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栽赃 ...

  •   刚回府,春桃就看见将军府前,站着一个双十模样的丫鬟。
      
      那丫鬟瓜子脸,眉毛修得细细的。
      见了她,春桃吓得连忙低下头去。
      
      细眉丫鬟嗤笑了一下,挤开春桃,迎上前来:“小姐,碧柳回来了,碧柳扶你下车。”
      
      苏苏掀开轿帘,看见一张陌生的脸。
      
      听她自称碧柳,苏苏瞬间就明白了她是谁。
      
      原主有四个贴身丫头,银翘被祖母送去庄子嫁人,这段时间跟在苏苏身边的丫鬟是春桃和喜喜。
      但这两个丫头胆子都不大,在原主看来,太过木讷,愚钝至极。原主一向不太喜欢她们。
      
      叶夕雾最喜欢的丫鬟,便是眼前这个叫做“碧柳”的丫头。
      在原主的记忆里,碧柳聪明伶俐,办事利落,嘴巴也甜,深得她心。
      
      苏苏摸不准,碧柳是什么样的人。
      
      她思考间,已经被碧柳小心扶下车子。
      
      春桃站在一旁,像见了老虎的小鹌鹑。
      
      春桃怕碧柳?
      再一看同样垂着脑袋的喜喜,苏苏明白了什么。
      
      这个碧柳,看来真的在原主身边的地位不一般。苏苏才穿过来的时候,春桃动不动吓得磕头,这个碧柳在苏苏面前,却毫不拘谨。
      
      主仆几人往府里走,碧柳道:“三小姐,碧柳有话要和你说。”她神色隐隐亢奋。
      碧柳回头对春桃和喜喜道:“我和小姐说说话,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
      
      苏苏不动声色,她倒要看看,这个碧柳到底要做什么。
      
      碧柳带着苏苏拐进一座假山处,从衣袖里摸出一张纸。
      
      “三小姐,你看,碧柳找到了什么东西?”
      
      苏苏展开纸张,上面有一张栩栩如生的美人图。
      美人坐在荷花池旁,低头浅笑,不胜娇羞。
      
      碧柳神色兴奋,满脸写着求表扬。
      
      苏苏有点儿懵地看着这张画,所以这到底是什么?
      
      “小姐,你看落款。”
      
      落款:庞宜之。
      
      竟然是状元爷,如今的礼部侍郎庞宜之,上次火急火燎跳下去救叶冰裳那个。
      
      如此看来,图上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说实在的,不愧是新科状元,画画功力真不错,寥寥几笔,叶冰裳风情无限。
      
      碧柳:“小姐,你让我去大姑娘前年养病的庄子调查,他们果然有奸-情,那贱-货在和六殿下成亲前,就已经和庞大人暗通款曲了。”
      
      “庞大人还画了这幅画,以慰相思。”
      
      “庞大人上京前,让小厮烧了这幅画,但是小厮觉得可惜私藏了起来。碧柳幸不辱命,把这幅画买回来了。”
      
      碧柳雀跃道:“小姐,六殿下看见这张画,肯定会怒不可遏,休了那贱-人。到时候,没了那贱-人,六殿下眼里的人,就会变成小姐!”
      
      苏苏:“……”
      你认真的吗?
      
      苏苏算是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前原主和叶冰裳落水,六皇子作为叶冰裳的夫君,跳下去是情理之中。但庞大人跳下去,就耐人寻味了。
      
      原主疑心这一点,便派出自己最“得力”的丫鬟碧柳去调查。
      希望调查出庞大人和庶姐的奸-情,好让六殿下休弃庶姐。
      
      “小姐,需不需要碧柳找人,把这幅画送到六殿下手中?”
      
      苏苏把画收起来:“暂时不用。”
      
      原主已经成了亲,苏苏完全没有搅和萧凛感情的想法。
      而且,就一张画而已,顶多说明庞宜之倾慕叶冰裳,叶冰裳被人画下来,又不是叶冰裳的错。
      
      碧柳满脸写着可惜,但是也不敢违逆苏苏,只当小姐还有什么高招。
      
      苏苏收好画,准备找个时间把这祸害玩意烧了。
      
      她才出去,春桃一脸不安地来通知:“三小姐,不好了,出事了。”
      
      碧柳训斥道:“好好说话,慌里慌张,成何体统!”
      
