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罚跪 ...

  •   关于少年魔王为什么会被罚跪,苏苏接收到的记忆是这样的——
      
      半月前,原主叶夕雾和庶姐叶冰裳,一同掉入湖中。
      
      结果,六皇子跳下去救庶姐,状元郎也跳下去救庶姐。不但如此,连原主才成婚不久的夫君,澹台烬,跳下湖也是游向庶姐。
      
      最后还是原主的一个暗卫,见势不对,把原主捞了上来。
      
      原主险些淹死,回来以后大发雷霆,她没法冲着六王爷和状元郎撒气,只好逮着澹台烬发火。
      
      她让澹台烬去跪结冰的湖面,她什么时候原谅他,他什么时候才能起来。
      
      惩罚还没实施,原主就受凉病倒,祖母带她和澹台烬去寺庙上香祈福。
      
      谁知路上出了意外,原主被山贼捉走了。
      现在回来,自然续上了惩罚。
      
      苏苏揉揉心口,想出去看少年魔王罚跪。
      
      这一定是她穿梭五百年时空的福利!
      要是有聚影珠,她一定留一个影像带回去给师叔师伯们看看,他们修仙界扬眉吐气了啊!
      
      *
      澹台烬跪在冰面上。
      
      前两日他回来,将军府管家笑吟吟道:“希望质子殿下,没有忘记三小姐的话。”
      
      他一言不发,低眸敛目,过去跪在了结冰的湖面。
      没一会儿,寒气让他的脸变得苍白无比。
      
      今年冬天比以往都要冷,几个丫鬟从湖边走过去,窃窃私语道:“三小姐又在惩罚质子了呀?”
      “怎么才从天华寺回来,三小姐又让质子罚跪,质子太可怜了。”
      “嘘,小声些,你不怕三小姐啊。”
      
      自从三小姐和质子殿下成亲以后,三小姐总是罚他。
      
      谁都知道,三小姐心仪六皇子,厌恶极了质子殿下。
      
      三小姐是叶大将军最疼爱的女儿,而质子澹台烬,是周国皇帝最讨厌的儿子。
      质子在大夏国这么多年,连奴仆都可以欺辱他,更遑论最受宠的三小姐叶夕雾。
      
      不待见一个人,不就随着心情,任意磋磨?
      
      婢女们看澹台烬的目光,同情居多。
      
      漂亮的少年平日里十分宽和懂礼,也没有半点架子。他身世本就可怜,如今还常常被这样折磨。
      
      叶大将军哪怕知道了这些事,顶多教训爱女两句,就不了了之。
      
      大雪覆盖了远处的青松,澹台烬咳嗽一声,寒气入肺,刺得呼吸带痛。
      
      膝盖下的冰,冻得骨头生疼。
      少年乌黑的发丝上,已然结出一层寒霜。
      
      澹台烬跪了太久,膝盖几乎要失去知觉,他闷哼一声,撑住冰面,堪堪稳住身体。
      
      冰上倒映出他的面容。
      一张羸弱无害的少年脸孔。
      
      他想起两日前,他把三小姐从山贼窝里抱回来的时候,叶家老夫人的脸都青了。
      
      “这件事谁也不许传出去,如果让我知道谁的口中走漏了风声,叶家定不饶他!”
      老夫人神色凌厉,眸中透露出浓浓的威胁。
      
      随后老夫人又安抚地看向他:“府中嬷嬷检查过,夕雾身上衣物完好,定没有发生对不起你之事。”
      
      “祖母多虑了,我自然相信夕雾。”
      
      老夫人看他一眼,满意地点头。
      
      叶三小姐被山贼掳走的事情,就这样隐秘地瞒了下来,老夫人却依旧在查。
      毕竟叶家卫队随行保护,多少年来从未出过这样的意外。
      
      山贼为何会盯上他们家三小姐?这件事怎样想,都不太对劲。
      
      凭那群乌合之众,完全不可能轻易将叶夕雾带走。
      
      然而不管老夫人怎样查,都没有个结果,这件事只能归咎于意外。
      
      苏苏来到湖边,一眼就看见了五百年后的罪魁祸首。
      
      少年跪在结冰的湖面上,已经快撑不住了。
      他脸色苍白,唇色不再鲜红,开始发乌。
      
      觉察到有人在看自己,少年抬起眸,正好对上苏苏的目光。
      
      少女披着雪白柔软的大氅,歪头打量他。
      
      两人隔着湖面遥遥相望,澹台烬看见,她突然弯起眼睛笑了。
      他从未见过叶夕雾露出这样纯粹干净的笑容。
      不知道是满意府中冬日雪景,还是满意冰湖上他的狼狈。
      
      苏苏身边的春桃,看得不忍心,用尽毕生勇气求情道:“小姐,质子殿下已经跪了两日,再跪下去,恐怕身子骨要坏了。需要叫质子起来吗?”
      
