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5、第 35 章 ...

  •   “呼,呼……”
      
      空旷开阔的密室里,一个橘发的少年单膝跪地,用手捂住被踢得发青的腹部,仿佛脱力一般地大口喘息。他额头上的汗水已经连成水珠从他的额角顺着下巴流下,嘴角也溢出了点滴鲜血,血与汗混合在一起,滴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少年看上去年纪最多只有十岁,若在地球上正是要上寺子屋的年纪,可是他的眼神却异常凶狠暴戾,就像是一只还在打磨着自己利齿的幼狼,他望着自己的目光里蕴藏着他们这一族特有的野蛮血性。
      
      虽然长相不太像父亲,可是这眼神还真是一模一样。凤仙居高临下,用强者特有的傲慢俯视着眼前的少年,慢慢收脚回去。
      
      “到此为止。”
      
      训练完毕,他伸出手在虚空中划了几下,一个闪着蓝光的屏幕虚空地出现在他面前,他在上面点了几下,密室的大门随之而开:这是第七师团为了他们师徒俩特意在飞船上打造的战斗用房间,强度甚至可以抵御陨石撞击。
      
      神威勉强地站了起来,他小小的身体在凤仙身旁显得略微单薄,可是他一直盯着凤仙,因为伤重而有些摇晃的身体顽固地跟上了老师的步伐。他问凤仙:
      
      “您要回去了吗?”
      
      “是,任务既完,对你的指导我也可以告一段落了。对元老院的汇报就交给你,第七师团以后也随你折腾,我要回地球了。”
      
      凤仙答得干脆利落,竟是准备退休了。神威知道老师已经不会再教他更多了,想起自己上次在吉原的所见所闻,他感慨:
      
      “看来地球上有让您执着的东西呢,真是一个神奇的星球,让我也对它有些着迷了。”
      
      他的话里有话,凤仙停下了脚步,鹰一样的眼神仿佛化作了凝固的杀气,凌厉地扫向自己的学生,仿佛是在用眼神警告他:不要越轨。但是已经深知老师脾性的少年并未胆怯,反而是和没事人一样,继续道:
      
      “我从来没吃过那样好吃的大米...蒸熟了之后仿佛有一层油脂浮在上面,洁白的大米粒粒分明又松软粘稠,入口香甜,真想再吃一次呐……不过我上次去地球的时候发现,您也好,元老院也好,甚至那些传闻中的天道众,都对它十分执着。”
      
      少年的脸上笑意盈盈,可是他嘴角的鲜血甚至都未擦净。“这是为什么呢?凤仙旦那,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那么多大人物都那么在意那颗星球?”
      
      “哼,你对它倒是比对烙阳都上心。”见神威没有触及他的雷区,凤仙也收敛了他的杀气,“元老院是跟着天道众的,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用我和你多说了……至于天道众么,那群人只对各个星球的阿尔塔纳感兴趣,也许地球的阿尔塔纳真的有什么独特之处吧。”
      
      “阿尔塔纳...”听见这个词,神威的脑海里飞速地闪过了一个女人的身影,那个曾经美丽而威风凛凛的傲人身姿,至今仍烙印在他的记忆中。
      
      天道众以阿尔塔纳研究为名追求种族进化之实,已经成了很多人心照不宣的秘密。至今为止,阿尔塔纳的奇迹,他也只知道她一个。与夜兔的母星,已经彻底衰败的煌安不同,想到那个年轻而生机勃勃的地球,少年若有所思,低声地喃喃:
      
      “或许那里……也会有一样的奇迹……吗?”
      
      ……
      
      就在火舌顺着白色的衣物烧起,红焰吞噬了男人的身体之后,奇迹降临了。
      
      然而这对于胧来说,却是他后半生噩梦与悲剧的开始。一开始他只是想救下师弟们的性命,却不曾想自己究竟放出了什么黑暗的东西。
      
      “拯救师弟”的计划他酝酿的时间很短,并不比他当年向奈落举报老师花的时间更长,要点无非是这两条:能让天道众点头满意,能让他们从此之后死心回去好好生活不再惹事。这么一想,方法就很简单了。
      
      俘虏他们,让他们“杀掉”老师,这样他就有理由在天道众那里保下他们了。
      
      天道众喜欢欣赏人们的绝望,那对他们而言是比什么都精彩的戏码,只要满足了他们这变态的癖好,放那些取悦了他们的败犬们一条生路也没什么大不了。而老师是不死之身,奈落里知晓他的真相的只有他和骸,他们谁也没公开这个秘密,连天道众都以为他只是个叛逃的前首领而已,大不了自己事后将他重新安置在其他地方……至于师弟们……
      
      能活着本身就是一大幸事,不是么?这世上还有多少人想苟延残喘地活着而不得。
      
      要么,遵循良心,大家和老师一起死;要么,抹杀自己的良心,踏过老师的尸骸和同伴们一起活。无论他们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他都已经尽了他的责任了。欣慰的是,他没有看走眼,那个男人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将老师的头颅留给了他们,他们把尸身运走烧掉处理,可是就在那一刻,异变突起。
      
      火光里站起的人影,虽然他有着与老师一模一样的面孔,可是他那艳丽的红瞳却像是无尽的深渊,他的存在是如此地强到可怖,连那熊熊燃烧的火焰都只能沦为了他的衬托。那个睥睨众生的傲慢眼神,仿佛他们这些人都只是匍匐于地的虫子而已。
      
      ——那不是老师,那是占据了老师身体的别的什么东西。他一瞬间就明白了,也明白了自己的愚蠢。
      
      他怎么就有信心确定,老师他的身体不死,但精神也同样不死呢?!
      
