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邱家在这未安城,也算是大户人家。
      
      只是再如何财大气粗,始终是个商,士农工商只占了个末。
      
      于是邱老爷邱棣请了夫子在家给几个子女教学,还花了不少银钱搭上了关家的姻亲,把长女邱若斐许给了关家的新科进士关序亭。
      
      邱若斐穿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定了八月初二的吉日出嫁。
      
      本来嘛,反正是白捡了重活一次的机会,也不好要求太多,可是为什么不让人吃饭!
      
      “衣昙,我饿了……”邱若斐坐在长廊的木椅上,初夏的闷热让人心烦气躁。
      
      被唤作衣昙的丫环正举着蒲扇给邱若斐扇风,为难地说:“大小姐,夫人吩咐过,过午不食,您今日的餐已经用完,不能再吃了。”
      
      邱若斐抬头看了看外头火辣辣的太阳,有点晕眩。按现代的时间来算,大约是中午一点多的样子,而她的午餐应该是两小时之前吃的,没有香喷喷的米饭,只有几块去了皮的鸡肉和水煮白菜。别说填饱肚子了,连塞牙缝都不够。就这样,下一餐还要等到第二天早上。
      
      “我已经要饿晕过去了……”
      
      “大小姐,您出嫁那日的礼服已经备好,为了当天能顺利穿上,最近都要按照夫人给的食谱进食。”
      
      邱若斐翻了个白眼,肚子不合时宜地响了一下,正还要说什么,邱若然来了。
      
      时值盛夏,邱若然穿了一件收腰的藕色薄纱裙,显得身材十分曼妙,走起路来小心翼翼,似乎风大一点就能把人吹走了。
      
      邱若斐瞧着停步在眼前的人,想起了一句诗:盈盈一握楚宫腰,赛雪肌肤温如玉。
      
      “妹妹真是越发动人了。”还未等邱若然行礼,邱若斐却是先出了声。
      
      邱若然似是没想到素来爱跟自己较劲的大姐姐忽然变了个态度,但也只当对方人逢喜事。她向着邱若斐说道:“姐姐,明日一早可别忘了随母亲去灵瑞寺上香。”
      
      邱若斐这个现代人腹诽一句封建迷信要不得,口头上依旧是应了一句“晓得了。”
      
      明天是初一啊,还得吃斋念佛,也就是连肉都没得吃了。“衣昙啊,我不想活了。”
      
      “大小姐,可千万不能这么说,回头给老爷夫人知道了,又要罚您跪祠堂抄经文了。”衣昙紧张地看了一下四周,幸好没什么人在附近,松了口气。
      
      邱若斐有些烦躁,起身道,“回房午睡。”
      
      回到自己的卧房,邱若斐就把衣昙和其他要进屋伺候的丫环赶出房门。话说回来,原身这个邱若斐可能也不太爱这瘦骨如柴的身材,暗柜里藏了不少干粮,虽然邱若斐不是很能想得起来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就跟她到现在也不了解自己为何会穿到这具身体里一样。原身的记忆都非常模糊,有用的信息少之又少,幸亏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待嫁少女,什么都不用做,不然怕是分分钟露馅。
      
      然而这已经是最后一块干巴巴的烙饼,邱若斐就着桌上的茶水小心翼翼地吃完,终于感觉自己恢复了些力气,才换了衣服躺到床上。
      
      邱若斐闭上眼睛,搜索原身的记忆里有没有关于这些干粮的内容,还没想到什么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接着她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还活在现代,梦见了火锅、烤肉、日料等等,每一个菜式分量都很足,并且十分新鲜美味,她吞了吞口水,拿起筷子正要吃,人却醒了。
      
      邱若斐醒来看了看自己古色古香的卧室,差点就要哭出来,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梦,也太绝望了点。
      “衣昙。”
      邱若斐喊了一句,衣昙很快就出现。“大小姐今天醒得早了些,要出去走走吗?”
      “去街上走走吧,好久没出门了。”
      “好的,奴婢这就去准备。”
      
      换了衣裳挽好发髻,邱若斐坐着邱府的马车上街。
      
      未安城街道众多,主街道则最繁华,街道两旁不少店铺门口挤满了人,邱若斐掀开了马车窗帘的一角,看着这个对自己来说十分陌生的世界。初来时未知惶恐,到如今也只是稍微熟悉了一点点。
      她没有任何在那些穿越小说里自带金手指的buff,甚至连所处的朝代是个架空朝代也才堪堪明白,更别说原身留下的记忆已是隐约模糊。
      
      马车经过几处小食摊,各种香味飘了进来,邱若斐本就在伤春悲秋,这一阵香味又刺激到了她,她非常想停下来买一碗热腾腾的面,又或者是刚出炉的包子都好,只要能吃上东西填一下肚子,都是极极好的。
      
      让车夫把马车停在路边空旷的位置等候,邱若斐带着衣昙往热闹的地方走,她盘算着最好把这个小丫环甩开,然后买点干粮藏起来带回去。
      
      可惜这具身子常年挨饿,孱弱的步伐根本无法跟衣昙拉开差距,邱若斐走了几条街,买了不少小玩意儿。走起路来已经有些气喘吁吁,她终于忍不住道“衣昙,我们到前面的茶馆歇一歇,喝口茶吧。”
      
