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向大佬低头 ...

  •   叶昭仪见楚御如此,瞬间明白了,于是撒娇般的轻捶了下他的胸口。
      
      “陛下,你好讨厌啊!嘤嘤嘤~”
      
      楚御:“……”
      
      “叶昭仪,你这般成何体统!”
      
      楚御脸色冷了下来。
      
      顶着个鸡窝头撒娇,能不能考虑下他的感受。
      
      许是见楚御生气了,于是叶昭仪极有眼色从他胸口处挪开,端坐在一旁,不敢放肆。
      
      “臣妾知错了!”
      
      楚御轻舒一口气站起身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把这只雁炖了给叶昭仪补身子。行了,都退下吧,朕乏了!”
      
      叶昭仪撇撇嘴,虽然心中不满,但依旧乖巧的行礼离开。
      
      而侍卫手中的飞雁则满脸绝望,
      
      吾命休矣!早知道他就安分一点儿了,现在完全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叶昭仪气鼓鼓的扭着帕子往帐子走去,路上非常“巧”的遇到了静妃。
      
      “呦!妹妹这是怎么了?还有这头发…”
      
      叶昭仪扭头瞥了她一眼,心中冷哼一声,若不是那眼中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她差点儿就信了她的关心。
      
      “唉!不小心弄成了这样,我倒不觉得怎么样,只是陛下心疼啊!因此特意赐了一只大雁,让我回去煲汤喝,好好补补身子。唉!都怪我这弱不禁风的身子,让陛下跟着担心了!”
      
      这番话听的静妃脸瞬间黑了不少,
      
      “是嘛!那妹妹可得好好补补了。不过,妹妹要注意运动啊!”
      
      说罢意有所指的瞥了眼叶昭仪的腰,而后笑着离开了。
      
      叶昭仪脸黑的掐了掐自己的腰,又看向静妃那巴掌大的腰,突然想哭。
      
      这世上有什么比你的情敌比你美,比你瘦更让人难受的。
      
      “娘娘,这雁还炖吗?”
      
      一旁的小宫女小心翼翼的问道。
      
      “炖什么炖,还嫌本昭仪不够胖吗?吩咐下去,从明天开始本宫所有膳食全部换成素菜!静妃那个小婊砸给本昭仪等着!哼!”
      
      此话一出,身旁的小宫女身子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
      
      敢说静妃是小婊砸,这叶昭仪也太大胆了些。她还是想个办法赶紧调走吧。留在这儿早晚得跟着她一起完。
      
      ……
      
      落昙拼了老命向前跑,终于在不久后看到了前方有光。她心中一喜,脚下的步伐加快,身后三只狼仍在拼命的追。
      
      “喵喵喵…”救命呐!
      
      听到声音后,正在啃着烤鸡的楚御和关舟同时抬起头看向前方,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脏兮兮带着泥的东西“砰”的一声栽进了楚御怀中。那力道撞得他胸口有点儿疼,他低头看向怀中正瑟瑟发抖脏毛团非但不嫌弃,反而莫名觉得有些可爱。
      
      他刚想伸出手抚摸一下,就听身旁的关舟大喊一声:
      
      “狼啊~”
      
      楚御抬头看过去,三头狼正贪婪的望着他们,感受到狼的视线后,落昙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楚御将手中的烤鸡塞进关舟手中,淡定起身,一手拔剑,一手抱猫,三两道剑光闪过,三头狼缓缓倒下,脖颈处慢慢渗出鲜血。
      
      关舟瞪着大眼看着死不瞑目的三头狼,轻轻拍了拍胸口后,低头狠狠撕了一口肉。
      
      赶紧吃口烤鸡压压惊。
      
      落昙动了动鼻子,闻到一大股鲜血的味道。她悄悄将头抬起看向地面,三头狼已经死的透透的了。她轻呼了一口气,真是吓死她了。
      
      楚御看到她这偷偷摸摸的动作后,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这小东西还挺可爱的!于是他放下手中的剑,开始了撸猫行动。
      
      被抚的舒服的落昙,虽然很享受,但是心中还是有一丝丝的自我唾弃存在。
      
      她堂堂一只二百年的大喵,不但被三只狼逼到这种地步,如今更是要为了生存而屈服在一个人类的手底下。真是羞耻!
      
      “咕~”
      
      正吃的高兴的两人动作突然一僵,然后默契的看向无比淡定的落昙。
      
      “陛下,你家猫的肚子是不是叫了?”
      
      关舟说着好奇的伸出手探向落昙,
      
      “这猫真脏!”
      
      话音一落,楚御明显感觉到怀中的小家伙身体突然僵硬,然后将头往他怀里埋了埋。
      
      这是生气了吗?
      
      楚御毫不嫌弃的再次抚了抚她的背,然后瞪向关舟,“啪”一巴掌打在他伸过来的手上。
      
      打的好!
      
      落昙默默在心里说了句。
      
      关舟咻的收回手,一脸委屈的看着楚御,
      
      “你打我做什么?”
      
