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中秋佳节刚过,福晋之前去宫里给德妃娘娘请安,被告知德妃娘娘见四爷膝下子嗣空虚,从上届秀女中选了两个格格给四爷,分别是张氏和马氏。
      
      两人的出生虽然低微,但看起来皆是好生养的模样。经过内务府的嬷嬷教导规矩之后,昨日两顶小轿送入府中。
      
      四爷与德妃娘娘虽有母子之情,但相处起来总是多了几分生疏和别扭。平日里请安孝敬的事情没有疏忽过,但这种随意打发两个身份低微的格格来伺候的事情,四爷心里是不太乐意的。
      
      本来四爷就是一个不近女色的性子,德妃娘娘却每年都打着四爷子嗣不丰的名义送人,弄得四爷心里很不自在。
      
      一来是因为四爷本身的性子冷淡,德妃娘娘这样做显得他好像离不得女人一样。二来是每年都被说子嗣问题,心里也不爽得很。四爷至今膝下已有三子一女,在众皇子阿哥里面也不算少的。
      
      福晋没生下弘晖的时候,四爷说要嫡子,这才推脱了几次,只有一个李氏进府。之后德妃娘娘一直往府里塞人,而且个个身份低微,像之前进府的钮钴禄格格和耿格格。
      
      耿格格是德妃娘娘选的,钮钴禄氏是皇上亲自指的,满人出身,就比府里除福晋之外的女人身份都高一点。
      
      这次张格格和马格格进府,四爷都习惯了,整个一个无所谓的态度。新人进府之后,四爷知道福晋虽然贤惠大度,但心里还是不舒服的。因此四爷为了给福晋做脸面,打算歇在正院,不巧福晋身子不爽利,这才有了静思的事儿。
      
      在心中低叹一句命运弄人,静思怀着各种纷乱心思入睡。明日,虽然她只是一个低等侍妾,没有向主母敬茶的资格。但好歹有了名分,请安的资格还是有的,也是要去和府中众人一起向福晋请安的。
      
      天还没亮,静思就已经醒了,这个时辰,慢慢梳洗后去请安正好。况且第一次请安,早点去总是好的。随意吃着两块点心垫垫肚子,春风小声禀告昨夜是新进府的张格格伺候的四爷,与张氏一同进府的马氏则空等了一夜,不过得了些物件补偿。
      
      听着春风打探来的这些消息,静思慢慢的洗漱着。收拾好自己,安排活泼些的春风留在房间,带着春雨去了正房。福晋刚起没一会儿,正在梳洗。
      
      静思从前当丫鬟的时候没进房里伺候过福晋,现在也不敢进去献殷勤,于是跟福晋身边的管事嬷嬷禀告过,便规矩的在接待众人请安的小厅中等候。
      
      没过多久,府中众人也就陆陆续续的来了。即使府中就这么几个人,来的顺序也大有学问。先是住在一个院子的三个侍妾结伴前来,然后是张格格和马格格。宋格格是不来的,她现在怀有六个月的身孕,听说是怀像不是很好,四爷特意恩准她在院子里养胎。
      
      眼看着差不多到了请安的时辰,门口终于响起了守门的奴婢向李侧福晋请安的声音。李侧福晋是在康熙三十三年的时候进府的,当时就已经十四岁了。从进府后就一直备受四爷宠爱。
      
      从静思的想法来看,李氏今年还不满三十岁,正是颜色好的时候,即使生育频繁,但仍是极好看的一个人。今日李的氏穿了一身粉蓝莲叶旗装,倒有几分空谷幽兰的韵味。还没等众人向姗姗来迟的李氏问安,福晋就出来了,众人赶紧一同给福晋行礼请安。
      
      福晋和四爷是少年夫妻,福晋虽然比李侧福晋进府要早三年,但福晋进府的时候才刚满十岁,还一脸稚气的。德妃娘娘虽说给了福晋几年和四爷培养感情,但三年之后还不是让李侧福晋以格格的身份进了阿哥所吗?
      
      因此福晋的年纪实际上比李侧福晋还要小上几岁。只不过为了表现出福晋的威严,日常穿着比较成熟,看起来和李氏年岁相差不大。
      
      今日的福晋一身枣红色的牡丹旗装,端庄大气,做了多年福晋,周身贵气逼人。只听她淡淡的吩咐:“起来吧,先让新进府的格格敬茶吧。”张氏和马氏也不是笨的,进府的第一天哪敢在福晋面前张狂。张氏穿一身嫩粉色旗装,容貌在四爷府里不算突出,但一脸的羞涩春意已经足够让大家记住她。
      