      苏苏摇摇头,看戏看得正上头,只可惜没有聚影珠,她认真地说:“显然他坚强着,看起来还可以再跪几天几夜。”
      
      春桃:“……”
      三小姐认真的吗?
      
      苏苏当然是认真的,她摸摸春桃的头。
      你不懂,像你这样的小姑娘,要是出生在未来,听到他名字,都得吓晕过去,才不会同情他呢。
      
      跪得半身不遂才好,看这邪物以后怎么变魔王!
      她看澹台烬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拂袖走了。
      
      见少女的背影消失在屋檐长廊下,澹台烬抿紧嘴唇,收回目光。
      
      *  
      苏苏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老夫人才午睡起来,因着信佛,屋子里檀香袅袅。
      
      苏苏进去的时候,屋里还站了一个豆蔻年华的青衫姑娘。
      青衫姑娘原本在给老夫人捏肩膀,见苏苏进来,便停了手。
      
      苏苏认不得人,没有做声,那姑娘倒是主动冲她点了点头,轻声喊:“三妹妹。”
      
      原来是叶家庶出的二小姐,叶岚音。
      
      苏苏颔首,打招呼道:“二姐姐。”
      
      叶岚音没想到苏苏会回应自己,她心中惊讶,局促地看苏苏一眼,冲老夫人福了福身:“祖母,岚音明日再来陪你礼佛。”
      老夫人拍拍她的手,点点头。
      
      苏苏算是看明白了,原身在叶家是个小霸王一样的存在。
      她来了,叶岚音就得给她让位。
      自己喊叶岚音一声二姐姐,都让人家诚惶诚恐,忐忑不安。
      
      所以原主平时是有多恐怖?
      
      叶岚音一走,老夫人刻板的脸上,显得宽和了不少:“三丫头,过来让祖母看看,身体好了没?”
      
      苏苏走过去,说道:“多谢祖母关心,夕雾的身体没事了。这些天,让祖母担心了。”
      
      老夫人亲昵地点点她额头:“祖母年纪大了,没几年好活,你这丫头,就让祖母省点心吧。”
      苏苏替老夫人捏着肩膀,道:“祖母身体康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娘呢,要一辈子护着夕雾。”
      
      “嘴上没个把门,胡说八道什么。”老夫人佯装训斥道,但眼里的笑意盖都盖不住。
      
      叶将军的嫡妻,生下原主就去世了,叶将军没有娶续弦,老夫人便亲自把原主抱到身边养大。
      自己养大的孩子,真是含在嘴里怕坏了,偏心偏得厉害。
      
      原主这样跋扈,祖母的宠爱占了很大的因素。原主也精明,平日里歹毒归歹毒,讨好长辈很有一套。
      
      大夏国推行孝道,叶将军是出了名的孝子,叶老夫人把叶夕雾看得和眼珠子似的,连带着叶将军也十分疼爱这个唯一的嫡女。
      
      “寺庙的事,祖母已经封了下人的口,你自己也不要到处说。姑娘家名节为重。”
      苏苏点头:“我知道了,祖母。”
      
      在叶家,老夫人是真的疼爱原主。
      想起原主的愿望,苏苏以后也会努力对老夫人好。
      
      老夫人又道,“你也要懂点事,去宽一宽质子的心。妻子发生这种事,他心里难免有芥蒂。”
      
      苏苏想起冰湖上罚跪的少年。
      她又不会真的和少年魔王做夫妻,吃饱了没事干才去安慰他。
      
      但是面对老夫人,她不能这样讲,只能点头:“夕雾知道。”
      
      老夫人点头。
      
      “祖母,银翘找到了吗?”
      
      老夫人眼神闪了闪,笑着说:“那丫头啊,找回来了,没有受伤,祖母把她送去庄子了。银翘早就到了婚配的年龄,这次她勇敢护主,总不能再让她在府里耽搁。”
      老夫人心里叹了口气,这些腌臜事,夕雾最好一辈子不要知道。
      
      苏苏在老夫人背后,看不见老太太神情。闻言松了口气:“那就好。”
      
      “前段时间,宫宴上的事,祖母一直没说你。你大姐姐都出嫁了,你去为难她作甚?还和她一同落下了水,把自己也弄生病了。”
      
      “祖母知道,你以前心悦六皇子,可你大姐姐现在是六皇子侧妃,你也嫁给了澹台烬,听祖母的话,以后离六皇子远些!”
      
