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剧组生活是忙碌而充实的,因为场地租赁的时间限制,所有人的脚步都像是踩在鼓点上进行。
      
      当然,这一切与宋妖这个局外人无关。
      
      她的客串显然填补了导演心中那道完美主义的裂痕,由于不好意思让人家白干活,金钱之类的东西又显得过于庸俗,在宋妖再三推辞下还是强行送了她那套戏服作礼物。
      
      酒店房间里,宋妖看着那套纯白的古装纠结。
      化妆师说这是高定,不能折叠不能水洗不能暴晒也不能挤压。
      
      她猫似的瘫在桌子上,用手托着下巴深思。
      所以她要怎么把这套衣服带回家呢?
      
      楼上传来细碎的敲打声,也不知道是哪对小情侣又在打情骂俏。她戴上耳机,熟悉的男声重新包围她的耳膜,宋妖闭目养了会神,手指跟着节奏在桌面上敲打。片刻后,她划动屏幕,连线到了遥远水乡里的一个山庄中。
      电话迅速被接起,一道底气十足的女声隔着话筒大声道:“宋妖,你可终于舍得往家里打电话了。”
      
      宋妖翘起双腿靠在桌面上,双手交叠垫在脑后:“我这不是忙嘛。”
      
      “得了吧,你一个无业游民有什么可忙的,”知女莫若母,宋妈躺在竹椅上晒着太阳,宋爸在一旁保持着同一个频率摇着躺椅,边摇便给老婆递果汁。
      
      宋妈吸了一口果汁,对一千多公里外的女儿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能有什么事,”宋妖看着那套戏服,浓密的睫毛遮出两片扇形的阴影,她嚼着口香糖,对着电话里的人说:“妈,家里的猫窝还有空出来的位置吗?”
      
      猫窝?
      宋妈看着面前草地上或走或跳的小猫们,两千平的草地上活动着不下三百只小猫。
      
      她叹了口气,眉头裂出几道细纹:“有,你是不是又……”
      
      宋妖“嗯”了一声,墨绿色的眼瞳像是装了一片流星雨,屋里没开灯,窗帘老老实实履行着自己的义务,把日光遮的严严实实。
      
      她撤下了自己放在木桌上的脚,原本脚跟所靠的地方赫然躺着一张身份证。
      黄灿。
      
      她无声咀嚼了这两个字,深深吸了一口气,替换出那一口郁结的浊气。
      我削不死你。
      
      挪开快要着火的视线,她揉了揉太阳穴,换上轻松的语气。
      “妈,家里还有茶包吗,这里太冷了。”
      
      宋妈接过宋爸递来的苹果,不可置信道:“这么快你就喝完了?”
      宋妖:“我送人了=。=”
      
      “什么?!那玩意有多珍贵你知道吗???”宋妈下意识提高了分贝,看向宋爸的手,“那可是你爸一包包亲手做的。”
      
      宋爸还拿着那颗苹果,温柔地看向自己的妻子,“妖妖也有自己的社交圈子嘛,小事。”
      他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就投掷过来另一颗炸弹。
      宋妖提前降低了耳机音量:“我送给唐季礼了。”
      
      唐季礼三个字瞬间戳开了宋妈的某个开关,她下意识捂住心口:“什么!唐…唐……”
      唐季礼十年老粉的宋妈看向身旁的宋爸,不由自主张大了嘴,颤抖道:“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就让你爸多做几百盒了。”
      
      一旁的宋爸:“……”
      电话那头的宋妖:“……”
      
      人间么得真情,人间么得真爱。
      
      在宋妈一串连珠炮式的偶像一百问开始之前,宋妖果断“啪嗒”一声,挂了电话。
      
      *
      
      片场依旧忙碌,人员各司其位。
      宋妖还是一身牛仔裤马丁靴,捏着那张身份证,面色平常地找到了王导。
      
      京郊影视城占地不大不小,大剧组虽然就那么几个,但是来往的小剧组没有一百也有几十。
      想在茫茫人海里精准搜索到一个人,也不是什么易事。
      
      因为宋妖的帮忙,王导对她的态度显然也更柔和了许多,笑眯眯朝她招了招手:“小宋,有什么事啊?”
      
      宋妖抱着一颗纠结的心思走了过去。
      直接开口问会不会太直接,旁敲侧击她又不会啊。
      
      冬天天黑的早,虽然才五点半,但显然天边已经新染了一层困意。
      《妖笼》租的这个棚今天已经到期,今晚就会有另外一个剧组入住。
      
      灯光师……
      宋妖看向王导,“导演,您知道最近还有几个组在这附近拍摄吗?”
      
      王导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下意识在脑中搜索关键词。
      “你别说,我还真知道几个……”
      
      得到不少有用的信息,宋妖戴上卫衣帽,白色的耳机线从帽沿流到裤兜,那里装着一张卡片。她把自己藏匿在角落里,静静等待夜晚的来临,视线却分散在各处寻找着目标。
      
      不速之客来得总是很快。
      
      白真真昨天下戏的时候,唐季礼的车早就远在剧组几十里之外。从头到尾没有说上一句话,专门准备的妆没有任何效果不说,整个人还都被人家选择性的忽略了。
      
      而作为这部戏的主角,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还被一个随行的工作人员抢了镜头。
      
      那场对手戏,导演可是在她耳边念叨了一天了。
      
      刚下戏的白真真刚卸完妆,还没来得及去酒店秋后算账,就在角落里遇见了一脸凝重的宋妖。
      
      白真真提起嘴角冷冷一笑,还说不想入圈,抢戏抢的可是比谁都积极啊。
      
      于是这位女明星果断改变了路线,带着助理踩着高跟鞋走到了宋妖的面前。
      她微微抬着下巴:“宋小姐,好巧啊。”
      
      “不巧。”宋妖此刻的心情算不上好,她扫了一眼这位女明星,淡道:“有事吗?”
      
