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7、第 287 章 ...

  •   叶飘飘已经对夏紫薇事件失去了兴趣,他对世界是怎么套模板的套路都懒得听了,实际上现在慕寒所遇到的事情目前更加吸引他。
      
      叶飘飘觉得他现在要遭,或者说他现在的这个人格要遭啊!叶飘飘这个人格一开始就是仿照了原著那篇宅斗文塑造出来的损人不利己女配形象,渴望别人的灾难和倒霉本来就是人格中的一部分。
      
      当然在和叶子凉的主人格塑造的过程中不由自主的受到了某种奇妙的的变化,这点从叶飘飘可以宅在歌舞坊那个一亩三分地上,没有主动参与进剧情,选择维护原本女主的爽值就可以看出来。
      
      歌舞坊这个地方,更加适合叶飘飘的人格相性。比起主动制造人为的灾难,在歌舞坊这块地方反而更加能够感受到人类的复杂性呢。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在鱼龙混杂之地,叶飘飘能够更加愉悦的观看灾难。
      
      实际上在叶子凉的过多人格中,叶飘飘不是唯一的愉悦犯,但是确实是破坏力最两极分化的一位。
      
      比如“她”可以因为高兴,就轻飘飘的不在制造“让人开心的事情”,但是也同样因为不高兴,就“制造一些高兴的事情”。
      
      所幸在歌舞坊这块地方灾难实在是很多,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穷人所要遭受的磨难可比起富人多得多,而富人因为没有权利又要遭受权势的剥削,看起来高高在上不染下尘的世家也会因为军队的威慑而选择低头,然后在乱世里纵武的野心家们每天也都在为了那个求而不得的位置想尽办法奋斗。
      
      叶飘飘在不起眼的位置看过太多的“美好”,或者说是他人眼中的灾难。
      
      明明一年前便倚着打开门窗见过的母女,枯黄肌肤的干瘦女孩好奇地看着开窗的美丽女子,而母亲却拉了一把女儿,厌恶对着女儿唾骂着歌舞坊下九流的身份。女孩懵懂,却在一年后因为家里的贫穷被母亲卖进了这块地方。母亲哭着让女儿原谅她,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过了三年还是几年,那位母亲带着儿子经过,却在遇上女儿的时候唾弃不已。
      
      高高在上的世家会因为乱世中差错导致军队将灾,叶飘飘也曾经见过宁死不屈,抱着最后一份尊严而拒绝成为歌姬或者舞姬的女孩儿,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人,永远比想象中的复杂。
      
      要么真的死亡,要么屈服,或者进入更深的地狱,比如——青楼。
      
      在歌舞坊啊,这样的经历真的是司空见惯,所以叶飘飘总会在白天打开窗户,然后静静地看着凡尘的烟火和悲欢离合。
      
      在朝不保夕的乱世,那怕函叶城那些高位上的人有着平静和安宁,然而底下的平民却是感受不到这份安宁的。每天,都有人死亡,或者被卖。
      
      叶飘飘见过许多这样的存在,甚至掺和过一些很有趣的事情,虽然对于那位当事人来讲,叶飘飘的掺和并不是非常的有趣。
      
      忽然之间就想起了曾经的事情呢……叶飘飘有些出神,但又不得不正视目前的问题。
      
      唔,其实叶飘飘也没有想到会这么有缘。
      
      在慕寒的控诉信上达之后,朝廷方面很快就做好了安抚措施,虽然下令的人非常荒谬的不死皇帝。
      
      朝廷选择派出了一名郡主前来和亲,用叶飘飘的话来讲的话,就是……这个妹妹我认识。
      
      都说了世道很乱,虽然这回叶子凉再次上线叶飘飘人格没多久就被函叶城认了回去,然后又嫁人,在灵望惜的高强度掌控之下,硬是在乱世中还能岁月静好每天无聊。
      
      曾经主动脱离剧情一直稳稳的宅在歌舞坊的叶飘飘,见过这位郡主,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吧,这位郡主因为父母所在的城池破了,本身不得不跟着父母留下来的势力逃难。
      
      幸运的是,这位郡主和皇帝沾亲带故,每年还能回去刷一波皇帝好感,那时候皇权也没有旁落,于是在郡主失踪皇家也是有发布寻找的。
      
      这样的话,在朝廷势力范围内,郡主一定会被找到,但如果落入反叛起义势力手里……呵呵。
      
      显然那位郡主也被皇兄疑似背刺的举动伤害的不清,总之最后只有郡主一个,顶了贴身丫鬟的身份成功的……被卖到了歌舞坊,也是逃过一劫。
      
      不过没分配到叶飘飘手里,而是那时风头正盛但是私底下脾气恶劣的歌姬那儿,这位郡主被歌姬调过去就是不久前的丫鬟不中用,可想而知这位郡主的日子会怎么样了。
      
      娱乐叶飘飘挺久的,享受和聆听他人的痛苦,对于叶飘飘来说就好像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的毒品。“她”知道对于其他人格来说,本身存在问题和缺陷,但是叶飘飘就没选择改。
      
      就像是驳论,究竟是杀人犯更加可恶,还是给杀人犯递刀子的人更加可怕?究竟是面对迫害主动出击正确,还是冷眼旁观自保?
      