      衣昙点了点头,搀扶住邱若斐,“好的小姐,但是您只能点茶喝,不能吃其他的小食。”
      
      邱若斐差点就脱口而出一句脏话,但她还是忍住了,两人进了茶馆,点了壶单从,小二问二人需不需要茶点,衣昙愉快地点了好几样。
      
      “果然你还是爱我的衣昙!”邱若斐见着做工精致的桂花糕端上来,两眼放光,正要下手去拿,衣昙却把盘子挪开了些。
      
      “小姐,您不可以吃!”衣昙说完自己吃了起来。
      
      邱若斐见她态度坚决,决定换个方法,“你刚刚不是看上了翡翠楼那支簪子吗,这样,你给我吃几口,我就把它买下来送你。”
      
      衣昙吞下口里的东西,往自己杯子里斟了点茶,慢悠悠地喝完,才回答道:“小姐,奴婢的月钱还是买得起那支簪子的,您诱惑不到我。”
      
      “那,我可以送你一整套!好衣昙,求你了,我快饿死了!”邱若斐说着都快哭了。
      
      衣昙看着自家小姐楚楚可怜的样子,终是有些不忍,“那小姐只能吃一块,而且不能让夫人知道了。”
      
      邱若斐一听眼睛都亮了,趁衣昙没反应过来,拿起另一盘三两口就吃了个精光。
      
      衣昙急道:“小姐您不能吃!完了完了,回去定要受罚了,这可怎么办!”
      
      邱若斐吃得着急,还有些遗憾没好好品尝味道,听到衣昙这样说,还以为是衣昙着急她吃得多了,安慰她说“哎呀,大不了我回去运动一下,一定不会长胖的。”
      
      “不是的小姐,您刚刚吃的那盘是绿豆糕,您忘了您一吃绿豆就会起红疹子吗?这下糟糕了。”
      
      邱若斐一脸懵,她又不能说她不是原身,鬼知道还能绿豆过敏,这么想着,她觉得身上已经开始痒了起来。
      
      “那个,我忘了,不好意思啊。那现在我们去找个大夫看看?”
      
      衣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看得出是有些慌乱,给邱若斐这么一提醒,开始回想周边的药馆。邱府常请的那家必定不能去,与他家有关系的也不能去,那就只有城西的小药馆了,好在离她们所在的茶馆并不远。
      
      衣昙叫来小二结了账,带着邱若斐往外走,绕过几条巷子之后,二人总算到了。
      
      这家小药馆位置偏僻,甚少人来,此时只有一位长胡子郎中在打瞌睡。见到有人进来才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站起来。
      
      衣昙见他起身,赶紧福了福身子,“这位大夫,我家小姐一吃绿豆就起红疹子,今日不小心误食,现下身上就全是红疹。您帮忙看看有没有管用的药物赶紧帮她用上。”
      
      邱若斐此时脸上手上已经红了一大片,很痒,她又不敢去抓,伸长了手给郎中看。
      
      长胡子郎中看了眼邱若斐,说了句“稍等”就去药柜拿药。
      
      “把这个药膏涂上,静等片刻就能消除了。三两银子。”
      
      邱若斐虽然还不怎么理解三两的概念,但看衣昙肉疼的表情也能察觉到有些贵,但她实在痒得受不了了,就催促衣昙付钱拿药,衣昙也就只好照做。
      
      打开瓶盖竟是淡淡的薄荷香,衣昙给邱若斐细细涂上,坐在药馆的凳子上等着。那个郎中收了钱就不管她们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打瞌睡。
      
      等了一会儿,红疹就消下去了,等完全看不出红疹时,邱若斐和衣昙同时呼了口气。
      
      告谢了郎中,天色渐黑,二人加快了脚程回去找车夫。
      
      快走到主街道的时候,邱若斐被一个小姑娘撞了一下,小姑娘只说了句抱歉就跑远了,邱若斐都没看清长相。然后她感觉怀里多了点东西,暖乎乎的,她有种直觉似乎是吃的,就不敢打开看,一路捂着回了邱府。
      
      邱若斐没有晚餐吃,回了卧房又把衣昙等人关在门外。
      卧房已经点了烛火,她借着烛光拿出怀里的异物,居然还包了好几层,她一层层揭开,竟然是烧饼!
      最里层的纸包旁边还夹了张小纸条,邱若斐打开看,只写了一行字。“忍一忍,等成亲后就好了。”落款一个亭字。
      !!!
      这怕不是传说中的未来夫君关序亭送的?
      
      而且瞧这状况,已经不是第一次送食物了,原身说不定也是知道的。邱若斐突然对人生又燃起了希望。
      
      这是一个以瘦为美的朝代,邱若斐穿过来这些时日,就没见到过胖子,连厨房的厨娘这种最容易胖的人物,都是瘦的。
      
      她当时闹着要吃东西的时候,她母亲还威胁过她,这门亲事是邱棣攀了好多层关系才定下的,万一她再胖下关家悔婚了,那她就是邱家的罪人了。
      
      所以她一直以为关家也是符合大众审美,要娶一个羸弱的娇女子。
      
      但现在不一样了,既然关序亭能悄悄给她送吃的,就说明他不介意她是不是瘦子,那也就是说,她苦哈哈的吃不饱的日子,八月初二过后就能到头了!
      
      这么一想,邱若斐心情好了不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