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金太郎开始后悔接下这个委托了。
      
      稻穗即将沉甸甸、山上的叶子也要由绿转黄的日子里,平日里只能种种地、拉拉货的京都乡下村民金太郎,这一次在自己进城路上常歇脚的商栈里遇到了一对怪异的夫妇——那个丈夫,居然用两块金子、两块金子!两块金灿灿的小判!让他用自己的破驴车送他们夫妻俩去一个远离京都的乡下地方。
      
      车轮慢悠悠地转,车板儿咯吱咯吱响,他挥舞鞭子吆喝着赶毛驴儿出了城,才在约定好的茶铺接到了人。丈夫把妻子扶上了车,与那半车饲料紧挨着——这大大地令他奇怪了,他这破车也拉过人,只不过都是些和他一样的农民老伙计顺道载一载;城里的那些大人们,他驾车路过他们面前,都捂着鼻口皱眉头哩!但是,出得起两枚金小判车费的,毫无疑问是贵人啊!
      
      想到这里,金太郎就忍不住偷偷侧目看了一眼那个雇佣了自己的丈夫、和那位正枕着他膝盖侧卧休息的妻子。不想那个年轻的丈夫却正巧回过头来,他俩撞了个正好。对方没有什么反应,表情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平淡,金太郎却觉得很难为情,有种偷邻家孤寡老太柿子树被抓了个正着的感觉,只好先移开视线,四处打量,仿佛他只是被这山路上的蝉声吸引而已。
      
      “……我和内人去那里探亲。”
      
      想起那个贵人给他的理由,金太郎内心一阵纠结。他没看错,男人腰间别的,一定是武/士/刀!那些高傲的武士老爷可不好打交道啊……唉,如果是浪人就更糟糕了……
      
      明明那是一对外表上来看十分适合的夫妻。丈夫长得又高又壮,脸嘛,被斗笠遮住了,但能看出是浮世绘里美男子的样子……而妻子,啧啧啧,漂亮得跟天女似的,反正比他家婆娘是好看了八辈子,一直不出声。农民的心里啧啧称奇,要不怎么说,这吃白米饭的就比他家那个吃杂粮饭的要优雅。
      
      接触不过一炷香,金太郎也能感觉得到,夫妻即使坐着他的破车、行驶在烂泥路上、和他这样的劳碌之民呆在一块,他们仍然像是泥沙中的金子一样。两人动作口音他也搞不懂,反正和他不一样:第一次和那个丈夫说话谈价格时,对方操着一口比村里教书先生还酸的口音,叫他听得满头问号,在他露出“恁这是在说啥”的懵逼表情后,对方赶快换成了京都市井里的大白话,他这才听出了个大概;衣服,看起来都是很贵的丝绸啊,那花纹可真是又多又复杂,把他们一家老小和家当全卖了,都换不来这一身打扮吧?
      
      这样的夫妻,在这京都之地,如果说是五摄家的贵人,金太郎绝对一万个相信。然而,谁家的贵人,会总带着浪人似的斗笠,花钱雇佣他这么一个赶货的车夫,坐在这种没棚盖、尽是驴食草料的简陋板车上,要走这种没人去的山路小道呢?而且仔细一看,那位夫人身上还披着一件冬天才穿的厚实斗篷,把她身子遮得严严实实的。这可是立秋刚过的炎热日子啊!
      
      这恐怕也是他的违和感来源——这对夫妻虽然看上去漂亮又体面,可是稍微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到处都是叫人费解的东西。而他明知道这个委托可能有风险,当初就不应该答应的,可是...金太郎在内心哀嚎一声。
      
      他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他又悄悄摸了摸怀里那一块金小判,那个沉甸甸的分量让他怎么都摸不够。这还仅仅只是定金而已,此时他也只能感叹:接都接了,还能怎么办,这世道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只要干完这一单,家里一年都不愁吃喝了。
      
      出身于乡野的农民自然不会知道,在茫茫宇宙中有一颗星球,那里有两位伟大的天人曾经说过,为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家甚至愿意出卖绞死自己的绳索——尽管他距离资本家还有一整个无产阶级,然而他确实为了五百斗米心甘情愿地折了腰。
      
      这么富贵又出手大方的人,他到底是什么人呢?金太郎如何也想不通,只好将注意力集中在赶路之上,向老天保佑这一行能顺利。在他看不见的角度,那位青年男人也同样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然后不着痕迹地将他已经化作刀刃的手掌松开。
      
      男人正是朝廷的利刃——奈落的首领,虚。而他身边的贵族女子,自然也不可能是他的妻子,事实上,直到几天前,他俩还是有着血海深仇的敌人。
      
      女人名叫石川烨子,是他上一次任务时本应抹杀的重点对象——公卿石川家家主的妻子,然而他不仅没有杀她,反而在奈落的羽翼之下保护了这位夫人,要在风头过后将她带往安全的地方。正是为此,他才会选择雇佣一个不起眼的车夫,并对外宣称他们是夫妻。
      
      他也知道自己的种种行为相当反常,为了防止泄密,该有的防范之心不可少。虽然他不希望动手,但如果情势不得已,那么做出相应的防范措施来让他替自己保密也是应当的。只是...他已经离开奈落有好几日了,若再不回去,恐怕会引起疑心,然而他走了之后,又该由谁来照顾夫人呢?
      
      “唔...好热...”
      
