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4、第 34 章 ...

  •   坂本离开的消极影响,很快就显现了出来,当阿清发现的时候,已经为时甚晚。
      
      因为天人调高了他们的武器当量,所以为了避免像上次那样的惨败,攘夷军开始采取分散军力的办法来进行类似游击的战术,这是高杉和桂共同想出来的新型作战方式。他们用小规模的兵力穿插在敌人之中进行骚扰和掠夺,虽然攘夷军目前的整体兵力低于敌人,但只要保障每次小规模作战都是我方绝对胜过敌方,那么就可以提升歼灭敌人的可能性,并通过夺取他们的补给,以战养战。
      
      “伤敌十指不如断敌一指。”高杉将这个战术用这样一句话简洁概括,不过这个战术的实施效果并不是很好:不是所有士兵都是能为了攘夷大业付出性命的,所以每场游击下来,除了战斗伤亡,反而是逃兵更多。
      
      对于这种因为我方实力远弱于敌方的无奈选择,再对比天人的狂轰滥炸,银时的不满更直接:穷则战术穿插,富则给老子炸。
      
      #人的一切不满,归根结底都是对炮管不够多和当量不够大的愤怒。#
      
      银时依然负责带领先头部队作战,因为他的英勇,他很适合作为先遣或者佯攻队的领袖。他的部队阵亡率一直是最高的,这些年来光他的副手就已经换了快十个,但这次不一样,阿清都去找他了。
      
      “你为什么总是带着士兵们不要命地往前冲啊?!你知不知道,他们不像你那么强大,战死也就算了,现在受伤的人太多了,药根本用不过来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我逼着他们跟我冲的?我一直都是这样的!”
      
      彼时伤亡惨重,两人的心情都很不好,到最后竟是大吵一架,不欢而散。待到晚上阿清精疲力尽地做完最后一个手术躺下之后,就在她睡前无意识地回忆这今天发生的事情、即将陷入深度休眠的时候,银时白天那句话像一道闪电划过她的脑海,瞬间让她清醒过来,同时冷汗涔涔。
      
      银时说,他一直都是这样的,现在他能率领的部下也少了,按理说自己这边应该不会那么紧张的,怎么就……现在,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是后勤,后勤跟不上了。不光是医疗物资,盔甲衣物,武器弹药,粮食储备……尽管桂在拼命弥补,可是坂本走了之后,这些原本依靠他一人的天才周转过来的物资,现在已经完全抵不上他们的消耗了。后勤是一切的基础,他们连后勤都跟不上了,拿什么和天人打仗?难怪他们现在虽然还能打胜仗,可是地盘却越丢越多!
      
      不……仔细想想,在此之前,问题就已经出现了。她想起了玄武之前劝她与他一起离开的话:天人和我们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也许我们用的刀和天人的子弹有同样的强度、我们的弓箭和他们的炮能达到相同的射程,但我们用的仍然是古代的东西,不可能与他们的力量抗衡。基础决定一切,我们赢不了的,尽早离开还来得及。
      
      那时候他们还没有现在的颓势,所以她也只是安慰了几句玄武,拒绝了他的提议,也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现在想想,他是对的。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她感到前途一片灰暗,万念俱灰。但转念一想,连她都发现问题了,那么,他们呢?他们知道自己是在打一场必败的仗吗?
      
      第二天她就去找高杉和桂他们,高杉对她的担忧不置评价,只是说自己会想办法;而桂,他只是很简单地点点头,对他说:
      
      “阿清,谢谢你。”
      
      她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都早就看清了这些。她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在明知道结果的时候,还能坚持住不崩溃的,反正她做不到。所以,待她回到了自己营帐,她开始悄悄地整理自己的行李。
      
      一场胜利无望的战争,她要做好逃离的准备。
      
      第二天早上,在领到补给之后,银时怒气冲冲地冲到高杉的营帐里,质问他为什么自己队拿到的那么少还质量那么差,叫高杉分给他一些刀剑武器。高杉也正头疼鬼兵队的补给短缺,听见银时的要求,便冷笑了一声。
      
      “要刀没有,要命一条!银时,你看看老子的脑袋值几把刀,有本事你就砍了拿去换刀!”
      
