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初见 ...

  •   从出站口出来,吴语非连续摇着头,急步冲出出租车司机们和给小旅馆拉客的托们围起的人墙,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手里的两个袋子往地上一放,赶紧搓搓手指,张开手舒展,一双嫩手的手指都勒红了,深深的几道印子。
      
      把嘴里的车票塞进裤兜,长吁一口气后,稍感解乏,他又大呼一口气,一双迷茫的眼眸环顾四周,两旁都是各种小商店,小饭店,网吧。一条翻新过的大街笔直的从他脚下的火车站广场向远方延伸,就在尽头的那一端是吴语非要去的地方。他低下头看看身边的两袋子衣服,脸上显露出些许无奈,抬手一看表已经快四点了。就这样还没缓过劲儿便匆匆提起两袋子,继续往前走。
      
      吴语非沿着商店门前比较宽的路的一边,走了一段,往来的人很少。距离不远一直走在他前面只有一个男的,每次当他偶尔微微回头一刻时,吴语非都示意出需要帮忙的表情,不难料对方并没有接收到他的这种讯号。亦或者对方的脑海对他这样的陌生人,又是个男的,根本没有一丝想法。吴语非并不是不清楚。
      
      过了几条街,眼前的这个人仍是同他一条路,背着一个背包,小快的步伐,双手插兜,偶尔侧脸看看两旁的商店。都是走这条路,这个年纪,吴语非内心觉得他应该和自己是一个学校的。
      
      这两袋子衣服实在是有些沉,身显瘦弱的吴语非走几步,顿几秒,再继续坚持,时不时换手来提。内心抱怨着这些衣服,却也是无奈,毕竟接下来两个星期不能回家。前面的男生依旧没有像吴语非期盼的那样停下脚步,往回走到他的身边问他要不要帮忙。吴语非已然打消这种念头,以他的性格是决不会主动向别人求助,即使对方真的要帮他,他也会欣然拒绝对方的好意,他不喜欢麻烦别人,更何况他面对陌生人时更是腼腆。只不过他渴望那种被关心的感觉。
      
      走在前头的那个男生突然驻足,吴语非内心一怔,还没等到东想西想,对方已经转向,径直走向旁边的一家小饭馆。等吴语非经过时,对方已经拉开饭馆的玻璃门。不经意的回头,两人四目相对,吴语非的表情有些尴尬,连忙转向前方,假装自己没有专注对方。其实内心已经在嘀嘀咕咕,有种偷窥被发现的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脸上顿时热热的。
      
      接着往前走了几步后,才回头一瞅,后面已经没什么人了…… 吴语非有种很莫名的落寞感。
      
      又走了半个多小时,拐进几个小巷子终于到了宿舍。旁边不远处便是吴语非的学校平原一中。这宿舍是私人盖的二层小楼,楼下是房东自己住,顺着房子一侧的楼梯上了二楼,头一间便是吴语非租住的房间,屋内很小,白墙,水泥地。正对着门的是窗户,可以看到屋后的风景,两张单人床被中间的小书桌隔开,有一个小衣柜,立在门口这边。走廊里头一间是厕所,安装了淋浴,可以洗澡,吴语非选择这家也正是这个原因,他不愿去公共澡堂子。围绕着平原一中附近,朝向县城中心这边的都是这样自盖民房,两层的居多,鲜有三层的,大多数都出租给在这所中学就学的学生。其实学校也有宿舍,只是数量不多,而且住宿费和周围私人的,一般的都相差无几,又加上晚上不限电,不会像学校里的宿舍会强制熄灯,所以很多需要住宿的学生选择住在校外。
      
      简陋的学生宿舍很普遍,吴语非对于自己住的地方倒是感到很欣慰,这周遭出租给学生的房子并不是都可以洗澡的。在这一点儿上,吴语非宁愿多花一点钱,也不愿意将就。
      
      说来也巧,房东就一个儿子,一个月前新婚就搬出去住了,空下这间房,于是老两口就决定租给学生们。刚挂出牌子就被路过的吴语非的同学郭鹏看到。郭鹏本来住在这房子的附近,因为和房东相处的不和睦,早有心思想搬。
      
      郭鹏以前住的是四个人的,看了这房子以后便暗自心喜,只出租这么一间,住的人不杂。
      
      房东老两口聊起来感觉很和善,最重要是房租还不贵。这么好的房,难掩郭鹏内心的欢喜,用他后来对吴语非的话说“这真是实属难得,简直是中奖了。”
      
      吴语非和郭鹏在班里都是坐在靠后排的位置,两人相邻不远,除了身高,最主要都是不被班主任看好的。一个是来自农村的,一个是刚从外地转来不到一个月的插班生。就是因为郭鹏对这个外地来的插班生分外觉得新鲜,也不排斥,所以私下里对吴语非偶尔会多问几句。
      
      由于已经是开学十来天后才转来,学校的宿舍早就满额了,吴语非对这座小县城可谓是人生地不熟,以前也从来没有住校的经验,更别说自己在外面租房,都不知道怎么找房子。偏于内向的性格让吴语非更张不开嘴去大街上打听。
      
      早知道吴语非暂时借住在一个远方表亲家,有找宿舍的想法的郭鹏,于是问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合租的第一个人就是吴语非。郭鹏仔仔细细把房子的情况给吴语非描述了个遍,瞪着咕噜噜的大眼睛,睫毛一眨一眨地看着吴语非,“这房子条件真是不错,估计明天就被别人租了,你要是不考虑,我就去问别人了啊。”
      
      “好吧,什么时候搬?”吴语非实在是不想寄居在那表亲家,他想郭鹏在这上学都两年了,对这一带很了解,这房子一定差不了,于是看都不先去亲自看一眼就答应了郭鹏一起合租。
      
      吴语非站在二层过道,双手握着护栏看着周围,已是黄昏,夕阳从远处的田野穿过,洒向一排排房屋,看着看着便被这种不刺眼的,逐渐暗淡的偏红色的光线带入沉思。
      
      “你已经先到了啊!”
      