      白真真接过助理递过来的外套披在了身上,拿出口红补了补妆,镜子里反射出宋妖的脸,她合上口红盖开了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作为徐正青派给我的工作人员,你应该负责照顾我的起居,而不是一个人在这里发呆吧?”
      
      “你记错了。”
      宋妖靠着墙,几缕发丝从帽沿处流出,发尾悄悄勾起,添了几分神秘。
      她舔了舔下唇,说:“一:我只是答应了徐正青来这附近走一趟。二:我也不是你的保姆。”
      
      “不过如果你实在饿了的话,”宋妖离开墙面,一步步走向白真真,最后微微垂下头,靠在她的耳畔补全了原本的话:“我也不介意把那份外卖重新拿到你面前。”
      
      说完这句话,她果断迈开步子离开了原地。
      徒留白真真咬紧了牙关站在原地,被宋妖激出一身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怒意。
      
      站在一旁的助理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宋妖离开那里当然不是因为白真真那幼稚的挑衅,而是她嗅到了空气中飘散的那股熟悉的血腥味。
      那是属于同类的,鲜艳的,幼兽的血。
      
      她加快了步速,几乎可以用跑来形容,却精准避开每一个阻碍,只给忙碌的工作人员留下一个风一般的幻影。
      
      气味逐渐浓烈。
      宋妖抓着那股味道奔跑,两排仿古的建筑瞬间变成了被甩在身后的风景。
      
      夜色逐渐暗了下来,《妖笼》附近的仿古建筑群内,柳府的牌匾悬挂在上,另一剧组的工作人员们纷纷点上了灯笼,等待下一场夜戏的开启。
      
      气味定格,就是这了。
      
      正门处停留不少负责看守的人,没有工作证显然不能直接进。
      宋妖看着身旁那近三米的高墙,往后撤了两步,而后果断跳起抓住墙沿,两手轻巧一攀,利落地□□而下。
      
      下地时甚至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也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人。
      
      夜是动物的世界。
      
      宋妖拉低了帽沿,两个男人从旁边的屋里走了出来,交谈声随之滑出。
      
      “你这个身份证得快点补办啊。”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说,“咱们组下周就得去J省拍其他的镜头了,没有身份证你怎么出门啊?”
      
      另一道男声显然沉闷很多,他说:“我已经在办了,后天应该能拿到一个临时的。”
      
      “那就行,别误了拍摄。”
      
      他们扛着一台不轻的摄像机经过,显然没有注意到躲在墙角处阴影里的宋妖。
      
      而他们的对话则一字不缺地钻进了宋妖的耳朵,宋妖缓缓抬起头,眼里闪过两道兽类独有的红光,她拿出那张身份证,身份证上残留的血腥味仿佛延伸出了一道细细的红线,线的另一端系在了刚才经过的男人身上。
      
      宋妖伸出舌头舔了舔犬齿,朝右侧过头,瞳孔不断放大,逐渐覆盖整片虹膜。
      墨绿被纯黑取代,一股威压随之释放而出。
      
      柳府人工湖里为了拍摄而精养的锦鲤全部停止了水面上的游动,纷纷朝下钻去。两只待会拍摄要出场的大狗全部抱着头缩在地上,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
      
      场务挠着头,拿出鸡腿逗着狼狗,两只大犬却死也不肯动一下,抱着头躲在地上,“呜呜”叫唤着。
      
      “奇怪了。”场务喊住路过的黄灿和摄影师,“黄哥李哥你们快来看看,这狗不知怎么了突然就变成这样。”
      
      摄影师李征拉着黄灿走了过去,拧着眉头看向平时威风凛凛此刻却跟中了邪似的大狗,对场务说:“这怎么回事,待会导演还要拍它们呢。”
      
      场务也一脸迷惑,他皱着眉:“这我也不知道啊,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他苦着脸看向李征黄灿,求救道:“黄哥李哥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啊,这狗一直这样导演肯定会骂我的,咱们导演那个脾气……”
      
      不用他多说,他们也切身体会过导演那个时刻准备火山爆发的脾气。
      黄灿抿了抿嘴,最后开了口:“可能是受惊了,我那里好像还有一点营养膏,我去拿来试试吧。”
      
      “行,黄哥快去快回,就靠你了。”场务朝他双手合十,一脸拜托。
      看着黄灿远去的背影,招完手后的场务小哥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一股异常。
      
      谁没事带宠物营养膏上班啊,喂给剧组附近的流浪猫吃的吗?
      
      不同于《妖笼》采用的棚内摄影,这个电视剧剧组大多时候都在柳府里进行实景拍摄。
      
      拍摄不需要用到全部房间,因而也留了一个房间给工作人员放置自己的东西。
      黄灿翻着自己的背包,里里外外找了三遍,那管加了料的营养膏此刻却不翼而飞了。
      
      “真是奇怪了……”
      正着手准备找找周围其他地方,头顶的灯泡此刻却突然爆开,碎片洒落,灯丝迅速熔断。
      屋里陷入一片黑暗,房门被风吹得紧闭。
      
      黄灿咽了口唾沫,双手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
      
      黑暗里,一道有些沙哑的声音缓缓飘在空中。
      坐在凳子上的人举起手里的细管。
      
      两道红光在黑暗中放出,牢牢锁在黄灿身上。
      
      “你是在找这个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