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要将一个被多方势力都当做“死者”的女人偷渡出京都城而不为人知,这着实令他头疼了一会儿。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为了尽可能地掩人耳目,他没有选择租轿子这种虽然比较舒适、但很容易被追查到的交通方式,而是从一个京都城外的商栈那里,用一点钱雇佣了一个农民用驴车做交通工具,并在约好的日子、在夜深无人时将夫人从那个村子抱到不远处的茶铺与车夫会合。随后一起趁着凌晨夜色尚浓、路上行人寥寥的时刻,立刻上路离开京都。
      
      不得不说,这虽然会让夫人受些颠簸之苦,但安全上却大大提升了。
      
      驴车上的稻草料是天然的屏障,挡住了大部分可能的视线。男人的背微微地靠在那一堆金黄的草料上,看似一派放松小憩的模样,实际上,斗笠下的那双眼睛始终藏满警惕。就连那个车夫要回头的刹那,他也敏锐地捕捉到了,与他双目相对。
      
      更不要说这一路上与他们擦肩而过的路人,每个人他都仔细观察了一番,紧绷的身子从未放松过。
      
      事态发展和他预期一样:普通的赶路人根本无暇去看这辆车,连眼神都不会给他一个;而看似身份不凡的车马与路人,在远远看见这种简陋驴车的时候就避之不及。甚至,他们与车擦过的时候还夸张地捂住了鼻子,唯恐庶民与畜生的臭味会污了他们身边的空气。
      
      ……虽然这车的气味确实不太好闻。驴子与车上其他鸡鸭家禽排泄物的味道姑且不说,这车上满载的草料似乎是在连日的高温下发酵了,在烈日下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沤馊味,远远的就让人掩鼻欲呕,还真起到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作用。
      
      虽然早已习惯了杀人带来的血腥臭气,不过如果是平日里,估计他也会对这种不必要忍受的异味退避三舍吧。虚的鼻翼微动,压下了面上的不适神情,倒是又多了一层放心。
      
      想必,这一路上恐怕无人会特别注意到他们吧,真是再好不过。至于车夫...为了安全起见,果然还是不能就这样让他回去。
      
      此时驾车的金太郎,还浑然不知虚心中的打算,仍然卖力地挥舞着皮鞭,让驴走得再快一点——连夜赶路走了整整一天一夜,总算快到了池田城。男人抬头望望天,发现东边已经渐渐有曙光升起,日轮的光晕隐藏在黑色的群山之下,很快就要日出了。
      
      要是能在日出之前到达目的地,那么就地歇息一会儿,他就可以带着钱回家了。
      
      在经历了最初的好奇与探究之后,金太郎已经不想去思考这对夫妻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雇佣他来赶路。比起那些能害死猫的好奇心,还是钱最实在。
      
      就在金太郎勤奋吆喝与车轮咯吱咯吱的交替中,眼前仿佛一望无际、人烟稀落的道路尽头终于出现了村庄的踪迹与城门的隐约轮廓。车夫的眼前一亮,目的地已经近在眼前了!
      
      “好了,到那边的树林里就停下吧。”
      
      正当他打算一鼓作气赶过去的时候,突然,身后的青年止住了他,用手指了个方向,那是小道旁边的一片很不起眼的小树林。
      
      ……
      
      女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又一个白天了。
      
      她睡了很久很久,几乎连身子骨都要觉得酸软。可是当她起身后,便发现自己身下睡的已经不再是粗糙又积灰的地板,而是干净舒适的被褥,环顾一圈,周围的房子也不再是之前破破烂烂的茅草屋,而是一个虽仍小得逼仄(以她平日里居住的豪宅而言),但好歹收拾整洁、家具一应俱全的卧室。
      
      “你醒了啊。”
      
      正当她沉浸在一种“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到这里”的不真实感时,一个突兀的男性声音将她重新从自我的世界拉回了现实。女人本能地颤抖了一下,随后看见虚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摆着简单的米饭和味噌,男人把盘子放在她面前,示意她吃饭。
      