      苏苏皱眉,看碧柳一眼,对春桃缓和语气说:“你慢慢讲。”
      
      春桃咽了口唾沫,道:“莲姨娘早上发现,库房里丢了很多东西,老夫人的玉观音不见了。一经查探,杜姨娘房里也失窃,她给二小姐准备的嫁妆少了大半。”
      
      “大公子的玉佩、四公子的例银,通通不见。现在,莲姨娘、杜姨娘,还有二小姐她们,正在厅堂审问……”
      
      苏苏有种不好的预感:“她们怀疑谁?”
      
      “质子殿下。”
      
      苏苏皱眉问:“为什么怀疑他?”
      
      春桃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苏苏,“有人在质子殿下的平安符里,搜出了一只私藏的耳坠……”
      
      碧柳一听,愤愤道:“小姐,质子做了这么丢人现眼的事,简直给你蒙羞。”
      
      春桃想说什么,念及碧柳在,最后还是低下了头。
      
      苏苏看碧柳一眼:“事情结果还没出来,不要乱讲话。”
      快闭上嘴吧,不然她忍不住想揍这丫鬟一顿了。
      
      从小爹爹就教苏苏讲礼貌,明黑白是非。这个碧柳张口闭口“贱-人”、“奸-情”,好好说话有那么难吗?
      
      苏苏听得浑身不舒坦,最让人生气的事,碧柳还明里暗里欺压喜喜和春桃。
      
      苏苏怀疑,这个丫鬟唆使了原主做了不少事。
      去破坏别人的感情,这是个好姑娘能干出来的事吗?
      
      但苏苏现在也没时间料理碧柳,她对春桃说:“我们去厅堂看看。”
      
      春桃连忙行了个礼,带路。
      
      碧柳被苏苏警告不要乱讲话,呆在原地。她完全没想到三小姐会斥责自己。
      按理说,小姐听到质子给她丢了脸,杀了质子的心都有了。
      
      但三小姐竟然只让自己闭上嘴。
      
      碧柳脸色扭曲了一下,看着前面春桃的背影。定是自己不在的时候,春桃和喜喜这两个小蹄子,给小姐说了自己的不是。
      
      明日就是十五,想到什么,碧柳恍然,怪不得小姐没有狠狠唾骂质子呢,这时候质子确实不能出事。
      
      碧柳连忙跟了上去。
      
      *
      苏苏还没走进厅堂,立刻有人给莲姨娘汇报:“三小姐回来了。”
      
      此言一出,椅子上坐着的所有人,都齐齐看向澹台烬。
      
      少年的手臂被扣押住,他抿唇,漆黑的眸看着地面,眼里又冷又沉。
      
      苏苏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三位姨娘,莲姨娘坐在主位,两位姨娘分坐在两侧,二小姐叶岚音脸色难看地挨着杜姨娘坐。
      
      除了他们,府里最小的四公子也在。
      
      四公子今年才六岁,因着年龄小,将军宠爱,他整个人胖成了一颗球,窝在云姨娘怀里吃糕点。
      
      除了下人,所有人都坐着,只有澹台烬站着。
      
      倒是莲姨娘先道:“三姑娘回来了,来得正好,府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想必你也听说了。质子是你的人,妾也为难,三姑娘看,要不这件事,你来审?”
      
