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凡人的身体是很娇弱的。
      
      燕殊洗漱用膳后,带着猫儿一起去厢房休息,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了。
      
      女童将温热的早饭给她送到房里,等她用膳。
      
      这让燕殊有些羞赧,掏出一双素花白银耳钉,不容拒绝地递给她:“我听观主说你叫阿荼,我瞧见你有耳洞,这耳钉便做谢礼送与你吧。在此叨扰,真是麻烦你了。”
      
      女童并没有推辞,从她手中接过耳钉,展在她眼前,抬头注视着她,神情落落大方:“多谢前辈。前辈,你可以帮我戴上吗?“
      
      这种小小要求,燕殊自然不会拒绝,俯身给她戴上后,又忍不住抬手掐了掐她稚嫩可爱的小脸。
      
      她笑靥如花:“女孩子就是可爱啊,我最喜欢女孩子!”
      
      “前辈喜欢就好。”不慌不忙。
      
      用膳后,女童恭敬屈膝,将餐具收回托盘退下去,模样既沉稳又从容。
      
      山中道观的日子如水般平淡无澜,燕殊却是会找乐子的,上山打鸟,下水摸鱼,偶尔来了兴致,还能随意翻阅观中典籍。
      
      这对于什么都不记得的燕殊来说,一切都是那么新奇,半点不觉得无聊。
      
      观主可能夜里染了风寒,早上起来就一直听到他在咳嗽。而观中的草药不充足,观主写下药方,让阿荼去山脚下的镇上抓药来医治。
      
      闲着无事,姬灵均又一直不醒,闻言她也要跟着阿荼一起下山。
      
      一方面是觉得小女孩独行不安全,另一方面也是想重新瞧瞧有没有人能给姬灵均看看。
      
      虽然观主说他无事,但她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下山,顺着溪流而下,穿过一个依水而建的村子,便能上大路,去往镇上。
      
      村中小径,燕殊抱着猫儿走在前,忽然听到身后的阿荼传来一声痛呼。
      
      “阿荼,你怎么了?”
      
      阿荼捂着额头,眼前一阵眩晕,蹲着身子缓解了好一会儿,才细声回答:“没事的前辈,只是被什么砸到了额头……”
      
      说完,抬头对她懂事地笑了一下。
      
      燕殊蹙着眉,眼尖瞅见她指缝中渗出血迹,刚想说什么,耳畔突然传来破空之声,她挑眉,握住的瞬间反手掷回去,就听到路旁茂盛的草丛里传来孩童的呼痛的哭声,紧接着,一群小孩子呼啦啦跑了出来。
      
      “灾星,你居然敢打还手!”
      
      “妖怪妖怪,她是妖怪!我们一起打死她!”
      
      “快看看啊,她居然将虎子的脑门都打青了,快去告诉他爹娘。这个扫把星不仅害死了自己父母兄弟,现在又来害我们了!”
      
      一小群孩子炸天呼地喊着要报仇之类的话,跑去告诉自己爹娘。另一部分则留在这里,给虎子壮威。
      
      而那个被叫做虎子的孩子捂着乌青的脑门,顶着一泡泪,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被护在身后的阿荼,转而看向面目冷凝的神仙姐姐:“漂亮姐姐,你不要被她骗了!她天生白发,是个不折不扣的怪物!怎么都杀不死,离她太近的人,都会被她害死的!”
      
      “哼,如果不是她叔母及时将她赶出家,他们一家也要死在她手上了!”
      
      “没错没错,也就只有道观里那个疯老头才敢收留她!”
      
      燕殊被他们吵得头疼,掏了掏耳朵:“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就是你们围在这里打人的理由?一群半大的男孩子,个个都是腿长胳膊粗的,不想着农忙时帮亲人干活,也不努力读书学习,就学会成群结队欺负小女孩吗?”
      
      “她才不是小女孩,她是怪物怪物!”有人反驳。
      
      “就是,正常人怎么会有长着白头发!她分明是扫把星!”
      
      “没错,前几天山里传来可怖的吼声和地震,肯定是她又在杀人了!”煞有介事的附和,“那个疯老头这么久不出现,肯定被她吃了!”
      
      阿荼对此已经习以为常,面对孩子天真的邪恶,并没有半分动容,她只是低着头,并不为自己争辩半分,看起来既乖顺又可怜。
      
      燕殊不耐烦跟听不懂人话的孩子争辩,也不想多管闲事为别人父母教育孩子,好竹出不了歹笋,从这些呜呜咋咋的孩子身上,足以窥见其父母为人。
      
      不过是欺负阿荼没有父母兄弟罢了,至于说什么叔母。呵,不是自己的孩子,哪里会有什么真心?
      
      这种恶毒的流言,不过是成年人世界的遮羞布而已。
      
      她只是忘记了很多事情,不代表失去了该有的判断力。
      
      不过,燕殊也由此判定,她心心念念之人,绝对不会存在于这种让人厌烦的世界。
      
      人总会被与自己完全不同的人所吸引,这段时日足以她认清自己的本能——那可不是个好东西,所以,她牵挂的必是崇高圣洁至明至净之人!
      
      燕殊一手抱着猫儿,一手握起她的手,对着一双双恨不得阿荼去死的眼睛,淡淡道:“你们怎么想,与我无关。只是奉劝一句,收起你们的胡搅蛮缠,我对待吵闹的孩子向来没有耐心。你们也听到深山中传来的可怕声音了罢,告诉你们,我就是从那里来的,怪物长什么样,我比你们都要清楚。再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我便送你们去见识一下真正的怪物!”
      
      说完,领着阿荼转身便走。
      
      身后孩子们像是被吓住了,追上来不敢,只在原地吵嚷不止。
      
      离开了村子,燕殊递给她一方手帕,瞥着她额头青紫的肿包,问道:“还疼吗?”
      
      阿荼先是一愣,然后紧紧握住她的手,素来镇定自若的脸上浮现一丝孩童该有的腼腆欢喜:“当时是很痛,不过不去想的话,一会儿就不会痛了。我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前辈不要担心。”
      
      她说得极是简单,却懂事乖巧地让燕殊心底一阵发软。
      
      ——啊,女孩子果然都是宝物!
      

  • 作者有话要说:  前几天,我坐在电脑前,脚会冻得冰凉,幸好现在供暖了。
    希望这暖也能暖暖我的文,不要让我今天红包都发不出去,尴尬,就是很尴尬。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