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 8 章 ...

  •   白真真从安言娱乐大门走出来的时候,脸色不是特别的好。
      尽管她戴着墨镜,但周身的气压已经悄然结冰,让一旁的工作人员也跟着拉远了距离,情不自禁地搓了搓胳膊。
      
      真冷啊。
      
      白真真狠狠踩了一脚高跟鞋,六厘米的长的高跟鞋重重一跺,在地面上留下一个细小的圆形。
      
      “白小姐也不用太高看自己。”
      “我能用五年把你从龙套捧成二线,就能用三年把她捧成顶一线。”
      
      呵。
      白真真透过镜片回过头看了一眼安言娱乐的大门,黑灰色调的镜片为这四个字渡了一层微妙而高贵的质感。
      “做梦。”
      
      大楼的会议室内,百叶窗被挑开一角,房间内昏暗的光线避开那条被挑出的缝隙,缝隙里映出白真真一行人远去的身影。
      
      徐正青伸出一根手指合上了百叶窗,空气中飘散着一股静止般的沉默。
      一道声音搅弄着空气,围绕在他的耳边响起:“你这么坑妖妖,真的好吗?”
      
      徐正青面不改色:“她就是想得太多,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空气中聚起漩涡似的波澜,像是有一张无形的手在推弄搅拌这一切,片刻后终于散开。
      
      “你说得对。”
      
      两个月的时间不过转瞬,隆冬的气息不断蔓延整座城市,人海也被黑白灰三个色调覆盖。
      
      训练室内
      
      新来的武术指导老师搬来两块厚厚的木板,看向一旁拿着剧本看得津津有味的宋妖。
      他抬高了自己的音量:“小宋啊,上课了。”
      
      宋妖动了动耳朵,二指一夹合上剧本,抬眸看向武术指导老师旁边的木板。
      房间里暖气开得足,宋妖只穿了一套纯黑的训练服,整个人透着一股甩不开的干练灵动。
      
      她走到老师旁边,拿起木板掂了掂:“老师,我们今天要学习打木头吗?”
      
      当然不是,这只是他今天拿来给宋妖开开眼的绝活,给这个让无数老师吃瘪的学生添加一点震惊的色彩。
      
      他心里那点小骄傲还没来得及舒展,耳朵就收到了两道撕裂的声响。
      宋妖两手拿起木板的两端轻轻一掰,那块约莫五厘米厚的木板便如同遭遇强风的娇花一般,彻底碎成两半。
      
      她有无趣的咂了咂嘴角:“好脆啊。”
      三代开武馆的老师:“……”
      
      他仿佛被摁了定格似的静止了几秒,而后咽了口唾沫,一双眼睛忍不住瞄向了宋妖的胳膊。
      
      纯黑的短t包裹着雪白的胳膊,线条流畅而纤瘦,两条胳膊加起来还没他一条胳膊粗,实在让人想象不到这小小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这么大的能量。
      
      他的震惊才刚刚开始,门口的敲门声就打断了他那迈向无尽思考的小步伐。
      徐正青弹出两指敲了敲门,手中拿着两瓶矿泉水,面上是标准的狐狸笑。
      
      老狐狸笑不露齿,朝宋妖远远丢了一瓶水,后者一把接过后果断拧开了瓶盖灌了两口水。
      
      “打扰二位上课了,我找她。”徐正青指了指宋妖。
      
      武指老师瞬间福至心灵,拿起那块碎木板朝徐正青比了个OK的手势。笑着打哈哈:“那我也不打扰二位了,正好我老婆也给我打了个电话,家里有点事需要我回去处理一下……”
      
      说完抱着两块木板就光速离场,他就不信邪了,一定是拿错板子了。
      
      徐正青一脸习以为常,这两个月不知有多少任课老师被宋妖那别具一格的行为方式激发出自己的另一个世界观,多亏他的高薪才让老师们止住递辞呈的脚。
      
      不过他深知宋妖的脾气,倒也一次没说过她。
      
      北方的冬天又干又燥,咣咣灌完了一瓶水,宋妖拧上瓶盖往后一抛,水瓶精准的钻进了垃圾桶里。
      
      宋妖拿起一旁的剧本放进包里,利落扎上自己散开的马尾,对徐正青说:“什么事这么急啊?”
      
