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 15 章 ...

  •   《逃出生天》一直未官宣神秘的策划人,同时也是这档节目最大卖点之一。
      
      诚然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但宋妖确实没想过那扇墙的后面站着唐季礼。
      
      摄像机还在一旁招摇的盯着,宋妖隐藏了对唐季礼意外出现的惊讶,对方却显然对她的出现表现的非常意料之中。
      
      也是,毕竟是时时刻刻在摄像机背后盯着的男人。
      
      场面有一瞬间的凝固,仿佛导演在空气中摁下了静止键。他们两人还在原地有些支楞的站着,书桌后的唐季礼却摆弄着钢笔,镜头在两方之间切换,摩擦出一丝火花。
      
      导演也在紧紧盯着这一刻,顶级流量遇上国民男神,虽然旁边站着一个查无此人甚至还有些暴力的十八线花瓶,但丝毫不影响两人初次见面的剑拔弩张。
      
      导演用脚想都能猜到,裴卓烈和唐季礼这两个名字碰在一起,第一期的话题度收视率该怎么飙升。
      
      他的笑意还未尽达眼底,眼前的场面却有些超出寻常的意料之外。
      
      只见唐季礼放下手中的钢笔,双手交叠抵在桌面上,下巴轻轻靠在掌面,运筹帷幄地看着他们:“恭喜你们,是第一位找到出口的嘉宾。”
      
      裴卓烈自然也没想到这个策划人居然是唐季礼,不过他也遵守了节目组的情景设置。
      他抱臂看着唐季礼,语气平常而直接:“第一名有什么奖励吗?”
      
      说着他下意识看了一眼宋妖,在圈子里混了两年他自然也不傻,像宋妖这种没流量没关注的嘉宾,一般都是直接淘汰的炮灰。如果第一名能有什么类似于免死金牌似的奖励,好歹能让她苟到最后。
      
      新人嘛,曝光度就是最重要的啦。
      思及此,裴卓烈忍不住给自己举了一块“我好善良”的滤镜。
      
      而唐季礼显然也没让他失望。
      “第一名当然会有奖励。”唐季礼右手轻轻打了个响指,身边立刻出现两个穿着燕尾服作侍者模样的工作人员,人手举着一个托盘来到他们二人面前。
      
      托盘里放着两封信封,精致的信封上各烫了一个暗红色的火漆印,在宋妖和裴卓烈拿下托盘里的信封后,两位侍者又如同幽灵一般撤了出去,脚步轻盈,近乎没有声音。
      
      “这是你们的请柬,并且作为第一名,你们也拥有自主挑选角色的权力。”唐季礼卖了个关子,“其中一个角色还会得到我的全程帮助,看你们的运气了。”
      
      “只有第一名有这个权力吗?”宋妖问。
      
      唐季礼微微点头:“是的。”
      
      “那我们要怎么选呢?”
      宋妖的话语刚落,两位小幽灵侍者又蹭蹭登了场。不过手中的东西也从刚才的托盘变成了此时此刻手中厚厚的角色资料卡。
      
      角色卡一共有六张,虽然刚才宋妖和裴卓烈已经是各自默认而成的临时组合搭档。但此时此刻却是被分开各自去看这些资料,显然第二期节目已经从团体战变成个人秀。
      
      角色卡约莫一张A4纸大小,背面是十分有设计感的逃出生天四个大字,正面则是十分详细的角色资料和所需要完成的任务。
      不过虽然能自主选择角色,但宋妖和裴卓烈此时也只能看到角色卡正面的角色名称,名称之下的属性和所需要完成的任务全部被节目组贴上了贴纸,显然是要等正式录制了才给看到。
      
      三个出口,六个逃生名额,所以也一共有六个角色可以选择。
      而宋妖和裴卓烈拿着六张纸,也只能看到六个角色名称:侦探、预言家、书商、记者、杀手、还有一个大大的问号,也就是神秘角色。
      
      裴卓烈啧啧出声,神秘角色打问号,节目组还挺会玩的。
      
      他向来最喜欢未知,其他五个皆一眼就过,就这个大大的问号吸引上了他的注意力。粗神经的他当下就做完了这道选择题。
      
      裴卓烈的手指刚打算拿起这张卡牌,一旁的小幽灵侍者此时却拼命对他眨着眼睛,小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用眼神示意他再思考一下。
      小幽灵:烈哥,导演说让您多思考一下。
      
      不过裴卓烈显然没有接收到小幽灵的百转千肠,他“啪”的一下拿起托盘上的神秘角色属性卡,对着镜头举起了手中的牌:“我选这个。”
      
      说完他还看了一眼丧气的小幽灵,关心道:“你这眼睛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小幽灵吐出一口灰蒙蒙的灵魂体,含泪点了点头,
      镜头后的导演也一拍脑门,双剑合璧计划这下也彻底泡汤了。
      
      我的宣传啊!话题度啊!收视率啊啊啊!!!
      
