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断骨(十一) ...

  •   旬柯安静躺在床上,我让所有的御医都来了,他们在我身边来来回回穿梭,皱着眉不时叹气摇头,半点没有透出什么好的征兆。爱妃跪在旁边笑得像个疯子,她一边大笑一边说:“阿奈罕,你救不了他的……”
      
      我深吸一口气,低声说:“把她带下去,关起来。”
      
      旬柯还在昏迷中,那一刀并不深,但是血流一直都没有能够止住,一天过去后,我看到的只是染血的绷带,御医们跪在我面前,深深地埋下头去谢罪。
      
      “王上待我们不薄,臣等心有惶恐,无力救旬柯王。”
      
      我坐在旬柯身边,看着他苍白的面容,将他的手攥在自己掌中,慢慢地说:“……为何?”
      
      “旬柯王天生身体有缺陷,然而我们发现他身体中有一种毒素,这种毒会让他身体愈合能力被干扰,尤其是本来愈合能力较差情况下,这种毒更为有效……”
      
      御医们纷纷低下头去,我转头环顾着他们,没有一个人可以救我的旬柯。他就躺在这里,我只能看着他血流不止,连我也救不了他。
      
      “你们是要孤看着他死啊。”
      
      我笑着笑着,觉得眼睛有些模糊,摸到了温热的湿意。
      
      但是我也想起来他为什么会中这种毒了,我在爱妃的宫里见到她,她一见我就大笑得停不下来,笑声中是报复得以成功的快意感。
      
      我等着她笑,等她笑够了才说:“你早就筹划好了一切,你没有在饭菜中下毙命的毒,而是用这种慢性毒|药,等待时机将他刺伤,虽然不会立即死去,但也无药可解。”
      
      就算我也被下了这种药,但我身体愈合能力比旬柯好太多,所以药物对我来说不如对旬柯来得更为有效。
      
      “这是比直接要了他的命,更加可怕的方式啊。”
      
      爱妃笑着笑着落下泪来:“阿奈罕,你要为了他杀掉我吗?”
      
      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孤不会杀掉你……”
      
      我推开门走出去:“你陪伴孤很久了,就算孤不爱你,也不会杀你。”
      
      ·
      回去的时候旬柯还在睡,我抱着他坐了一会儿,大概是太疲惫了,我低着头抵着他的额头打了个瞌睡。
      
      我梦到小时候读书学习,父王虽然对我寄予较高期望但他并不是对我最严厉的人,反倒是母后,她才是对我最为苛刻的人,她希望我在各个方面都达到父王的要求,甚至是做得更好,成为一个优秀到完美的人。
      
      可是我生来不过也只是一个普通人,除了成倍的努力能够让我达到她的希冀,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办法。我能做到的也只有那么多,大多数时候都不能符合她的心意,我已经尽力了,可是我没有办法。
      
      所以她也只能绝望地朝我吼叫,鞭打我,苛责我,质问我为什么做得还不够好,我回答不出来,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求我做到这些,我明明已经做得很好了,但她从来没有满足过。
      
      每每父王考察我功课,我对答如流令他满意赞赏点头,看到母后露出同样满足的神色,我想我大概明白了她为什么要这样苛求我了。
      
      可是我的性情在这一日日严苛的要求中逐渐变了质,私底下一个人时我时常长久而沉默独处着,后来我爱上了打破东西、毁掉一个人来发泄情绪的方法,我的行为逐日过分,母后却在这件事上对我完全纵容。
      
      她怕我孤独,怕我一个人被闷坏,于是想办法送我各种各样有趣的东西。
      
      直到有一天,她送了我一个玩偶,纯白色的玩偶,像一个怯生生的小孩子。
      
      像我怀里这个人一样纯白的玩偶。
      
      我感觉到脸侧似乎有温热的触感,睁开眼发现怀里的旬柯醒了,他苍白并且虚弱,眼神却比过去以往都要温柔,伸手抚摸着我的脸颊。
      
      “你醒了啊。”我低声说。
      
      “是你还没睡。”旬柯说。
      
      他应该是想逗我笑,可是我笑不出来,心里像是空了一块,说不出来是难过还是疼痛。
      
      “孤救不了你了……”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他,“本来还想送你离开,可是孤要食言了。”
      
      他没说话,只是伸手轻抚着我的脸,许久之后才展露出脆弱的笑容。
      
      “阿奈罕,你再抱抱我,好吗。”他挣扎着起身跪在床边环住我肩膀,“我有点冷,我想被你抱。”
      
      我没有动,只是说:“你和孤曾经拥有的一个玩偶很像,你们都是轻而易举就容易碎掉的,孤不敢碰你,你随时都有可能会在我面前破碎。”
      
      他埋在我肩上低声笑,笑声里没有半点负担和阴霾,干净得让我想到那晚的月光。
      
      “不会的,”他抓住我的衣角,“我才不是那么易碎的玩物……所以,不管你做什么,我才不会坏掉的。”
      
      我像以往那样将他按在身下亲吻,我伏在他背后大口喘息,我恨不得让他感受到我的痛苦,又恨不得能够替他承受这些,我脑子里一片混乱像是灌入一锅沸腾的水,热气让我失去理智,我沉浸在对这个人的爱欲和恐惧失去他的胆战心惊中,唯有紧紧将他抱住才能够让我稍微安下心来。
      
      我在他耳边如同梦呓一般喃喃道:“不要走……”
      
      ·
      夏日到了尽头时,他告诉我:“阿奈罕,我要走了。”
      
      我坐在他身边,紧紧握住他枯瘦的手,轻声说:“你要去哪里,旬柯,阿奈罕就在这里,你又要到哪里去呢。”
      
      他望着我,微微地笑着,眼神缠绵不舍却依然温柔。
      
      “对不起啊……”他说,“我必须要独自先到一个地方去了,一个十分遥远的地方。”
      
      他又说:“我本来说要来接你,我等到了这一天,我很高兴啊。那封信不是写给王妃的,是写给你的,但是很抱歉我要先走一步了。”
      
      我听见自己冷静地问:“你要去哪里,那个地方,孤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他不说话,看了我许久,直到我又说:“孤想和你一起去……”
      
      “可以的。”他回答我,“你等我走后,你可以来找我,但是那个地方很远很远,在找到我之前你要走很远的路,走过这个世间许多路,才能看到我去的地方。”
      
      “你看秋风将起,风吹往的地方,就是我所在的位置。风起时你跟着风的方向走,风停时你就暂时歇脚休息,等到有一天走到风停下来的地方,我就在那里等你来。”
      
      我点点头:“好,你等着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