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断骨(十二) ...

  •   我稀里糊涂坐在床边,坐了一夜,感觉到怀中渐渐冰冷,心头的茫然和刺痛让我有一阵子落泪的冲动,可是我又想起来旬柯没有丢下我,他还在等着我,于是又高兴起来。
      
      我又想到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抱到他,心里再次难过得不行,但我又想等我找到他,一定不会再让他从我身边离开,这一次我们怎么也不会分离了,于是再一次地感到开心。
      
      身上冷得很,我缩着肩膀趴在床头睡了一觉,在梦中忽然想起了许多许多像是被我遗忘了的事情,梦里那些场景起先是模糊斑驳,无法看清楚,而后逐渐变得清晰明朗起来,无比清晰出现在我脑中,让我惊异于这些竟然是我曾经的记忆。
      
      那些都是十来岁的事情了,从那个时候我作为王长子的天分和出彩展露在所有人面前,他们对我非凡的能力感到惊艳,就连素来严厉的父王也感到无比欣慰。
      
      母后是最高兴的一个人,她多年来的教导有方终于有了结果。我在万众瞩目的台面上接受所有人或是仰慕或是惊叹的目光洗礼,却在没有人看得到的暗处独自蜷缩起来,像是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把自己和外界隔绝开来。
      
      那种奇怪并且残忍的嗜好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呢,我发现自己好像也想起来了。
      
      母后严厉要求我做一个令父王满意的王长子,她逼着我学习枯燥的我不愿学习的东西,美名其曰是为了我好,每当我露出不情愿时,她先动辄鞭打禁闭,让我自己反省,我饿到不行了才会向她道歉求饶,这时候她就抱着我痛哭说:“阿奈罕,我们母子相依为命,如果你不争气,你的父王就不会要我们啊。”
      
      我就在这样鞭责和哭声中慢慢长大了,在外面我谈笑风生,可是回去后我不会和任何人说话,甚至疲于看他们一眼。
      
      母后也不喜欢过多人与我接触,说的是担心我被带坏,所以我身边只有一个伺候的宫女。她知道母后在背后怎么对待我,我能够清楚看到她眼睛里的怜悯和同情,可是我并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所以也经常不理她。
      
      但她会在母亲将我关禁闭时悄悄给我送一些吃的,替我细心处理被打出来的伤口,我习惯这样一个人在身边,说不出来有多喜欢但也渐渐地无法离开这个人,我知道我需要这样一个人,我需要这样的一份关心。
      
      直到有一天从外面回来,发现宫女在我宫殿外被打得血肉模糊,生死不明,母后端正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她趴在地上逐渐没了气息。
      
      我心头发颤冲上去阻止他们,母后却让人将我拉开。
      
      在我愤怒的咆哮声和吼叫声中,这个世界上唯一关心过我的人终于不再动弹。母后终于动了,她走到我面前,狠狠一巴掌甩在我脸上。
      
      她化了艳妆的脸依然看得出风华逝去,岁月的刻痕留在她曾经美艳的面容上,她失望并且厌恶看着我说:“你真是让我失望,成大事者怎么会在意这些蝼蚁的性命,你身为尊贵的王长子,竟然会为了一个卑贱的宫女向我低头!”
      
      我跪在她脚下,卑微地低着头,发出软弱无力的质问:“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夺走这世界上我唯一能够拥有的温暖。
      
      母后看了一眼旁边不远处一滩血污,像是看见什么脏东西般难以容忍地转过头:“下贱的东西,与人私通,死一百次都不足惜!”
      
      我低着头,对她说:“对您来说,杀掉的不过是一个私通的卑贱宫女,可是对于我来说,失去的是心的一部分,从此之后,您的孩子,再也不会拥有一颗完整的心了。”
      
      母后勃然大怒:“你是在谴责你的母后?你今日为了一个下贱的宫女,一为她低头求情,二为她指责你的亲生母亲?!”
      
      “给我滚下去!滚去好好反省自己,不承认错误不准出来!”
      
