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相救 ...

  •   雨砚刚打定主意,准备钻回墙外远离是非之地,却瞧见对面护卫围住的圈豁然开了个口子,有个人走了出来,在离她三步远的地方站定了。
      
      雨砚定睛一瞧,是个着青衫素服的俊雅少年。
      身形消瘦,身姿欣挺,隽雅的五官笼着一层清霜烟雨,瞧不真切。
      
      原来这些护卫保护的竟是这样一个少年,她心想,仿佛山峦黛色,雨后云烟。
      
      少年向着自己这边施了一揖:
      “在下从秦州来,到扬州寻亲的,刚进城便有贼人觊觎在下所带家财,被逼迫至此处,方才下人多有冒犯,还请阁下见谅。”
      说完又敛袖一揖,直起身时眼眸轻抬,那目光仿佛隔着云山雾海看了过来。
      
      秦州......
      对于她而言,是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雨砚隔衣摩挲了下左肩微痒的伤疤,咂摸了几下,目光又扫向那少年。
      
      忽然觉着他的眼神像是透过自己在寻着别的什么。
      
      月色下少年一身青衫磊落,瞧着倒很是顺眼,雨砚缓了声搭腔:
      “唉,真是不凑巧,我们只是抄个近道,没成想竟遇到这等事,你是从秦州来的?不知你来扬州寻亲是寻哪户人家?”
      
      她一面与少年攀谈,一面留神着身后苏家护院已全数进来巷中,心中顿时有了底气,边聊边打起了哈欠,折腾到半夜确实有些乏了。
      
      “我来扬州找的是......”梅静臣忽然抬眸看着她,轻声道,“苏总商,苏之耀。”
      
      “咳、咳!”雨砚哈欠打到一半就呛住了,她顾不得别的,边咳边提着灯笼三两步走到少年跟前。
      
      梅静臣说完垂下眼眸,瞧见一双丝履走近了,小巧玲珑,像是一双女子的脚。
      丝履停在自己面前。
      
      她抬起手,托着灯笼杆举得更高些,衣袖间蕴着的甜腻合欢花香如同她这个人,一股劲儿扎到梅静臣心里。
      他的心暗自舒展开,眉眼少了几分雾气。
      
      “你确定你找的是我……呃,苏总商?”
      少年只比她略高一些,雨砚凑到他眼前,挑着眉,眸光不转地审视他。
      
      “正是。”
      
      月华如练,他白净的脸上眉目如画。
      
      眼眸半阖,月色歇在他纤长的睫毛上,在眼梢牵出三分清霜,似是不染凡尘的谪仙人。
      倒是他右眼睑下,一颗针扎似的朱砂痣在眼尾点上绚烂的桃花色,压倒了三分萧瑟,终是染了人间烟火。
      
      雨砚瞅了半天也没看出他的长相与自己有相似的地方,轻声道:“你从秦州来,可识得一个人。”
      
      她的目光却不错分毫地盯着他,问:
      
      “你可听说过......苏照归?”
      
      长巷中,远处瑟瑟风声惊起铜铃阵阵。
      
      他抬眸看了过去。
      夜色深沉,重重光影都溶在他眼眸敛合之间,眸深似海。
      
      “听过。”
      
      许多年后,雨砚才明白,无论宦海浮沉也好,前世今生变迁也罢,这世间却总有一人越过山海,颠倒乾坤,只为执着那早已断开的缘分,却是她如何都无法绕开的。
      
      八字胡被梅静臣的护卫挡住看不到巷子尽头的情形,这半晌听了个大概,那头似乎来了两三个过路人,不足为虑。
      当下桀桀一笑,喝声道:“无论是谁,今夜都给我把命留在这里!对面新来的,要怪就怪自己运道不好,要给这小兔崽子陪葬!”说完就率部下与梅静臣的侍卫缠斗在一处。
      
      雨砚听得少年的回答,刚准备再问他,便被那贼人大呼小叫地打断了。
      她扬了扬眉,扬州城内竟有如此猖狂的蟊贼?
      
      梅静臣看向雨砚,只见她站直了身子往远处一张望,嗤笑一声,语调清浅:“且放宽心,他自己找死呢。”身影一晃,越过自己朝后面走去。
      
      苏家护院们立时将她围住,随她向前走。
      
      曹元宝凑到护院围成的人墙中,扒出个缝儿在那张望。
      
      月光将一切都照的清亮。
      
      曹元宝打眼一瞧,惊在当场:“怎么是你?!”
      急忙扭头喊道:“阿砚哥快过来,是刘家的护院!”
      
      阿砚。
      梅静臣在唇齿间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没有出声,同他在心中默念过的千万遍一般。
      
      八字胡循声一瞧,认出了打遍扬州的苏家护院,顿时一抖。
      
      雨砚瞅了几眼领头那人脸上的八字胡,在脑海里翻了半天也没想起一星半点,问:“你不会认错了吧?”
      
