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唐季礼是谁?
      
      大陆最年轻的三金影帝获得者,粉丝千万,出道至今代表作无数,主演电视剧收视率均不下2,中国影人榜更是名列前茅。
      
      和他拍对手戏?
      宋妖咬碎了嘴里的薄荷饼干,心里宛若一阵大风刮过。
      
      她说:“王导,您在开玩笑吧?”
      
      半个小时后,力证自己不是开玩笑的王导一把将宋妖摁在了化妆间的皮椅上,对化妆师笑道:“当初定做的那套女主正装还在吧?”
      
      化妆师一脸微笑的拿着粉刷,对暗号似的点了点头:“在的,等杀青了不是还要拿去拍卖嘛。”
      
      想到这套女主戏服,化妆师还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这套戏服是刚定下演员的时候就送去高定,原本的女主演定的也是身高167的另一位一线女演员。但没想到开机前那位却意外有了身孕,于是只能违约找个替补,这才轮到白真真捡漏。
      
      结果显而言之,身高163的白真真由于尺寸不合适,只能另做,这套华服也惨被压箱。
      
      宋妖平时不爱化妆,涂个防晒就算是给皮肤一个交代。但她基因好,皮肤又白又嫩,像是凝固了的纯白奶冻。
      
      仙侠片剧组,发套头饰都一应俱全,倒也不用现找。化妆师给她勾完眼线,开始细细描绘眉间花钿,宋妖轻颤眼睫,眼尾处泪痣妖冶。
      
      化妆师见过的美人数不胜数,此刻也不得不由衷感叹道:“宋小姐平时都用什么护肤品啊,皮肤真好。”
      
      平时凌晨一点就算早睡的宋妖轻挑唇角,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其实我不怎么用护肤品,早睡早起规律作息其实更重要。”
      
      化妆师点外最后一笔,几片寒梅悄然在宋妖额间绽放,化妆师点了几个珠片贴在她的眼尾,说:“化好了。”
      
      宋妖抖动了一下睫毛,然后倏地睁开了眼,眼里闪过一抹流光。
      化妆师藏着心中的惊艳,说:“换上戏服吧。”
      
      宋妖净身高168,白真真撑不起来,她却穿得正好。如果非要说哪里有一些不适的话……
      宋妖呼出一口气,胸部有点勒啊。
      
      *
      
      片场。
      
      唐季礼拿着一个保温杯坐在椅子上,导演刚刚找他讲了戏,原本答应好的客串此时又多了一场,还是一场极其简短的男女对手戏。
      
      白真真去了另一个组补拍其他镜头,这场里的桃花树却没拆,道具组来来往往,又添置了一些其他的植物。
      
      王导本身家境就十分雄厚,自己给片子砸了不少钱,道具组的植物都是连夜从南方空运过来的。
      
      花瓣在鼓风机吹舞下织起一层朦胧薄纱,后期特效之后应该会非常的美。
      
      唐季礼慢条斯理地喝着热水,周贸还在一旁喋喋不休。
      他小声汇报着工作:“最迟明早咱们就得走,中午的飞机飞A市,明晚参加完活动后可能还会有个晚宴……”
      
      唐季礼极其寡淡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些活动,但咱们不是马上要解约,然后开自己的公司了嘛,多少还是要筹备一点……”周贸事无巨细的说,唐季礼选择性的听,说到一半周贸止住了声音,顺着唐季礼的目光看去。
      
      宋妖赤着脚走出来了。
      
      片场的抽气声二次上演,王导的嘴角越咧越大。
      
      如同层林尽染,鱼戏荷叶,莲池由白转红间,孕出一个纯真又邪恶的妖孽。
      
      纯白广袖在阳光下流光溢彩,几片雀羽自腰间垂至脚踝,随着脚步轻轻摇曳。明明该是画里走出的仙,眼尾却各自吊了一抹红,配合那颗鲜红的泪痣,显得无比妖邪。
      
      似仙不是仙,似魔不够魔。
      
      唐季礼看着这样的宋妖,有了一瞬间的出神。
      
      “合适,太合适了。”王导鼓着掌,两眼几乎要发出射线。
      
      宋妖下意识就想挠头,但一想到自己还戴着发套,就堪堪止住了手。
      她不太习惯这样的打扮,与她平时的糙汉风宛如从南极一步跨越到北极,她要扮演一个女妖,只有一个镜头,出境的时间总共不到三十秒。
      
      不过即使只有三十秒的女n号,她的服装依旧非常的完善,赤足金铃,被阵法囚禁在此处。
      宋妖看着这熟悉的布景,连花瓣飞舞的角度都差不多,她转过头对王导说:“导演,其实你只是懒得再搭一个景吧?”
      
      王导一脸“被你识破”的表情,他抓了一把不剩几根的头发,顶着高昂的发际线对宋妖说:“这个景对他们两人是有特殊含义的嘛。”
      
      原片结局不过审,唐季礼过来客串一个仙君,角色名就叫仙君。
      宋妖指了指自己,“那我的角色名叫啥啊,女妖?”
      