      说着,她让出主位给苏苏。
      莲姨娘虽然偶尔帮着老夫人主中馈,但她不过一个妾,苏苏是唯一的嫡女,她一进来,莲姨娘自然不敢再坐主位。
      
      其余两位姨娘,也忙跟着朝苏苏行了个李。
      
      叶岚音被杜姨娘撞了一下,脸色难看地喊:“三妹妹。”
      
      苏苏坦然坐下,小厮连忙给苏苏倒了杯茶。
      
      苏苏喝了口茶水,看向被扣住的澹台烬。
      
      他衣衫被人扯乱,地上一个陈旧的平安符,平安符上有脚印,显然被人踩过。
      澹台烬的目光,落在那个平安符上。苏苏进来,他毫无反应,连抬眸看苏苏都不曾。
      
      “莲姨娘,既然先前是你们在审问,那现在便继续吧,我听着就好。”苏苏不想插手,她知道自己对澹台烬没有好印象,她掺和进来,难免有失公允。
      
      此言一出,澹台烬倒是有反应了,他抬起头,冷冷看苏苏一眼。
      
      “既然三小姐吩咐,妾便继续了。”
      
      “质子殿下,一来,这么多年,府中财务从未失窃。”莲姨娘看着白衣少年,言语中的意思很明确,而澹台烬来府上,不过三月,就有这么多财物失窃。
      
      “二来,库房只有主子们能靠近。府中众人,都有月银,但是质子你……”莲姨娘顿了顿,没把话说明白。
      
      众人却明白,澹台烬虽然也算府里的半个主子,但是将军府可不会给他月银。
      一个敌国战败的俘虏,给口饭吃就算好了,还是看在他和三小姐关系的份上。
      
      澹台烬抬眼,说:“不是我,我没做过。”
      
      苏苏交叠的手指紧了紧,其实依她看,莲姨娘这些说辞太勉强了。
      
      澹台烬在府里地位低下,因为原主对他的态度不好,他地位形同下人,去库房本就很难。怎么能凭猜测,就妄定一个人的罪?
      
      再者,苏苏看少年一眼——
      
      额发遮住他阴郁的眼睛,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活在阴暗中的生物,暗沉不讨喜。
      
      苏苏信澹台烬未来会暴虐杀人,但这种盗窃财物的事情,她觉得不是他。
      
      杜姨娘语调尖锐道:“不是你,难不成还能是府里其他公子?质子,我们将军府好心接纳你,你就是这样回报的?莫不是从小没人教规矩,现在才手脚不干净吧?”
      
      这话说得难听极了。
      
      云姨娘怀里的四公子,跳出云姨娘怀抱,跑到澹台烬面前,踹了他一脚:“敢偷将军府的东西,我要让爹爹打死你!”
      
      云姨娘连忙把四公子抱回来:“卓儿,不许胡言!”
      
      澹台烬眼尾微微泛出猩红之色。
      他冷冷重复道:“我说过了,不是我。”
      
      因为杜姨娘和四公子的直白,和平审问表象,被击破得粉碎。
      
      苏苏心里莫名堵得慌,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脑海里却猛地想到爹爹沉痛的脸。
      
      青衫仙尊说:“这些年,我们修仙界无数尊者陨落,包括你大师兄,为了宗门,死在那邪物手中。苏苏,你是修真界最后的希望,此去五百年前,切勿心软。”
      
      苏苏平复了下呼吸,反复告诉自己,澹台烬并非什么好人,这才忍下冲动。
      
      莲姨娘摊开手,露出一只精巧漂亮的白玉耳坠:“那质子如何解释,身上的这一只耳坠?”
      
      澹台烬看着莲姨娘手中的耳坠,紧紧抿唇。
      
      苏苏也看向那只坠子。
      
      莲姨娘:“碧柳,你来看看,这只耳坠,是三小姐的吗?若是三小姐的,倒是我等失礼了。”
      
      当然不可能是,苏苏心想,原主讨厌澹台烬都来不及,怎么会把女孩子的东西送给他。
      苏苏清楚,其他人也清楚。
      
      苏苏想到什么,看向澹台烬。
      她想,她知道这是谁的东西了。
      
      澹台烬竟然贴身藏着,这点可怜又阴暗的心思,的确见不得光。
      
      碧柳上前来认了认,道:“莲姨娘,这只耳坠不是我家小姐的。”
      
      “质子如何解释?”
      