      “不许再说它脏。”
      
      关舟听后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问道:
      
      “陛下,您这是怎么了?就为了它…”
      
      楚御一个眼神飘过来,关舟非常识相的闭了嘴。默默地吃着东西。
      
      楚御伸手在烤鸡上撕下一小块肉,然后轻轻拍了拍落昙的背示意她吃掉。
      
      落昙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着他,我去,太好看了吧!
      
      猫族也有很多的好看的男子,但是跟这个带着霸气的人类想比,她还是喜欢这个人类。于是看在楚御脸的份上,她决定给他个面子,吃掉他给的食物。要知道她们猫族是绝对不会轻易吃陌生人给的食物,尤其是人类给的,几乎不会吃。
      
      从小到大,族老们都在告诫他们,出门之后千万不要吃人类给的食物,因为人吃猫。
      
      落昙此时早就将族老的警告忘在脑后,一心扑到了烤鸡身上。吃饱喝足的她恢复了以往的傲娇的模样,楚御再想碰她,已经不给碰了。
      
      关舟看着她那副傲娇样忍不住吐槽道:
      
      “这猫还真是势力啊!有奶就是娘,吃饱喝足就抛弃爹了。”
      
      落昙听到这句话后,抬头看向他,眼中的不屑清晰可见。
      
      关舟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你看它那眼神,居然嫌弃我!”
      
      楚御不搭理他,他看向落昙伸出手轻声说道,
      
      “朕要回去了,你愿意跟朕走吗?朕保证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关舟听到这话,一脸的一言难尽。陛下,这是疯了吧?跟一只猫说这个,她听得懂吗?
      
      落昙听后,一双滴流圆的猫眼上下打量着楚御。
      
      剑眉星目,挺鼻如峰,刀刻般的硬朗脸庞,薄唇微微勾起,眼神温和的看着她。只是眸子深处隐藏的锐利让落昙明白,她今天是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与其一会儿吃苦头,倒不如现在识相点儿。
      
      于是她非常识相的把爪子放在了楚御手中,楚御满意的抱起她笑了笑。大步流星离开了,身后关舟赶紧跟了上去。
      
      来到营地,落昙看着这熟悉的地方,不得不感叹一句,都是命啊!
      
      突然她想到了一件事,于是扒着楚御的胳膊窜了下去,朝着叶昭仪房间跑了过去。楚御脸色猛的一变,迅速跟了上去。
      
      叶昭仪正睡得舒服,突然被一阵冷风吹到,冻得她猛的打了个激灵,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正对上了进门的楚御。
      
      “啊啊啊~流氓啊~”
      
      楚御上前一把捂住她的嘴,黑着脸看着她,语气不善的说道:
      
      “看清楚朕是谁!”
      
      叶昭仪眨巴眨巴眼睛,迷离的眼神渐渐变得清醒,
      
      “皇…皇上!”
      
      楚御松开手,转过身从怀中拿出手帕嫌弃的擦了擦手。叶昭仪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尴尬又激动的说道:
      
      “陛下,您想臣妾了可以让人来通知一声嘛。这大晚上的可真是吓坏臣妾了。”
      
      “朕就是怕吓到你才不让人通知你的,想偷偷过来看看。行了,你赶紧睡吧!”
      
      说着走到桌前准备将落昙抱走。
      
      落昙抓着金丝笼龇牙咧嘴的瞪着笼子里鹦鹉。鹦鹉害怕的躲在角落缩成一团。它要是直到这大佬看上它的笼子了,那它今晚说什么也不会进来的。
      
      落昙死死抓住笼子不肯走,楚御瞬间明白了,于是他看向叶昭仪说道:
      
      “这金丝笼朕拿走了,明日赐你一个新的。”
      
      说罢,打开笼子门将里面的鹦鹉抓出来扔在一旁,鹦鹉一出来,落昙麻溜的钻了进去,用爪子关好笼门,心满意足的趴在里面闭着眼。
      
      楚御无奈的笑笑,提着笼子大步离开。
      
      叶昭仪看着毫不留恋离开的楚御,突然有点儿迷糊了。难道陛下不是来看她的吗?
      
      楚御提着金丝笼回到帐子里,然后将笼子放在桌上打开,伸手将笼中躺尸的落昙抓了出来。看着落昙迷迷糊糊的模样,笑着说道:
      
      “小脏猫,起来洗干净再睡!”
      
      说完提着它走到一旁,将她放进宫女准备好的温水盆里。一沾水,落昙瞬间清醒,奋力扑腾着要起来。
      
      “你再动,朕就把你的金丝笼没收!”
      
      话音刚落,落昙瞬间安静了下来。楚御满意的点点头,继续他的洗猫工作。
      
      蹲在水中一动不动的落昙,浑身上下散发着凄凉的气息。看的楚御嘴角直抽。
      
      “不就洗个澡嘛,你至于这幅要死要活的模样?你也不看看你都脏成什么样子了…”
      
      落昙皱着眉头背对着楚御,不耐烦的听着他唠唠叨叨的讲话。刚才在外面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他话这么多呢!
      
      楚御整整给落昙洗了三大盆水才满意的将她抱出来裹上毯子。落昙用爪子轻轻挠了挠身上的毛,心里一阵绞痛。
      
      她的毛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