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云歌》夏艾曼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9-25 13:32:4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惊雷 ...

  •   见大成不敢上床,蒋通抬手就要打……
      大成像只小猴子避开了,一拍脑门,大喊:“哎呀,老大,把正事给忘了!被你这一打倒想起来了……”
      蒋通问什么正事。大成说:“路上滑了一跤,把那小娘子最贵重的宝玉给弄掉了……”
      蒋通笑,搂住大成说:“原来还有宝贝,无碍,天明了再去寻不迟。”
      大成说:“那可是一块碧蓝宝玉,有我手这么大,必定能卖个好价钱。若是被其他山头的捡了,岂不是便宜了他们!而且,那宝玉若是送人,绝对显得大气……”
      “嗯,姐姐生辰近了,若是送这块宝贝给她,她一定高兴!到时候,姐夫说不定能帮我在乡里谋个一官半职当当……”蒋通自言自语完,笑着点点头,打了一下大成的头,喝道:“混账,差点误了大事!快引路,把那宝贝找回来!”
      蒋通指挥众人都跟着大成去找,自己则准备休息。
      大成说:“附近山头的兄弟经常晚上活动,老大你得带头才行,不然要是碰到北山头的那帮人,我们打不过啊……”
      蒋通踹了大成一脚,说:“废物!走,我倒要看看谁敢惹大爷的人!”
      大成领着众人下山去了,大壮则负责看守这两个女子。
      过了一会,大成气喘吁吁地冲进蒋通的房间里,扑到床上,去解那云士身上的绳子,一边解,一边说:“一会你们跟着大壮走,别再被抓到了。大壮,你解开那边的那个……”
      大壮蹲下来给竹衣寒松绑。
      云士扯开头上蒙眼封口的布头,露出一张娇嫩精致的脸来,蹙眉迷目,秀鼻红唇,好一个美女子。
      “混蛋!”那云士一脚把大成踹倒了,说:“你们竟敢欺负到我头上了!知道我是谁吗,广云山大云师月雨梨!”
      “是,是,是,我知道你‘灵力了得’,我们得快些,若是被他们发现我骗了他们,就完呐……”大成连连点头,慌慌张张地拉着月雨梨就往外走。
      月雨梨挣脱开大成的手,返回去抱着一个青锦金丝包袱回来了。
      大壮一看,说:“这个小娘子的包袱……”
      大成急忙回到洞里去取出竹衣寒的包袱。几个人快步绕向后山。
      蒋通等人找了会,不见那碧蓝宝玉,他喝道:“大成你个浑球,在哪儿呐!今晚不给老子找出来,要了你狗命!”众山贼面面相觑,这才发现大成溜了。“这个混账小子,快,回去拿家伙,今晚我们‘打猎’,陪这个矮小子玩玩!”蒋通大呼道。众山贼嬉笑不已,说正好无趣,就拿大成的命来玩玩。
      蒋通等贼人赶回洞里,各自去拿刀剑。蒋通回到房中一看,眼睛都睁圆了——大壮不在,云士与小娘子都不见了。蒋通大骂一声:“这两个混蛋,竟然耍起我来了!”山贼们聚过来看,交头接耳。蒋通一脸凶相,说:“今晚,一定给老子把他们抓回来!”几十号山贼举着火把,提着刀剑,一路鬼号,向山下急奔。
      躲在山后的大成等人听到动静,吓得战栗。
      竹衣寒醒了,月雨梨上前从大壮身边拉过她,呵斥大成说:“你们这两个贼人,还不快带我们下山!”
