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 22 章 ...

  •   关序亭却已不在院子里,在一旁一直侯着的衣昙过来告诉邱若斐说关序亭临时被人喊走了。
      
      “那他怎么不派个人过来告诉我?”
      “许是姑爷以为很快就能回来吧。小姐这是什么?”衣昙注意到邱若斐刚放到桌上的奶茶。
      
      “随意煮的茶,厨房还有,你可以去尝尝剩下的你看着分了它。其他人也都撤了吧,我一个人在这儿静静。”
      
      邱若斐满怀欢喜地端了奶茶来准备给关序亭尝尝,结果人却跑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就空落落的,但也就转瞬即逝。
      奶茶的香味扑鼻而来,邱若斐坐下来,拿起杯子尝了一口,一如当年调制的一般香浓顺滑,只不过似乎少了点滋味。
      
      院子里的人都尽数撤了去,邱若斐一个人坐在石凳上,喝着奶茶看着星空发呆。
      
      接近八月十五的月亮已经很圆了,旁边绕着各种或明或暗的星星闪烁着,邱若斐想起上次一起看星星时,关序亭还给她说了很多关于星座的事,但邱若斐一个都没记住,她好像在不擅长的区域里,记忆力非常不好。
      但你要让她说出各种美食之间的搭配和禁忌,她能口若悬河给你说一堆。
      
      一想到美食,邱若斐的心又蠢蠢欲动。她把衣昙喊了回来,让她叫厨房做点适合夜晚吃的小吃。
      
      等邱若斐回过神时,两杯奶茶都已经见了底,盘子的小吃也空空如也。而关序亭还未归来。
      
      夜渐深,花草树木间开始起了雾气,寒意来袭。邱若斐不由地裹紧了衣服。
      
      衣昙不知何时过来收走了空杯,见邱若斐缩坐在那里还不愿回屋,只好给邱若斐披了件披风,不过不是关序亭之前给她披的那件。
      “小姐可是有心事?”衣昙先前在不远处的廊子里侯着,都打盹了好几回了,邱若斐还坐在石凳上。
      
      “能有什么心事,就是无聊罢了。”
      
      邱若斐不愿多说,放空够了才起身去沐浴更衣回房睡觉。
      
      可她喝了两杯奶茶后,失眠了,辗转反侧了大半宿,终于还是起身点了灯。她穿着里衣,披起一旁衣昙拿的披风,随手翻开之前带来的一个柜子,想找本书打发一下时间,顺便看能不能催眠,她翻得认真,未察觉赶回来的关序亭打开了门。
      
      关序亭还以为邱若斐已先睡去,只留了灯给自己,放轻脚步进了屋子就要往床边去,才看到邱若斐蹲在一旁翻找着什么,有些惊讶,便打算凑过去唤她,可一走近就瞧见了邱若斐手里握着一本小册子,画面有些露骨。他脸色一红,竞是不小心咳了一声。
      
      突兀的咳嗽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尤为明显。
      
      邱若斐翻书翻到这本还正纳闷着自己什么时候把小册子放在了这个柜子里,就被身后的声响吓了一跳。
      
      邱若斐被吓得手一扬,小册子就飞了起来,正好落到关序亭面前,关序亭怕书本掉到地上散了,只好抓住了飞起的小册子,他低头一看,摊开来的页面恰巧是一个略为奔放的姿势图,登时脸都羞红了,赶紧合上。
      
      关序亭感觉小册子如烫手山芋般,拿在手上也不是,给邱若斐也不是。
      
      邱若斐则比他淡定多了,都是成年人了,不对改正一下,都是这个朝代的成年人了,手里有本十八禁怎么了?何况这册子也不是自己找来的,是嬷嬷给她的,她怕什么。
      
      邱若斐起身,从关序亭手中抢过册子,动作潇洒地把册子锁回柜里。当然如果忽略掉她泛红的耳根的话,的确是瞧着挺无所谓的。
      
      “为夫没想到夫人竟爱看这个?”关序亭其实大概也猜到许是婚前邱府那边准备给她的,但看到邱若斐明明就羞得耳红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就是想逗逗她。
      
      邱若斐站在关序亭面前,果然被这句话问得脸都要烧起来了,她想赶紧回床上去躺下,可关序亭就在原地不动,正好挡在路中间她必须经过的位置。
      
      邱若斐心一横,准备直接把人推开,结果手一身伸出去就被关序亭拉住,拉进了怀里。
      
      “让开,我要去歇息了!”邱若斐语气带着些恼羞成怒,用了力想挣脱开关序亭环着自己的手。
      
      “夫人不要生气,我只是开个小玩笑,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不说了就是。”
      关序亭不是第一次这么抱着邱若斐了,动作驾轻就熟一气呵成,在邱若斐耳边喃喃细语道着歉。他一回来就赶紧去洗漱更衣,此时身上还带着些沐浴后还未散去的湿湿的香气。
      
