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嘉宝元年,初
      
      天才刚刚擦亮,永和宫中的一应奴才们早已忙碌起来,来去匆匆,手上倒是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春雨瞥了几眼内务府刚送来的几个小宫女太监,朝她们点了点头,示意她们加快动作,没再多言,侧身踱步进了内室,轻轻将床帐撩起。
      
      “主子,可该起了。”
      
      只见躺在床上的佳人动了动身子,眉头轻蹙,双眸含水,显然还带着几分睡意。
      
      “什么时辰了?”
      
      “回主子的话,已是四更了。”
      
      钱榆立时清醒了不少,“快扶我起来,今儿得去给皇后娘娘请安,万不能迟了。”
      
      春雨见她醒了,一边扶着她起身,一边叫宫人们进来伺候。等她洗漱完毕,宫人们也恰恰将早膳摆好。
      
      钱榆抬眼一瞧便笑了起来,“今儿倒是丰盛。”
      
      只见那桌上摆了三道点心并两样粥食,样样精致,还冒着热气儿,更别说那精心摆好的瓜果盘,虽都是些时令货,但在这宫中也颇为难得。
      
      “回主子的话,御膳房说是进了些新鲜货,特地端给主子尝个鲜。”
      
      钱榆听了没再说话,低头用了起来。
      
      这是有些沉不住气了。
      
      若按以往钱榆的行事风格是轻易不会接受“贿赂”的,但这御膳房怕是各宫里都送了孝敬,想结个善缘,所以钱榆此时享用起来倒也心安理得。
      
      先帝在时,这御膳房可是个香饽饽。
      
      可惜今上荣登大位本就不在众人预料之内,御膳房也没在陛下面前留下什么情面,这架子自然也端不起来了。
      
      话又说回来,刚刚登基的这位新皇,其母不过是一六品小官儿之女,侥幸诞下龙子也没能分得几分皇宠,连带着这位七皇子也不甚受宠,就连封号也只随意得了个平字,可见其不受重视的程度。
      
      而他前面的六个兄长能文能武,个个都在前朝崭露头角。
      
      可就是这么个小透明皇子,最后得了皇位,真是叫一群人始料未及了。
      
      钱榆吃着碗里的美食,颇有些幸灾乐祸地想到。
      
      一个不留神,用得有些撑了,只能恋恋不舍地放下碗筷,将剩下的早膳分与一等宫人,再吩咐春雨将余下的瓜果放好,等她回来了再吃。
      
      “主子,外头都准备妥当了,可是该出发了?”
      
      “走吧。”
      
      钱榆搭着春雨往宫门口走去,果然看见一四人抬的舆轿。
      按着她的分位——正三品婕妤,虽是用不得那八人抬的步辇,倒也比那美人才人一流用的二人抬的稳当多了,更别提只能步行的宝林彩女一流。只怕天还未亮就得出门。
      永仪宫位置较偏,离中宫很是有一段路程。
      
      因此等她到坤宁宫时,离皇后日前定下的请安时间也就差了半刻左右。
      
      当然,这也是钱榆有意为之的。
      
      毕竟她身为一个在穿越前上过几年班的白领,这点职场道理还是懂的。
      
      来得太早了,扰人不说,人家还不得不分心来招呼你,来得迟了自然也不可,只需比那请安时辰早个一时半刻就极为妥当了。
      
      一进前殿,就见到住在咸福宫的方美人和沈美人,两人也看到了她,齐齐起身行礼,“见过婕妤。”
      钱榆未等她们行完礼就连忙叫起,“二位妹妹勿要多礼。”
      方美人一听立刻就起身,倒是沈美人坚持行了全礼方才起身。
      钱榆倒也不在意,邀着她们一同坐下了。
      
      方美人抬眼看了看坐在她上方的钱榆,眼里一丝嫉妒划过。
      她虽不是什么大家出身,但也是正经官宦子女,这个钱氏不过是个宫女出身,就直接压了她一头。
      当初要不是运气好,被还是宫妃的太后指给陛下,当了陛下的试婚宫女,此时还不指定在哪个破落户里呢。如今却叫她小人得志,真真是老天不长眼。
      这般想着,方美人的脸上难免带出点情绪。
      
      一旁坐着的江美人瞧见,在心里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
      这还是在皇后宫里呢,这两边都立着宫人,指不定就被皇后娘娘看在眼里。再说了,就算你对人家有意见也不该在面上带出来,万一被人家瞧见,发作出来你不得吃亏?
      虽想着今后离这蠢货远些,但此时江美人还是轻轻碰了碰方氏以示提醒,毕竟是一个宫里的,这会儿万不能被她带累了。
      方美人这才回过神来,收敛了神色。
      
      安坐着的钱榆到没曾想成了别人嫉妒的对象,她这会儿一边喝着坤宁宫里的六安瓜片,一边感叹不愧是皇后宫中的东西,似她这般不懂茶的人也品出了个香字。
      
      至于这方美人心中如何想的,就是她知道了也是不放在心上的。
      
      毕竟这官大一级压死人,在这后宫里差一级,地位待遇可差得多了。如方美人一流若想找她麻烦,成不成先不说,自己就须得一番伤筋动骨。再说了,以她在王府里对方氏的了解,这方氏还没这个脑子和胆子对她如何,顶天了也就敢在背后说她几句坏话罢了,不痛不痒。
      
