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讨厌吗 ...

  •   澹台烬道:“三小姐。”
      
      苏苏心中戒备地看着他。
      说来也好笑,澹台烬作为叶夕雾的正牌夫君,却只能喊她三小姐。
      
      两个人成亲,完全是个意外。
      
      原主知道,六皇子心悦自己的庶姐叶冰裳,她妒火中烧,想了个馊主意。
      在宫宴上给庶姐下药,想让她清白被毁。
      
      没想到,药没作用在脑满肠肥的尚书公子和庶姐身上,反倒作用在了自己和澹台烬身上。
      
      让原主更觉得耻辱的是,澹台烬明明和自己一起中了药,但漂亮孱弱的少年,除了脸色潮红,别无反应。
      
      最后还是叶夕雾忍不住,命令他帮帮她。
      
      少年冷冰冰看着她,始终没有动。
      他坐在角落,用一种冷静的目光,看这位千金身体扭动,低吟着拉扯她自己的衣裳。
      
      碍于清白,原主不情不愿和澹台烬成了亲。
      
      每当回想少年的目光,原主就觉得一阵耻辱。
      他怎么可以那样!
      用那种平静的、毫不动容的眼神,看着她。
      
      所以这桩婚事,说白了,其实是叶三小姐自己弄出来的扑棱蛾子。
      
      但这并不影响原主厌恶澹台烬。
      
      苏苏也算和原主殊途同归。
      原主嫌弃澹台烬不堪的身世,苏苏忌惮他身上足以灭世的邪骨。
      
      苏苏问:“你来做什么?”
      
      澹台烬看着她对自己的不喜姿态,哑声道:“将军说,太后宣我进宫,让我与三小姐一起。”
      
      “我爹说太后让你进宫?”
      
      “三小姐如果不信,可以问将军。”
      
      苏苏见他神情不似作假,突然想通叶大将军的用意——
      
      为了让太后不动苏苏,又能给足太后面子,就推一个人出来受气。
      澹台烬是最合适的人选,他身份尴尬而微妙,一个没有靠山的质子,还是苏苏名义上的夫君,如果去了,太后想着给六皇子长脸,澹台烬不死恐怕也得脱层皮。
      
      叶大将军这是让苏苏随身带个出气包呢。
      
      苏苏看着澹台烬,他脸色淡然,仿佛早就习惯了。看来他自己也知道,他的作用是什么。
      
      苏苏想到自己的早夭之命,她干脆撑着下巴,问澹台烬。
      “你是不是特别恨我们叶家啊?”
      
      不说叶家,整个大夏国,都没有把澹台烬当人看待。
      
      但现状已经如此,苏苏如果再来这个世界早点,倒是可以阻止一切发生。现在,却只能防着少年身上的邪骨觉醒。
      
      他这样的遭遇,一旦觉醒,不仅叶家,三界都要遭殃。
      她先试探一下,澹台烬内心有多阴暗。
      
      澹台烬看她一眼:“没有。”
      
      苏苏信了才有鬼。
      天生邪物的觉醒,必定是用无数人的鲜血献祭。
      
      “三小姐是不是特别讨厌我?”
      
      苏苏没想到,澹台烬竟然有胆子反问自己。
      
      她不用说假话:“是又怎么样?”
      
      “为什么?”澹台烬问。
      
      他隐隐感觉到不同,以前的叶夕雾,嫌恶自己的身份。而现在的叶夕雾,他看见她冲春桃和喜喜她们笑。
      
      “讨厌就是讨厌,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总不能告诉他,他未来是怎样一个存在吧?
      
      澹台看她一眼,不说话了。
      如果是以前的叶夕雾,绝不会回答他的问题,与他说话都嫌他低贱。
      
      苏苏竟然从他神情中,看出很浅的茫然之色。眼前的少年,还不是多年后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魔王,他漂亮羸弱,没有一点儿攻击力。
      连仙门的小师弟扶崖,都比他强悍些。
      
      澹台烬透着几丝病气,前两日的折磨,让他去了半条命。
      
      苏苏心想,澹台烬再跟她进宫,估计剩下的半条命都没了。
      想想昨晚紧急给他退烧,她就心累,至今还没缓过来。
      
      “你回去,别跟着我。”
      
      澹台烬本身也没有为叶夕雾顶罪的心思。
      但这件事,不该叶夕雾提出来。
      这个女人嚣张跋扈,却最是爱面子惜命,按理说,她不是应该庆幸自己去替她面对太后吗?
      