      对于叶飘飘来说甚至都不需要选择,正如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享受他人悲惨的叶飘飘极为清楚,比起那些正义包容有责任感的人格,“她”是属于混乱·恶的阵营。
      
      没出去搞事情都算的上是主人格和其他人格的引导有加了,然而先在叶飘飘想要搞事情。
      
      是谁提议把这位晴郡主送过来的?!他这是要收集所有还珠人物的节奏吗?而且这位晴儿别看前期正常,那遇上“蓦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的真命天子真的是分分钟叉烧啊!
      
      啧,叶飘飘想起来,那个歌姬最后被晴儿背刺也不是没有道理的……那时候他还在想着对方取得名字天分不咋样,那里想得到居然还就真是还珠晴儿。
      
      要是有人物卡牌,这位的天赋不会是背刺吧?不过这位晴郡主没事情跑过来他眼前晃荡作甚?要完成朝廷的和亲任务不是应该慕寒那里晃荡吗?
      
      很显然,叶飘飘还是没能转过思维,忘记了慕寒的声望在这些世家贵女之间流传的有多么吓人了,尤其是晴儿还照面过慕寒的。
      
      在死亡的威胁下,脑子还没有成功坏掉的晴儿,显然不可能作死,不但不会作死,能够当机立断顶替丫鬟身份,并且做得不错甚至在鱼龙混杂的地方镇定下来观察周围,甚至在失去父母这样的靠山还能得到皇帝的怜惜的郡主,显然双商在线。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叶飘飘才发现……她吸晴儿的负面情绪吸得太高兴,都忘记了,咳。
      
      晴郡主显然谈话技巧不错,委婉又含蓄的表达了不是慕将军的不好,但她不愿意做小并且虽然父母早逝但是早年间的父母一直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她本人也不愿意破坏恩爱的慕将军和慕夫人,请求慕夫人在慕家的青年才俊里找一个把她嫁了。
      
      嫁了?!叶飘飘明显感觉到晴儿在这一段的时候,是最真心实意,而且饱含期待的……说说起来就算皇室旁落,你一个郡主也不愁嫁吧?
      
      对哦,为什么在一个十五岁基本上就可以嫁人的乱世,这位晴郡主居然和他一样也是十八还是“大龄剩女”?要知道当时叶飘飘遇见的夏雨荷、陈知画、白吟霜、慕梁、紫薇这些本该待字闺中的闺秀都是十五开头的。
      
      终于发现有哪里不太对劲的叶飘飘缓过来了,嗯,她忽然想听听这位晴郡主的悲惨故事。
      
      都已经微微达到“恨嫁”程度的晴郡主,显然不像是故意不嫁人的样子嘛。
      
      套用一句话的话,叶飘飘就是无时无刻不处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
      
      这种神奇的状态,只不过叶飘飘属于同理心坏掉的那种。
      
      虽然不至于主动出手,但是显然不会同情悲惨,反倒是更加遭人恨的,“就是和我没关系,所以你越惨,我越高兴”,“只要和我无关的悲剧,我都可以看着并且乐一乐”,“不好意思我不是针对你,只是我就喜欢看属于别人的悲剧”。
      
      众生皆苦,只观止管。白云苍狗,不料世事。
      
      相当的消极,但叶飘飘却不厌世,而且诡异的GET到在乱世的快乐,如果叶飘飘人格在盛世太平的情况下,说不定会主动制造动乱。
      
      显然灵望惜是发现了什么,不然很难解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悲剧结合体出现在叶飘飘身边。
      
      说起来叶子凉也是相当的惊讶,明明换了个人格,但是灵望惜看起来接受良好的样子?讲真的,叶飘飘这个恶秩序阵营和灵望惜相处的个正义秩序阵营明明有很大差别吧!
      
      不,好像差别也不是很大,叶子凉后知后觉的想起,人族定义的正义对于灵族来说显然不一样,而且在站在妖族、魔族、鬼界的立场上,他或许才是“恶”。
      
      灵望惜只是善于将所有的风险都降到最低而已,但却无法动摇叶子凉的秩序观。
      
      就像不论是身为灵望惜的“凉哥”,还是慕寒的“叶飘飘”,灵望惜都可以成功取得好感,但却无法改变叶子凉的好恶。
      
      明显叶飘飘的“爱好”就如同凉哥的“正义”一样。
      
      所以叶飘飘对慕寒很有好感,但不会为此放弃“爱好”,所幸这个爱好杀伤力也不是很大,只是需要真实的悲惨加上本人的负面情绪辅佐加餐而已。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