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正午的阳光把地面晒得有些脆,空气中飘着因为堵车而摩擦出来的燥。
      
      宋妖骑着她那头粉色的小毛驴,红灯一歇就一脚油门到底,旁边的奥迪还没反应过来,原来位置上就已经只剩下一排幻影。
      
      奥迪车主鸣了个马后笛:“这破电瓶车,当自己开超跑呢?”
      
      从片场到女主演助理指定的咖啡厅横跨大半个城区,这家极有逼格的餐厅没有外卖,只能自取,甚至连进店时的着装都有着无形的要求——非正装请出门右转。
      
      于是豹纹外套牛仔裤的宋妖在门外蹲了半个小时,才取到了这份“咖啡不加糖,沙拉不放酱”的外卖。
      
      停下毛驴收起钥匙,宋妖吐下了嘴里的鸡骨头,嘴唇一片亮晶晶,唇角还残留着一些鸡肉渣。
      
      小手指勾着那精装打丝带儿的外卖盒,宋妖亮出工作证,一路走向白真真专属的化妆间。
      
      化妆间里的助理显然对她的速度表示不满,接过外卖盒后马上就瞥了一眼表,抱歉地看向那位坐在中间的女明星:“真真姐,剧组那边……”
      
      “不吃了。”
      
      作为出道五年的二线女星,白真真素来有“小玉女”之称,打扮一向清丽可人。可今天的妆容却明显大胆很多,金色眼影佐红唇,皮裙勾勒出苗条的身段,此刻她刚补完妆,正拿着眼线笔在眼尾点出一抹泪痣。
      
      啧,还挺性感的。
      宋妖放下外卖盒,靠在门框上欣赏美色,唇角微微勾起,似乎还带着一点惬意,仿佛丝毫不介意自己奔波近一个多小时的成果就这么被人嫌弃。
      
      宋妖的眼尾也有一颗泪痣,不过她这是天生的,而且不是黑色,是鲜红的,因这一点,本就精致的五官反而显得更加梦幻。
      
      她生得肤白腿长,穿衣风格也相当不羁,脖子上悬挂着一副红色耳机,脚上则搭了一双十孔的马丁靴,整个人往那儿一站,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这道风景线显然没有什么主动挪地的自觉,甚至还闭目戴上了耳机,准备点击蹦迪神曲。
      
      那个包装精美的外卖盒就静静沉默在化妆间的桌子上,似乎已经被遗忘。京城的十一月冷得刺骨,这位女明星倒是长了一架铁骨,就穿着那么一件吊带小皮裙,外套都不披就带着助理准备离开了。
      
      路过宋妖时微微停下了脚步:“宋小姐,我们走吧。”
      
      宋妖睁开眼,虹膜里是浓稠到快化出水的绿。
      她点点头:“走吧。”
      
      保姆车在外等待多时,随行的还有几位剧组的工作人员,《妖笼》的女主戏份本来于上上月就已杀青,可天有不测风云,政策说变就变,原本的女主结局不能过审,只能补拍。
      
      补拍这件事本来也在合同内,可是不巧的是……
      
      白真真转过头看向宋妖,语调温柔又尖锐:“徐正青除了让你来监视我之外,就没说点别的?”
      
      不巧的是,这位大明星最近正在与公司闹解约,而她的专属经纪人正是宋妖为数不多的朋友,也是她口中的徐正青。
      
      宋妖不知何时在嘴里悄悄放了一颗泡泡糖,在白真真出口前正好成功吹出一个坚持住三秒的泡泡,她摘下耳机,却依旧保持着大腿翘在二腿上的坐姿,给了白真真一个眼神。
      
      明明只是普通的一记眼神,却给了她一股莫名的压力。宋妖的眼睛乍看像是一团墨,实则却是一片浓稠的墨绿色,在昏暗的环境中隐隐发亮,像是某种兽类。
      
      她仍旧自顾自吹着泡泡糖,声音又撩又沙:“是说了一些废话,我挑着记了几句。”
      
      白真真:“说了什么?”
      
      宋妖选择性忽略了她那位友人声泪俱下抱着她的大腿求她多对白真真说说软话,务必要回心转意重返公司的画面。
      
      宋妖说:“他说,让你解约的时候记得把违约金付清。”
      
      白真真:“……”
      
      车内空调不知何时从制暖变成了制冷,还自带一股低气压。车轮飞速向前,车厢内则在宋妖那一句话落便开始了长久的沉默。
      
      宋妖越过白真真的侧脸看向窗外,车窗外是灰扑扑的树木和来往匆匆的人,以及飘散在空中的PM2.5们。
      
      好像自从一年前来到这座城市,入目的总是这些复制粘贴般的风景。
      
      汽车的速度很快,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地处城郊的影视拍摄基地。
      
      剧组的人早就等候多时,一众人员众星拱月般的来到保姆车前接驾,导演一张老脸笑出了花,张开双臂准备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真真啊,咱们可又见面啦。”
      
      白真真捂着胸口给导演短暂握了一个手,一改在车上冷漠的作风,一张小脸像是春风化冻,娇柔地弯了一下眉:“王导,又要麻烦您指导我这棵木头了。”
      
      白真真长得讨人喜欢,但是演技却是自入圈以来便饱受诟病,出道五年一直离不开观众的调侃,冰美人似乎真的把自己当成冰块了,表演时动作幅度稍微大一点就要把自己震碎了。
      
      不过王导的目光却没有在她身上逗留太久,导演炙热的视线越过她往后定住,嘴角动了动:“这位是……”
      
      猝不及防被盯上的宋妖挑了挑眉,这人看自己干嘛?
      