      她本来就有孕在身,食量不同于平时,又兼奔波了一天未进水米,早就应该饿极了。食物拥有比心更好的记忆,在饥饿面前,女人立刻忘记了其他事情,只顾着将汤水送到嘴边,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一碗味增汤,一大碗米饭,拌着肉、蔬菜和一个鸡蛋,还有些开胃的海藻丝,这个分量对于她这样的贵族女性而言是颇为不体面的,但是这次没有人会提醒她要注意风度,甚至,面前的那个男人见她吃得专注,还“好心”地和她加了一句,不够厨房还有。
      
      “我马上要回奈落去了,太长时间不回去会叫人生疑,等过几日再来看你。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请了人来照料你的饮食起居,你就安心在这里生活下去吧…你有什么想问的么?”
      
      待她吃完,才发现虚在这卧室里居然也正装带刀,俨然是一副马上就要上路的打扮。他问自己有没有什么想问的,可是她觉得自己想问的实在太多,一时间居然有些理不出头绪。女人的表情有些茫然,张着口想说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见状,虚耐心地坐在原地等待,好半天,她才开了口。
      
      “这里是哪里?我…我在这个地方,安全吗?不会有人走漏风声吧?”
      
      “这里是池田城附近的一个小镇,距离京都有些距离,我在这里找人租了一间屋子。虽然不敢完全保证这里永远安全,但是,奈落一时半会想追查过来,我想也不是容易事。”
      
      夫人的问题显然不让他感到意外:自从经历了那场灭顶之灾后,她就一直处于高度的敏感和不安之中,一点风吹草动也可以让她担心很久。听她话里的意思,虚也明白她在害怕什么,耐心地向夫人继续说明:
      
      “如果你担心别的什么,不必担心,那个车夫我处理过了。”
      
      “处理”这个词一出,顿时叫她回忆起了那些她已经竭力想忘掉的东西,虚轻描淡写的口吻令她感到一丝寒战,但是,更多的却是莫名的安心。她颤抖着声音问他:“您是…杀了那个人吗?”
      
      没想到,这个问题一出,虚反倒用一种奇特的目光看了她一眼,随后否认道:
      
      “不,怎么会。我让他把我们送到这附近,就给了他钱让他记得给我们保密,还送了他一些下了药的酒让他在路上喝。这药是奈落特制的,能让人记忆混乱,忘记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药效大概在一个小时后才会发作,都这个时候了,我估计他很快就可以在半路上醒了,并且困惑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呢……”
      
      说到最后,他甚至还有些轻松地笑了一下,仿佛只是和她分享一件好玩的趣事。
      
      虚的否认出乎了她的预料——她还以为,他一定是杀了那个庶民好隐藏他们的踪迹呢!结果,他居然说他没有杀,只是把对方迷倒了而已?这实在是让人无法相信。而且…
      
      “那…那他万一没喝那个酒、或者是记起来了呢!如果他记起来了,还到处和人说,那岂不是就很危险!”
      
      还未等虚的话音落下,夫人便立刻出言反驳,一双眼睛里满是不安和惶恐、见到夫人激动的模样,虚赶紧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以一种冷静的口吻回答她:“我知道你担心安全,但是我不想随随便便地就动手杀人。等我回到京都之后,我会继续关注那个车夫的动向,如果他真的把我们的行踪透露出去,再处理也不迟。”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夫人看着虚那张认真的脸庞,意识到他是真的不打算杀了那个人。杀人不该是奈落的本职工作吗?这个男人还是奈落的首领,怎么竟然...
      