      澹台烬目光森然,没说话。
      
      倘若先前,他眼里还带着些许愤怒,现在眸中就只有一汪死水。
      
      莲姨娘对着苏苏盈盈一拜:“三小姐也看见了,质子不愿解释。”
      
      叶岚音哀怨地道:“质子殿下,岚音平日里,没得罪过你。你可否将姨娘为岚音准备的东西,还回来?”那可是她的嫁妆!
      
      她们竟然就这样轻飘飘的,将一个屈辱的罪名,安在了澹台烬身上。
      苏苏觉得,这也太荒谬了。
      
      澹台烬也明白了什么,冷笑道:“无话可说,任凭你们处置。”
      
      苏苏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冷笑的神情,他的脊背挺得笔直,笑完之后,唇抿成一条冰冷的线。
      
      莲姨娘为难地说:“倘若府中下人偷了贵重财物,要打断双手,撵出府去。”
      
      云姨娘皱着眉,忍不住轻声细语求情道:“莲姨娘,质子的身份,到底不同寻常,怎能用下人与他比较?”
      
      莲姨娘说:“云姨娘误会了,妾不是这个意思,质子自然不同于下人。但既然犯了错,不论是谁,都应该惩处。三小姐,你看,让质子还回财物,再小施惩戒如何?”
      
      如何?
      不如何!
      
      这些人都疯了吗?怎么可以这么草率!
      
      苏苏实在忍不住了,她站在修仙界的立场,不该替未来的魔王说话。
      只要他命还在,他不论狼狈成什么样,她笑吟吟看戏就好。
      
      但不管过去多少年,即便长大了,她依旧是黎苏苏,那只从世间最干净的天堑仙池中睁开眼,俯瞰众生、眉间红羽的好奇小灵鸟。
      
      她可以光明正大握剑杀了他,甚至将来一定会无情碾碎他的神魂,但她不能和别人一样,以污蔑折辱他为乐。
      
      她不能明明睁着眼睛,却蒙上双眼,装作什么都不知。
      
      苏苏站起来,脆生生道:“我不同意,他既然是我的人,那这件事我来查,一定给诸位姨娘和二妹妹一个交代。”
      
      莲姨娘十分错愕,不是都审完了吗?
      
      苏苏板着小脸,看向其他人:“怎么,有异议?还是对我不放心?”
      
      莲姨娘立刻笑道:“不敢,我们自然相信三小姐 。”
      
      苏苏捡起地上的平安符,走到澹台烬面前,塞进他手里:“东西收好了,再让人抢出来践踏,我都嫌丢人。你说不是你,那就最好不是你!否则我查出来……”
      
      他抬起黑黢黢的眼睛,看着她。
      
      “我亲自打残你!”她喘了口气,瞪着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凶得可怕。
      
      她眼中明亮,胜过屋外十二月的冰雪。
      
      澹台烬看着面前又凶又气的少女,无意识握紧手中脏污的平安符。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写感情戏好激动。
    呜呜呜崽崽们留个言吧,开文需要大家的评论支持,在此谢谢大家了~
    ——————
    感谢以下小天使的打赏,么啾~
    黄淦淦扔了1个火箭炮
      满是星辰扔了1个地雷
      肖战哥哥的小飞侠扔了1个地雷
      X扔了1个地雷
      42730834扔了1个地雷
      白月多扔了1个地雷
      一点花钿扔了1个地雷
      一点花钿扔了1个地雷
      43046095扔了1个地雷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扔了1个地雷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扔了1个地雷
      驰厌后援会扔了1个地雷
      杨萌哒哒哒扔了1个地雷
      星河揽渡扔了1个地雷
      釜山的小傻子扔了1个地雷
      琥珀扔了1个地雷
      九六扔了1个地雷
      九六扔了1个地雷
      九六扔了1个地雷
      九六扔了1个地雷
      九六扔了1个地雷
      九六扔了1个地雷
      九六扔了1个地雷
      九六扔了1个地雷
      九六扔了1个地雷
      九六扔了1个地雷
      M咖啡xiM扔了1个地雷
      瑾奕扔了1个地雷
      善水扔了1个地雷
      kxjddj扔了1个地雷
      44244573扔了1个地雷
      驰厌后援会扔了1个地雷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