      奈落总共有十三任首领,每一任会存在二十到六十年左右的时间不等,而老师执掌的时间才不过十年。或许是因为奈落这些年来尝试让老师消失的行为均以失败告终了罢,潜意识里,他一直没考虑过那万一的可能性(也可能只是他不愿意去想):虚,多少年来一直在更新换代,老师他也有可能被别的东西替代!也许是一百年后,但也有可能就是在今天!
      
      “我知道所谓的永生的办法,也知道如何将这份永生赠予他人……只要你们能找出杀死我的办法,这身体的每一滴血都随便你们调查好了,但相应的,我也要得到你们的权力。”
      
      五百年来始终恪守职责侍奉上天的乌鸦,这一次却要飞到天际,与“天”并行。听见那个男人对天道众高傲的发言,跪伏在一旁的他却想起了多年前自己经历的那一幕幕,那被火焰烧灼后留下的色彩。
      
      在火海中被老师救下的新生、背叛老师后在松下村塾点下的第一把火、以及昨天火焰里那个男人的复活……第一次是拯救,后两次却都是背叛,想到这些,他咬紧了牙关。
      
      他点燃了火,却完全无力去控制它的燃烧了。
      
      ……
      
      高杉的手术是成功的,就在大本营里仅剩的几个医生为他摘除受损眼球的时候,桂和银时无声地点燃了两个火堆。一堆里填满了他们所能带回来的全部战友的尸体,另一堆则仅仅只是一个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的头颅。
      
      他们的战友,他们的老师,他们的理想,他们的青春……这一刻,都随着这火焰的升腾与燃烧,化作灰烬。他们在举办战友们的葬礼,但是又何尝不是自己的葬礼。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如果说人的一生,最壮丽最动人心魄也是最具有激情与蓬勃朝气的正是他们十八岁的青春年华,那么他们的青春,都已经被过早地挥霍殆尽了。
      
      十四岁参军,十八岁战败,将自己人生的黄金时代的激情都挥洒在了枪炮与鲜血的战场上,他们是几乎没有真正意义上青春期的人,也过早在残酷的战争和杀戮里消耗掉了自己的人生。救国救民的理想,拯救老师的愿望,守护同伴的初心……全部都在残酷的现实下被撕碎烧毁,化作一地白灰。
      
      留给他们彼此后半生的,就是一生也无法愈合的创伤。也许有的人还能再为了什么而站起来,但是有的人已经心灰意冷,决心隐没入时代的苍凉大潮中,泯然众人。
      
      桂和高杉选择了前两者——他们一个是还未对理想完全绝望,一个是还有残留的部下让他必须为之负责。但是这两个银时都不占,于是昔日纵横战场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白夜叉,选择了退伍归隐,与自己曾经的光荣岁月挥刀两断。
      
      “总还是要有人退下的,哪怕是把松阳的骨灰带回去……他不在了,还有小光,我得照顾她啊……”
      
      面对着那密密麻麻、由刀剑和土包构成的墓冢森林,他们只是沉默,彼此无言。除了被他们收敛在骨灰盒里的、老师的骨灰,这里埋葬的,都是昔日与他们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们,这里面有的年纪还不如他们,也已经在战争中牺牲了他们的性命。他们曾经以为自己是星星之火,总有一天可以有燎原之势;可是现实是,他们只是萤火虫,飞蛾扑火。
      
      我们这些年……究竟做了些什么呢?什么也没能战胜,什么也没能拯救。
      
      天空之上已经飘下了淅沥的雨滴,洗刷去了战场最后残余的硝烟与鲜血,仿佛一场为死者奏响的镇魂曲,安静地为死去的人们送行。他们三个静静地伫立在雨中,就像是三尊已经被岁月雕刻过的石碑一般,细雨打湿了他们的头发紧贴在前额上,水滴静静地顺着他们的脸部轮廓流下,在他们的脸上看起来就像泪水似的。好久,他们三人心照不宣的,各自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青年们无言地选择了他们未来的道路,背对着彼此渐渐走远,他们都心知肚明,此去一别,便是沧海桑田。
      
      这场雨下的时间很长,遍及的范围也广,从京都,一直往西、往南,在银时终于回到他的故乡长州时,天气才渐渐变得晴朗。不然,他真以为这雨要跟着他一辈子。
      
      青年已经连续赶了快一个月的路,为了躲避幕府的追查,他的打扮很低调,一路上除了必要的住宿沟通,他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像极了一个正在逃荒避债的破产武士。在已经到了长州之后,他便不再投宿,加快速度连夜赶回老家。清晨里,山间湿漉的露水打湿了他的头发,浸潮了他的皮肤,终于在他又翻过一座山之后,他看见了一条大路,暂时地停下了脚步。
      
      他抬起头上的斗笠,平视着大地的另一端。久违的朝阳从东方的地平线上露出了血红的顶端,光轮迅速地抬升壮大,将万顷光芒洒到了世界上。这光线是如此的令人目眩,银时微微地眯起了眼睛,透过太阳的光,他仿佛看见那个熟悉的村落已经近在眼前。
      
      他伸手入怀里,轻轻握住那个小小的木盒,无声地在心底里说:
      
      松阳,到了,我们回家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刀子都磨好了.jpg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