      她想不通,但是,这是虚做出的决定。他那么强大,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在认清现状之后,女人很快冷静了下来,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竟然因为一时情急,而冲撞了那个虚。
      
      “…非常抱歉!首领先生,是我无礼了,我只是一时心急,还请您务必原谅……”
      
      女人赶紧向虚恭声道歉,双手贴着额头土下座向他赔礼。按照她受到的教育,男人在发表意见的时候,她怎么能这么多嘴多舌呢,何况那个男人还是虚……见夫人如此恭敬而小心翼翼,虚立刻将夫人扶了起来,青年轻咳了一声,仿佛是要将刚刚的不愉快翻过一页似的,继续安慰道:
      
      “我想,直到你生下孩子为止应该都不会有什么危险。奈落那边,我之前已经上报了你已死亡,在我们离开京都之前,他们也已经将这些东西都记录在档了。这次任务对于奈落而言已经是过去时,一般不会再有人追查了。”
      
      “毕竟,我好歹也算首领,只要他们不至于怀疑到我头上、把案件彻查一遍,应该很难发现你还存活的事情。”
      
      他说的都是真话,虚的表情一派波澜不惊。只不过,是有选择性的真话。
      
      如果他们发现我有要逃离奈落的迹象,估计就会把我的事情好好地内部审查一番了吧。到时候,发现这次任务的疑点恐怕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得到了他的保证,夫人似乎稍稍安心了点,但是,女人的眉宇间依旧透着一丝化不开的忧愁。见状,虚也默默地选择了隐瞒这些会让她立刻陷入恐慌与怀疑的真话。这种事情告诉她也于事无补,反而会使她的情绪恶化,夫人怀孕的身体最好还是不要受到太多的刺激。
      
      但是他之前又确实还在筹划着出逃的事项,随时可能被奈落察觉到。不得不说他救下夫人的这个时间点实在是比较糟糕,一想到这里,他在内心不断安慰自己:在那之前,夫人应该就能把孩子生下来了,我也可以将她们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去。这段时间我还是低调行事吧,暂且不要引起奈落的注意为妙。
      
      毕竟,如果只有他一人,那自然是无所谓的,但是现在他还需要考虑夫人母子安全与那个孩子的事情,已经不能再随心所欲了。
      
      ……
      
      回到奈落之后,一切都仍然和之前一模一样,没有人去问他最近两天去了哪里,也没有人再提上次的任务。甚至当他回到房间之后,也没有看见进在里面看书或打扫卫生。
      
      这孩子,是又去训练室了吧...
      
      虚席地而坐,叹息一声。麻烦本来就够多了,这下又多了一件棘手的事情,虽然他想要放缓离开奈落的步伐,但是现实总是让人无可奈何。
      
      这不是他第一次发现进可能在背着他悄悄训练了,但是每次他询问进的时候,这孩子总会连连否认。
      
      “没有!老师,我向您保证,我绝对没有在做任何坏事!”
      
      回忆起进那张涨红了的小脸和他信誓旦旦的保证,虚突然觉得有一丝脱力。是啊,训练当然算不上什么坏事,他也有可能只是因为经历了灾难、想学会自保所以去学习那些技能而已。但是,他就是对此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凝视深渊过久,谁敢保证自己不会被深渊吞噬呢?何况他还只是个不成熟的孩子。
      
      孩子是最固执、也是最脆弱的。除了一遍遍地询问、一遍遍地强调让他不要过多接近奈落之外,他没办法轻易改变那个孩子的想法,而且,现在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能放在那个孩子身上。他突然发现,曾经一成不变、对他来说毫无意义的时间,如今竟也变得珍贵起来。
      
      说来可笑,他空有一副不老不死的躯体,可是他却第一次体会到自己和这世上所有普通人一样,一天也只有二十四小时。就这一点而言,造物主果然还是“公平”的。
      
      “算了,现在一个人烦躁这些也没什么用处,还是等那孩子回来了我再和他交流吧。现在先去书库那里找找有关妇产内容的书,毕竟夫人马上要生产了,我也要做点准备...”
      
      甩开脑中各种各样的烦恼,虚很快重新站了起来,再度离开了房间。但是,就在书库里面,他却又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来,再和我一起默念:大师兄不是个听话的孩子。
    他虽然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但是他从来没认真听过老师的话,也不曾理解过松阳,这个孩子固执,而且心思太重。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