      两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同一个公司上班的徐正青倒是神出鬼没起来,她每天课程如山,徐正青也跟着脚不沾地,六十多天愣是没见过几次面。
      
      徐正青的目光缓缓挪到宋妖收起来的剧本上,他轻轻勾起了嘴角:“你觉得这个剧本怎么样?”
      
      这个剧本怎么样?
      宋妖利落扎上了头发,目光瞥过自己的包,这个本子是三天前徐正青给她的,字数不多,只有三集,她已经看了两遍多。
      
      第三集尾巴上有个勾子,勾得她迫切想要知道之后的结局。
      “好看。”她如实说。
      
      徐正青抱着胳膊靠在门框上,闻言挑了挑眉,压下眼角眉梢透露的笑意。
      “感兴趣吗?”
      
      宋妖抬眸看向他,轻轻拉开了嘴角,眼里烧着两团旺盛的火苗。
      “当然。”
      
      意料之中的答案,不用多说的默契,徐正青转了转手上的车钥匙,对她说:“那就走吧。”
      
      车上,宋妖被迫换了一身正装,剪裁得体的白色连衣裙下套着光腿神器,她拢了拢身上的厚外套,再次调高了车内空调的温度。
      
      几乎没有休闲时间的两个月,她从电影视听语言背到业内知名导演各大品牌,以及大小公司的艺人名字。对于接下来的试镜,她有些跃跃欲试。
      
      车速由急到缓,最后停在了一家高档日料店门口。
      宋妖看着怎么也不像试镜地点的日料店:“……这家剧组的面试这么草率的吗?”
      
      徐正青轻轻敲了敲她的头:“面啥试啊,吃饭。”
      
      包间早已定好,暖黄色灯光充斥的房间里充满了温馨,墙壁上挂着各式各样的日本浮世绘。
      
      宋妖叼了一口生鱼片:“搞得这么严肃,我还以为咱们要去面试呢。”
      
      徐正青喝了一口清酒,酒精荡涤疲惫的神经,不过碍于开车只能浅尝辄止。他给宋妖倒了一杯果汁,而后从皮包里拿出完整的八集剧本递给她。
      
      宋妖之前拿到的剧本是没有名字的,而徐正青手中新的八集剧本的封面上却印着三个笔走龙蛇的大字——《夜行人II》
      
      她的眼神瞬间亮起,笑着接过徐正青手中的本子。
      
      “《夜行人》你应该听过,这剧第二部筹备了有一段时间了,已经拟定年后开机,我帮你争取了一个角色。”
      
      《夜行人》她当然听过,两年前席卷全网的一个爆火网剧,一己之力霸占暑期档,低成本爆红的一个绝佳范例。单元剧走向,以主人公陆三时的视角讲述了一个又一个极具奇幻色彩的故事。
      
      剧播的时候,她也算是个半个剧迷。
      
      徐正青继续说:“得益于第一季的热度,第二部的投资早就过亿,我们公司也参与投资了一部分。这个剧本磨合了很久,不过题材太特殊,怕被下架,所以争取了和视频网站的合作,最终决定采用边拍边审边播的周播形式。”
      
      “虽然你是第一次演戏,但是这个角色的演绎难度也绝对不低,如果……”
      
      宋妖喝下一口果汁,八集剧本被她小心收起:“我的角色,是岁十六吧。”
      
      徐正青没想到她猜得这么准,明明前三集没有多少关于岁十六的剧情。
      于是他举起了水杯,二人短暂碰了个杯:“是的,鬼新娘,岁十六。”
      
