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6、第 36 章 ...

  •   银时并没有直接回村子将松阳下葬,他首先去找了玄武。
      
      玄武已经不住在他过去的那个家里了,他在去战场的时候就将家里的房子给卖掉了,现在他住在阿清以前的家——阿清当初也卖掉了房子,但买家很快就不喜欢这个不吉利的地方而搬出去挂牌招租,他便租下了这间小屋,继续开着一家诊所。
      
      在这种乡下地方,医生总是稀缺的金贵资源,再加上玄武收费低廉,所以即使这地方并不好,村民也依旧常常过来看病。不过那天早上,他起来搬开大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银时风尘仆仆的身影。
      
      对于这一天他早有预料,银时之前也给他寄了信告诉他要回来的事情,所以他很平静地将银时迎入家中。听他说完战场那边的事情,青年几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你辛苦了,银时。”
      
      “没什么辛不辛苦的……玄武,村子这边情况如何?主要是小光,还有入江家。”
      
      他现在最关心的,除了小师妹,就是好友一家,他这次回来,除了给老师下葬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去入江家提亲。这是他对久一牺牲前的承诺,他要代替死去的好友照顾他的家人。
      
      “小光那边情况还可以。对了,忘了和你说了,阿秋她一周前嫁去周防那边了,我去她家探望过小光好几次,这孩子生活得还可以,阿秋的父母对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我听说她家想让小光以后直接嫁给他们的儿子,小光毕竟年纪还小,你也回来了,我觉得这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不过你说入江家,他们前段时间就说了,马上要搬家去其他地方,你要是想提亲,最好尽快去。但是银时……他们可能不会接受你。”
      
      玄武说得犹豫,银时也知道他的意思,但他依然坚持:“我已经答应了久一了,总是要试一试的,就算他们不情愿,但我对他们家是有责任的。”
      
      见银时坚持要去,玄武也不作阻拦,只嘱咐他尽量低调些,他的身份不适合在村子里抛头露面。
      
      但是当银时去入江家提亲的时候,他预想中的怒骂与斥责都没有到来。实际上,早在久一战死时,他的遗物就随着自己的信一起寄回了松本村,信上他和入江家说了久一的遗愿,他希望自己的好友迎娶自己的妹妹。
      
      入江先生看着面前多年不见的青年,仿佛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他问他:
      
      “……我问你,你是因为答应了久一,才要娶我家的女儿吗?”
      
      “是,但也不全是。久一生前希望我能迎娶纯子小姐,这确实是我来提亲的直接原因,但是比起那个,我更是因为自己内心的意志而做出这个决定的。”
      
      “怎么说?”这次问他的是入江太太,这位美丽的女性,她看起来比他记忆中要苍老了许多,从他到来开始,她就似乎在忍着泪水,直到现在她的眼圈还有些红,仿佛是在青年身上看见了自己战死的儿子的影子。
      
      “对于久一的死,我是要付责任的,我本应该将他也活着带回来的,可如今却只有我一人恬不知耻地回来了……所以,我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我要保护他的家人。我不仅是厚着脸皮想迎娶您家的小姐,如果二位不嫌弃,我愿意入赘入江家,用我的余生,守护好纯子小姐与您二位。”
      
      夫妻俩相视一眼,看见他以土下座的方式表达出了他的决心,青年的额头贴着地板,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好久,才听见入江先生开口了。
      
      “……我们拒绝。”
      
      意料之中的答案,但他反而觉得更沉重了,银时继续维持着跪姿,静静听着。
      
      “坦白说,直到现在我也是怨恨你和你的老师的。如果当初没有接纳你们,我儿子就不会死……但是久一已经去了,难道还能死而复生吗……总之,老夫不愿意接受你的提议,我们家也不需要你来保护,你没那个责任。还请你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夫人柔柔地继续道:“而且我们也已经为纯子说定了一门亲事,待到她十八岁的时候就可以正式出嫁了,银时君,请回吧。”
      
      他慢慢地抬起了头。看见他,入江先生就仿佛看见了过去的那个少年,他的样貌和小时候并没有什么变化,那时候他常常来自己家找久一玩,他也是真心将这个少年看做了自己的第二个儿子……时光荏苒,当他真的要来做自己义子的时候,他却选择了拒绝。
      
      想起往事的一幕幕,入江先生最后还是心软了,选择了告诉他真相:
      
      “如果你真的想保护我们家,就请离我们越远越好。”
      
      “我从萩城那边得到消息,因为大力支持攘夷运动,长州藩从上到下都要接受幕府的调查,江户的人就在赶往这里的路上,最多半个月就到……像你这种有名气的是首当其冲,如果让人知道你在这儿,别说我们家了,恐怕这个村子都要倒霉……银时君,如果你真的还对这里有感情的话,你最好立刻离开这里出去避避风头,这也是为你好。”
      
      银时在离开入江家的时候,终于看见了纯子。她一直在悄悄地偷听他们的谈话,得知他可能马上又要离开这里,这个已经十四岁的少女叫住了银时,却又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
      
      “银时哥哥!你……”
      
      她依旧对眼前的这位青年怀抱着过去的感情,但是她知道,他们没有可能。所以她只是看着他,望着他因为成熟而变得俊朗的轮廓,她咬着嘴唇,几乎要哭。
      
      随后,她感觉自己被一个温和的怀抱拥住,属于他的淡淡气味陌生却莫名叫她觉得好闻,好像是皮革、青草和露水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他轻拍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与她作告别:
      
      “保重,纯子,祝你幸福。”
      