      苏苏差点被口水呛到。
      
      对,原主除了性格有问题,最严重的问题是,她喜欢自己姐姐的男人六皇子。
      哪怕彼此成了婚都不死心,刁难陷害庶姐,一样不落下。
      
      而澹台烬,则喜欢她庶姐。
      多么厉害的关系,他们两夫妻,分别对人家两夫妻求而不得。
      
      老夫人见她没吭声,以为她还想不通,恨铁不成钢地拍她的手背:“回答祖母的话。”
      
      “是,夕雾知道了。以后一定离六皇子远远的。”老夫人即便不说,苏苏也不可能和庶姐抢什么六皇子啊。
      
      苏苏答应得太干脆,老夫人反倒起了疑。夕雾喜欢六皇子,就差到肝肠寸断的地步,怎么舍得放弃?
      
      “你这丫头,不会是哄祖母的吧?”
      
      苏苏颊边抿出两个浅浅的笑涡:“当然不会。”
      
      老夫人说:“证明给祖母看,不要再惩罚质子了,祖母听说,你让他去冰湖上跪着。外面这么冷的天,这是个小姑娘能做出来的事吗?传出去对你名声有损。”
      “他身份是不好,可到底成了你夫君,怎能往死里磋磨?以后收了心,好好过日子,才是正经事。”
      
      苏苏看老夫人坚持地看着自己,非要她点头不可。
      
      她叹了口气。
      “是。”
      
      *
      叶岚音走出老夫人屋子。
      
      她的丫鬟巧儿连忙迎上来:“二小姐,今日怎么出来得怎么早?”
      “三妹妹来了。”
      
      巧儿心中了然,酸道:“老夫人也太偏心了。”
      
      见叶岚音没有阻止,巧儿继续说:“三小姐当着六皇子的面,推大小姐下水,老夫人都把这件事压了下来。”
      “以前都以为,三小姐会是六皇子正妃,没想到转眼六皇子纳了大小姐作侧妃。”
      
      叶岚音眸色动了动。
      
      是啊,谁都没想到,六皇子提亲,求娶的竟然是叶家庶长女叶冰裳。
      
      叶冰裳到底是个庶女,不能做皇子正妃,只能做个侧妃。
      
      可当时叶岚音远远看见,六皇子的眼里,全是对大姐姐的爱意。
      
      想到此,叶岚音狠狠攥紧了帕子。
      
      都是庶女,叶冰裳能被皇子这样爱重,自己却只能讨好老夫人,寄希望她将来给自己许一个好些的人家。
      
      叶岚音心口堵得慌,直到看见冰面上的澹台烬,她神色终于缓和些。
      
      连巧儿脸上,都露出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
      
      三小姐是将军府唯一的嫡女又如何,嫁给一个低贱如斯的质子,后半辈子,还有什么荣宠可言?
      都知道,澹台烬六岁到大夏国为质,一直被囚困于宫里。
      听说他给太监洗过脚,连狗食都吃过。
      
      这样卑贱的人,或许连大字都不认得一个,哪里比得上文韬武略的六皇子半分。
      
      嫁给他的第一个月,三小姐哭了许久,又发脾气又谩骂。
      这两个月才稍微好了些,但也不把澹台烬当人看。
      
      叶岚音用帕子捂唇,掩盖住嘴边的笑意。
      
      大夏国推行武道,听说那个澹台烬,小时候根骨被毁,现在手无缚鸡之力。
      孱弱不堪的少年郎,放在以前,她不可一世的三妹妹,怕是看都不会看一眼。
      
      祖母总有作古的时候,一个连宫殿都没有的质子,到时候能给叶夕雾什么?叶夕雾这辈子还不是任人磋磨的命。
      
      巧儿道:“听说质子都在冰上跪两天了,奴婢看他脸色,恐怕快要坚持不住。二小姐,需要给他一件披风吗?”
      
      平日里,叶岚音十分喜欢施舍下人,在府中口碑很好。
      
      温柔善良的名声,可比三姑娘叶夕雾得人心多了。
      
      叶岚音有几分意动,她看向澹台烬。
      
      质子的身份上不得台面,那张脸却着实长得不错,比她一个女子都精致好看。
      
      叶岚音颔首,默认巧儿去做这件事。
      
      她自己则站在凉亭之上,冲质子温柔颔首。
      
      澹台烬也看见了府上的二姑娘。
      
      巧儿拿了一件雪白的披风,小心踩上冰面,朝他走过去。
      
      苏苏陪完祖母回来,就看见这一幕。
      
      她二姐姐,正在对少年魔王献殷勤。
      她踱步走过去。
      
      “二姐姐,你做什么?”
      
