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生姜先生 ...

  •   
      楚宥重生回了自己还在A大念书的时候。
      
      刚刚发现这个事实给他带来的震惊如今已经所剩无几了,但绝处逢生的喜悦至今仍未消弭。
      
      犹记得在那个冰冷的雪夜,他独自一人躺在寂静的街道上,身上破开了个血洞,滚热的液体从身体里汩汩流淌出去有多无助。
      
      楚宥临死前脑海里也是走马灯乱晃,想了很多很多,不甘有,愤怒有,愧疚有,却唯独后悔没有。当初执意走上这条路,即便重来一次他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他喜欢演戏,想要进娱乐圈,想要拍很多很多戏,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然后站在顶峰的位置欣赏自己创造的影视王国。
      
      而且这一次他会走得格外谨慎,绝不会再给那些人机会,逼得他一错再错最终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以至于出了车祸都无人发觉。
      
      不过那辆车也来得太凑巧了……
      
      楚宥下意识攥紧了手里的托盘,他想起了彻底失去意识前隐约听到的女孩的呼喊……凄凉悲伤,绝望了到了极点。
      
      小婉……
      
      “啊————”
      
      酒吧里忽然响起了女人的尖叫声,DJ的音乐猛踩刹车似的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刺耳的酒瓶碎裂,人群的怒骂惨叫,还有棍棒破开空气的闷响。
      
      “散场了。都给老子滚回家。”一个男人从衣袖里抽出打棍,啪嗒一甩成了长棍,力道极其狠辣地砸烂一旁的唱片机,伴随着危险的语气,不容置疑地清着场子。
      
      经常在酒吧混的人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个情况,纷纷惊慌失措地抓起包,衣服,拉着同伴就逃命般地往外闪,乒乒乓乓地踢倒了一地酒瓶子。
      
      “小姐小心。”楚宥手臂一撑从吧台跳出来,扶起一个在推搡中跌倒的女生,护着她往后门指路,“走这边。”
      
      “谢谢谢谢。”女生也来不及多说,道了声谢就随着人流往外面挤,匆忙间回头看了楚宥一眼,楚宥敏锐的瞧见了她眸子里的惊恐和担忧。
      
      猛地回头,一个花瓶正砸到了他眼前,楚宥慌忙抬手去挡,花瓶磕在柜台上砸了个粉碎,正摔在一个黑衣大汉的脚下。在人流已经退了一大半的酒吧里格外惹人注目,不少拿着棍子的人的视线已经移向了吧台这里。
      
      楚宥心里慌张,想跟着人流赶紧离开却为时已晚,一黑衣大汉拎着棍子朝他这走过来,阴鸷的目光牢牢锁定了他。
      
      他索性抢先出招,抬脚准确地踢在男人的手腕上,把那吓人的棍子踹飞出去,然后毫不犹豫拔腿就跑。
      
      结果一偏头看到了蹲在吧台内侧面鬼鬼祟祟的调酒师。
      
      “?”
      
      “身手不错嘛!”调酒师对他竖起大拇指,用力一拍他的肩膀,“谢了兄弟,再帮我抗一下!感激不尽!”
      
      说完他便敏捷地翻身出柜子,两步就跑了没影。
      
      “追!”散布在酒吧四处的人怒喝,然后领头的一指楚宥,“这小子也抓住!”
      
      楚宥这才明白过来,特么这群倒霉家伙是冲调酒师来的!
      
      他只有周末才在酒吧打工,平时闹了些什么也不清楚,结果这下直接被打成了调酒师同伙,几个大汉笔直地冲着他来,凶神恶煞地要把他一并拿下。
      
      吕浩说他是“兴趣班”的水平,此话不然。
      
      重生以后尤其注意锻炼的楚宥在普通人里身手绝对算好的,然而就冲对方这砸场子的恶霸样,那显然不是普通人。
      
      楚宥一边躲避扔过来的酒瓶一边想法子往外跑,随手拽过大厅的圆桌堵到对方面前,结果鞋底在洒满啤酒的地板上一个打滑,踉跄了几步直接朝一旁的沙发上栽了过去。
      
      神奇的是沙发的黑暗处竟然还有一个人,面对这样喊打喊杀的场还能淡定地坐在那儿喝酒,楚宥慌忙闪避着跟上来的大汉,竟然直就滚进了这人怀里。
      
      “抱歉。”楚宥连忙撑着对方的身体起来,眼前忽然就是一黑,两个人举着棍子同时要落下,力道又快又猛。
      
      楚宥这会儿不能躲了,毕竟后面还有一个无辜的人,他双手抬起抱住脑袋想要硬抗,谁想身后这兄弟是个练家子,酒瓶瞬间甩飞出去,两只手飞快从他身侧抬起,准确擒拿住来人手腕,只听“喀嗒”一声——
      