      ……
      
      入江家提亲的事情虽然失败了,但是银时也得到了一条重要的消息:幕府的人正在赶往长州,他不能在这里久留。
      
      “那你马上就走?”玄武问他,他考虑了一下,还是回绝了:“我还是想多留几天,至少要给老师下葬,再看看小光再走吧。”
      
      “行,没问题,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就尽管说。”
      
      这几天玄武借口身体抱恙,不顾村民异样的眼神谢绝了一切来客,这么做主要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银时就住在他家。入江家的事情解决后,他们决定要给老师尽快下葬,银时本来是提议把老师葬在村塾的旧址里的,但玄武表示反对。
      
      “把老师葬去能看见小光的地方吧,师母也在那儿。”
      
      他们两个从镇上订了一块简单的墓碑,一起在黎明前搬到了山上,在他们师母的坟墓旁边又重新挖了一个坑,郑重地将老师的骨灰盒放进去,并将那块写了“恩师吉田松阳之墓”的石碑与旁边师母的墓碑并立。
      
      落叶归根,入土为安。
      
      他们一共干了好几个小时,还顺便给这附近除了杂草,等他们满头大汗地做完之后,天也亮了。他们在山腰上看见,从东方升起的太阳,它是那么宏伟,日轮那一层血红色金边,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染成同样的颜色,它的光芒照亮了他们,也照亮了那两块并立的墓碑。迎着新生朝阳的沐浴,它们看起来是那么的庄严而肃穆。
      
      太阳和墓碑,这是两样最能象征永恒的东西。
      
      他们一起在墓碑前为老师和师母上香,轮到银时的时候,他在师母的墓碑前长久地跪坐着,闭着眼睛双手合十。他的脑中始终萦绕着过去的记忆,从他们最初相识的时候开始……
      
      “真礼!”
      
      最初,他刚搬进她的家,他呼唤着她,微微抬头仰望,然后他看见那个身穿纯棉织樱粉色振袖、留着及腰长发的美丽少女转过身来,娇艳得好似初夏时节绽放的百合花。她欢快地回应:“银时!”
      
      “真礼!”
      
      后来,她和松阳办了入籍,正式嫁为人妻。那时候她穿着淡雅的水色留袖,乌黑的长发梳作简单的妇人发型,端庄素丽,唯有耳边那一对心爱的珍珠耳环,总是随着她的徐徐曼步摇曳生辉。听见他叫她,她回头应他,脸上笑容浅浅:“银时。”
      
      彼时他们平视。
      
      ……而此时,他站起身来,俯视着她最后留下的墓碑。“真礼。”他无声地轻轻叫她。
      
      这一次,没有人再应他了。
      
      “这下,他们终于能永远在一起了。”玄武轻轻地说道,却让银时的心猛地一动:他没能为松阳保护好他的妻子,也未能为真礼带回她的丈夫,回想起这一对夫妻最后的人生,他不得不悲哀地承认,恐怕他们死前仍然有无尽的牵挂,他们走得并不安详。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他。自战争结束以后,他曾经在无数个夜晚从噩梦中惊醒,然后陷入无尽的自责与懊悔:如果他当初阻止大家去战场,也许松阳仍然是救不了的;但是至少,他能让松阳爱着的那些人都可以不必死于非命……同学们是,真礼也是……
      
      “银时,我希望你不要恨村里的大家。”
      
      良久,玄武突然这么提了一句,银时条件反射地看向他,却看见他正在眺望山下的村庄,顺着他的目光,银时也将视线投向远方。
      
      这里真是个开阔的好地方啊,能看见山脚下那个小村子也已经从漫漫长夜中苏醒过来,远远看着,一个个的村民好像蚂蚁一样在农田里忙碌着,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他之前听阿清说过,是村民们的冷暴力,让怀孕中的真礼一直都饱受歧视和流言蜚语,甚至最后难产身亡;他也听假发提起过,他们把同伴的骨灰和抚恤金带回去之后,本来是想建个集体公墓的,但是村民们拒绝了,说买墓地要花钱,抚恤金是给活人用的,哪里能给死人买住所,不如就葬自家田边算了;还有他回来的事情,玄武一直捂得紧紧的,他也大概能猜到村里大家对他的态度了……
      
      “大家彼此都有自己的苦处。你还记得老师教过我们的那句话吗,‘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村里的大家,光是活着就要拼尽全力了,哪还能想那么多别的……”
      
      他没说完,但银时已经了然他的意思。银时叹了口气,双手背到脑后,无奈道:
      
      “我没什么好恨的,我也没那个力气了……现在我想的,就是代替老师他们好好地照顾小光。比起死去的同学们,我已经算幸运的了,至少我还活着,还有妹妹呢……对了,玄武,小光家在哪里?”
      
      玄武给他指了个方向,他很容易就看见了几间整齐精致的小房子。阿秋家的家境在村子里算很不错的,在周围农民们用稻草和破木搭起的茅草房中,那几间木屋的瓦砾反光显得格外显眼。
      
      “小光住的地方就在那里,你看,从这里看很清楚吧……希望老师和师母的在天之灵保佑她,能平安健康地长大成人,有幸福无忧的一生。”
      
      玄武感叹道,他点了点头。是啊,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松阳和真礼,他们临终前最放心不下的恐怕就是小光了吧……
      
      但我一定会保护她的。银时在心里说,她是他妹妹,也是他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始终不认为村民是反派,尽管他们是逼死女主的直接人。
    无人不苦,无人不冤。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