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御膳房    
      
      小太监面露难色,走到膳房大太监跟前小声道,“师傅。这永和宫刚来点膳了,可这点的东西可不好办。”,说着把永和宫点的菜报了一遍,想着宫里莲藕难得,御膳房都拿它做精贵菜,这永和宫的娘娘倒好,点了个藕夹,倒像是民间酒楼里的。    
      
      只见那大太监眼睛一觎,话还没说,抬起如铁砂般厚硬的手,对着小太监脑袋就是一记。    
      
      “你懂个屁,这主子的事儿就是大事儿,有什么好不好办的。”    
      
      小太监吃疼地摸了摸脑袋,一头的雾水,这宫里主子多,有些“麻烦菜”,师傅可不做,只推说宫里没这规矩。    
      
      瞧着小太监还是没有明白的样子,大太监嫌他没前面几个徒弟机灵,也不解释,转头就亲自挑食材去了。    
      
      等这小太监忙里忙外地殷勤了半天,这才不急不缓地给他指点了一下。    
      
      “你可瞧见外头跟着点膳的宫女来的小太监,脚上穿的什么。”    
      
      小太监仔细一想,这人瞧着也没什么不同啊,穿着一普通青色棉面儿的鞋,就是鞋底好似要厚些……小太监忽地把眼睛瞪得老大。    
      
      大太监看他明白了,得意一笑,转头又忙去了。
      
      要不说这宫里的人都想往皇上身边挤呢,这但凡跟乾清宫挨边儿的,就是要比别处金贵些,就是个小太监,鞋底都比别处高两寸。
      
      再者说,这后宫娘娘们入宫也有些时日了,这各宫的情况也摸了个七八分,这永仪宫做事向来低调的很,就是这段时间他们贴上去巴结也没得意忘形,这点菜也是三五天才点上一遭,前儿个永和宫才叫人点过了,今儿个再点,可不就是皇上去了永仪宫。    
      
      所以这御膳房瞧着万事不沾,实际上里面地道道多了去了。    
      
      自从新皇登基,皇后又下令整顿了后宫,规矩是愈发地严厉,平日里小宫女太监不可独自行走,须得两两同行,传个消息都费事儿,更别提皇上的行踪了,可见这御膳房的重要之处。    
      
      这大太监使出本事三下五除二,将永和宫点的东西整得又快又好,整齐地放入雕花提膳盒子里,那锅子也连着小炉子一并叫人送走了。大太监还亲自往门口送了送,看着人走远,满意地拍了拍自己越发滚圆的肚子,哼着小曲儿走了。    
      这要紧的忙完了,自然是该休息去了。    
      
      嘉晋帝醒过来,只觉这一觉睡得神清气爽,多日的疲倦一扫而空。    
      
      “什么时辰了?”    
      
      “回皇上的话,快到午时了,皇上可要用膳?”钱榆笑着答道。    
      
      嘉晋帝略一颔首,等他们走到殿里,宫人们心里一紧,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儿便摆好了。    
      
      俩人坐在八仙桌上,没叫下人伺候布菜,钱榆是不习惯,叫她惊讶的是,嘉晋帝这个土生土长的古代皇族,也不喜有人布菜,两人在王府里时也是这般随意,这进了宫也没变,近身伺候的下人都是老人了,也都知道他们这规矩。    
      
      “皇上尝尝这个,这是我特意吩咐御膳房做的。”钱榆说着给嘉晋帝加了个糖醋藕夹。    
      
      嘉晋帝一瞧就有些发笑,他那儿前一阵儿就吃上了莲藕,但可不似这般“豪放不羁”的做法,但也没有拒绝,咬了一口,酸甜爽口,口感清脆,不由地一连加了好几个。
      
      钱榆瞧他用的好,心里也开心起来,又亲自盛了一碗鸭汤给他解腻。    
      
      “光顾着朕了,你自己还没用呢。”钱榆从善如流,享用起美食来。    
      
      等二人都放下碗筷,不免都有些吃撑了,于是又在院子里散了散步,下人们怕搅了他们的雅兴,都站在十步开外。    
      
      嘉晋帝这段时间忙个不停,难得有今日这般放松,心情自然也是好了起来。
      
      不免拉着钱榆的手,道:“多亏有你,朕才得了这半日的清闲。”
      
      “皇上哪里的话,这本来就是嫔妾分内的事,再说了,皇上休息地好了,嫔妾便也欢喜了。”
      
      钱榆抬头,眼神直直地望向他,眼里的柔情蜜意仿佛要透了出来。
      
      嘉晋帝掩饰地将自己的视线挪开,没再言语。
      
      过了一会儿,嘉晋帝对钱榆道,“朕今日还有些奏折没批,过几日再来看你。”    
      
      钱榆脸色不变,对他温柔一笑,“皇上正事要紧。”又勾了勾他的袖子,“那可说好了,过几日便来看嫔妾。” 
      
      见他答应了,这才送着他离开。   
      
      钱榆站在宫门口,等到嘉晋帝走远了,这才起身回到殿里休息。    
      
      春雨跟在她身后,犹豫道,“皇上今日瞧着心情不错,主子何不顺势将皇上留下?”    
      