      正当他思考接下来是否该雇佣其他人来照顾烨子夫人的时候,倚靠在他腿上的女子突然轻启薄唇,喃喃着低语,一双秀丽的娥眉紧紧蹙着。她苍白的脸上一直在流汗,显然这件披在她身上的厚实斗篷令她非常难受。他清楚,若不是给夫人喂了些用于安定的安眠药物,这样闷热又颠簸的路程,像她这等出身高贵、从未经历任何苦难的女子定然是无法忍受的。
      
      如果不是情况紧急,他也不愿意委屈了夫人。可是为了她的安危起见,他不得不选择这样愚笨的方法,将她“偷渡”离开京都这等危机四伏之地,为她寻找一个偏僻而不会被人注意的乡下之地藏身。
      
      “请您放心,马上我们就能到安全的地方了,很快便好了。”
      
      车上的草料堆了厚厚一垛,把他们围了个密不透风,虽然这样更加有利于遮掩他们,然而这气味和闷热也着实让人难受。虚低声在夫人的耳边安慰她,又尽量将她的斗篷敞开一些缝隙,让她能好受一些,可是每当他的手指无意地触碰到夫人的时候,即使还在浅眠中,她的身子都会本能一般地颤抖,这不禁让他有些黯然。
      
      “我怎样都无妨,但是,这孩子的安危就托付给先生了。”
      
      在他和夫人说起这次“旅途”的危险与不便时,女人没有、或许说是不敢对此表示任何的不满。这个自幼便养尊处优惯了、将高贵与优雅当做空气一般理所当然呼吸的女子,在经历了那样可怖的一夜后,能依靠的竟然只有这个将她拥有的一切都毁掉的男人。望着这个他从奈落黑翼中拼命救下的女子、也是为了安慰她,他庄严地向她发誓道:“夫人,我向你保证,我会尽力保护你和你的孩子不受伤害的。”
      
      就像他与她初遇的那时一样,他想要保护她们。
      
      ……
      
      一周前,奈落从朝廷那里接来了一个任务。任务的对象,是一个公卿。
      
      当任务下达到他的手上时,虚感到奇怪:以他百年的记忆来看,奈落最近半年接到的任务明显增多了,而且有很多还是幕府那边授意来的,暗杀对象的身份也越来越特别。这一次竟然还是个公卿家,联系到最近在江户出没的天人船只,虚有预感,目前的血腥屠杀还只不过是个开头,这个国家的高层恐怕要进行一次大洗牌了。
      
      然而,无论他内心如何抵触,朝廷下达的任务,奈落就必须百分百地完美完成,这也意味着,他又要去做那令人生厌的杀戮工作。
      
      “老师,您是心情不好吗?”正当他有一搭没一搭地翻书,拿着笔墨抄写《论语》——这是他新养成的习惯,心里有杂念的时候就抄一抄书,让内心能平静下来——一旁给他研墨的少年却这样开口问他,他这才意识到因为自己此时心情烦躁,就连他写出来的字都十分潦草难认。
      
      虚放下了笔,将自己写的草稿揪成一团,随意地扔进了垃圾桶,重新集中了精神从头开始再抄。面对少年的好奇,他含含糊糊道:
      
      “是有一些,但无妨。”
      
      青年想,进还是个孩子,而且才从重伤中康复过来不久,若是和他说自己又要去做那种事情,说不定就会唤起这孩子的心理阴影。
      
      虚在内心叹了口气,他对这种无休止也无意义的杀戮活动早已厌倦,也已经开始做逃离奈落的打算,将自己多年来的积蓄转移到奈落外面。但是在奈落察觉自己的意图之前,他还必须继续现在的工作,这对于他来说既违心又痛苦,可是他不得不应付。
      
      所以,有意无意的,他一直在消极怠工。
      
      不是干脆将事务扔给胧他们,就是在自己必须出席的任务中拖时间。遇到这孩子的那次也是一样,他直到收尾的时候才来到任务现场,并发现了求生欲强烈的少年。出于怜悯,他用自己的血,救了这个濒死的孩子。
      
      可是,这就和他当初救下翠一样,面对这样黑暗到深不见底的死亡深渊,他实在是无能为力,只能救出个别人而已。上一次运气好,他救下了还活着的进,但是这一次呢?上面特别交代了要他和奈落将任务对象全家赶尽杀绝,不留任何活口,那么,他又该如何?
      
      如果再不及时逃出,未来奈落的任务恐怕只会越来越多,即使他已经不愿意做这种事,他的手依然会沾上那些无辜人的鲜血。只要他在奈落中多留一日,他便多一分罪孽。
      
      真是...受够了。
      
      任务开始前,他和其他所有要出发的杀手一样,检查了自己的佩刀是否完好锋利、服饰是否有影响活动的部分,他一边在刀上细细地擦油,一边烦躁不已。可是在戴上面具的那一刻,他仍然是那个他最痛恨的身份,奈落的首领。
      
      “祝您武运昌盛。”
      
      作为小姓的少年,在为他准备好出征的草鞋后,恭敬地跪在地上,用他刚刚和胧大人学来的话祝福他最尊敬的老师能够得胜归来。少年不知道,在虚的眼中,他的说话方式、行为举止已经越来越像那个他最不愿意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的女人。
      
      望着他那与胧几乎别无二致的姿态,虚沉默地将利刃归回刀鞘,踏步离开。

  • 作者有话要说:  是的,我在愚人节这一天正式开坑了,我真的没忘记这篇。(但晋江一直在审核是为什么...)
    和隔壁一样的世界观,奈落篇的设定,新读者愿意的话可以先去看看隔壁《纯白年代》里的奈落番外篇和番外4背叛者部分,有对奈落组织的详细说明。这里我会把注意的地方标注在作者有话说里,整体应该不影响阅读。
    进:私设中大师兄的原名。胧当然是他在奈落中取得的代号。
    胧:奈落三羽之一,负责奈落运转、稳定首领职责的头脑人物,代代均由女性出任,并会与虚维持一定的身体关系。
    翠:详情可见《纯白年代》的奈落番外篇。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