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断骨(一) ...

  •   雨后天光霁,风来时吹散雾气和阴寒。我穿过平日里来回往复必经小桥,远远见到那茂盛的树下坐着灰衫的男人,他低着头正在弹一把琴,那琴的材质是我从未见过的苍白色,那弦在他手中铮铮作响,在几近崩断的边缘奏出凌冽而动人的声音。
      
      他弹着琴,整个人随弹琴动作而动,他全然沉浸在弹奏中,看不到头顶树叶有残留的雨露打落在身上,看不到来来往往过去路人投来的或是赞叹或是惊怪的目光,看不到除了这把琴之外的任何事物,他半阖着眼弹奏出凄美绝顶的歌。
      
      琴声翻扬千里远,世间万物皆成他的听众,听他诉说无言的悲伤。
      
      我被琴声吸引,我走下桥,站在离大树远远的地方听他弹奏。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有一种错觉,他并不是在弹琴,而是在对着某个我们谁都看不见的人轻声低语。
      
      一曲入尾声,尾声高亢激昂,忽而又在某个被拉到最高的颤音斩断,余音袅袅飘散开来,男人低头将薄薄的嘴唇贴在琴端头上,仿佛亲吻爱人。
      
      他侧头时显露出精美绝致的容颜,含露的眼神与他薄唇一同抚过琴身,那一幕绝美而癫狂,我却感到细密的悲伤渗出织成罗网,将他紧紧缠绕进来。
      
      男人抬起头,静静目视前方远处。我随他目光看去,只见远处有马蹄声踏破尘土,喧嚣而来。
      
      ·
      马上的女人穿着华贵衣衫,那衣物是我们这些穷苦百姓一辈子可能都无法触碰到的东西,我看着眉眼细长、眼角勾着一片殷红胭脂的女人跳下来马,走到男人面前。
      
      她一言不发狠狠一巴掌甩在男人脸上,然而面前的男人除了头被打歪到一旁去,再没有半点多余的反应。他转过头静静看着女人,忽然露出轻松肆意的笑容。
      
      女人浑身都在发抖,插在发鬓间那只珍贵的簪子微微摇动,让我想到在雨中被摧残的娇柔花枝。她的眼睛有些发红,仿佛眼角的那片红晕扩散到她的眼中,她对着男人低声吼着:“王,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么?”
      
      “王,你留下整个国家,留下我,独自带着这些——”
      
      她纤长手指点了点那把琴,愤怒越发深重,仿佛在对某个人发泄自己的怨怒:“独自带着这些没用的废物,离开你的子民,离开你的国家,离开你的皇宫,离开爱你的、一直都在守候着你的人,来到这里?!”
      
      女人的声音到后来越来越低,因为在那个无动于衷的男人面前,所有语言都是苍白并且无力的,她在动也没动的男人面前忽然就这样失去了所有的气势,所有的来势汹汹消散在无声的沉默中。
      良久之后,她低声问:“这就是你的选择么?”
      
      男人又是一笑,手指轻抚过琴弦,微微点头,却一句话都不说。
      
      女人扭头离去,往前冲了几步后,她忽然想起什么一般停住脚步,半侧头冷冷笑道。
      
      “既然你都不在意,”女人细声细语吐出如从修罗王口中说出的狂言妄语,“那这连城七十二座,便由我拱手送予王的敌人。”
      
      她头也不回转身离去,男人依然只是摇头笑笑,伸手拨了几下弦,见背着东西的我还愣愣站在一旁反应不过来,高声呼喝道:“你是谁?”
      
      我想了想,走到男人面前单膝跪下:“我是您的臣民。”
      
      男人不甚在意我这个礼节是否周全,只是信手拨弦,笑着微微摆头:“那应该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罢。不过既然曾经亦是我的子民,不如听我说说故事。”
      
      他转过脸露出下着秋雨的眼眸,明明是微笑的神色却让人感觉有细细密密的疼痛刺在心间。我忽然有些难过,低头道:“愿听王言。”
      
      他似乎有些开心听到这样的话,手上的节奏也跟着急促几分,如雨滴打落枝头繁花,落下一地苍凉和奢靡。
      
      “我曾经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