      叶岚音吓一跳,没想到苏苏出来这么快,自己被当场抓包。
      
      她连忙说:“三妹妹,你别误会,我是想着天气这么冷,又开始下雪了,质子跪在冰天雪地里,万一出人命不太好,于是让巧儿给他一件披风。”
      
      苏苏问冰面上的澹台烬:“你还能撑住吗?二姐姐给你披风,你要不要?”
      苏苏作为正道曙光,实在讨厌这个未来造成三界动荡的坏蛋。
      
      澹台烬看苏苏一眼,回叶岚音道:“多谢二小姐好意,在下不冷。”
      
      这就是回绝了。
      叶岚音心中有几分尴尬。
      
      “既如此,不打扰三妹妹和质子了。”她也待不下去,带巧儿离开。
      
      苏苏拢紧柔软的披风。
      
      她低眸看着跪着脚边的魔王,杀了他可能是全修真界,上至数千岁、下至稚童,共有的愿望。
      这也是苏苏从小立下的鸿愿。
      他现在看起来不堪一击,少年时的魔王,脆弱得和婴儿一样。
      
      全身上下都写着,我很好杀。
      
      正道少女蠢蠢欲动。
      
      苏苏艰难地压下了这份心思。
      修真之人有灵根,正如天生魔物有邪骨。
      长老们说过,如果不剔除掉魔王邪骨,即便杀了他,他依旧会吸食天下怨气而重生。
      
      也就是说,杀他反而会让他更强大。
      她要先找到剔除邪骨的办法。
      
      澹台烬隐约觉察到杀气,他抬眸,少女已经转开了目光。
      
      从他的目光,只能看见她半边脸颊,还有露在外面雪白的耳朵。
      她的唇微嘟,似乎有种不满的情绪。粉粉的,小巧可爱。
      这幅模样,与她的歹毒,倒是半点儿也不沾边。
      
      澹台烬冷得没了知觉,身子轰然倒在冰面上。
      
      高贵的少女顿了顿,没有看他,从他身边走过去。
      
      他蜷缩在地上,视线里。少女粉白色绣鞋上,开了一朵朵粉嫩的桃花。
      生机勃勃。
      
      *  
      叶大将军晚上没回府,老夫人上了年龄,没什么精神,让众人在自个儿院子用晚膳。
      
      苏苏沐浴后,春桃服侍她睡觉。
      春桃给她散下头发,见她在灯光下眉眼十分乖巧,忍不住夸赞道:“三小姐的头发又顺又软。”
      夸完一惊,生怕三小姐发火说她没规矩。没想到三小姐笑得眉眼弯弯:“春桃的头发也好看。”
      
      另一个叫做喜喜的小丫头跑进来,冲苏苏福了福,声如蚊蚋道:“老夫人让人,把质子殿下送回来了。”
      
      苏苏抬眼,果然看见澹台烬走进屋子里。
      
      少年发上寒霜,一触到室内的温暖,化成颗颗水珠。
      
      他带着外面风雪的冰冷气息,抿唇局促地看着苏苏。
      
      现在还不到酉时,但因为天冷,黑得快,外面已经漆黑一片。
      他一进来,空气似乎都静默了。
      
      春桃和喜喜连忙道:“三小姐,奴婢们告退。”
      
      春桃和喜喜阖上了门。
      
      澹台烬嗓音低哑,问道:“三小姐气消了吗?”
      
      苏苏毫不犹豫地摇头:“没有。”
      
      他垂眸,漆黑如鸦羽的睫毛,盖住眼睛。室内的热度并没有让他好受多少,反而让他被冻伤的手脚,发疼发痒,变得通红一片。
      
      苏苏看了一眼。
      
      心里轻轻哼了一声,魔王才不可怜。
      
      她治疗过折翼的雏鹰,生病的孩童,白发苍苍的老人。
      
      但仙界第一准则,修真的姑娘,绝不可以同情一个邪物。
      即便他看起来再脆弱。
      
      

  • 作者有话要说:  看我文案上方解释哦,我改改女主人设。改到半夜这两章大改完了,明天睡醒起来,争取迅速把剩下两章改了,不会影响日更,后暂时锁一下,改完放出来。
    造成不便请小天使们谅解呀~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