      “德妃娘娘驾到,充仪娘娘驾到。”
      
      三人一听,赶紧起身往门口迎了迎。还未走到门口,打头便看见一个相貌颇为明艳的女子,身着一袭水红的宫装,裙裾边绣着海棠花纹,用金线勾了一层金边,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夺人眼球,这便是陈德妃了。
      
      紧跟着的王充仪便要低调许多,一身烟青色长裙拽地,再配上她那一汪秋水似的双眸,颇有几分南方女子的柔美。
      
      “见过德妃娘娘,充仪娘娘。”
      
      陈德妃似是没瞧见,越过她们直接坐到了上首往下数第一个位置。
      
      不紧不慢地端起茶杯,小酌一口,这才一抬眼。
      
      “哎呦,几位妹妹快快请起,这天干物燥的,本宫急着喝茶倒是怠慢了几位妹妹。”
      
      她这话音刚落,方美人就开口恭维道,“娘娘哪里地话,娘娘照顾大皇子本就辛苦,嫔妾等恨不得为娘娘分忧,怎敢责怪娘娘。”
      
      谁知陈德妃骤然就收起了笑脸,脸色一冷,“砰”地一声将茶盏放下。
      
      “方美人慎言,照顾皇子乃是本分,怎敢说辛苦。”又道,“看来方美人的规矩还得好好学学。”
      
      方美人没想到自己马屁没拍成,反而惹了训斥,吓得连忙起身请罪道:
      “嫔妾知错,求娘娘恕罪。”
      
      “罢了,许是方美人才进宫,不过……”
      话锋一转,陈德妃又将话头指向了她们。
      “各位妹妹可莫要像方美人这般莽撞,冲撞了本宫事小,冲撞了圣驾可事大。”
      
      众人只得点头应是。
      这陈德妃翻脸比翻书还快,几句话的功夫就给方美人寻了个错处,又扯上她们,无非是想借着由头耍耍威风,向后宫众人宣告她的地位,钱榆心想。
      可谁也不是个傻的,被这三言两语给震慑住,德妃这手段可是越发不济了。
      
      一时间殿中陷入了安静。
      
      “皇后娘娘驾到。”
      
      幸而这尴尬的场面没能维持多久,众人齐齐起身向皇后请安。
      
      “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免礼。”
      
      只见皇后身着明黄色常服,常服的凤纹上镶满了一粒粒细小饱满的珍珠,即使在屋子里也熠熠生辉。
      皇后的样貌算不得好看,只能说是清秀,但此时坐在上首,背挺得笔直,透着一股贵气,叫人不敢小视。
      
      “怎么了这是?”,皇后抬眼一扫,开口问道。
      
      陈德妃脸上扬起一抹笑,全然不见方才那趾高气昂的模样。
      
      “回皇后娘娘的话,臣妾不过讲了几句规矩。许是语气重了些,将妹妹们吓着了,是臣妾的不是。”
      
      皇后闻言到是不好再说些什么,只能转而又问起了陈德妃。
      
      “宫里各处可还妥当,你那处如今养着小皇子,再怎么仔细也是不为过的。”
      
      “回娘娘的话,臣妾那里一切都好,多谢娘娘关心。”
      
      “你也无需多礼,若缺了什么只管开口,毕竟小皇子也要叫本宫一声母后。”
      
      陈德妃脸上笑容不变,浑不在意地点头应是。
      
      只是钱榆眼尖地瞧见了她略微攒紧的手,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皇后可不管她心里如何膈应,不紧不慢又是丢下一个惊雷。
      
      “前日陛下与本宫商议,决定在秋后选秀。”
      
      这下不光是陈德妃,众人脸色皆是一变。
      
      皇后又紧接着说道,“你们都是从王府里出来的老人了,这选秀前后本宫不希望有任何意外,这也是陛下的意思,可都明白了?”
      
      “谨遵娘娘教诲。”
      
      钱榆也难免在心里暗叹了口气,当今陛下在女色方面不甚看重,因此后宫里也只有小猫两三只,都是潜府时进的,后宫高位多有悬空。那些个世家高官早就对此觊觎已久,尤其是那些在上任夺嫡中站错队伍的,如今正惶惶不安生怕遭到今上清算,选秀一开,不知多少人家争着将女儿送进宫来表忠心呢。
      
      这陈德妃再嚣张也只能逞嘴皮子威风,有皇后在,暂时翻不了大浪。
      
      可这新人一来,势必对如今的局面造成冲击,她在后宫的悠闲日子不知还能维持多久。
      
      想到这里,钱榆心里一紧,下定了决心。
      
      “行了,若无事且退下吧。”皇后道。
      
      “禀娘娘,嫔妾有一事相告。”钱榆起身,行着礼向皇后说道。
      
      “如此,钱婕妤便留下,其余人退了吧。”
      
      钱榆顶着众人若有似无的打量的目光,行着礼送别了众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放上分位表~
    皇后
    四夫人(正一品):
    贵妃、淑妃、德妃、贤妃
    九嫔(正二品):
    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嫒、充仪、充容、充媛
    二十七世妇:
    婕妤(正三品)
    美人(正四品)
    才人(正五品)
    八十一御妻:
    宝林二十七人(正六品)
    御女二十七人(正七品)
    彩女二十七人(正八品)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