      王导朝她竖了一个大拇指:“你真聪明。”
      宋妖:“……”
      
      *
      
      演员就位,导演调度完毕,摄像机缓缓推进——
      第七场第一次。
      
      仙君虽是妖族出身,却早已飞升百年,每日在寒潭修行,运灵力掌桃花四季不败。
      他看着那个匍匐在自己脚下的小妖,神情微征,缓缓睁开双眼,眼神在那一刻仿佛踏碎了千万年的虚空。
      
      寒潭原本是妖族犯错者思过之地,他在深处修行,那人在外围思过。
      
      镜头跟着唐季礼的步伐缓缓推动,在他一掌推开迷雾的那一刻,风随着花瓣吹着,吹醒了石床上假寐的人。
      
      宋妖动了动耳朵,轻轻挑了一下嘴角。
      她支着脸半卧在石床上,在他脚步声停下的那一刻睁开了眼睛。
      
      眼瞳深处的墨绿闪出两道流光,柔中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邪气。
      她紧紧盯着他的眼睛,声音微哑:“你来了。”
      
      “卡。”
      宋妖人生中第一场戏在没有NG的情况下一条过。
      
      比预计的时间还要早一些,唐季礼提前结束了自己成片只有几分钟的客串戏份,带着周贸在当天夜里十二点就要离开。
      
      王导用硬逼出来的两滴眼泪表达了自己的不舍,然后止住了自己懒惰的步伐,在微信上给他连续发了好几个中老年特爱用旋转大字表情包,算是送别了。
      
      巨星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唐季礼还穿着昨天来的时候的黑色大衣,宋妖则换上了剧组发的羽绒服,提着一个纸袋来给他送行。
      
      “昨天你们把我送回来,我还没表达谢谢。”宋妖把东西递给唐季礼,笑着露出两粒小虎牙,“这里有两盒小零食,送给你在路上吃。”
      
      唐季礼看着宋妖,女孩的笑容太过耀眼,让他有一点轻微的不知所措。
      他习惯性礼貌回拒:“不用这么麻烦。”
      
      他说得轻,宋妖选择性的没有听清,她一把拽过唐季礼的手,将纸袋挂在他的手上。
      送完果断将手插兜,她朝他习惯性歪了一下头,指尖仿佛还停留着那股冰凉的触感。
      
      “送出去的东西可没有收回的道理。”她朝后撤了两步,而后迅速转身,朝唐季礼拜了拜手。
      
      “一路顺风。”
      暖黄色的路灯给宋妖描了一个有些温柔的边,在他的眼里慢慢定格成为一个画面。唐季礼看着那个纯白色的纸袋,嘴角不自觉地轻轻挑起。
      
      周贸来得很快,他撞了一下唐季礼的胳膊,说:“发什么呆呢,这么入迷?”
      唐季礼收回视线,“没有,走吧。”
      
      车上
      周贸开了一个外放,舒缓的女声顿时包围整个车厢,他随着音乐轻轻哼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后座上的唐季礼与平时不同的表情。
      
      纸袋被填的满满当当,里面放着一罐干话梅和一大盒茶包。
      上面还贴着宋妖亲手写的备注。
      
      -干话梅可以提神,茶包用来御寒,每日嚼两颗泡一包,保证你一天都不冷哦。
      -ps:都是我家的特产,外面可没有出售的=v=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转动瓶盖,挑出了一颗话梅丢到了口中。
      有点酸,又有点甜。
      还有股淡淡的中药的味道。
      
      疲惫的神经顿时松弛了不少,唐季礼悄无声息地扭紧了瓶盖,把它们整齐的装进了袋子里。
      
      周贸一边吹着口哨一边说:“你还说那个宋妖不想炒作,你看人家今天不就跟你拍上对手戏了吗?”
      
      唐季礼想到今天那场对手戏,宋妖睁开双眼时那一瞬间闪过的狠厉。
      他点点头:“她确实是一位很有天赋的演员。”
      
      周贸一时没反应过来:“你看我说的……”
      不对!
      他好像不是这个意思吧。
      
      月色逐渐浓稠,唐季礼缓缓注视着车窗外,心情难得上调。
      
      *
      
      片场
      王导刚下戏,就看见编剧愁眉不展地蹲在角落里画蘑菇。
      
      他一巴掌拍晴了对方的多云转阴,“干嘛呢?”
      
      编剧叹了口气:“如果唐季礼能多留几天就好了。”
      王导想着唐季礼那小子的表演,确实和其他组里其他演员不在一个世界里,客个串都能把别人的魂勾得七七八八。
      
      深表认同的导演给了编剧一个早日走出的眼神,施施然迈开了步子,又飘走了。
      
      唯有编剧看着剧本上还没来得及化为现实的那一页,情不自禁地又叹了一口气。
      
      铅字透着刚刚打印出来的热,透向那个更有温度的远方。
      
      女妖支着下巴看向仙君,眉目流转间风情万种,她悠悠开了口:“仙君,其实你是喜欢我的吧?”
      
      被叫住的男人有了一瞬间的怔楞,他垂下眼睫,却是未置一言。
      镜头逐渐拉远,由全景过渡到远景,最终落下两个转瞬即逝的特写。
      
      两条红鲤在池中轻甩鱼尾,不远处仙君看向女妖,面上依旧冷如冰霜,耳根却爬上了一点红。
      
      “嗯。”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