      曹元宝激动地抖着手指着八字胡,肯定道:“刘家在我家引岸背地捣鬼,这十多天我每日跟我爹去刘家对账,他家的每个护院我都认得,绝对错不了。”
      
      这事苏雨砚是知道的。
      引岸是盐商立足之本,各家只在自家引岸行销。
      刘家不仅侵占曹家引岸,手还往苏家伸。
      
      少年的护卫所持刀刃在月光下紫光溢流,紫金刀光在她眼前闪过。
      雨砚心里突地一跳,眯起眼瞧他们手中的刀。
      倒很像她爹书房内悬着的那把刀。
      雨砚好不容易从千头万绪中巴拉出一个线头,心下顿时有了计较。
      
      八字胡暗道晦气,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只好让手下人停下,向苏雨砚一拱手,谄道:“原来是苏少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苏少爷,还请您别放在心上。”
      
      “什么什么?什么苏?”雨砚聋了似的掏着耳朵,睨了八字胡一眼。
      
      八字胡讪讪咳了一声,提高嗓门,“小的是刘总商家的护院,此番是为主人家办事。这事和苏家不沾边,还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予小人一个方便。”
      
      “他聒噪什么呢!”雨砚扭头问曹元宝。
      
      “真是大水冲了——”八字胡干巴巴地强笑着再接再厉。
      
      “我跟你们不归一个龙王管。”她耳朵瞬间又能听见了,利落地打断他,浑不在意道。
      
      夜色越浓,雨砚估摸着再耽搁下去回家怕不是要被爹打死。
      她咳了声,站直了身子,换了个肃然的语气呵斥:
      “招子都给我放亮些!这儿,是我北延帮的地界!你们宁南堂想爬也不瞅瞅自己的斤两,给老子滚回去!”
      
      卫鞘半张着嘴,一脸惛懵地看着苏雨砚,好半天才把目光收回来,咽了口唾沫:“公子,这什么人啊?咱们不会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吧。”
      回头一看又愣了:“公子,您这是......笑了吗?”
      
      幽柔的合欢香缠绕在梅静臣周遭,只往他鼻腔里钻。
      梅静臣似乎真的觉着她的话很好笑,肩膀微颤,嘴角的笑冲淡了面上清冷萧索之意,眉目轻抬一时竟有些耀眼。
      
      八字胡卡了壳,这小阎王漫天瞎扯看来是送不走了。
      他从秦州一路追杀至此,那熊千户联合沿途州县的锦衣卫通缉他,他到了扬州刘家扮了十多天护院探查城内情形,奔波数月,如今却眼睁睁要被截胡。
      他想了个来回,心一横:“都给老子上!把这些人的脑袋通通带回去!”
      
      “反了天了!”雨砚袖子撸到一半,顿了一瞬,转头招呼护院冲上去,“给本少爷狠狠地揍!”
      带脑袋回去?她竟不知如今刘家行事已张狂到如此地步。
      
      苏家护院们听令便聚拢在一起,各成阵势。八字胡带人冲了上来,刀刀都要夺命。
      
      曹元宝看得目瞪口呆:“赫了得!下这么狠的手,这刘家是要造反?”
      
      卫鞘转身打落一支流矢,余光瞥见一支暗箭朝梅静臣飞去,正要挥刀打去。
      
      “铛——”
      暗箭被一枚柳叶飞刀打落。
      
      雨砚从扇柄中掷出一枚飞刀,一击回力震得她胳膊发麻,低头按揉两下,再抬头却见一袭青衫已行至自己眼前。
      
      少年一手紧攥住自己的手腕,手指微颤。
      他的目光从她手中的碧玉折扇挪到自己脸上,抬起眼眸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他内眼角尖锐内勾,蹙眉时,长眉与眼眸距离稍近,更显得瞳孔聚神凝光。
      这样的眼睛似是在说话。
      
      他们离得这样近。
      
      近到雨砚发现他眼瞳深处蕴着一抹青绿,如一汪碧湖,映着她的身影。
      
      她的目光往下一挪,竟见他唇角刹那间颤抖了一下。
      
      雨砚有些不明白,摸了摸下巴一琢磨,大抵是感恩戴德自己救了他一命?
      她心中不免有点得意,摆了摆手,满不在意道:“咳,不必言谢。”
      
      她的呼吸落在他的领口里,他的瞳中映着她,失神般呆怔了好一会儿,眸光渐渐暗淡了,松开了手,垂下了眼。
      
      她微怔,看他神情,像是有几分......伤情?
      
      她迷惑不解也不多想,手搭上他的肩膀,瘦的能摸到骨骼,“啧啧”感叹一声,道:“刀剑无眼,别站这么前面。”
      又手欠地扯了他的胳膊往后带,少年垂下眼,顺从的跟着她走。
      
      “哎、哎哎?”卫鞘呆滞地看着,公子就这么乖顺地被那花枝招展的小子带进苏家的保护圈。
      
      *
      
      苏家护院们威风赫赫,手中狼牙铁棒内有机关,射出的银针转瞬没入对方皮肉中,麻痹身体不能动弹。
      
      而八字胡这边全是死士,只会近身暗杀之法。八字胡分明看见对方竟是在排兵布阵!抵挡不住一时之间只有节节败退的份儿。
      
      ……
      刀剑声渐歇。
      苏家护院们将死士全数摁在地上。
      
      阁楼里。
      “这是......”熊槐山看着窗外恍然入定,他似乎在哪见过这样的兵阵。
      
      总旗唤熊槐山:“大人,咱们快走吧,公子有事会联系咱们的。”见他仍旧一脸怔愣,又道:“等扬州城锦衣卫一到,封街锁巷,咱们可就走不了了。”
      
      熊槐山闻言恍然转醒,忙点着头道:“走、走,都快着点,将地上的尸首一并拖走。”
      
      *
      
      雨砚望着巷子尽头,听得巷口传来一阵细碎的马蹄声,急促但没有一丝凌乱的杂音。
      
      “你娘舅来了。”
      她对曹元宝道,话音一落,一列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们便出现在了视线里。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