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这天,前院的苏培盛派人来告诉福晋,今晚四爷要到正院来歇息,正院的奴婢们喜不自胜,唯独福晋身边的陪嫁嬷嬷高嬷嬷面色犹豫,一副迟疑的样子。
      
      福晋注意到了高嬷嬷的异样,她使了个眼色,让丹朱和水碧领着屋里伺候的丫鬟先出去,为四爷的到来提前做准备。
      
      “嬷嬷,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等众人出去之后,福晋直接开口问高嬷嬷,在大家都很高兴的时候,她脸上与众人不同的犹疑让福晋一下子就注意到了。
      
      高嬷嬷凑近福晋,小声的对福晋说:“主子,您前段时间身子有些不爽利,这个月小日子也推迟了好些日子了,老奴觉得,觉得这个征兆怕是小阿哥来了。
      
      虽然现在还确定不了,但万一要是真的话,如今这月份浅,不好直接请太医,但把平安脉的时候又没到,若今晚留了四爷,万一惊动了小阿哥如何是好?”
      
      福晋呆呆的摸着肚子,好半晌才缓过来,她这些年一直在请太医给她调养身体,每月的小日子渐渐地准时了,可就是没有好消息。如今听到高嬷嬷这样说,简直是难以置信。
      
      “自从我的弘晖被后院的那些贱人害了之后,我日日夜夜都盼着再给爷添个嫡子。嬷嬷你说的是,这个时候的确要慎重一些。但是如今没法儿确认,不好对爷说,免得爷空欢喜一场。嬷嬷你说,今晚怎么办呢?”高嬷嬷也是为难,四爷要来正院,总不能把四爷往外推啊!
      
      想了好一会儿,高嬷嬷有些犹豫的开口:“如今正院里多了一个侍妾,实在不行的话,今晚就让她,让她来伺候爷?”高嬷嬷有些担心,福晋不能接受让别人来服侍四爷。
      
      福晋听到高嬷嬷的这个提议,在四爷和孩子中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孩子,说道:“后厢房的那个小李氏看起来倒像是个安分的,就给她这一场福气,让爷去她那儿,好歹还在正院。也好叫别人知道服侍我的好处,岂不正好?”
      
      高嬷嬷听福晋这样说,细一思量也觉着自己出的这个主意不错,“主子这样想也不错,那小李氏还算安分,颜色也过得去,勉强算得上半个正院的人,爷应该也不会说什么。就是老奴心疼福晋,要受这样的委屈。”
      
      福晋在四爷的后院从来都不是独得恩宠,如今也放开了,只要四爷愿意给她福晋的尊荣和体面,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下来,因为怀疑福晋有了身孕,高嬷嬷就伺候福晋上床歇歇,舒缓一下,剩下的事情她来做就是了。高嬷嬷想了想,四爷要晚膳后才会来正院,可以先让李侍妾来见福晋,看一下她的态度,要是养了一个白眼狼就很恶心人了。
      
      等李侍妾来了,找个理由给她一点甜头,让她知道跟着福晋的好处。等四爷去她那里的时候,她自然就知道这是福晋的恩典了。高嬷嬷想到静思的处境,自个儿跑到库房里去翻了几匹旧年的料子,打算到时候当做福晋给的赏赐。
      
      安排好一切,等福晋小憩起来,高嬷嬷就对福晋说了自己的安排。福晋点头同意之后,高嬷嬷就派人去通知静思来伺候福晋用晚膳。
      
      静思得到通知要去服侍福晋晚膳的时候,有些莫名其妙。她毕竟和福晋在一个院子里住着,是知道今晚四爷要来福晋那里的。静思没有争宠的心思,避嫌还来不及,无缘无故的,福晋怎么会让她去打扰他们两个人用膳呢?
      
      福晋自然不会早早地把自己的安排告诉静思,免得漏了风声两头招厌。静思算着晚膳的时间,收拾妥当后就到福晋那儿请安。因四爷已经提前吩咐了,让福晋不必等他用晚膳,此时福晋已经传了晚膳。在等待上菜的这会儿时间里,福晋开口和静思浅浅的聊了几句。
      
      福晋慢悠悠的说道:“我听水碧说了一嘴,你的女红还不错,正巧我这儿手帕用得快,你若是有空的话,给我做上个三五张也不嫌多,可好?”静思听罢急忙跪下回话:“福晋看得起奴婢,是奴婢的福气,奴婢不敢推辞,必定仔细的给福晋做几个好的。”
      
      此时高嬷嬷让小丫头送上来的几匹布料也来了,福晋也不多与静思闲话,指着几匹布对静思说:“这些料子我也不爱穿,因而在库中放了些日子,你就与我做四五张帕子,剩下的边角料你就留着做褂子穿吧。”
      
