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邱若斐站起身还未怎么动作,首饰叮当作响。
      关序亭总算是找到了缓解窘迫的事情,他说,“我帮你卸了吧。”
      邱若斐刚要拒绝说喊衣昙进来,关序亭就双手搭在她肩上,轻轻推着人往梳妆台前坐下。以邱若斐来看,关序亭的双手着实是很大,哪怕是隔着衣裳轻附在她肩膀,也能感受到热度传来,竟是有些,痒。
      
      她坐下,关序亭却站在她身后,看着铜镜里自己的新婚妻子,静静欣赏。
      
      妆容是邱若斐动手改过之后的明艳动人,烛光下比平时所见更添几分绝色。
      
      他看呆了,喉头涌动,身体里出现未见的不耐躁动,就好像,想即刻把眼前这人拆之入腹。
      
      邱若斐不解,她只见关序亭眼神暗了暗,就迅速地帮自己卸凤冠,动作间有些急促,她也就配合着帮忙一起摘下。
      
      尽数除去之后,邱若斐如释重负,觉得身子都轻快了不少,她正要说话,关序亭却再也等不及了。
      
      他俯下身,直接把邱若斐抱起来往铺了喜被的床上走去,邱若斐心下一惊,重心有些不稳,下意识就伸手搂住了关序亭的脖子。呼吸间听到对方胸膛的心跳声,害羞得面红耳赤起来。
      
      关序亭把人放到被子上,邱若斐睁圆了眼,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关序亭只觉下腹一紧,身随心动就亲了下去。
      
      在这之前不久,衣昙用随身带着的干茉莉给邱若斐泡了茉莉花茶。
      
      所以关序亭卷舌而入探到的便是柔软的淡淡的茉莉花香,邱若斐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势有些措手不及,可等她反应过来,就抢回了一些主动权,毕竟眼前这人,还是很诱.人可口的。
      
      她晕头转向之前倒是恢复了一些理智,推开关序亭让他去把烛火灭了,可关序亭却说,这是要点足三天三夜的。
      
      邱若斐只好羞愤地捂脸。
      
      ......
      
      直到午夜,关序亭才唤了人传热水沐浴。
      邱若斐则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她只随意擦了擦身子便先睡去。
      
      次日清早邱若斐是被外面的嘈杂声惊醒的,她认床,所以即使前一日很累却没睡沉,一点点动静就醒了。
      
      关序亭早已洗漱完毕,换好了衣裳坐在床边看她,一副神清气爽的表情。
      
      邱若斐对上那双直沟沟的凤眼,关序亭笃定的眼神比起前一日的紧张早已不知好了多少倍,果然吃干抹净之后就是不一样啊。
      但回想起来,邱若斐又有些气血上涌,不得不说,关序亭……还不赖。只是自己这具身体还是弱了点,有稍许承受不住。
      
      关序亭等邱若斐清醒了些,才叫衣昙进来伺候她洗漱。
      一早就候在门外的关家嬷嬷进来拿走床上垫着的帕子,笑得一脸喜庆退了出去。
      
      等邱若斐洗漱妆扮好,早点也一切就绪,就在偏堂的屋子里食用,这些早点和邱若斐先前在邱家吃的比起来,简直是豪华升级版。
      红枣燕窝粥,生煎包,芋丝煎饼,春卷,汤圆。
      
      “不清楚你的口味,就让厨房随意做了一些,你看看以后想吃什么,让人提前吩咐咱们院子的小厨房便可。夫人请用膳。”
      
      邱若斐落座,有些不解地问,“以后也是在这边吃吗?”
      关序亭点点头,“暂时是这么安排的,不过我们要快点吃,吃完要去正堂那边敬茶,不好让长辈们就等。”
      “嗯。”邱若斐应完就开始吃了起来。
      
      关序亭也跟着下筷,说:“你且放心,有我在,他们不敢如何。”
      “好哒。”邱若斐眼里只有食物了,她把每一样都试过一轮,很满意地夸了厨子的手艺。
      “夫人喜欢就好。是了,下个月上京也把这厨子带上吧。”
      “下个月?这么快?!”
      
      “那边来了几回信件催促了,不好拖延太久。夫人若是怕赶路无趣,闲暇时可以看看走哪个道比较有意思,全凭夫人做主。横竖只要在十一月之前赶到即可。”
      
      邱若斐倒是没想到这关序亭能这么宠着自己,连上京路线怎么走都能让自己规划,目前来说,这个夫君各方面还是令人满意的。
      
      用完早点,一路去了正堂,走得不急,邱若斐还有空观察了一下关府的院子摆设及设计。
      
      关府自建造以来年代也有些久远,有些墙垣明显是刚修葺过的,可一砖一瓦,也能看得出历来是个有底蕴的讲究人家。
      包括此刻映入眼帘的正堂亦是,端庄肃穆。
      
      二人先是向关畅林和魏氏行了礼,嬷嬷随即端来茶托,邱若斐拿起茶壶往准备好的茶杯倒了茶,这茶也是有讲究的,不能太满,也不能太少,八分满最为合适。茶杯放在茶托上,双手奉上,“请父亲喝茶。”
      关畅林接过茶喝下,把茶杯放回邱若斐捧着的茶托,连连说了几个好字,再放下备好的红包。
      下一个是魏氏,邱若斐姿势如前一次一般,弯腰奉茶,“母亲请喝茶。”魏氏喝完茶也随了个红包,样式瞧着跟关畅林的差不多,邱若斐抬头间瞄了一眼魏氏,只看到浅浅的笑容,并无过多的表情。
      