      昨日两人同时进府,四爷就先去了她那儿,凭着这个,福晋先接了她敬的茶。至于四爷,今儿早便上朝去了,这个时候是不在的。
      
      乌拉那拉氏接过茶,象征性的沾沾唇也就放下了。四爷不在,敬茶的又是区区一个格格,她没必要给她做脸。
      
      接着是给李氏请安,李氏看着张氏脸上的春意,想着四爷,愣是让张氏在那儿蹲得脸色见白才让她起来。福晋看着李氏的做派,一声不吭,这样一件小事,还不值得福晋出声提醒。
      
      李氏心里清楚,不过是稍微为难了一下张格格罢了,四爷绝不会因为这个就对她不喜,她这些手段四爷只会当她耍小性子,说不定还会因此去她那儿歇上一夜,安抚她一下。
      
      接下来才是面上隐有不甘的马氏。与张氏一样的,淡黄色旗装的马氏先给福晋敬茶,再给李氏请安。而后,乌拉那拉氏淡淡开口:“如今,张格格和马格格就正式算是府里的人了,以后要尽心为四爷绵延子嗣。
      
      那边坐着的是钮钴禄格格和耿格格,府里还有一位宋格格,不过她如今身体不适,今儿没来。”钮钴禄格格和耿格格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起身向张氏和马氏行了个平礼,算是认识了。
      
      等四人互相认识后,福晋又提起了静思,“那儿站着的是侍妾小李氏,除此之外府上还有几个通房丫头,以后你们看见就知道了。”听福晋提到自己,静思连忙上前向众人行礼。因为早就拜见过福晋。所以这会直接向李侧福晋等人见礼也就够了。
      
      “奴婢给侧福晋请安,侧福晋吉祥!奴婢见过各位格格,格格们吉祥!”静静地蹲了一会儿,才听见李氏不温不火的声音,“起来吧,你就是前个儿伺候过爷的侍妾?听人说你也姓李?只是福晋院里的二等丫头,且容貌也不算出挑,难为你有这运气让福晋看得上你。”
      
      李氏这话表面上是说静思的姿色不足,是凭借小手段上位,实际上是借机暗讽福晋故作大度,选了一个没有威胁的丫鬟侍寝。静思听了也不辩驳,她装作听不懂李氏话里的意思,神情木讷的站在一边。
      
      虽说李氏的话听着刺耳,但做奴婢这么些年,难听的话听得多了也就不在意了。这话听过也就过了。更何况李氏是受宠的侧福晋,而静思自己只是一个连名字都不配让四爷记住的侍妾,地位的尊卑就注定了李氏的肆无忌惮。况且,李氏只嘴上说几句也说明她对静思的不在意,静思自己还巴不得当个透明人。
      
      四爷才开府没几年,府里也没几个正经主子,更何况四爷也不是一个好女色的。即使德妃娘娘屡次赏人下来,有资格待在小厅里人也不多。众人今日只是为了来见见新人,此时不过是寒暄几句就各自散了。
      
      静思住在正院的厢房里,回房倒是便利。回到房间,静思才彻底放松下来,请安时的气氛实在压抑,让人不敢有片刻放松,这会儿疲惫得很。福晋对后院的人并不苛责,除了新人进府的时候,一直是三日才去请安一次。今儿正好是请安日,新人请安倒也相合,下一次请安是大后日了。
      
      四爷还是很爱重福晋的,来正院的次数不少,偶尔过来正院休息的时候,会遇上福晋不方便的日子。之前这种时候,一般福晋也会安排了丫鬟侍寝的,但丫鬟侍寝之后只是赏赐一点东西就被打发出去了,空留一个通房丫头的名分。
      
      不过这次不一样,福晋自觉不年轻了,这次是想好好选一个可以长期留在正院,替她服侍四爷的丫鬟,静思凭借着平时的安份就这么被选上了。
      
      此后半个月一瞬而过,四爷先在马氏那儿歇了一日,又在侧福晋李氏那儿连歇了两日,福晋这儿也歇了一日,几个格格那里也分到几天。而静思好像被遗忘了一般,四爷不来,府中也就没有人提起。
      
      静思侍寝的时候是这个月的上旬,在福晋说把她的位份定为侍妾的时候,账房就直接把她作为侍妾的份例给她送来了,尽管按道理来说,这个月她已经领过二等丫鬟的月银了。
      
      但毕竟是福晋院里的人,高嬷嬷也想替福晋拉拢一下这个小李氏,一声吩咐下去,她这个月就拿到了足额的侍妾的份例。
      
      静思每日在房中做做针线活,和春风春雨聊聊天,听一听府里的八卦。静思倒也觉得如今的日子过得挺满足,不用做活,还有月银,日子可以过得很不错。毕竟她身上还贴着福晋的人这一标签,没人能特意欺负她,静思想着,就这样过一辈子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