      “好啊,我等的就是这句话!正好我看你的脑袋很值钱!”
      
      就在两个人差点动手打起来的关头,桂满脸凝重地走了进来,看见里面剑拔弩张的气氛也一反常态没有上来劝和。他望着两个好友,慢慢地开口,告诉了他们一个重要的消息,一下子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幕府内部的探子来报,前几日江户发生政变,支持攘夷派的势力已经被定定清洗殆尽,他发布了命令,在一周后的京都城外,所有宽政大狱里还未处刑的囚犯将要集体、公开处刑。
      
      他们放出的处刑名单里,也包括了“吉田松阳”。
      
      “这是个诱饵。”桂简洁地说,他看上去是最镇静的那个,“我们的士兵,有很多和我们一样,不是为了报仇,就是为了救人而来,会想去救囚犯的恐怕不在少数。定定这是在向我们挑衅,想用他们为饵,把我们都钓出来,一网打尽。”
      
      “我们现在的兵力已经达到有史以来最低了,而且这明摆着就是陷阱,如果去救人,我估计成功率可能连五成都不到……这些犯人,很多都是现在攘夷运动的思想领袖,如果我们对他们见死不救,世人对我们的评价会进一步走低,我们今后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
      
      “——你别管以后了!我们的老师都要被他们砍了!”银时狠狠地一拍桌子,上面的烛台都险些被震落在地,“这些年我们都他妈是为了什么?我们一直在打听他的消息,可是一直都打听不到,现在对面终于放话了,这是我们距离松阳最近的一次!”
      
      这些年来,他们也尝试过打听松阳的囚禁地然后直接去劫狱,可离奇的是,无论他们如何努力,松阳的消息就像是被锁在了一个保险柜里似的,怎么也打探不出来。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幕府发布松阳有关的消息,结果就是斩首令。
      
      “救出老师是我们的初心,也是我们当年来这战场的理由。”高杉终于开口了,在那之前,他一直紧蹙眉毛,拳头握得紧紧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绝对不允许幕府杀害老师,哪怕这场战争本身必败、哪怕我死了,我也要去救出老师。”
      
      “算我一个!你小子在这里装什么帅!我告诉你我早就想好了,哪怕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会去救松阳!”银时大声地嚷嚷,两人一起看向桂,这才看见,他冷静的脸上也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我就等你们这句话了。”
      
      ……
      
      他们三个都知道,攘夷战争已经是不可能赢的了,这一场仗说得好听是劫法场,不好听就是垂死挣扎,但如果想要救出老师,这就是最后一搏了。
      
      “也许我们都会死……但,无论谁死了,活下来的人都一定要选择救出老师。”出征之前,高杉最后一遍整理自己的武器装备,他慢慢地看向他的好友,目光像被火淬过的刀锋一样坚定,“老师绝对是第一位的,救出他,是我们坚持这么多年的唯一愿望。”
      
      阿清作为留守本部的医疗部成员,在目送他们出战之后,少女立刻拿出自己准备多日的行囊,趁着身边人不注意,悄然离开了这个大本营,向远离战场的方向逃去。
      
      她清楚,银时他们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往幕府和天人为他们画好的陷阱里跳,这一仗必败无疑。他们若是输了,攘夷军就彻底崩溃了,那样,她也没必要留在这里了。
      
      她只是个普通人,并不想为了什么“攘夷大业”、“日本黎明”而葬身,也不愿意陪着这些慷慨赴死的老同学们一同就义。她真的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也没有那个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她只是想带着自己父亲的那一份,苟延残喘地活下去而已。
      
      按照计划,银时率领先遣部队在法场周围大闹一场,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然后高杉和桂再作为真正的主力迂回到处刑场后面,伺机救出老师。但是当第一枪真的打响之后,他们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没有老师!老师不在这里!”
      
