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少年魔王 ...

  •   “三小姐,往前跑,不要回头!”
      
      黎苏苏有意识的时候,猛然被人推了一把。
      她脚下一滑,从山坡上滚了下去。
      
      十二月的天,地上铺了厚厚一层积雪,彻骨地冷,身上也疼。
      
      快要撞到山坡下的树时,黎苏苏手腕上,凭空出现一个白玉手镯。
      手镯流转着五彩的光芒,这股力量,堪堪稳住了她的身子。
      
      黎苏苏头晕目眩,好半晌才缓过神。
      
      入目是一片白茫茫的天地,她从地上坐起来,发现自己实在是狼狈。
      身上的粉白袄子一片脏污,发髻散落下来,脚上绣鞋也掉了一只。
      
      苏苏撑住树干,从地上爬起来。
      她手上的玉镯里,传来一个小正太的声音,它一本正经地说:“主人,这就是五百年前的人间。”
      
      天上还下着鹅毛大雪。
      
      苏苏伸出手,雪花落在她掌心,转瞬被她的体温融化,空气中充斥着浓厚的灵气。
      她苍白的小脸上,露出星星点点的惊讶。
      
      五百年后的世界,将会到处一片黑雾,魑魅魍魉横行,灵气稀疏,少得可怜。
      
      “叶夕雾愿意让出身体。”玉镯顿了顿,说道,“她说,她希望你未来,能从那个邪物手中,保住她的父亲和祖母。”
      
      苏苏道:“你告诉叶夕雾,我答应她。”
      
      “穿越五百年,我没有灵力了,主人,我要开始休眠,有生命危险时,你再叫我。”
      
      “好。”她抬起纤细的手指,抚过玉镯。
      
      手镯上的光芒黯淡下来,陷入沉寂。
      
      苏苏闭上眼,原主叶夕雾过往的记忆,开始出现在苏苏脑海里。到底不是自己的身体,记忆断断续续,十分模糊。
      叶夕雾是叶将军家的三小姐,也是叶家唯一的嫡女。
      
      前段时间落了水,病得很重,久久不愈。她的祖母担忧她,带她去天华寺上香。
      没想到,在庙里,叶夕雾和贴身丫鬟银翘,一同被山贼掳走。
      
      叶夕雾和银翘,趁着山贼不注意,逃命下山。
      
      主仆俩没跑多远,就被山贼发现。
      苏苏穿到叶夕雾身上,刚好就是这一幕,丫鬟推开了原主,让原主逃跑。
      
      苏苏脚上一阵疼痛,她低头看,脚踝肿得老高。
      
      苏苏尽量忽视疼痛,开始找出路。
      
      她深一脚浅一脚走在雪地中,边走边掩盖雪地上的痕迹,她喘着气,没有停下脚步。
      
      不知道山贼什么时候会回来,如果现在发现了她,她的处境绝对不会好。
      一个弱女子,落到山贼手中,想也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她走了没多久,雪地里窸窸窣窣响起一阵脚步声。
      
      苏苏连忙躲在一块石头后面。
      
      果然,没一会儿,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出现在附近。
      
      “废物东西,不过一个女人,你们还真让她跑了!”为首的人,喘着气,一掌打在手下的头上。
      
      “大哥。”手下挨了打,却不敢反抗,不安地说,“我们的情报有误,那小妞不是什么富商的女儿,而是叶大将军的闺女。”
      
      山贼头子脸上的横肉抖了抖,脸色也非常难看。
      哪个山贼不怕朝廷的兵马?
      
      他眸光变得狠戾:“既然这样,更要找到人,以绝后患。”
      
      “看老子做什么,还不去分开去找!”
      
      苏苏窝在石头后面,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她皱起眉头,做好被发现的准备。
      
      好在脚步声在她身边顿了顿,又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苏苏谨慎地等了会儿,没有动弹。直到他们没了动静,她这才看过去,雪地里脚印杂乱,山贼们已经不见了。
      
      苏苏站起来打算离开,突然,一个掉头回来的山贼大喊道:“大哥,来人,那女人在这里!”
      