      ·
      这是最漫长的一次监|禁,我独自坐在黑暗中发呆,因为我没有再向她低头。她本来以为我会像从前,很快就无法忍受独处黑暗的孤寂和恐惧向她认错,但是这次我没有,我觉得在这里面和在外面没有什么区别,索性一坐到底。
      
      大概是最后被发现快要死了,她才慌慌张张叫人把我接出来,安排了新的人来好生照顾我。
      
      可是等我醒了,母后来了,看到的只是满地的血污和充斥在屋子里浓郁的血腥气息。
      
      她吓得几乎晕厥过去,我坐在宫人四零八散的肢体中,坐在满地的血中,眼前是那些人痛苦的神色,耳边是哀求的声音,可我脑中浮现的却是那个宫女死前最后看向我的一眼。
      
      我满脸的血迹笑得开心:“母后,这些玩偶惹我生气了。”
      
      从那之后,她就再也不会接近我,但她找了很多人来给我看病,都没有用,那些被送来的可怜宫人依然会因为我一时莫名其妙的动怒被我厌弃,厌弃之后我会将他们拆解后才让人送走,我的身边就如地狱,每一个来到我身边的人都是战战兢兢的。
      
      但不知为何这件事很好地被母后向父王瞒下了,我依然是父王面前光彩耀人的王长子,我一天比一天优秀和令人瞩目,终于得到父王完完全全的关注,而我的性情也一天比一天怪异。
      
      母后慢慢地接受了,她纵容和包庇我奇怪的嗜好,只要我还是王长子,只要我能够让她王后的位置不会被动摇,我做什么都是可以被忍耐下来的。
      
      越来越多的人被悄无声息处理掉,母后憔悴不已,最后,她牵着一个纯白的孩子来了。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像是一只精致的瓷娃娃,又像是一只小小的怪物,躲在母后身后怯生生望着我,纯白色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像是很害怕的样子。
      
      看上去很白的人,身上却穿得破烂,脸上也有些脏,我看了一眼觉得有些没趣,反正也是快要死的人了,很快他就会消失在这世上,不值得我多看一眼。
      
      母后叹了声气,疲惫说:“阿奈罕……让他陪着你吧,稍微忍耐一下,可以吗?”
      
      我冷笑一下,什么话都不说。
      
      母后丢下那个玩偶独自离开了,他开始还有些害怕地看着我,看到我许久没有动作,于是自己走过来小心翼翼拉住我的手,声音很轻:“你是阿奈罕吗?”
      
      “对我是,”我冷眼瞥他,“你没有听说过我吗?”
      
      他被我的眼神吓得缩了缩脖子,喏喏道:“听说过……他们说你很可怕,可是,是我去求王后,想来陪着你的。”
      
      我觉得他真是一点都不怕死,不免笑了起来:“你知道我很可怕,你还来,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没有人敢主动靠近我,你竟然自己送上前来。”
      
      他犹豫抓着我的手不放,低着头说:“因为我那天看到你了……阿奈罕,你像太阳一样耀眼。”
      
      太阳?我只觉得可笑至极,忍不住嘲讽道:“你知道吗,就算是太阳,最后也会变成虚无的黑色。”
      
      他许久没说话,我有些无聊打算离开,却听见他说:“你在我心里,是永远不会陨落的太阳。”
      
      我生气了,转身恶狠狠捏着他单薄的肩膀:“我会杀了你,别跟着我!不准说奇怪的话,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他被我吓得一个哆嗦,看上去要哭不哭,强忍的表情很是搞笑,我差点没忍住笑起来。
      
      “我、我……”他磕磕巴巴地说,“我还没有名字,我不想这就这样连名字都没有就死去了。”
      
      “骗人!”我继续虎着脸吓唬他,“怎么可能连名字都没有!”
      
      他急着为自己解释:“我一出生就被送走了,我的父母……没有来得及给我取名字。”
      
      我觉得他在骗我:“你活这么大怎么可能没有人给你取名字?那他们管你叫什么?!”
      
      “叫‘喂’……或者不理我……”他低着头说,“我在这里没有认识的人,他们都不怎么和我说话。”
      
      “哦——”我随口应了一声,“那你想叫什么名字,你想要我给你取名字么?”
      