      再往旁边一些,是等着的其他长辈们,关序亭在一旁一个个介绍,邱若斐就一个个端了茶去,等所有长辈们都敬完茶,还不能走,得坐在一起闲话家常,再聊聊对邱若斐三年抱俩的期待。
      
      邱若斐本就没休息好,敬茶时又一直弯腰伏身,已经觉得身上疲乏得很,她悄悄压下即将吐出嘴边的哈欠,小幅度挪动了一下身子,又继续恢复恰到好处的笑容,在长辈们抛出话梗时适当的做出回应。
      
      关序亭坐在她旁边,一边帮着应对某些刁钻想找事的亲戚,时不时还要兼顾到邱若斐的身体状况,想着尽快结束这无甚意义的交谈。
      
      终于找了机会,关序亭连忙带着邱若斐告退回屋。新婚三日间,新娘子是什么都不用做的,每日早上去魏氏院子里请个安即可回关序亭的院子里待着。
      
      关序亭似乎有些忙碌,两人一起吃完午饭,他等邱若斐睡下就出了门去,黄昏时分才风尘仆仆地赶回来。
      
      邱若斐午睡醒来有些无聊,就让衣昙去小厨房看看有什么点心端来解解馋。
      不消一会儿,衣昙就领着几个小丫环收获颇丰地回来了。
      
      这天没有太阳,邱若斐就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坐着。瞧着一份份精致的茶点摆上桌,精神头不太好的她都觉得舒缓了些。得知是关序亭出门前特地让厨房准备的,她心里有点美。目前来说,得此一夫,甚是不错。
      
      茶饼,酥糖,糍粑,米果,芋枣,蜜饯,以及煮好的柚子茶,旁边还摆了一小碟蜂蜜用于柚子茶的调味。
      
      邱若斐食指大动,待她尝过一轮之后,衣昙即刻让等在一旁的丫环火速把剩余的茶点都收了起来,只留着柚子茶还在茶桌上。
      “衣昙,什么情况?”邱若斐皱眉。
      “小姐,姑爷知您爱吃才备了这些,但他说糕点吃多了不好克化,怕您容易肚子胀,因此尝过了就要收走。既是尝了味儿,又不会伤了胃。一举两得。”说话的是徐嬷嬷。
      
      “徐嬷嬷来啦,快坐下一起喝柚子茶。”邱若斐抬手,衣昙便拿了个新杯子给徐嬷嬷倒茶。
      “老奴不敢当,小姐有这份心老奴就很高兴了。”徐嬷嬷谦虚道。
      邱若斐见她还在原处,干脆起身过去扶了她往自己旁边的位置坐,徐嬷嬷不再推脱,顺势坐下。
      “嬷嬷既应了我母亲随我来这关家,我自是不会拿你当那外人对待的。若斐不懂事,将来要仰仗嬷嬷的事可多了,愿嬷嬷别嫌我烦人才好。”
      
      “小姐抬举了,有用得上老奴的地方老奴自会用尽全力。只是随了小姐过来,不是夫人的意思,是老奴自请的。”
      “哦?此话何解?”阴天的风带着丝丝凉气,邱若斐吹得舒服,眯了眯眼,她舒坦得想找个摇椅放在这儿,再在头顶装个遮阳伞,一定很舒适。
      
      “小姐必定知道老奴自小父母双亡,孑然一身至今。可原本老奴还有个胞弟,当年乡下瘟疫爆发,逃亡间弟弟与我们失散,这么多年私下一直寻找未果。前不久老奴得了从京城回来的商贩带的消息,说是胞弟很有可能就在京城里。老奴心中急切,一想到姑爷下月便要赴京,才斗胆找夫人自荐。夫人怜爱,老奴才得此机会。愿上天开眼,保佑能顺利找到他,也算了却了父母临终前的憾事。”
      徐嬷嬷说到情动之处,眼中带泪。
      
      邱若斐听完,抚了抚徐嬷嬷的肩膀,“嬷嬷放心,到时我也安排些人手给你助力,盼你与家人能早日团圆。”
      
      “老奴便先谢过小姐了。小姐在这儿坐了有一会儿,合该起身走动走动才好。”
      
      “嬷嬷的意思我都懂,不过我这身子还有些乏,头也有些晕,不如我还是回去再躺躺吧。”邱若斐让衣昙扶了自己起身,又往卧房里走去。
      “这...”徐嬷嬷嘴里的话最后还是吞了回去,主子这般懒散,将来姑爷入京得了官职,这人情往来可怎么办啊。徐嬷嬷觉得有些头疼。
      
      等关序亭在饭点前赶回来,院子里已点上灯,静悄悄的,问了才知邱若斐在卧房里又睡着了。
      
      他放轻动作打开门,只见邱若斐靠在床头合着眼酣睡,身上盖了毯子,手里还抓着一本册子不放。
      
      他悄声走过去,抽出那本册子,《王爷的小娇妻》,原来夫人还爱看这小话本。关序亭随手翻了几页,被话本的离奇内容惹笑了,不小心轻笑出声。
      
      邱若斐听着动静醒了过来,她揉了揉眼睛,才瞧清楚眼前的关序亭正拿着自己睡过去之前看的小话本,不好意思地抢过来放到背后。
      “那个,额,嗯...”邱若斐最终还是有些艰难地喊出了那个词,“夫君,回来了...”说到最后一个字几乎是听不见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每一章写到美食就把自己写饿了,嗨...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鱼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薄荷、爆浆橘子、吃你煮的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