      “皇上去哪儿可是能随意议论的?”语气不算严厉。    
      
      春雨一听,当即就要跪下请罪。    
      
      钱榆倒也没生气,一边将她扶住,一边道:“起来吧,我知你的忠心,可这宫里不比在王府,隔墙有耳。再说了,今儿个是十五,皇上是断断不可能留在我这儿的。”
      
      若是真的留下了,那她才要头疼呢。    
      
      用个午膳可以解释为是陛下给皇后娘娘面子,可要是晚上也留在她这儿,那可就扎眼了,毕竟按着祖宗规矩,初一十五应是去皇后宫里的。皇上如今对皇后并未有什么不满,不可能为了她下了皇后的面子。    
      
      这道理春雨不是想不明白,到底是进了宫里,被底下人捧着,难免失了稳重。
      
      钱榆也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敲打她一番。    
      
      “这次便算了,别的宫里我不管,咱们永和宫可容不下不安分的人。你是我身边儿的老人了,我是信得过你的,这底下的人都交由你来约束。若出了什么事,本嫔第一个拿你是问。”    
      
      春雨脸色一正,恭敬地行了一礼低头应是,心里半是懊悔半是激动,懊悔刚刚自己失了分寸,激动主子将下面人的管理权都交给了她,只要她今后别出什么纰漏,这永仪宫大宫女的地位她可算是坐稳了。    
      
      钱榆满意地点了点头,心说这打个巴掌给个甜枣的法子虽然粗陋了些,倒也有效。    
      
      于是一挥手便让她退下了,又招了两个小宫女为自己更衣,准备在寝殿里小憩一会儿。      
      
      躺在雕花拔步床上,钱榆忍不住打开了光屏,又追起剧来,一边追还一边打起了瞌睡。    
      
      若说刚穿越来时还有些身为现代人的优越,可在经历被所谓的家人卖发,流入宫中之后,她就认识到了古代社会的残酷,她连活下去都要拼尽全力,又哪里还敢有什么优越感。    
      
      所以她考量了许久,用攒好的银钱打点上下,调到了当时低调行事,没有牵扯进的夺嫡的成充容身边,只不过是想要活命罢了。
      
      成充容早没了宠爱,唯一的儿子又资质平平,不甚受宠,因此身边也没什么争斗,日子过得很是平静。
      
      而和她同期进宫的,一多半都填了宫里的几口废井。    
      
      谁知就这样被成充容看中,指给了自己的儿子。
      
      钱榆这一刻是欣喜的。
      
      别说她没有骨气,只说一点,当了王爷侍妾后,她便销掉了奴籍,她便算是一个人了,身家性命都有了保障。   
      
      怀着这样的心情,钱榆几乎是发自内心的对嘉晋帝好,不仅因为他是她的衣食父母,掌握她的身家性命。相处了这么久,钱榆对嘉晋帝也不是半点感情都没有的,虽然没有到爱的程度,大概也是喜欢的。    
      
      当然,若是钱榆跟电视剧里似的,在后宫斗得你死我活,她大概是做不来的。    
      
      但她也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别人要是敢害她,她也会叫人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钱榆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想着,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她真心实意地对嘉晋帝好,哪怕他不会爱上她,她也能在他心里有一席之地。这样,在后宫里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    
      
      *** ***    
      
      又过了十几天,天气渐渐热了起来,燥意搅得人心烦,永仪宫里已经用上了冰鉴。    
      
      这日钱榆正吃着御膳房孝敬上了的冰碗,就听见宫人报上来一件大事——皇后怀孕了。    
      
      钱榆脸上一楞,将冰碗放在一旁。    
      
      上来回话的小宫女一边暗衬着钱榆的脸色,一边继续道:“……听说皇上很是高兴,赏下许多东西,又命各宫不要去打扰皇后娘娘养胎,就连闭宫养病的太后娘娘也被惊动了。”      
      
      等小宫女退下,钱榆心里一时犯了难,虽说不必上门了,可这礼还是要送的,更何况她身上还盖着皇后党的印记,这礼就更得用心了。    
      
      脸上难免带了一点儿愁色。    
      
      春雨伺候在一旁,不免出声安慰道,“主子莫要忧心,您还年轻,这有龙嗣是早晚的事。”    
      
      钱榆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皇后有孕,与她而言是好事,只要皇后此番诞下嫡子,不说前朝稳固,起码可保中宫十年安稳,就是之后再有高门秀女入宫,也难以影响皇后的地位。似她这样背靠大树的小虾米自然也是好处多多。    
      
      所以钱榆非但不伤心,反而还会日夜祈祷皇后这胎平安,一举得男。    
      
      不过这宫里想钱榆这样想的终归是少数,今夜,怕是有不少人今夜无法入眠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