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9、僧人 ...

  •   素草寺在城北一座低矮的山上,乘船横渡小秦淮就到了。
      
      山脚下盘桓至山顶有一条山道,雨砚沿着长长的山道,向山顶还亮着灯火的寺庙走去。
      
      明月高悬,晚间的素草寺极静。
      
      雨砚迈进寺门,转了两圈还未见一人。
      第三圈时,她终于瞧见一个穿红袈裟的僧人站在前殿。
      
      “请问……”
      她刚开口,那僧人收回供香的手,立时背过她往殿后走去。
      
      雨砚一瞬间脑海不知从何得知,隐隐知晓那后面——似乎还有个后堂。
      
      她跟着僧人转过前殿,进了殿后一条长长的甬道,出了甬道,就到了后堂。
      
      僧人拿出火折子吹亮了。
      他持着手中的一点幽火,在黑暗中向前走去,将香案上的许多灯盏一一点亮。
      
      后堂渐渐被照得宽敞又明亮,像是皇家奉天的宫殿一般广阔。
      正中央立着一尊金刚与一尊菩萨立像。
      
      雨砚向周围看去,墙壁上凿满了方方正正的洞,孔洞遍布后堂三面墙。
      
      里面供奉的,她仔细地瞧去,这每一个孔洞里——
      竟都摆着一个牌位!
      
      灯火照亮了漫天的牌位。
      
      雨砚看得呆住了,这素草寺后堂哪里是一般寺庙僧众休息的地方?
      
      这分明就是祠堂!
      
      雨砚走到墙角下,细看孔洞内的牌位,竟发现这些牌位供奉的人全都冠以萧姓!
      
      这是萧家的祠堂!
      
      “素草寺、素草,”雨砚念了两遍,恍然。
      
      “肃与草盖,即为萧。”
      
      雨砚转头去找领她进来的僧人,却见他站在金刚与菩萨立像前笼罩的一片光影中。
      
      一身红袈裟似乎被映成血光,低眉站在一片冰冷光亮之地,垂首看她。
      
      雨砚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张脸,仿若身在荒诞志怪的鬼神话本中。
      僧人的脸似幻非幻,似从万人脸中取来不一样的眉眼鼻组成了一张无法记住的脸。
      
      祂垂视着苏雨砚,目光时怒时悲,神态与身后神像一般无二。
      
      开口之音离她极远:
      
      “我萧氏一族善公输之术、刀兵利器淬炼之能,久居扬州从不出世。”
      
      “萧念,乃我萧氏之后,姿貌过人,少时逢乱世,与其妹萧凰衣相依为命。”
      
      “中土分合不息,萧念一反我萧家家规,横空出世,凭战功占地封将。”
      
      “北有秦州梅氏王廷,南有云南沐王府,中土殷氏小朝廷养有神将萧念,天下三分……”
      
      “萧念攻下秦州南北疆,欲包剿梅氏王廷,梅氏之主梅厉谦见大势已去,不愿折损将士性命,空手出城亲自降服于萧念。”
      
      “收服梅氏,殷淮大喜,设东厂以行监察之事,赠东厂令与萧念,封其为东厂督主。”
      
      “萧念与梅厉谦英雄相惜,两军一同南下攻下云南,云南沐王府归顺于陈氏朝廷。自此,中土殷氏小朝廷一统天下,取国号大荣。”
      
      “天下既定,萧梅两家定下婚事,约定儿孙辈有适龄子女便可成婚。”
      
      “梅厉谦将自家军法、剑法交于给萧念作为聘礼,萧念将其写进行军手札中,并戏称为《折梅戏集》,萧念一生未成婚,将其手札给妹妹萧凰衣添妆。”
      
      那嗓音倏尔变得急促而悲切:
      “萧念与梅厉谦请命驻军秦州,朝中有奸臣道萧梅两军以战养战,更有传闻说《折梅戏集》里暗藏萧家改朝换代之能。”
      
      一道苍老的女声悠悠传来,雨砚闻之几欲落泪。
      “兄长深知殷淮此人沉迷荣权,眼见不利于萧梅两家的传闻甚嚣尘上,他将东厂令一分为二,一半留给我,一半给了梅大哥,权作后人相认之信物。”
      