      从楼下传来的声音,叫醒了正在发呆的吴语非。赶紧揉了揉眼睛,转移视线到下面,郭鹏正站在院子里,仰着脑袋,看着吴语非,笑了一下便上楼来。
      
      “是啊,我已经来了有半个多钟头了。”没等郭鹏上来吴语非就应答着,转身回到房间,坐在自己的床铺。
      
      郭鹏一进房间后便操着大嗓门儿自顾自地说了一大串儿,其实他早到了,只是没有直接来宿舍,和其他朋友去逛街什么的。
      
      “买什么东西了?”吴语非拿起桌子上的杯子,瞄了郭鹏一眼,喝了一口水。
      
      郭鹏把衬衫扣子解开,背包往自己的床上一丢,把手里装着盒子的袋子放在桌子上,“买了双皮鞋,90块钱,质量不错。”说着便打开了鞋盒子,取出皮鞋。
      
      吴语非接过一只,前后瞅了一眼,捏着感觉硬邦邦的,又放回了鞋盒,没有说话。
      
      “对了,你吃油酥烧饼吗,今天在街上买了几个油酥烧饼。”郭鹏说着就坐下翻了翻背包,掏出一个塑料袋,油酥烧饼的油浸透了包着的牛皮纸。
      
      已经拿着书躺下的吴语非又起身,看了一眼道:“我就撕一条,尝一下。”
      
      “这全是油,怎么撕?”性格比较大大咧咧的郭鹏看了一眼袋子里的油酥烧饼,“你就拿一个,捏着那个纸吃吧。”
      
      吴语非小心翼翼的用手指从袋子里捏起一个烧饼,咬了一口,一边嚼着一边嘟囔着,“这烧饼和我们禹城油酥烧饼味道很像。”
      
      “人家挂的招牌就是禹城油酥烧饼。”郭鹏撇了吴语非一眼,似笑非笑地呵呵了一声。“味道怎么样?”又用关切的眼神投向正吃着油酥烧饼的吴语非。
      
      吴语非咽了一口下去后,眯着眼道,“不错啊,很正宗。”郭鹏回了一个满意的微笑便躺下翘起了二郎腿。
      
      天已经暗了,吴语非低头找了找床下的鞋子,把手上剩下的半个烧饼放回袋子里,起身去门口开灯。白光瞬时充斥了整个房间,把刚眯上眼的郭鹏也弄醒了,抬起手遮了遮眼,翻身朝着墙侧躺去。这时吴语非才知道郭鹏是在睡觉,看了看桌上的空杯子,吃的有点儿咸了,便回头去墙角取暖壶,刚拎起来发现很轻,晃了一晃,没水了。
      
      吴语非提着暖壶开门去隔壁打了一壶水回来,从墙上取下热水棒,插入暖壶中。滋滋地烧水声扰醒了郭鹏。翻了个身,发出慵懒的声音问道:“几点了?”
      
      “六点半。”吴语非看了看手表,又弯腰取出热水棒。
      
      水很快就烧好了,吴语非给自己的杯子倒了一杯,也给郭鹏的杯子倒满,并说:“水是刚烧开的,你要小心,别烫着。”
      
      郭鹏没有起来,只是双手捂着眼睛,揉了揉道,“你吃晚饭了没啊?”
      
      “没有,你呢?”吴语非回到床前坐下后,看着对面躺着的郭鹏。
      
      “我下午在街上吃了些小吃,有点儿吃多了,现在不怎么饿。”
      
      吴语非没有应答,回头看了看床上的书,又拿起,翻到之前看到的那一页。
      
      “你打算去哪儿吃?吃什么?”郭鹏坐了起来,扫了一眼书桌后,看着吴语非。
      
      吴语非低着头似乎很认真地看着书,犹豫了一下道,“我不饿,不吃了,刚才你那饼子我还没吃完呢。”
      
      郭鹏看着吴语非,似乎想到了什么,起身去了趟厕所,回来带着一脸的疑问,“明天早自习是什么来着?”
      
      “英语吧?”吴语非有些不确定,想了想又说,“对,是英语。”
      
      郭鹏把书桌上靠自己这边的东西都整理了一下,喃喃自语着,从包里翻出一本课外复习材料。吴语非抬头看了一眼,低下头翻了一页,看着书说,“我的周六在家已经做了,在桌子上放着呢,你要是需要,自己看吧。”然后合上书,抬起头看向郭鹏,“但是,我先说好了,不一定都对啊。”
      
      “O啦!”郭鹏笑眯眯的大声回应。然后又皱着眉头说,“我最烦英语课,真无聊,学这鸟语有啥用。”
      
      吴语非长叹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把书在桌子上摆好,脱了鞋子,躺了下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屋顶。突然想到了今天在来的路上的那个男生,他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吗?后来一路上吴语非回头很多次,但都没看到他的身影。再说来这个学校已经有两周了,可是从来没见过他,想到此刻,吴语非的心中不禁产生各种疑问。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