      苏苏毫不犹豫,掉头就跑。
      
      然而身后的山贼很快追了上来。
      
      这具身体已经相当虚弱,苏苏眼前朦胧,雪地白茫茫一片,几乎看不见前路,她突然撞到一个人身上。
      
      几支箭矢嗖嗖射向她身后,山贼应声而倒。
      
      苏苏抬眸,看见一张清隽的脸。
      
      少年一身白袍,几乎与雪地相融,他脸颊瘦削,漆黑的眸,显得有几分冷漠。
      他皮肤很白,红唇乌发,漂亮得惊人,但因为一双平静淡漠的眼睛,并没有显得女气。
      
      苏苏撞到他时,他一动不动。但在触及到她的目光时,他略微惊慌地转开眸。
      
      少年扶住她,低声说:“对不起,三小姐,我来晚了。”
      
      苏苏不明所以,只好摇摇头。
      
      几句话的功夫,山贼们死的死,伤的伤,活下来的,已经逃命去了。
      
      少年身后的士兵冲苏苏抱拳:“三小姐!属下来迟。”
      
      苏苏想起那个推开自己,让自己先跑的小丫头,抬眸道:“银翘还在他们手中,请你帮忙找找银翘。”
      
      少年黑眸看着她:“好,我让人去找。”
      
      士兵们分散找银翘去了。
      
      少年低眸,询问道:“你受伤了?”
      
      还不待苏苏答话,他默默打横抱起她。
      
      猛然被陌生少年抱起,苏苏有几分抗拒,她弄不清状况,一时半会儿不敢挣扎,抬眸打量他。
      
      有个很大的问题。
      她虽然有部分叶夕雾的记忆,但是她无法把人对号入座。
      
      所以,眼前这位,到底是谁?
      
      他怀里一点儿也不暖和,反而和冰冷的空气有得一拼。
      
      苏苏在他怀里并不好受,冷得发抖,她想了想,说道:“我刚刚掉下山坡,撞到了头,记忆有些紊乱。对不起,我不认得你了……”
      
      话音一落,少年眼里生出几分古怪之色。
      
      这情绪并没有维持多久,他很快恢复正常,说道:“我叫澹台烬,三月前,我们成了亲。”
      
      此话一出,苏苏身体一僵,不可思议地抬眸。
      
      雪花落在少年发间,衬得他眉眼也如冰雪。
      
      少年把她抱得更紧一些,轻声问:“三小姐,你冷吗?”
      他黑眸乌发,看上去孱弱而无害。
      见苏苏打量他,他安静垂下目光,显得恭敬卑怯。
      
      苏苏身体更僵硬。
      她抿紧了唇,掩盖住眸中情绪。
      
      苏苏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孱弱漂亮的少年,竟然就是她的任务对象。
      未来那个,动辄杀人,捏碎人魂魄的魔王。
      
      她靠在他胸前,感觉到他颀长的身躯下,瘦骨嶙峋,骨头硌人。
      瞬间,她脑海里,掠过上百种杀掉一个人的仙决。
      
      这想法非常强烈,手几乎下意识,已经悄悄掐好一个暗杀的仙决。
      然而什么反应都没有。
      
      苏苏后知后觉想起,她现在是个凡人。
      
      身体又冷又疼,换作原主,早就维持不了清醒,苏苏勉强撑到现在,已然到达极限。
      
      她试图挣扎着离开这个邪物的怀抱,但她早已没了力气,下一刻苏苏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少年行走的步子顿住。
      
      她晕过去后,他这才低眸,看着怀里的少女。
      
      少女脸色苍白,这张平时张扬跋扈、惹人厌恶的脸,竟然在冰天雪地的衬托中,显出几分柔和圣洁之气。
      
      他皱了皱眉,随即漠不关心地转开眸光,往山贼窝外面走。
      
      没多久,叶将军手下的士兵,带回来了叶夕雾的贴身丫鬟银翘。
      
      那丫头倒在雪地中。
      澹台烬静静看着地上那具尸体。
      
      银翘身上数十道刀伤,衣衫凌乱,腹部一个血洞,脸已经血肉模糊。
      空气中弥散着浓烈的血腥气。
      
      士兵问:“质子殿下,怎么处理?”
      