      他低着头小幅度点了点:“我想要一个名字,你取的都可以。”
      
      “啧,真是麻烦死了。”我不耐烦皱了皱眉,第一次遇到个杀掉前还要我取个名字的人。
      
      于是我带他回去,本想去书房翻翻书取个名字,可是把人拉进屋里我就后悔了,他好脏,脏得根本没法进我整整洁洁的书房,于是我打算叫人来带他去洗干净,临到叫人又发现人都被我杀了。
      于是我没办法,只能自己抱着他去洗干净。
      
      我把他脏兮兮的衣服扒下扔掉,给他穿着我的衣服,大得有些不合身,更加衬托出他长期因营养不良而瘦小的身躯。我抱着他去了书房,我们在书房里翻了一下午的书,准确来说只有我在看,他瞪着书眼中露出茫然神色,显然是不认识字。
      
      最后我说:“麻烦死啦,取什么名字啊……就叫小柯好了。”
      
      我随口一说,他反倒是露出珍而重之神色,看上去开心得不得了:“我有名字了!”
      
      我冷眼瞥他,看他在我怀里欢呼雀跃,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杀掉他让母后来收尸。
      
      可是他又缠着我说:“阿奈罕,你认识好多字啊,可以教教我吗?”
      
      一个要死的人学那么多有什么用,我有点不耐烦,可又想到这会儿又没什么事,教他一下似乎也不是大事,于是带着他一起看书。
      
      看到晚上我们才回去睡觉,他本来想主动承担服侍我的工作,可是笨手笨脚到差点没把一盆水泼到我头上,我拿他实在没办法了,最后竟然变成我去亲自照顾他。
      
      烦人精。
      
      我想,一定要早点杀掉他。
      
      ·
      可是我总忘记杀掉他这件事,慢慢的时间一久,我才惊觉我已经完全忘掉了这件事,而他在我身边的时间,已经很长了。
      
      他喜欢黏着我,不管我去哪里都要跟着,我独自在书房看书的时候也会带着他,把他抱在怀里,教他读书写字。
      
      后来,我学什么就教他什么,我所学的一切帝王之术,也全部教给他。
      
      小柯很聪明,学什么都很快,我慢慢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容忍他不在,我再一次的,对一个人产生了依赖之心。
      
      我喜欢抱着他坐在一地阳光下看书的感觉,也喜欢他晚上睡觉的时候钻进我怀里,紧紧抱着我睡上一夜,也喜欢吃饭的时候我吃一口喂他一口。
      
      他也很乖,不管我说什么都会听我的话,偶尔我会起坏心欺负捉弄他,他被我弄得要哭不哭,就拿委委屈屈的眼神望着我,于是我只能大笑着去哄他。
      
      大概是跟在我身边吃得比较好,同处的这些年来他长开了不少,比以前脏兮兮的一团好看多了,只是他在外人面前依然是害羞内向的,只有在我面前会展现不为人知的活泼一面。
      
      我曾迷茫自己对他到底是抱着怎样的一种心情,或许我一直都是将他当做我的玩物,可是我的心很清楚告诉自己,我对他并不是这样简单的情感,长时间的相处,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将他当做是一件没有生气的玩物。
      
      那么,他到底是我的什么人呢?
      
      直到他成年的生辰那晚,我给他庆贺生辰后,他满眼感动和欢欣抱着我,亲了亲我的嘴唇。
      
      那种被亲吻的感觉并不让人讨厌,反而让我有一种……脑中什么东西瞬间明了的恍然。
      
      他缩在我怀里,忐忑不安抬头望着我:“阿奈罕,你会讨厌我亲你吗?”
      
      我总觉得有点奇怪,低头看了看他:“不讨厌,可是,我们都是男人,你和我是一样的,但我也想亲你。”
      
      他没说话,只是再一次亲了我,这一次我回应了他的吻,这是一个黏黏腻腻、潮湿而漫长的吻,我第一次这样深的亲吻一个人,说不出来的激动和振奋让我的心脏砰砰直跳。
      
      我第一次产生情动的冲动,我控制不住自己继续亲他,触碰他,在他身上留下属于我的印记,虽然知道这个人已经是我的了,我并没有安全感,大概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我才会相信这个人完完全全被我占有了。
      
      就算已经成年了,但他在我身下还是小小的一团,他疼得哭,一边哭一边叫我的名字,却不让我停下。
      
      那段时间我沉溺在他温柔的接受和容纳中,我想我要死了,我要死在他身上,我是那么的喜欢他、舍不得他离开,却完全没有察觉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