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 14 章 ...

  •   颜润林用接近三十秒的时间思考裴卓烈是不是在逗他们?
      这一件拧成麻花辫展开遍布蝴蝶结的小裙子就是节目组给的线索?
      
      宋妖看破了对方的眼神,不过裴卓烈显然没有什么解释的兴趣,只得她先开口打破:
      “这确实是节目组给的线索,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还是重要线索。”
      
      她直直看向颜润林的眼睛,说:“你应该也记得广播里说的话吧?”
      颜润林点了点头,笑出两粒小虎牙:“那个普通话很标准的姐姐嘛,当然记得。”
      
      “玫瑰古堡的主人要重新宴请客人,我们俩刚才也在讨论这个古堡主人是谁。”颜润林cue了一下一旁沉默的崔博,随后扬起手里的笔记本,说:“这个笔记本我们也是在这个房间的床底发现的,加上这条裙子,也许能圆上这个故事的一部分吧。”
      
      宋妖看了一眼裴卓烈,用眼神无声说着:“你就是在这个房间出来的,这条线索都能让给别人?”
      裴卓烈一脸无辜,用脑电波回着:“谁没事钻床底啊,而且我好歹是个偶像,这点包袱都不能有嘛!”
      
      裴卓烈在宋妖的暗示下递出了手上的裙子,颜润林也把手上的笔记本递给了宋妖。
      双方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打开了自己的线索。
      
      宋妖一目十行的翻完了日记本,旁边的裴卓烈抱臂旁观,还没看完一页就被宋妖翻了过去,而且宋妖越往后翻笑意就越浅。
      
      而颜润林和崔博两个大男人看着这条小裙子,也是一头雾水。
      
      节目组的道具做的都很逼真,日记本的纸张也明显翻了黄,上面钢笔字迹规整,每一页都写得满满当当。
      节目组设置的故事背景在西方,日记本上的字自然也都是英文。
      
      规规整整的字迹宛如印刷出来的书籍,与其说是一本日记,不如说是一本读书笔记。
      因为上面的每一页的内容,都是摘抄下来的西方的各个文学作品。
      
      “这可不像是一本日记啊?”宋妖看向颜润林和崔博。
      颜润林也显然陷在了云里雾里,他皱着好看的眉头,抬起无辜的眼神看向宋妖:“这个裙子上的内容我们也实在看不懂啊。”
      
      两人相看两无言,一旁的裴卓烈和崔博显然更一头雾水。
      
      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玩什么聊斋啊?
      
      颜润林忍不住先笑了,说:“这确实是一本日记,而且应该是一个小女孩的日记本。”
      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铭牌,制作良好的黄铜铭牌还在阳光下闪着细细碎碎的光,而上面赫然雕刻着几个字母——Stina
      
      “这个也是一起放在日记本上的,结合这个房间的摆设和烈哥找到的线索,这应该就是这个房间和日记本的主人吧。”颜润林说。
      
      铭牌不大,约莫两指宽,大拇指那么长,两头各吊着一条金色的链子,显然不是简单的挂牌,而像是不知名的谁精心打造成的项链。
      
      亦或者是,某种身份的象征。
      
      宋妖接过铭牌,有温度的指腹抚过铭牌,稍微凹下去的字母仿佛被冰块冻过一般,透着一股刺人的冷。
      宋妖下意识皱起眉头,翻过铭牌看向其背面——
      
      摄像机也紧紧盯住了这一刻,给宋妖的掌心来了一个特写。
      只见宋妖轻轻松开自己的五指,翻过铭牌的背面,让其暴露在阳光下,摄像机前。
      
      不同于正面的精心设计,本应光滑无痕的铭牌背面被人用图钉歪歪曲曲而又深浅不一的刻上了几个潦草的字,看得出雕刻者的青涩和坚定,并且划出来的不是英文,而是汉字。
      
      裴卓烈看着她晴转多云的脸色,问:“上面写了什么?”
      
      宋妖把铭牌递给了他。
      裴卓烈展开了上面潦草而又深刻的四个字——
      
      你去死吧。
      
      裴卓烈忍不住说了一声“卧槽”,转过头看向宋妖:“这怎么还骂人呢?”
      “不是骂你,”宋妖收回铭牌递给颜润林,“这四个字应该是送给剧本里的某个人的吧。”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颜润林收回铭牌,随后叹了口气,“这个房间我们已经找过了,虽然得到了一些线索,但是没有其他的出口,迷宫的出口应该也不在这个房间里。”
      
      “是吗?”宋妖语气轻松,不知道是在反问还是在问自己。
      
      她掀开日记本的最后一页,不同于前面规规矩矩的手写内容,最后一页的笔迹更有力,也更潦草,钢笔甚至划破纸张,墨水透向下一页。
      如果非要形容,那么书写者便是从一个儿童变成了一个大人。
      
      不同于前面的密密麻麻,最后一页只有寥寥两行字。
      
      ——Lolita,light of my life ,fire of my loins.
      ——My sin,my soul.
      