      王导嗜好美人,嗜好拍美人,猝不及防看见这么大号的美人,当下便忍不住捂住胸口,一双小眼睛饶是戴了眼镜也遮不住那两簇小火苗。
      
      王导看向白真真又看向宋妖,最后对着白真真礼貌询问道:“真真,这是你们公司的新人?”
      
      白真真:“……”
      白真真嘴角微僵:“不,她只是一个工作人员。”
      
      宋妖点头,对,她只是一个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啊,”王导露出可惜的表情,一步三回首地走向了片场,步调里不乏一阵叹息声。
      
      “这么漂亮,怎么就是个工作人员呢?”
      
      有着良好听力的宋妖:“……”
      
      需要补拍的内容不多,三五天就能结束,明天才开始投入拍摄。剧组包下了一层的酒店,女主角依旧是原来的房间,不过好在徐正青还有点良心,提前给剧组打了声招呼,给宋妖留了一间,不至于让她露宿街头。
      
      毕竟受人之托,她还要和那位处处看她不顺眼,恨不得打破人设对她翻白眼的女明星继续共事三天。
      
      酒店房间内,宋妖仰躺在床上开了视频通话,电话那头的经纪人先生肿着一双眼,本就是单眼皮的他此刻两眼像是塞了俩馒头,只剩下中间那条挤出来的缝。
      
      徐正青抽了抽鼻子:“妖妖,你和她说了吗?”
      
      宋妖一脸冷漠:“说什么?”
      
      “让她回心转意不要走啊,”徐正青凑近摄像头,宋妖的手机瞬时放大了他那张营养过剩的脸,“我明明对她那么好,什么资源我都给她,五年了…呜呜……”
      
      说到后面,竟然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宋妖感到一阵无语。
      如果不是因为眼前这个人从小就抱着她的大腿长到大,那么她一定会忍不住给他一个让世界恢复清醒的巴掌。
      
      “你清醒一点,老鼹。”
      她努力回忆着电视剧里闺蜜安慰病弱女主的台词,模仿着:“人…人变心了不能复生,你看开一点。”
      
      屏幕对面的鼹鼠精:“呜呜…五年了……”
      
      宋妖亮出两颗犬齿,“再哭老娘回去就吃了你。”
      
      果然,还是恶毒女配的剧本更适合她。
      
      鼹鼠精果断止泣,一抹眼泪,道:“妖怪保护法说了,妖与妖之间要爱好和平,相亲相爱,处好关系……”
      
      建国后都不让成精了,还保护法呢。
      宋妖咂了咂嘴,评价:“碎嘴子。”
      
      说完果断摁了挂断键,留下黑屏打了个照面,随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起,准备开门去迎接那复杂社会的人际关系。
      
      如果不是徐正青这一通电话提醒,她还真差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宋妖打开收件箱,最新一条短信里只躺着一个字。
      
      喵。
      宋妖看着那个字,沉默了。
      
      白真真助理不情不愿敲开宋妖的门的时候,她还在床上闭目安神。
      
      剧组为了白真真特地设了一个接风宴,助理别别扭扭地说出了白真真的邀请。
      言外之意,让她去给白真真挡酒。
      
      宋妖了然,然后光荣地会错了意。看来女主角的接风宴,她作为名义上的随行工作人员,怎么也要去报个到,混个脸熟。
      
      接风宴就在酒店内举行,宋妖到的时候,白真真已经提前坐在了主位上,旁边坐着《妖笼》的导演和几个投资商。
      
      她远远朝白真真点了点下巴,算是打了声招呼,随即两手一插兜,作势便要离开。
      
      人还没刚转了一个身,就被那位弥勒佛似的王导叫住了步子:“宋小姐是吧,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
      
      宋妖闭着眼都知道是谁告诉的王导她的名字,不过导演的面子好歹是要给一个,于是宋妖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回了头,朝王导笑了一下:“我一个编外人员,吃饭就不必了吧。”
      
      “真真的朋友就是咱们剧组的客人嘛,”王导说瞎话不打草稿,连白真真都忍不住露出一个无语的眼神。
      
      “而且唐季礼那小子还堵在路上,这顿饭肯定赶不上了,位子空着也是空着嘛。”
      
      “唐季礼要来?”
      “唐季礼不来?”
      
      两道声音先后发出,宋妖对唐季礼这个名字不陌生,白真真却显然比她更激动。
      
      白真真拧着眉头看向王导,重复着刚才的话:“唐老师今晚不来吗?”
      
      王导没想到今天冰美人不但改变了外在风格,内在性格都有些变化。
      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本来说好要一起吃个饭的,不过这不是正好赶上早晚峰,堵上了嘛……”
      
      “原来是这样啊……”白真真攥着筷子,虽然还勉强维持着笑容,表情明显黯淡了几分。
      
      宋妖的视线掠过白真真,心中那个问号此刻却填上了答案。
      
      原来如此啊。
      怪不得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补拍,还在寒冬腊月里穿着小皮裙。
      
      她还以为人类都不怕冷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