      铁棍落地酒瓶碎裂,然后就见黑衣男人倒在地上凄厉地哀嚎,手腕早已经扭曲成了诡异的姿势。
      
      这突然的一出显然震慑住了其他要冲上来的大汉,甚至有人举着棍子,极其艰难地维持着姿势不敢再向下分毫,冷汗也唰唰下来了。
      
      楚宥这才意识到自己碰到一个更厉害的高手了,但是凭他在怀里这样折腾却一声不吭,而且手下按压到的肌肉格外结实有力,衣服的布料显然也是高级货……
      
      身后的人把手臂一收,自然地圈在了他的腰上,动作随意,却暗含着浓浓的保护意味。
      
      “瞎了狗眼的东西,你再动他试试?”
      
      他听到对方说。
      
      ……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知道您在这里,实在是对不住。”
      
      闹剧平息,酒吧被砸得乱七八糟,员工也不知道因为害怕跑去了哪儿,一时间环境又过于安静了些。
      
      沙发上的男人颇不耐地把点头哈腰的人撵走,朝楚宥偏过了头。
      
      楚宥原先站在不远处,这会儿则是自觉走到了他身边。对方隐没在黑暗里,明显是身高腿长好身材,但是穿着立领风衣,帽檐压得很低,完全遮住了脸,仅有的一点光线也只能看见对方锋利的下颚线。
      
      但是他见怪不怪了。
      
      “Ginger?”楚宥问。
      
      “嗯。”
      
      男人微微点头,声音谈不上多好听,但是低沉而温和,“有没有受伤?”
      
      “没有。”见那伙人陆续离开了,楚宥稍微松了口气,伸手扯开衬衫上属于侍者的黑色领带,“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楚宥在这个酒吧陆续打了快两年的工,这和上辈子不同,上辈子他只是偶然来做了几次零工就被娱乐公司给签下了。
      
      这在酒吧时间一长,突发状况楚宥就没少见,包括今天这种砸场子以前也有过个把次。但头一回被客人调戏的时候,他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他和这个人就是在那时候认识的。
      
      楚宥被一个醉汉堵在洗手间走廊进退不得,醉汉力气大又高壮,他一时半会根本挣不脱。正当他要下狠脚向对方最宝贝的地方踹,醉汉忽然被人拖着领子用力拽开,像死狗一样拖去了卫生间,半点挣扎不得。
      
      等他再次回过神,这人已经被脑袋摁在马桶里强迫喝了不少水了。
      
      帮了他的人身形高大,戴着帽子,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脸。
      
      “你不适合在这种地方打工。”
      
      对方走到他面前,平静地抛下了这样一句话。
      
      “谢谢。”楚宥那时候有点发愣,回答完全是下意识,“但是我需要这份工作。”
      
      对方没说话,在他身前停留片刻就离开了。
      
      第二次男人为他打破了几个人的脑袋。
      
      那回他被几个公子哥起哄拖着往包厢里拽,男人又适时出现帮他解了围。虽然解围的手段很凶残,是直接攥着别人头发把脑袋往墙壁上砸……
      
      “谢……谢……”
      
      楚宥当时心底发怵,虽然看不清对方的眼睛,但是清楚地知道对方正在打量自己。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今天和之前都非常感谢您,我想请您喝杯酒,可以吗?”
      
      男人接过他递过来的鸡尾酒一饮而尽,沉默片刻后问了句,“你只有周末在这?”
      
