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断骨(四) ...

  •   我将精兵停驻在边境,带领部分随从和护卫进入邻国宫廷,不得不说这个举动着实危险,若是邻国这位君王真要动什么别的心思,我猜测我的军队把我救出来的可能性不太高。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就会失去一个暴|政君王了。
      
      顺利进宫后,不多时我便见到了邻国的君王,这位以雷霆之势踏破我国边关,夺取我十六座城的王,即便是在自己的宫廷中,依然身披重甲、头戴钢盔将自己严严实实封藏起来,甚至不露出一丝一毫让外人窥见。
      
      同为君王,我们都没有向对方行礼,只是平等会面后,邻国君王微微点头,吩咐人安排我们落脚,并且邀请我参加晚上的招待宴会。
      
      这里的宫人带我四下转了转,我察觉到一种完全不同于我自己宫廷中的轻松氛围,看来这位邻国君主除了有将自己包藏起来不见人的特殊癖好之外,似乎并不像我对周围人那么苛责。
      
      到处都是欢声笑语,每个人都是轻松从我面前过去笑着行礼,大家彼此之间都相互熟知,亲如家人一般。
      
      我忽然有些羡慕,我的宫廷又清寂又冷,在那里十分孤独。
      
      为我安排的住处外有一大片种了莲花的水池,层层叠翠几乎铺满整个水面,生机勃勃令人耳目一新。我趴在窗边看了一会儿水池,不知不觉太阳西落,便想起要去参加宴会。
      
      宴会早已安排妥当,我与邻国君主并排入座,我座下依次是陪同使节大臣身后是随从侍卫,另一侧则是这个国家的大臣们。
      
      中间空出宽敞场地,歌姬舞女载歌载舞,明晃晃灯火下觥筹交错,大家都在轻轻松松说话喝酒,就连一路上心情不太好的使节大臣都受到此等氛围感染,不由得多喝几杯。
      
      邻国君主依然是全副武装,即便白日从宫人处打探得知“王貌有异,不得已遮蔽之”,但我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或许人都是这般,对于某种被刻意藏起来的事物将抱有极大的兴致,那种对隐秘的探求之心会让人处在莫名的兴奋之中。
      
      他在宴会上既不喝酒也不进食,只是从头盔留出的一线缝隙中观看底下热闹歌舞,比起他正襟危坐的姿势,我盘腿歪歪倒倒样子看上去一定像个浪荡子,不像是一位君王。
      
      “陛下,你怎么不吃不喝?”我笑眯眯晃着手中酒杯,朝他举了一下然后仰头一口饮尽。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他本来打得笔直的背脊微微一动,冷清低沉的声音从盔甲下传出,带着几分特殊质感的回音:“不必称陛下,您也是一位君主,我们是一样的。”
      
      他避开我的问题反而说到其他地方去,我一时微怔,这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忍不住大笑起来:“那孤该如何称你?直呼其名么,王,你的名字是什么?”
      
      这次他并没有立即回答,等了许久都没有等来回答,我感到有些无趣,便收回目光望着下方歌舞,这时候才听见身旁声音响起:“阿奈罕王,您不记得了么?”
      
      我感到有些迷惑:“记得什么?还有,你知道孤的名字?”
      
      他没有回答,这次我等来的是更为长久的沉默。啧,真是无趣的人啊,宴会过了这么久,我和他说话不过几句,并且让我有一种全部都是我在自言自语的错觉。
      
      “阿奈罕王名声远扬在外,孤自然听说过。”
      
      他一说话我又忍不住去接,仔细想了想这人可能就是这般古怪性格,太过计较只会给自己添不快,索性放松下来靠在后方,我笑着举起酒杯让宫人添酒:“什么名声?暴虐无道,还是脾性怪异?”
      
      “不。”
      
      这次的回答之后是长久的沉默,不但是他不再说话,我也有些无趣了,只顾着自饮自酌。
      
      灯下美人们衣裙翻飞,明眸映着水一般晃动的光,我忽然想起远在故国的爱妃,开口问:“为何想要得我所爱?”
      
      这次他竟然转过头来,只是我看不到他眼睛,便猜测那是一个表达诧异的动作。
      
      “幼时一见,一念至此。”
      
      他回过头再次端正坐好了,只留给我一句令人迷茫不已的话。
      
      幼时一见?我不记得爱妃幼年时身在何处,如此说来她曾经还与面前这个连相貌都不肯露出的男人有过一段我所不知道的过往?
      
      我感到茫然,懒得追问,便又道:“哦,是么,那要怎样才将十六城还给孤?一定要我的爱妃吗?”
      
      这次没有等到他回答,座下不远处一位大臣忽然端着酒杯起身,行过礼后拈着胡须微微一笑,却是朝我躬身说话:“素闻阿奈罕王精通乐律,不知今日可否有幸一听?”
      
      我看了眼下方令人目眩歌舞,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忽然感觉身旁有些不对,转头依然看不见那人神态,却见他按在膝盖上的双手紧握成拳,仿佛在努力克制什么。
      
      看来又是一场好戏了……我失笑道:“孤确实会弹琴,不过随意弹弹罢了,称不上什么精通。”
      
      那名大臣带着满脸令人不快的笑容,拱手微微躬身站立不动,我笑今日这一遭恐怕是过不去了,使节大臣突然拍桌而起:“狂妄!竟然让我君王如这些人一般为所有人弹奏?贵国便是这般待客之道?!”
      
      邻国君王抬手正要说什么,我却摇摇晃晃起身笑道:“不就是弹琴么?拿孤的琴来,今日高兴便要奏乐为乐,什么待不待客的,退下罢,莫要失礼。”
      
      他望着我欲言又止,却是什么都没说出来。我接过随从双手奉上的琴,朝着下方走去,本来带着它想的是万一真被拘禁在此地,闲的时候还能弹弹琴自娱自乐,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派上用处了。
      
      旁侧高台上一众乐师,我走过去自顾自找了个空地坐下,他们忘记继续弹奏,神色怪异看着我低头调试琴音。不仅仅是他们忘记自己手上的事情,就连舞姬也停下来抬头望着我,座中大臣脸色更是精彩纷呈。
      
      我拨出一个高音,抬指缓缓抚过琴弦,乐音逐渐缓了下去,流水一般低而绵长的琴声在我手中溢出,逐渐充盈整座大殿。
      
      每当弹琴时我便会忘记自己是谁,全然沉浸在弹奏中,偶尔抬眼一望那些人或多或少露出陶醉神色,噤声屏气听我弹琴,仿佛被我摄取心魂一般凝神不动。
      
      我忍不住微笑,手中弹奏不断,这时候想起去看高坐在席上的他,只见他依然保持着凝固不动的状态,只是头转向的方位明显是在我这里。
      
      如果我能够看见他的眼睛,我想那双眼睛里一定全是我的身影。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