      不用他多说,一个大热剧的第二季交给一个娱乐圈查无此人的新人,宋妖也能知道徐正青需要面临的压力。这两个月的忙前忙后,为了谁已经不言而喻。
      
      于是宋妖拍了拍徐正青的肩膀,大哥照顾小弟似的给徐正青夹了片生鱼片作犒赏。
      宋妖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兄弟辛苦了。”
      
      而她的兄弟徐正青则皱着眉头,用公筷推了推碗里的生鱼片,皱眉道:“这位大哥,这个鱼肉上好像还有你的口水诶。”
      
      “瞎说,我根本没吃过。”
      
      “我的意思是你精神上的口水。”
      宋妖:“……”
      
      *
      
      今年过年过得早,课程还没进行完老师们就已经集体进入了休假时间。徐正青也早早给公司里的人放了假,平时人来人往的公司此时就剩下了一堆小猫和俩只大妖,以及家在本市的保洁阿姨。
      
      徐正青家里就只剩下他一只,算是孤独的珍稀物种。而宋妖的爹妈一早就给她打了电话,二人已经定好机票飞奔马尔代夫,婉拒了女儿难得的乡愁,合上了他们二人世界的大门。
      
      当然,电话的最后,宋妈也没有忘记告诉宋妖,不要忘了她家偶像唐季礼的签名照。
      思及此,宋妖放下了手中一大袋猫粮,碗里的猫粮被小猫们一顿哄抢,此刻已经不剩多少。
      
      她拍了拍手,看向一旁还在喂猫的徐正青,别扭的咳了咳:“老徐啊,那个唐季礼的签名照,你有没有什么资源弄来啊?”
      
      “唐季礼的公司是臻一诶,那里可有我的对家诶。直接问人家肯定不答应啊。”徐正青喂完最后一把猫粮,转了一下眼珠继续说,“而且据说唐季礼很少给人签名,为人低调也不参加什么宴会。大概只有见到他本人才能要到了吧。”
      
      徐正青和宋妖从小一起长大,当然也耳闻了宋妈对于偶像的狂热追求,他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对着宋妖眨了眨眼:“我听王导说你上回在《妖笼》剧组遇见唐季礼了啊,怎么没问他要啊?”
      
      宋妖插兜站了起来,语气里有些许的不自然:“就那么短短几面,我哪儿能想到这么多。”
      说完不等徐正青,插着兜就独自迈向了公司大门。
      
      只有徐正青还留在原地发问:“你去哪儿啊?”
      “超市。”
      
      逛超市是人类必不可少的乐趣之一,宋妖这个入世多年的大妖精当然也不能免俗。她做事一向追求效率,看见合适的就往小推车里拿,三十分钟不到,车里就已经被塞得老高,堆得满满当当。
      
      一时竟成为超市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同样来购物,买的东西却没人家一半多的周贸如是想。
      
      宋妖的脸看过一次自然不会忘,而且她没戴口罩,素面朝天却也一脸精致。随便扎了个马尾就已经灵气十足,一身休闲装十分随意。
      
      他拿起手机给唐季礼发出了一条微信——
      -你猜我遇见谁了?
      
      唐季礼一如既往断网不回,死冰山人设不崩。
      周贸自顾自地给对方发着消息。
      
      -这下我真相信她不是明星了。
      
      最后一个句号落下的时候,周贸亲眼看着宋妖结了账,然后拎着两个成年人都拿不下的大包小包轻松离开。
      那个潇洒的姿态,仿佛手里拿着的只不过是两张纸片。
      
      唐季礼不便出门,助理也跟着请了假,最后替他填冰箱的就只剩下业内良心的经纪人周小贸。
      
      周贸熟练的打开唐季礼大门的密码,人还没进门话就先一步飘了进来:“你猜我刚刚在超市遇见谁了?”
      
      浅灰色自流平铺就的大平层里维持一贯性冷淡的装修风格,白灰为主色调的房间里摆着几件黄铜摆件。而话里的主角则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边喝着茶。
      
      “你在微信里说过了。”
      
      周贸买了一大包食材,主要以速冻食品为主,唐季礼对吃的不挑,能解决温饱就行。本人又跟个大爷似的轻则十指不沾阳春水,重则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炸厨房。他过两天要带着媳妇回老家过年,唐季礼过年不回家,一个人留京,不给他留足口粮,他怕回来就见不到他老板了。
      
      毕竟不会包饺子,煮一下现成的总会的吧?
      