      “果然,立国五年殷淮翻脸无情,逼迫萧梅两军卸甲还朝。”
      
      “文昭太子上书陈情,力保我萧梅两家,却被其他皇子奸臣所害被囚于宫中,唯有太子妃梅家妹妹与其相伴。”
      
      “殷淮狗贼心机颇深,当初赐予兄长东厂督主一职,不过是便于殷淮将东厂番子插入萧梅两家军队内。”
      
      “多年来东厂番子暗中监视着萧梅两军一举一动,及时汇报给皇帝老儿。”
      
      “我们中计了,东厂番子潜伏军中故意引发哗变,殷淮据此给我们扣上叛军之罪派大军来剿,兄长和梅大哥一时未查被追至琢川,逼坠悬崖。”
      
      “秦州无主,北境大乱了。”
      
      “又过五年,圣武十年,太子太子妃被害身亡,梅家妹妹死前托付我照顾她刚出世的孩子。”
      
      “皇长孙刚出生就被种了蛊,从京里千里迢迢送来秦州,我寻遍数人,却只有我的归儿能与那雌蛊相合……”
      
      雨砚耳边的声音倏尔全都消失了。
      
      僧人垂首看她,声音平稳又安宁:“萧氏族人千年长眠于寺庙后山的祖坟,吾乃族人千万魂魄凝成的祀灵。”
      
      雨砚怔怔地看着祂,听祂道:“汝前世未得善终,那孩子将汝用经幡裹着从京城带来扬州,来求寺内神佛,愿以命换命。”
      
      “萧家主魂魄至今零落在扬州之外,吾力量微薄,那孩子为梅氏血脉,自愿剥去三分魂魄寄身寺内,为萧梅两位家主祭祀。”
      
      “前尘往事装入两位家主心血所成之书卷——《折梅戏集》中,乾坤倒转,一世重来。”
      
      祂静静的看了雨砚片刻,“你去见见他吧。”
      
      雨砚走出后堂,呆立许久才勉强接受世间真有神怪之事。
      前世未得善终……
      她一时恍惚,想起自己曾经的梦魇。
      
      雨砚顺着祀灵指引的路向寺庙后山走去。
      
      此时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她身后寺庙柱子上全雕满了诸天神佛的小像,彩绘勾画,形态神态各异,仿若能从蜡木中扑出。
      而她面前的屋子,却是一间简朴的茅草屋,院子一周围着的篱笆不知多少年了,脱落不少。
      
      门大敞着。
      雨砚走进屋子,一股清苦的味道扑面而来。
      
      她一眼便看到立在窗前书桌后的身影。
      
      是一个僧人,高瘦挺拔,月白的僧袍袖口处点了一抹天青。
      
      他面朝雨砚,却低着头,在抄经。
      
      雨砚这会察觉到空气中的清苦药味里,还蕴着一股熟悉的花香——
      
      合欢花香。
      
      熟悉的让她心安却又皱起眉。
      
      她向前又走了一步,僧人听到动静抬起头。
      
      雨砚的目光落在他脸上,看到那双眼眸,一时怔愣了。
      
      那双眸子原本是半垂着,却在看到她的瞬间微微瞠大。
      像是隔了数年悠长岁月,跨过不计其数的险峻危岭,终于看到朝思暮想的人。
      
      雨砚也在看他。
      她一时恍惚了。
      
      眼前的僧人眉目间像极了一个人,然而却不似现在的那人,似是多年后的他。
      
      雨砚似乎看到那人数年后的样子,消瘦但身姿欣长,成熟男子的脸轮廓分明,棱角刚毅英挺。
      
      不,也不尽然。
      
      僧人多年受持佛经,他以往的暴戾狠绝与凌厉阴郁皆被掩藏了,眉目显露出完全不同的隽秀清雅。
      但依旧掩饰不住长久以来凌驾于千万人之上的,骨子里与生俱来的贵气和从容。
      