      他只看了一眼,轻描淡写道:“死了啊,那就烧了吧。”
      
      语气就如同轻飘飘地说,今年冬天这场雪,下得真大。
      
      *
      马车晃晃悠悠间,黎苏苏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了自己小时候。
      她出生在五百年后,是第一仙门掌门之女。
      本来是个金贵的身份,然而黎苏苏比较倒霉。
      
      这事说来话长,她那个时代,邪魔当道。
      简单来说,妖魔成了主宰,修真者和凡人,反而成了见不得光的存在。
      
      谁也不知道那个邪物,到底是什么时候诞生的。但自从他入世以来,手段残忍,将仙门被打得节节退败。
      
      起初还有不信邪的宗门,试图围剿他,后来这群修真者,被残忍地埋在了“万仙塚”,魂飞魄散。
      无数仙尊陨落,剩下的宗门害怕了,只能躲起来苟延残喘。
      
      自此,提起他,只觉得胆寒。
      
      天空灰暗,魔气盖住灵气,无法修行。人间瘟疫肆虐,尸横遍野。
      
      黎苏苏就在这样的世界长大。
      
      现在这具凡人的身体累极了,黎苏苏竟然梦到了她小时候。
      其实她许久不曾想起这个噩梦了。
      
      彼时她刚刚化形,还是个小女孩,额心一点火红的朱砂。
      
      掌门爹爹说:“苏苏不能出宗门,否则被妖魔抓住,就会把你丢给魔王。”
      
      青衫仙尊指着第一个灵位。
      
      “看见没,这是你大师叔,魔王杀的。”
      
      又指向第二个灵位。
      
      “这是你五师叔,魔王杀的,魂都散了。”
      
      手移到第三个灵位,小萝莉苏苏严肃着小脸,认真点头,接话道:“我知道,这是二师伯,也是魔王杀的,死的时候连同他的本命法器,都一并被捏碎了。苏苏将来长大,一定为师叔师伯们报仇。”
      
      掌门看着粉雕玉琢、浩然正气的女娃娃,欣慰地点点头。
      
      然而苏苏到底还小,没过多久,她竟被一个叛逃的同门师兄,骗出宗门。
      
      下一秒,她被妖魔抓住了。
      妖魔们围着她,夸赞叛徒师兄道:“你干得不错,这个小女娃娃灵魂非常纯粹,灵魂石都亮了,魔尊必定重重有赏!”
      
      叛徒点头哈腰,高兴极了。
      
      他们把苏苏献给魔王。
      
      魔宫鲜血汩汩,阴森昏暗,苏苏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周围妖怪们戏耍她,她怎样也打不过,逃不出去。
      最后女孩急得化作原型,用翅膀盖住脸颊,嘤嘤直哭。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魔王,那个杀了她一堆师叔师伯的男人。
      
      他很高,坐在王座上,周身萦绕着黑雾。
      黑色的斗篷包裹着身体,仅露出的一双眼睛毫无感情。
      
      魔王肤色惨白,他撑着下巴,睥睨着她。
      
      魔宫灯火烧得“噼啪”作响。
      小女娃被骗来魔窟,又后悔又伤心,抽噎得直打嗝儿。
      
      “我特地来投靠魔尊,这是我送给魔尊的礼物。”师兄指着苏苏,讨好地笑。
      
      然而下一刻,他瞪大眼睛,喉咙里发出“赫赫”的声音,血从他嘴角蜿蜒留下。
      
      师兄就这样轻易地死了,苏苏悄悄移开翅膀,瞪大眼睛。
      
      魔王伸出苍白的手指,拎起小女孩。
      苏苏大眼睛里包着一泡倔强的泪,就是不肯落:“我可不怕你!”
      
      她以为下一秒,就轮到自己了。
      鼓足了勇气,引颈受戮。
      
      魔王打量她许久,抬手把她扔回了衡阳宗。
      
      谁也不知道,魔王为什么没杀苏苏,连苏苏也不明白。
      
      若干年后,长老们占卜,决定挑选一个人,送到五百年前,弄清魔尊由来,阻止他觉醒,拯救苍生。
      
      卦象转来转去,最后指着黎苏苏。
      
      苏苏:“……”骤然有种即将奔赴大道的使命感。
      
      梦里,一排灵位包围着苏苏,给她加油打气。
      苏苏冲它们抱了抱拳,醒了过来。
      
      她已然不在那片雪地,身下的床铺温暖,房间里萦绕着淡淡的暖香。
      炭火烧得正旺,让她脸颊染上浅浅的绯红。
      
      眼前一个十五六岁大的丫头,小心翼翼行礼:“小姐,你醒了。”
      