      周贸填完冰箱,余光一瞥就看见了吧台上那一盒被破开的茶盒,茶盒空了一小半,显然被主人喝了不少。
      
      周贸拿起一包茶包瞅了瞅,看向唐季礼:“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喝茶了?”
      
      唐季礼端着保温杯,凤眼微微眯起,精准看向周贸手中的一小袋茶包,用眼神威胁对方放下:“那是我的礼物。”
      
      周贸收到了对方的暗号,“啧啧”一声物归原位,转移了话题:“你都看到我的微信了也不回,我今天真的终于信了你的话了,看来她真的没有入圈的打算。”
      
      周贸心想,哪有女明星出门不全副武装的,就算不武装好歹也低调一点,那一人横扫整个超市的气场真是太彪悍了。
      
      唐季礼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明明是一个如此简单的动作,由他做来却不像喝水,而是在品一杯高级的红酒一般,透着一股浑然天成的贵气。
      
      唐季礼放下了杯子,胃里融出一股暖乎乎的热意。自从喝了宋妖送他的茶包,身上那股积攒多年的寒气好像真的一点点被驱赶了一般。
      他淡道:“你又猜错了,她一定会是个优秀的演员。”
      
      周贸不懂老板的心,只能话不投机的假意摁了个不同意,他再次使用了转移大法,问道:“年后有个叫《夜行人II》剧要开机了,想请你做个客串,你觉得……”
      
      唐季礼轻轻皱了皱眉:“不去。”
      
      意料之中的答案,周贸并不意外,《夜行人》虽然意外火爆,但是以唐季礼如今的咖位,实在是没有客串的必要。
      他点了点头,继续维持工作模式:“年后咱们的工作室就要建成了,你那几个公司的事也多,明年就主要以张导那部戏为主吧,剩下的具体安排待会我发你邮箱。”
      
      唐季礼淡淡“嗯”了一声,算是默许了。
      
      周贸叹了一口气,唐季礼是他唯一带的艺人,圈内数一数二的一线,入圈十年现在也不过才二十八,可是不管是镜头前还是镜头下,都是那么冷感,好像是把自己封闭了似的。
      
      他有些迟疑的开了口:“今年过年,确定不回家看看吗?”
      
      好歹认识了七八年,有些事他还是知道的,唐季礼的家不在本市,但却是A市数一数二的富豪。不过自从他入圈后,和家里的联系已经是少之又少了。
      
      听到那个字,他下意识皱了皱眉头,不过只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随后立马维持一贯的冷感:“没什么好看的。”
      
      说完这句话他终于下了逐客令,对周贸这个尽职尽责的小保姆进行了无情的质疑:“你不是订好了机票要回家过年吗,怎么还在这儿?”
      
      周贸:“……”
      他一时竟觉得这话有些无懈可击。
      
      他最后捏了把嗓子装柔情,冲唐季礼油腻的挤了挤眼睛:“那阿礼我走了,速冻饺子在冰箱,要好好照顾自己嗷。”
      
      唐季礼成功被他那做作的声音催出一把鸡皮疙瘩。
      而始作俑者则轻盈地迈出了自己的小脚步,合上了他家的大门。
      
      新年的脚步来的飞快而有序,春晚在一片热闹的红中来了又走,新雪盖上枝头,又迅速消失变旧。
      
      城市那头的唐季礼看着落地窗外的风景,茶盒里茶包一包跟着一包的少。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却不知道为了什么。
      
      城市这头的宋妖背下了八集剧本里所有人的台词,剧本被手写的注解和心得补充的更加充实,五颜六色的荧光笔在上面留下数道痕迹。
      宋妖合上剧本,转头看向窗外枝头上的麻雀。
      
      《夜行人II》正式开机。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