      邱若斐不知怎的冒出一股无名火,“我有什么好气的!”
      一句话把关序亭楞在原处,邱若斐趁机溜回床上盖被子闷头假睡。
      
      邱若斐有些着急,披风被她落在了旁边的地上,上好成色的白貂皮瞬间就脏了。关序亭赶紧捡了起来,打算放到一旁等翌日唤了人清洗干净。然后才熄了灯往床边走去。
      
      其实别说关序亭,邱若斐自己都莫名其妙的,怎么突然就生起气来?就算是被发现自己有看那种小册子,顶多也只是不好意思罢了,没必要对着他撒气吧。
      
      “夫人?”关序亭躺下来,钻进被窝里,侧身抱住面对着墙睡的邱若斐。
      
      邱若斐把他的手拿开。
      
      关序亭又把手放上去,“夫人,为夫今晚是有急事。有人在未安河旁的船舫上装了容易燃烧爆炸的东西,如果不及时解决,到了中秋那日怕是会有百姓伤亡。”
      
      邱若斐还闷在被子里,说起话来瓮声瓮气的,“那你走的时候也没跟我说。我还给你煮了奶茶呢,你又不回来喝,害得我一个人喝完了两杯,结果失眠睡不着,我正打算翻个书看看,谁知道之前嬷嬷给的册子也在那儿。你这么晚回来也就算了,一回来还要笑我,我又不是故意的,你笑什么笑!”
      
      这么一大串话说完,邱若斐干脆把头从被子里伸了出来,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接着她也悟过来了事情的关键。
      邱若斐转过身面对关序亭继续说道,“中秋节肯定很多人游河赏月放灯,那人还选在船舫上,未安城中少有会水的习惯,届时在船上着起火来,连游走逃生的机会都渺茫。这个王爷是不是太狠了点,再怎么也不能拿人命不当回事吧。” 
      
      关序亭还维持原先的姿势,他伸出手绕到邱若斐的背后,一下一下地给她顺背。
      “夫人莫气,隐患都已经排查完毕,城中百姓都已安全。为夫也赶紧回来给夫人赔罪了,夫人亲手煮的茶我可还惦记着呢,刚回来时我问过厨房,说你都赏给大家分完了,可是一点都没留给我。”
      
      他的声音带着磁性,低沉浑厚,传进邱若斐耳里,人也越发放松了下来。
      
      “那个放久了就不好喝了。”邱若斐眼皮渐沉,打了个哈欠,“下次吧,等我下次心情好了再给你煮...”说完就睡了过去。
      
      关序亭也跟着闭上眼睛睡去。
      他起初还以为不是什么大事,因此也没特地过去和邱若斐说一声,谁知一去就是到半夜才回,邱若斐似乎对自己临时出门没有告诉他这件事不太乐意,关序亭认真反思了一下,确实是自己的问题,他临睡着前暗暗决定,以后有事一定要记得跟夫人报备才行。
      
      次日两人都起晚了,邱若斐睁开眼睛,就对上关序亭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
      关序亭凑前去吻了一下邱若斐的额头,“夫人早。”
      “你醒了怎么不去洗漱?”邱若斐蹙眉。
      “为夫今日想等夫人一起。”
      
      邱若斐推开关序亭继续凑近的脸,“不想跟你一起。”
      关序亭跟在她身后,给她端水递帕子,把邱若斐弄得有些许不自然,但多少有些受用。
      邱若斐憋着笑说,“谢谢夫君,我自己来吧。”
      
      这日已是八月十四,天气晴朗。
      府里上上下下也开始忙碌,准备第二日的中秋祭拜及晚宴。
      
      魏氏对邱若斐日上三竿才出现在自己面前有些不满,邱若斐知道是自己有错在先,认错赔罪毫不含糊,才让魏氏稍微面色好了点。
      
      魏氏带着邱若斐和关絮宁一起安排相关事宜,魏氏也是有意想历练一下关絮宁,顺便看看邱若斐的持家功力如何。
      
      不过邱若斐在向嬷嬷手底下还是学到了一些本领的,再加上有徐嬷嬷一旁悄悄提点,和她自己前世现代人简便算法的加持,操持起来也是十分顺当,比起关絮宁那边的频出漏洞来说,邱若斐的得心应手瞧着是好了很多倍。
      
      到了夜里才忙完,关絮宁也对邱若斐有了一个改观。这个嫂嫂平日瞧着说话也不怎么客气,但做起事情来还是很有学习的地方的。跟她说话时语气态度也好了不少。
      
      魏氏也没想到邱若斐还真有些小本事,这些看起来简单的事情,实际过程都比较繁琐,一个环节衔接不上下面就很容易出岔子,邱若斐却能直接找通事情关键,理顺了再分发下去给下人完成,手里还拿着一个小本子记录。只不过写的东西不太能看得懂。
      
      其实邱若斐就是犯懒,不想写绪朝的繁体文字,干脆用上了简笔字和阿拉伯数字,果然事半功倍。
      
      告别了眼神欣慰的魏氏和哈欠连天的关絮宁,邱若斐才往自己的小院子走。
      
      一整天没见到关序亭,午饭也没和他一起吃,忙碌时不觉得,闲下来邱若斐忽的觉得有些不太习惯。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日久生情?邱若斐这样想着,脑海里浮现出早晨关序亭跟在她屁股后献殷勤的傻样,走着走着就笑了出来。
      
      “小姐想起什么事了这么开心?”跟在一旁的衣昙问道。
      
      邱若斐摆摆手,“没什么,待会儿去把桂花酿取一瓶出来,拿冰块镇一下,我想喝。”
      
      衣昙应是,“小姐不是说桂花酿等明日晚宴时再拿的么?”
      “我现在突然想喝啦,你叫人去取了就是。”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2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爆浆橘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