      宋妖自然不知道其他人心里的千滋百味,她一个一个的看了过去,心下也极速做着对比,脑中浮现起房间里的日记本,最后拿起一张角色牌,对侍者说:“我选这张。”
      
      唐季礼看着宋妖手中的牌,侦探二字无比明显,镜头看不到的角落里,他轻轻笑了一下。
      
      一天的拍摄到此结束,结束的猝不及防。
      助理已经提前在场外等着宋妖了,宋妖拢了拢外套,准备带着小助理去吃火锅。
      拍了这么久,还怪饿的。
      
      裴卓烈的经纪人也已经开着房车前来等候,太阳又往西滑了一个度,连带着经纪人担惊受怕的一颗心也舒缓了很多。裴卓烈三步作两步地上了车,结果助理递过的热水喝了一口。
      
      副驾驶上的经纪人忍不住开了口:“今天的录制没发生什么事吧?”你不会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了吧?
      
      裴卓烈看了一眼自己的经纪人,眼里写满了叛逆儿童的费解:“我能有什么意外,挺好玩也挺顺利的。”
      
      “那就好。”经纪人吁了一口气,催促司机赶往下一个通告地点。
      
      安下心来的经纪人也喝了一口热水,顺带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我听说节目组也请了唐季礼,如果遇见唐季礼最好还是多和他拉拉关系,毕竟你的新专辑也快上了,多交个朋友总是好的。”
      
      “遇见倒是遇见了,”裴卓烈懒散地往座椅上一靠,“不过唐季礼不是个演员吗,我一个歌手跟他交朋友干嘛?”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经纪人有些小兴奋,“唐季礼在做演员之前,可是很厉害的歌手,出道第一年就拿了金曲奖的。”
      
      金曲奖一直是裴卓烈的梦想,提到这个他自然不陌生。他放下原本翘着的二郎腿,神色难得认真:“都得金曲奖了,他还转什么型啊?”
      
      经纪人叹了口气,语气里也带上了一丝惋惜:“这我哪儿知道啊。”
      
      宋妖喜欢美食,尤其最喜欢火锅,甚至已经和很多火锅店老板都已相熟,包间更是提前订好了。
      意料之外的是,除了她和小助理,包间里还已经提前坐了一个人。
      
      徐正青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进来的宋妖,虽然只有三个人,但他显然的身边显然已经订好了七八个人的套餐,菜品放满了包间的整个桌子。
      三个人位置离得近,徐正青坐在她们俩对面,宋妖的旁边跟着张小含。
      
      宋妖和徐正青都是一个赛一个的重口味,嗜辣爱咸,辣锅里的红油正中他俩的胃口。张小含这个江南姑娘口味就淡了很多,也由她承包了清汤锅。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原本做的稀奇古怪的艺人攻略此时已经抛在了脑后,宋妖比想象中好相处太多,张小含现在也把她当成了同龄人里的小姐妹。
      
      她涮起了自己的小白菜,那方的徐正青和宋妖也已经为一颗丸子争得不可开交。
      正吃着,宋妖的手机铃声也突如其然的响起。
      
      张小含的耳朵尖敏感的动了动,心里跟着哼出了声:“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她呲溜咽下一口小白菜,抬起头看向宋妖的手机,语气里带着一点小激动:“这不是我偶像的歌吗,妖妖你也追星?”
      
      徐正青眼疾手快的拿下一颗牛肉丸,抢先出口:“这歌她听了好几年了,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唱的,你知道这首歌是谁唱的?”
      
      宋妖刚拉黑了一个垃圾电话,听到张小含的话她也忍不住有一丝激动,“你知道是谁唱的吗?”
      
      “这歌很出名,不过这版我敢打赌是我偶像唱的。”张小含放下了筷子,看向宋妖,“这歌很多老粉都不知道,网上资源都已经绝版了,亏了妖妖你也能找到。我还以为就我这种资深骨灰粉还记得他当年的声音,毕竟已经是十年前的出道舞台上翻唱的英文歌了。”
      
      宋妖的惊喜感已经冲上了眉头:“是谁?”
      
      “唐季礼啊。”张小含叹了口气,“可惜他后来就不唱歌了。”
      
      宋妖的心情就跟坐了过山车似的,刚往上冲了几秒就紧接着急转直下快速下滑,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握着手机的手都忍不住越攥越紧。
      
      徐正青也在旁边补充道:“这个我也有所耳闻,听说唐季礼在演戏之前,确实是选秀出道的歌手。”
      
      张小含在旁边已经捧起了脸,疯狂的补充道:“十六岁考上Q大,十八岁参加选秀,靠着原创歌曲最后拿到了第一名,票数甩第二名几百万张。而且出道第一年就拿了金曲奖,简直是苏神本苏好吗!”
      
      说到最后,张小含已经冒起了星星眼,连碗里的小白菜都已经忘了吃了。
      追星女孩对自家偶像的演艺生涯简直是如数家珍:“可惜他第二年就不唱歌了,一脚踏入影坛直到现在。”
      
      宋妖咀嚼着这些信息:“那为什么他不唱歌了?”
      
      徐正青在旁边慢条斯理的吃着虾滑,火车蒸腾起来的热汽雾化了他的眼神:“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有人说可能是他提前预料到了乐坛灰暗的前途,去找了条更好的路。”
      
      宋妖下意识摇了摇头,她不相信这种可能。
      
      徐正青显然意料到她不信,他一口吞下烫好的肥牛,说出另一种可能:“当然业内也有另外一种声音,说唐季礼并不是不想唱歌,而是嗓子被人害了,唱不了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