      雨砚意识到这点便觉着自己的想法可笑了。
      怎会是他?不一样的。
      况且,那人如今在雨化阁好好的。
      
      僧人有些惶然无措地搁下笔,手指微抖,依旧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他定在当场,看了她许久。
      
      过了会,他终于动了,绕过书桌,慢慢地走到她三步开外,停下。
      
      他语调难以平复,嗓音暗哑,略微颤着,“……你先坐。”
      
      他指了一旁的炕,上面摆着一张炕桌,干净整洁。
      
      雨砚看到感到好奇,南方并没有炕这种卧具,她感兴趣地坐在上面。
      
      很快僧人捧了一杯香片过来,放在她面前的炕桌上,顿了顿道:“有些烫,你慢慢喝。”
      
      雨砚看到青瓷盏内漂浮着一朵合欢花,浸了水,越发鲜红。
      “……谢谢。”
      
      她尝了一口,里面加了蜜,格外香甜。
      
      僧人坐在炕桌另一边,还在盯着自己看,一瞬不瞬的。
      柔和的目光下之下暗含着僧人自身带有的锐利气息,让她无所适从。
      
      如此并坐在炕上,离得近了。
      她暗中偷瞥了一眼,看到了他眼尾的那颗朱砂痣。
      
      她心中一凛,再仔细观察他。
      这才发现他脸色唇色皆苍白,眼尾小痣嫣红竟是他脸上唯一的血色。
      
      僧人给她的茶盏添水,抬手执壶间姿态优雅,若是换个人便不会有如此味道。
      然而他眼窝深陷,面色清白,即便眉目清俊依旧难掩风霜。
      
      雨砚想起祀灵的话,握了握手里的茶盏,问他:“你到底是谁?……剥去魂魄是什么意思?”
      
      僧人看着她,看了许久。
      
      雨砚以为他要流出泪时。
      
      他淡淡笑了一下,“知你这些年过得很好,一切足矣。”
      我盼你不再想起过往,却不甘你全都忘记。
      他想,如今还能见你,那点不甘也算不得什么了。
      
      此刻屋外“轰隆”一声惊雷。
      
      她心顿时揪起来,看向窗外,再回首面前的僧人不见了。
      
      同时天外一道光华横跨天际。
      
      雨砚心中突突直响。
      这便是了!
      是她五年前翻开《折梅戏集》时的天象,她想起来了。
      
      五年前祖母过世,她去她爹的书房,从地砖下拿出这部书卷。
      
      她当年翻开书卷,发现书卷中夹着一枚青色玉佩。
      
      书中记载着自己的前世,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苏家的灭顶之灾,苏照归蛊毒发作惨死秦州。
      她刚看完,书卷上的内容就变了,仿佛方才是她眼花一般,书页上的内容变成了兵法奇巧之术。
      
      她合起书,窗外那道光华白隙的虚空中伸出一只白皙的大手,宽大的僧衣袖袍荡在空中。
      
      五年前一如此刻。
      那只手从虚空中探出,温热的掌心牢牢握住雨砚的手腕,又一次将她从那道时空夹缝中带到秦州北疆。
      
      *
      
      驻守秦州的兵将自萧家梅家这代老将之后,再无接替,朝廷的新军抵挡不住北方外敌。
      数十年了,秦州北疆无数村镇被外敌入侵,数千百姓死于战火。
      
      雨砚在北疆呆了两个月了。
      这日她与萧黎约好要端了一个山匪窝子——赤峰寨。
      
      她提前藏身在山匪窝外一个土坡树林里。
      她蹲在老树枝杈里,睡了一觉,被土坡下的山寨里的吵闹声扰醒。
      
      “哪来的毛头小子!还想偷偷潜入我们赤峰寨?”
      “我见过他,昨日差点就抓到他了,没想到今日又来了!”
      ……
      
      她将挡在眼前的树枝往下压,看到一群凶神恶煞的土匪围着一个被撂翻在地的渺小身影。

  • 作者有话要说:  见面了!!!
    小雨儿见前世梅儿:“你是谁?”
    见今生梅儿——美救英雄,姿势要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