      苏苏见他不走,以为他不愿意违逆叶啸,只好激他道:“你一个曾经连太监宫女都能任意折辱的质子,进了宫只会给我丢人。滚回府里去,别妨碍了我见六殿下。”
      
      这句话一出,苏苏从他眸中,罕见看到一丝冰冷的怒气。
      
      澹台烬一字一顿道:“是我身份不堪,辱没了三小姐。”
      
      这回他没再犹豫,再不看她,掉头回了府里。
      全然没了之前的茫然之色。
      
      *
      苏苏还没到太后寝宫,就被人拦了下来。
      
      一个劲装少女,手持鞭子,张开手臂挡在苏苏面前。
      
      “叶夕雾,你前几日推我皇嫂下水,今日还敢来皇宫?”
      少女柳眉倒竖,煞气凛然地看着苏苏。
      
      苏苏心中疑惑。
      这位又是谁?看着不像她传闻中温柔的庶姐啊。
      
      春桃知道小姐撞了头,不太能把人对得上号,连忙小声提醒道:“这是九公主,六殿下的妹妹。”
      
      春桃这样一说,苏苏瞬间了悟。
      
      讨厌原主的人,不知凡几,这个九公主,却绝对算排得上号的。九公主受宠,脾气也不怎么好,天生和原主看不对眼。
      
      以前原主想嫁给她哥哥,还曾放低姿态讨好她。
      
      然而九公主对此不屑一顾,每每都是嗤笑,仿佛一眼就看透了原主的心思。
      原主吃瘪好几回,脸上挂不住,再也不往九公主身边凑了。
      
      但九公主特别喜欢叶冰裳。
      
      之前叶冰裳嫁给六皇子,九公主还特地跑来羞辱原主一番,直把原主给气哭了。
      
      这次,九公主也是来为叶冰裳鸣不平的。
      
      “我六皇嫂身子弱,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竟然还推她下水。如果不是皇兄及时救她,她早就香消玉殒,六皇嫂善良温柔,不和你计较,我可不会放过你。”
      
      九公主挥舞一下鞭子,鞭子抽在地面,发出凌厉一声响。
      
      “叶夕雾,敢不敢与我比试一场。”
      
      苏苏虽然锅多不压身,但她还是忍不住道:“既然是你六皇嫂落水,她都不说什么,你气什么?”
      
      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
      
      苏苏是真情实感疑惑,但是九公主觉得自己有被冒犯到,脸色更难看。
      “少说废话,你是不是怕了本公主?”
      
      她脾气火爆,说完这话,鞭子已经抽了过来。
      
      苏苏前面的小太监,连忙为苏苏挡住:“唉哟!九公主,这可使不得,使不得……”
      
      “滚开!”
      
      鞭子抽在小太监身上,苏苏抿紧了唇。
      
      她平复一下呼吸,看着九公主摇头:“我不和你比,这是在皇宫,皇上和太后怪罪怎么办?”
      
      这话一出口,九公主不屑地弯了弯唇。
      
      谁都知道,大夏国崇尚武道。
      
      开国皇帝,就是以武入道,此后不管达官贵人,还是平民子弟,都以武技强大为荣。
      强者为尊,在大夏国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叶大将军从未吃败仗,所以在大夏国地位那么高。
      
      叶大将军的长子,据说也身手不凡。可这三小姐,资质平平,完全没有遗传到父亲风范,九公主自小习武,每每都可以把高傲的叶三小姐,抽得尊严扫地。
      
      偏偏九公主不好得罪,叶夕雾想报仇都无能为力。
      
      也是因为这样,叶三小姐对九公主又气又怕。
      
      九公主听苏苏这样说,认定对方是怕了自己。
      
      九公主道:“既然是本公主找你比试,父皇和皇祖母自然不会说什么,出了事本公主担着。倒是你,输了可别和叶大将军告状。”
      
      她说着,又一鞭子抽了过来。
      
      苏苏把一旁的小太监推开。
      她算明白了,九公主知道她要进宫,特地等在这里,非得打她一顿,为叶冰裳报仇不可。
      
      九公主打原主打习惯了,偏偏原主虽然恶毒,但特别倔强,从来不告状。
      
      九公主见苏苏闪躲,翘起红唇:“来人,给叶夕雾一条鞭子。”
      
      苏苏本来不想惹事,满目疮痍的修真界,讲究息事宁人。
      但人间可不吃这一套,他们喜欢捏软柿子。
      
      既然躲不过,苏苏干脆从地上捡了根树枝。
      “不必,我用这个。”她将树枝横在身侧,少女穿着浅粉小袄,作防御姿态。
      
      九公主给气笑了:“你这是在羞辱本公主?”
      