      竹衣寒喘着气,手一挥,青光一闪,大成与大壮随即倒地。大壮哭了,大成讨饶。月雨梨见状,喜问竹衣寒:“‘青微术’?你是云士!”竹衣寒点头,月雨梨握拳说:“好极了,让我们回去收拾了那帮强盗!”竹衣寒摇摇头,说:“我需要休息……”大成哭喊:“仙人,仙人,我们还是快下山,他们若是追久了必定知道我们绕道后山了。被抓到,你们还能活,我跟大壮死定了!”月雨梨踢了他们几脚,咬牙说:“死了活该,让你们作恶!”“仙人,我与大壮父母双亡,年纪太小,无有生计,一时穷鬼迷心,为了吃饭,落草为寇……即日起,我们一定痛改前非,再也不作这违心的勾当,请仙人开恩!”大成哀泣。竹衣寒一挥手,解了他们身上的“青微术”。大成与大壮跪地磕头,感谢竹衣寒的不杀之恩。“怎么可以放了他们!”月雨梨气得跺脚。大成带着大壮飞奔而去。竹衣寒缓了缓,恢复了气力,带着月雨梨下山。快到山脚时,月雨梨脚扭了,她对竹衣寒说:“你快走吧,我,我会拖累你的。”竹衣寒说:“已经拖累了。”月雨梨皱起眉头。竹衣寒打坐,似乎在养神。月雨梨不解地看着竹衣寒。
      强盗们追来了,将她们团团围住,一顿污言秽语。
      蒋通望着竹衣寒与月雨梨,笑道:“贱女人,让你们跑,来两个人把他们带回去,大爷我晚点再收拾你们!”
      竹衣寒睁开眼,站起身,用眼扫过那群强盗,对他们说:“我劝你们,放下刀,离开。”
      大成与大壮隐藏在树林中一块石头后面,听到此话,不禁探出头看。
      蒋通咧开嘴,笑说:“装神弄鬼,你这个小娘子倒是挺有意思的。给我……”
      “轰”——一个巨大的炎球以蒋通为中心迅速扩散开,来不及眨眼就已经消散了。
      没人知道那几十个摩拳擦掌的强盗去哪儿了。
      地上只剩下草灰与铁水……
      月雨梨惊,怯声说:“‘惊霞’?你能对凡人用‘惊霞’?”
      大成和大壮跑出去,跪向竹衣寒说:“仙人,请收我们为仆,带我们离开这乱乡……”
      竹衣寒并不理会,背起包袱就去扶月雨梨。
      月雨梨走了两步,喊疼。
      竹衣寒回首望望大壮,指指大壮,又指指月雨梨,说:“你过来,背她下山。”
      大壮笑,赶紧跑过去,跪到地上,让月雨梨爬到他背上。
      大成急了,说:“我,我虽然不能背人,但是我很聪明,仙人一定用得着我,把我也带上吧!”
      竹衣寒没回头。
      “求求仙姑了,不要抛下我!我一个又矮又瘦的小孩,生在这乱世,无亲无故,苦命一条……我虽不能背人,但我能服侍人,出主意,让大壮听话,腿短脚快,身材灵巧,吃的也不多,绝不会拖累人……请仙姑,带上我吧!”大成嚎哭稽首,像是绝望之人看到了生的希望。
      大壮噘着嘴,站着不动,说:“不带上我大哥,我就不走了。”
      竹衣寒不应。
      “既是个苦人,带就带上吧……”月雨梨说。
      竹衣寒眉头一皱,叹息一声,说:“我有我的事,为何要带你们?”
      三人僵住,都抽噎起来,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
      “我的前路凶险,你们随时会没命。出了这座山,你们走吧。”竹衣寒说。
      月雨梨摇头,大成摇头,大壮见了,也跟着摇头。
      三人用眼泪和哀语纠缠竹衣寒。
      竹衣寒只得应了,众人欢喜。
      天快亮了,大成快步走在前方,仿佛一位威风凛凛的将军。
      月雨梨伏在大壮身上,睡得还很香,一抿嘴,笑靥骤逝。
      “轰”,一道惊雷划破天际,长云断了。
      竹衣寒□□了一声,半跪在地上,用手撑地,猛喘几口气,一口鲜血从她的嘴里涌出,地上一片殷红。
      大成抬头看了看,继续带路。大壮闷头往前走,似乎在打盹。
      竹衣寒对着神君玉牌光滑的背面,用手帕擦去嘴边的血迹。
      和风悠悠,叶语依依。
      晨光微微,前路漫漫。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