      裴卓烈和颜润林忍不住聚了过来,跟着日记本上的话念出了声。
      
      这句话在场的几个人显然都不陌生。
      曾经被列为禁.书,也被列为影响世界的一百步西方书籍。
      
      “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一个念头在宋妖的脑中生起,同时迅速的抽根发芽树可参,逐渐形成一个完整而又有些不可思议的可能。
      她好像已经猜到了这个故事的一些内容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房间应该存在着一个出口。”
      
      镜头后的导演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从刚才到现在全制作组的人都忍不住看向了她,明明她才是全场咖位最小最透明的那个,此时此刻却成了全场的核心。
      甚至……
      不可能……
      那扇门就凭她根本打不开……
      
      “我说,”宋妖活动了一下手腕,骨骼疏松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她挑起嘴角看向颜润林和崔博,“你们现在已经放弃了对这个房间的搜索是吧?”
      
      颜润林没反应过来:“???”
      
      随意盘起的马尾在空中甩过一抹利落的弧度,宋妖往后撤了一步,而后轻轻笑了:“既然如此,那这扇门就留给我们了。”
      
      虽然已经默认成为了宋妖的临时搭档,但裴卓烈显然也没懂她话里的意思。
      怎么就发个呆的功夫,就找到出口了呢?
      
      崔博的右眼轻轻跳了下,宋妖的行为让他下意识想到一种可能。
      难道她?
      这个可能瞬间被他否定,他刚才搜完了整个屋子,自然也敲打过墙面,没发现有什么特别。
      
      宋妖没给他们机会继续去钻研自己的潜意识,她往后撤了两步,做了一个助跑的姿势,而后在现场三个男人还是一脸懵逼的情况下,宛如一阵疾风刮过,留下一个来不及回顾的身影。
      
      看到日记本上最后一句话,加上本能里的某种潜意识,让她联想到一种可能。
      
      助跑、飞身、回旋踢。
      宋妖一脚狠狠劈在窗帘后的窗户上。
      
      由于是密闭的房间,窗帘后的窗户也是被节目组贴的贴纸伪装而成的假窗户,肉眼可见的实心墙。
      
      “轰——”
      一扇墙面轰然倒地,宋妖收回脚,一扇卧室门大小的墙面就那么被她一击中的,此时直直地朝后面倒去。
      
      一旁的裴卓烈:“……”
      镜头后的导演:“……”
      
      整面墙中倒下一扇门似的墙面,砸出不少灰尘,粉尘飘散在空中,为宋妖描了一个朦胧的边儿。
      
      裴卓烈忍不住举起俩大拇指。
      
      冰冷的女声适时响起——
      【隐藏出口被发现,恭喜两位玩家逃出生天】
      
      裴卓烈看着地面上的一些木屑,用脚想也知道这扇门应该会有另外一种更委婉也更复杂的开法,而此时这种可能已经被宋妖暴力的一脚结束了。
      
      裴卓烈忍不住看向宋妖那只踹门的脚。
      她没有感觉吗?这是机器人吗?
      
      颜润林和崔博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开法。
      不过一扇出口只能通过两个人,就算后悔显然也已经没有他们的份了。
      
      颜润林也没想到宋妖这小小的身体还隐藏着这么大的能量,他由衷一叹:“厉害,这你也能想到。”居然还有踹开出口这种操作。
      
      宋妖抬手咳了咳,“过奖。”
      
      她看向裴卓烈,用手指了指这扇已经牺牲的门,忍不住小声说:“这应该不用我赔吧?”
      裴卓烈给了她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神,“我也不知道。”
      
      找到出口了自然就要出去,宋妖和裴卓烈相互对视了一眼,裴卓烈先行一步从出口走了出门。宋妖一脚踹出来的出口还算宽敞,他也能轻轻松松的走过去,甚至不用稍微弯一点腰。
      
      裴卓烈踏着地上门的遗骸走了过去,宋妖还停在出口处犹豫了一瞬间。
      她忍不住看向颜润林和崔博,对方好歹给了他们一点帮助,她向来不喜欢欠别人东西。
      
      宋妖串联着脑中的那阵可能,说:“这座迷宫的出口不止一个,也许你们可以找找类似于厨房或者健身房的房间看看。”
      
      颜润林:“那里也有出口?”
      “我也不知道,只是我觉得可能有。”宋妖说。
      
      “对了,”宋妖正要一脚踏过去,忍不住又补充道:“如果看见一个都是镜子的房间就别打开了,那是个挺难走的迷宫。”
      
      “行,谢谢了。”一个房间自然不可能存在两个出口,颜润林带着崔博就要走。
      
      他们走了,宋妖也进入了她暴力打开的出口。
      
      出口后面是一个类似于书房的地方,欧式古典装潢,中间华丽的办公椅上背对着他们坐了一个人。
      
      宋妖看着这个人的背影,下意识觉得有一丝熟悉。
      
      镜头在此时定格,那人转动皮椅逐渐正对着他们,高级定制的西服上是一副极其英俊的容颜。他轻轻转动着手中的钢笔,浑身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贵气,眼尾自然上挑,像是造物神仔细地描了一笔。
      
      “你们好,我是《逃出生天》的策划人。”
      
      宋妖抬起头,和那人对视了一眼。
      她忍不住挑起嘴角,对方微微垂下眼睫。
      
      唐季礼,
      好久不见。
      
      

  • 作者有话要说:  唐季礼:我可终于有镜头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