      “……对。”
      
      “好。”男人把杯子递回了他手中。
      
      之后大大小小的解围伴随着酒吧的工作,楚宥一开始对他的顾虑也因为对方的沉默无求逐渐消失,所以当对方提出交换联系方式,他没怎么犹豫就拿出手机和他互留了电话,顺便加了威信好友。
      
      “企鹅也加一下。”男人慢慢喝着楚宥给他点的鸡尾酒补充说。
      
      看着对方可爱的Q版生姜头像,和配套的叫做“Ginger”的网名,楚宥有些难以和眼前这个打扮得活像要去演黑客帝国的男人联系起来。
      
      “我以后喊您Ginger?”他问。
      
      “可以”。男人颔首,伸出手指了指自己,“你。”
      
      “你好Ginger。”楚宥从善如流。
      
      后来两人通过聊天软件逐渐开始了交流。
      
      双方有意识主动维持热度,他们的聊天也进行得相当顺利。楚宥挺满意自己能获得一个投机的朋友,因为这并不容易。他毕竟是重生的,看周围的同学多少会觉得是心智未开的小孩,难得这位“生姜”同学听声音也算年轻,却与他十分聊的来,而且总能神兵天降帮他在酒吧处理一些棘手的麻烦,让他在酒吧安稳工作这么久。
      
      ……
      
      楚宥走进吧台,从完好无损的酒瓶里挑了三种酒分别装杯,搭了一个杯塔。黑灯倏然点火,火焰星星点点在他莹白的指尖闪烁,修长的双手快速旋转酒杯,冰激凌甜酒从吧勺旋转而下,与可可甜酒,黑加仑酒融合得天衣无缝,火焰熄灭。
      
      他将这杯蓝紫色渐变的鸡尾酒递到了对方眼前。
      
      “尝尝。”他说。
      
      对方接了过来,缓缓抿了一口。
      
      “我今天才知道你会这个?”
      
      “只会一种,而且观摩练习了很久才成功,调酒对我来说太难了。”楚宥说,“你觉得如何?”
      
      “很棒。”对方将酒杯举起,在迷离的灯光下细细打量,“你应该很适合搞艺术。”
      
      “是吗?”听到这话,楚宥不由笑了声,陪对方静静坐了一会儿后,他低头看了眼手机。
      
      “不出意外,这个星期结束后我会辞掉这里的工作。”
      
      原本他来酒吧打工就是为了等人,具体日期他记不清楚,但是大概就在这两天。
      
      楚宥以为早点来就有可能提前遇上对方,可惜看起来是失败了,如果今明两天再遇不上,他就会考虑去娱乐公司毛遂自荐。
      
      “嗯。早该走了。”男人语气平淡,并无不舍之意,“你太招人惦记,不适合在这种地方抛头露面。”
      
      “……”楚宥默了默,看着对方仅仅露出小半的侧脸,略迟疑道:“我能问个问题么?”
      
      男人举了举杯子示意他说。
      
      “你为什么会帮我,还帮了这么多次?我确定我们以前从未见过。”
      
      男人每次出现的及时就像他的私人保镖一样,却从未表露出任何不良企图,连网聊时候也不会。对此楚宥疑惑了很久。
      
      楚宥一直觉得受人恩惠还硬要追根究底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为,奈何他就要离开这家酒吧了,实在忍不住想当面把疑惑弄清楚。
      
      酒吧里安静了片刻。
      
      “这个问题……”男人顿了顿,说:“你应该早点问。”
      
      “嗯?”
      
      “最开始兴许还有答案,现在我只能告诉你……”喝净杯子里最后一滴酒,他把酒杯搁在桌面上,语气染上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因为养成了习惯,所以就一直帮了。”
      
      ……
      
      走出酒吧,寒风迎面吹来,楚宥随即冻得打了个寒战。
      
      来的时候还是晴天,没想到夜里竟然飘起了雪花,柳絮一样轻轻柔柔地落下来,还挺美的。
      
      就是太冷了些。
      
      “你好,请问可否耽误一下你的时间?”
      
      发呆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温和男声,不轻不重,却像雨夜惊雷一般钻进他的耳朵。楚宥身子一僵,猛地转过身看向那人。
      
      郑旭站在路灯下望着他,儒雅俊朗面庞带着笑意,缓缓对他伸出手,递上了一张纸片:
      
      “楚先生是吗?你好,我是M.x娱乐公司的经纪人郑旭。有些事情想要和楚先生谈一谈,请问你现在方便吗?”
      
      楚宥垂下目光去看他指间无比熟悉的名片,缓缓地,缓缓地自胸肺中吐出一口白蒙蒙的雾气。
      
      ……总算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猜猜姜肆什么身份?
    (反正是很玛丽苏的身份,不过不会点明hhh)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