      刑场里守卫不少,他们花了一番力气才突破进去,这也让他们放心了些——若是轻易就能突破,他们反而要生疑这是圈套并考虑撤退。这时候他们身边的可用兵力已经不过几十人了,可能连撤退都艰难,但他们仍然心怀侥幸,想着至少我们来到老师身边了。可是当他们将在场所有刑犯都检查了一遍却发现,在场的所有犯人里,唯独没有他们的老师。
      
      就在此时,他们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乌鸦的锐利鸣叫,无数双黑色的翅膀盘旋在刑场之上,仿佛是死神在收紧它的双翼。
      
      肃杀的黑色和银色铺天盖地而来。领头的灰发男子身着黑色的忍者劲装,长长的围巾顺风飘扬,仿佛是从地狱深渊前来的使者,他面无表情道:
      
      “活捉高杉晋助和桂小太郎,其他所有人,杀无赦。”
      
      ……
      
      在处刑的前一天,在京都地下的某个监狱里,蓝发少女静静地看着那个已经不再写字看书的青年男子,半晌才开口道:
      
      “松阳,我要走了,最近攘夷战争已经到收尾的时候了,组织上安排我配合胧一起剿灭残党。你的话,柩马上会来代替我的位置。”
      
      与她预想中的一样,松阳端坐在那里,看起来很平静,并没有多么惊讶,他甚至微笑着祝福她:“是吗,那祝你接下来一帆风顺,骸,与你相处的这段时间,我很开心。”
      
      “……”你不想与我说什么吗?她无言,只是用目光传达她的意思。她不相信松阳真没听懂她的意思:她是负责来看守他直到新一任首领出现的,但现在她要被调走了,说明上面已经放弃了他这个前首领。而且她说的“剿灭残党”……谁都想得到,那和他的几个学生脱不开关系。
      
      迎接着她的目光,松阳站了起来,慢慢地走近槛栏。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件东西,递给了她,那是一张照片,她接了过来。
      
      这是她第一次真正看见这张照片,照片上的两个人,松阳的面容已经被血污得模糊不清,可是那个女人却始终在对照片外的所有人温和微笑。她从来没见过那样温暖的笑容,好像只是看着就能让内心获得平静……看得出来,拍照的那一刻,她一定是发自内心的幸福。
      
      她终于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喜欢看这张照片了。这是松阳最珍视的宝物,如今他把它交给她了。
      
      “这个,先送给你,就当做是个纪念吧……不过,日后若是你有机会见到我女儿,请把这个交给她,顺便帮我给她带一句话。”这是他这些年来对她唯一的请求,少女坚定地点点头,表示一定会做到。看着她的眼睛,松阳继续道:
      
      “请告诉她,‘对不起,爸爸没能保护好你和妈妈’。”
      
      这一番话说得很平静,却哀伤到让她的心猛地一动,有种说不出来的感情从心底蔓延开,像是坚冰融开了一条细微的缝,仿佛眼泪一样慢慢流出涓涓的水。她隐约地意识到了,冰既已破,就不可能再冻回去了。
      
      “还有别的吗?”她看着他,第一次用她自己的意志、而非奈落的立场问他,“你没有对你学生说的话吗?”
      
      “没有。”
      
      松阳微笑着看着她,他的眼睛温柔又内敛,这一番话像是在对她说,又像是在对他的那些学生。
      
      “我们之间已经不需要那些话了,我相信大家会理解的。”
      
      他相信他的学生,直到最后一刻。
      
      微微偏过头去,他看见的既是银时,也是“虚”,这里就是他的终结,是他的“坟墓”,他的抗争终于要走到终点。但他很欣慰,银时做到了他当初嘱托他的那件事。
      
      你要保护大家啊。
      
      回想一下,我的人生虽短暂不过十年,却依然得到了很多普通人一生也未能拥有的幸福。家庭,爱情,梦想,羁绊……
      
      成功过,也失败过;
      拥有过,也失去过;
      憎恨过,也深爱过;
      过去曾绝望过,现在也依旧希望着。因为希望的种子已经种下去了,它们在很多地方都已经生根发芽,虽然有些历经风霜夭折了,却仍然有些迎着困苦顽强成长,终有一天,一定能长成参天大树。看啊,那里不就一个宁愿踏过老师的尸体、却仍然要保护好同伴的青年吗?
      
      利刃的寒光锋芒倒映着他欣慰的笑容。直到最后,我竟然还能用我的性命挽救我最重要的学生们,这真是太好了。他发自内心地如此想道。
      
      “谢谢你。”
      
      十年如一梦。

  • 作者有话要说:  致敬亮剑/三体+10086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