      她扶起苏苏,喂苏苏喝了口水。
      苏苏喉咙很痛,呛得咳嗽几声。小丫头脸色瞬间惨白,跪在地上:“小姐饶命,春桃不是故意的。”
      
      说罢,便磕起头来,一声一声,撞得地面砰砰作响,不带含糊的。
      显然怕苏苏怕得要命。
      
      原主叶夕雾,性格乖戾,几近凶残。看看苏苏一个咳嗽,把人家吓成什么样就知道了。
      
      苏苏摇摇头,尽量不吓到她,说道:“你起来吧,不怪你。”
      
      春桃忐忑打量苏苏的脸色,换作以往,小姐身体不适,定不会轻饶了她。
      她仔细观察小姐脸色,见三小姐确实没打算惩罚自己,春桃松了口气,连忙把茶杯放好。
      
      “这是在哪里?”苏苏问道。
      
      小丫头说:“已经不在寺里,回到了府上。小姐,你烧了两天。”
      
      苏苏问道:“春桃,澹台烬呢?”
      
      她随着修真界众人叫惯了“魔王”、“邪物”,现在叫魔王少时的名字好生疏。
      
      春桃观察着她的脸色,小声地说:“质子殿下回府后,就在冰面跪着,春桃帮您监督着的,他绝对没有起来。”
      
      苏苏诧异地看着春桃,什么?跪着?
      
      脑海里零星闪过些许片段,苏苏总算想起来,是怎么回事。
      
      这是原主在被山贼抓走前的吩咐。
      苏苏昏迷了两天,也就是说,澹台烬在冰天雪地里,已经跪了两天。
      
      苏苏想了想,问春桃:“你能给我一面镜子吗?”
      
      春桃连忙递上一面铜镜,她悄悄看着三小姐,三小姐第一次用温和的语气和自己讲话哎!
      
      苏苏打量着自己现在的身体,镜子里,映出一张青涩的脸,约莫十六七岁大。杏眼上翘,樱唇小巧,称不上绝色,偏向于邻家小姑娘型的好看。
      苏苏试着一笑,瞬间带上几丝开朗快乐的味道来。
      
      其实,苏苏的重点,并不是看原主长什么样。
      她对着镜子打量许久。
      
      久到春桃战战兢兢,忍不住问:“小姐,你在看什么。”
      不会又在怨自己生得不如大姑娘有风情吧?
      
      苏苏心想:师伯曾教她看面相,口为壬癸北方中,唇若丹朱势要长。齿白细多齐更密,自然平地作公王。
      
      现在她一样不占,看这面相,注定活不过二十,是早夭之命。
      
      苏苏很疑惑,虽说凡人的寿命不过须臾百载,但这具身体年龄还小,竟然注定会早死?
      即便身体的人换成了苏苏,也丝毫没有改变的迹象。
      
      那她未来到底是怎么死的呀?
      
      不知道为什么,苏苏一下子,联想起外头跪着的少年魔王。
      
      正道少女黎苏苏,猛然抬起眸。
      淦!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自己给自己撒个花花(^-^)V
    崽崽们好久不见,真开心又在新文和大家见面。
    文案新增了更完善的排雷,大家可以看看,觉得雷尽早避让么么啾~
    N:文中“口为壬癸北方中……”源自《麻衣神相》“面相五官诗”。
    ——————
    感谢以下小天使早早的投雷:
    感谢【驰厌后援会】的手榴弹X3
    感谢【忻佳梁】的火箭炮
    感谢【大概快死了吧、南飞、荼靡、是啥啥~、1015TUTU、+1】的手榴弹
    感谢【声声、浅生。、M大人、辽辽、QR、35932286、冰冰来吃、冰冰来吃、小说真好看我爱小说、完颜景馨、35233586、
    总有爱君想害朕、41849571、41849571、卢卡斯是希娅的~、是作作呀~、荼靡、Musedawn、汤圆会发光、30093776、葵花味的猫咪、汤圆会发光、板凳~、有疯子在追我。、彩虹掉在地上啦、琥珀、对酒当歌、子王李。、40777121、问灵.、问灵.、问灵、问灵.、问灵、半斤、JING、腊肉馅儿团子、奉羌、薄荷糖."微微凉、42717938】的地雷~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