目也得好好努力啊。”
      他说这话时一脸褶子,有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白殊言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然后也假笑着道:“可能我年轻,和学生更有共同语言一些,论起教学经验和水平,跟您比还差得远呢。”
      
      “哈哈哈,我教书快三十年,还是有一点心得的。你刚毕业,教学经验要在实践中慢慢积累嘛。”
      
      屁,他教书的时候,这老头还没出生呢。白殊言假笑得脸有点僵。
      
      班主任又装模作样地鼓励他几句,摆足了前辈的架子,才满意地走了。
      
      白殊言转过头,发现沈遇瞪着班主任的背影,平时平静的眼底都泛红了,顿时吓了一跳。
      “怎么了,刚刚被批评心里不舒服?没事,你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我没难受。”沈遇抿抿唇,低声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白殊言没听清,“真难受了?有什么就跟我说,别憋在心里。”
      
      “我说,”沈遇突然大声道:“老师你比他教的好多了!他根本——”
      
      周围老师闻言都看了过来,白殊言赶紧捂住他的嘴,哭笑不得地把他拉出教师办公室。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是因为最近总看到校园暴力的新闻,第一个故事才写这个内容。
    现实有时候比故事里可怕多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