      苏苏:……
      你说是就是。
      
      “你一会儿可别哭。”九公主抖开鞭子,冲苏苏甩过来。
      
      苏苏用树枝挡住,鞭子抽到树枝上,树枝直接被抽飞一截。
      
      九公主鄙夷地笑了笑。
      
      苏苏没说话,欺身迎了上去。
      修真之路,本就该无所畏惧。原主怕九公主,苏苏可不怕。
      她以树枝为剑,轻盈对上九公主的鞭子。
      
      她的剑法是无极宗宗主所授,无极宗的剑,寒影淖淖,一剑可断山劈海。
      
      叶夕雾身体里没有灵气,无法运行轻鸿剑诀,连剑意百分之一的威力也不能使出。
      
      但对于苏苏来说,这就够了。
      
      树枝灵巧绕过凌厉的鞭子,猛然逼近九公主身前。
      
      鞭子本就是远战武器,突然被人近身,九公主一慌,手臂上被抽了一下。
      疼得九公主鞭子脱手而出,下一刻,树枝抵在九公主脖子上。
      
      恍然间,九公主甚至觉得,抵住自己脖子的,是一把锐利的剑。
      她下意识后退,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宫婢连忙去扶她:“公主!”
      
      九公主不敢置信,她被三招秒了!
      
      苏苏收回树枝:“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见太后去了。”
      
      九公主脸色涨红,不可能!她怎么会被叶夕雾的树枝击倒。
      以前哪次不是叶夕雾毫无还手之力?这一定是意外。
      
      九公主不信邪,捡起地上的鞭子:“站住!”
      
      鞭子刁钻地抽过来,显然就是冲人脸上去的。春桃一惊,连忙挡在苏苏面前。
      
      倘若这一鞭子抽在春桃脸上,春桃当即就得毁容。
      
      苏苏见九公主这样毒辣,也生了气。她拉开春桃,索性将手中树枝扔了出去。
      
      树枝被鞭子打成两截,下面那截掉落在地,上面那截朝着九公主的脸飞过去。
      
      九公主睁大眼睛。
      眼看树枝要打中九公主的脸,一只修长如玉的手,将树枝截住。
      
      “皇兄!”
      
      苏苏定睛看去,一个眸如寒星的玉冠男子,握住了树枝。
      
      他身着天青色长袍,宽肩窄腰,袖子上绣了云纹,此刻正皱眉看着苏苏。
      
      苏苏愣住,不可思议喃喃道:“大师兄……”
      
      眼前的人,和她大师兄公冶寂无,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大师兄身上多了几分修真者的仁厚,眼前的男子更加俊朗。 
      
      “不知道小九是哪里冒犯了叶三小姐,三小姐要下此毒手?”萧凛冷冷问道。
      
      苏苏听见他的声音,心里又甜蜜又苦涩,甚至泛出几丝绵绵密密的委屈感觉,眼泪都快绷不住了。
      
      但这并非苏苏自己的情绪,大师兄对于自己来说,宽和温柔,她敬重他,如敬重兄长。
      她怎么也不可能,出现这种想往他怀里钻的羞耻情绪。
      
      显然是原主残存的情绪在作祟。
      
      她一下反应过来,眼前的人,竟然是叶夕雾爱得要死要活的六皇子萧凛。
      
      而苏苏的大师兄,在许久以前,就为了天下苍生,死在了仙魔大战中,据说是魔尊亲自动的手。
      随后,他的爱人摇光仙子,也跟着殉了情。 
      
      见苏苏愣愣盯着萧凛,九公主当即跳脚:“皇兄,还好你来得及时,否则昭玉的脸,都要被这个女人毁了!”
      
      九公主捂着被抽肿的手腕,委屈极了。
      
      萧凛问:“叶三小姐有什么说的?”
      
      他的目光微冷,苏苏被他看得难受。
      跨越多年光阴,再次看到故人,然而以前疼她的大师兄,如今是别人的兄长。
      
      他护着另一个女孩,冷冷与她对峙。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