      看见这几匹布料,静思就在心里想,其实这是福晋赏赐给她做衣裳的吧?做帕子哪里需要几匹布呢?福晋应该是借着让她做帕子的理由,将这几匹料子赏赐给她。
      
      福晋把静思叫起,膳房也将福晋的晚膳送来了。静思很自觉的站到福晋身侧为福晋夹菜,没有功夫再想布料的事情,一心一意的观察福晋的眼色,为福晋夹菜。
      
      静思观察的还算仔细,没有岔子,福晋倒也受用,心里面对今晚的安排也没那么膈应了。伺候完福晋用膳,静思就被打发回屋子了。
      
      静思莫名其妙的得了几匹布料的赏赐,满头雾水的带着布料回到了住处。静思这会儿已经不是奴婢了,从前府里发的丫鬟的衣裳是不能再穿了。
      
      而她现在身份尴尬,她不出银子,绣房也不会为她特意赶制适合的衣裳,因此她现在只有几身福晋为她准备的衣裳,勉强够换洗罢了。福晋送给她的几匹料子都是好的,省着点做个三四套衣裳是够了的,正好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吩咐春雨将布料拿下去放好,静思默默地想着福晋的用意,一时间房间里倒也安静。春风见春雨不在,而主子也想着事儿不说话,料想先前倒的茶水应该凉了,就上前为静思换上一杯热茶,然后退到一边守着等候静思的吩咐。春风的动作虽然很轻,但还是让静思回过了神。
      
      见春风懂事体贴,静思心里满意,对春风浅浅一笑,吩咐春风去将里屋的针线篓子拿来。静思想着,既然福晋让做几张帕子,那她还是必须将帕子做好,也显得她对福晋敬重。
      
      还没做上几针,就听见了一阵脚步声。静思原以为是春雨,笑着抬头问道:“春雨,叫你去放个料子,几步路的功夫,好一会儿才回来,莫不是偷懒去了?”一抬头便望进了一双深沉的眼睛里面,竟是四爷来了。
      
      静思手足无措,赶紧按照高嬷嬷的教导,笨手笨脚的给四爷行礼。原来四爷到了福晋那里,福晋便推说自己身体有些不适,不能服侍四爷。同住正院的静思这些日子安份的有些可怜,四爷也只去看过她一次,未免叫下人们看轻,不如今夜再去瞧瞧她,也好给她撑个腰。
      
      四爷听后也没拒绝,略微沉吟也就答应了。又在福晋那里和福晋聊了几句最近的事,四爷才携着月色往静思的住处走来。
      
      静思上一次侍寝的时候,四爷看着她畏缩的举止就没什么兴趣和她说话,再加上当时白日的事也让他烦心得很,于是匆匆的叫了一回水也就歇下了。这次四爷心情还算不错,静思姿容清秀,在灯光之下,回眸一笑的风情让人心生愉悦。
      
      四爷想起福晋口中对静思的形容,饶有兴致和静思闲聊几句。四爷眼睛在针线篓子上扫了几下,问静思:“小李氏,你怎么大晚上的还在做针线?”又想到福晋说的下人轻视静思的话,又问道:“可是下人们伺候的不尽心?”
      
      静思没听见四爷叫起,也不敢起身,眼睛看着地面,略带结巴的解释道:“回、回爷的话,不是、不是这样的。今个儿白日里,福晋想着奴婢,特意赏赐了奴婢几匹衣料。奴婢无以为报,于是想为福晋绣几张帕子略表心意,一时间入了迷,这才忘记了时间。福晋对奴婢一直都很是照顾,哪有人敢刁难奴婢?”
      
      “你先起来吧!”四爷注意到她还没有起身,让她先站起来再说话。
      
      静思说到后面,已经冷静了下来,瞬间想通了福晋今天让她侍膳和赏赐衣料的原由,不过是要施恩于她,又怕她不知该感恩何人,特意见她一回,让她记明白好处是谁给的罢了。
      
      毕竟现在不管是福晋还是后院其他人都默认了一点,静思就是福晋一手提拔起来的,放在后院里显示其贤良淑德的人形告示。
      
      听见四爷叫起,静思赶紧起身,难得有给主子行礼的机会,静思还有些不习惯。想着未来的日子里,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和面前的这个男人一起过了,虽然不奢求他的宠爱,但也要让他记住后院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以后的生活才不会太难过。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静思也不敢放松下来,略带紧张的看向四爷,不知道该和四爷说些什么。
      
      视线转到桌上的糕点,灵机一动,对四爷说道:“爷,今日奴婢们去拿的绿豆糕和桂花糕味儿还不错,不如奴婢陪着爷尝尝?”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