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跟随 ...

  •   “……”看着这个来势汹汹的红袍,黎托沉默了一下:“这位师兄,你谁?”
      
      脸色阴沉的青年表情更崩塌了,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我名叫玄蕴,泰隆长老名下真传弟子,一年之前你我一同入门,你被泰一掌门选中,我被泰隆师尊选中。你我各为真传。你竟然不记得我了!” 
      
      “抱歉,我这人有点脸盲,如果不是那种显眼厉害的,我都记不住。”黎托看着平平无奇的玄蕴:“一年前和我一起入门的同期可是有好几百人呢,难道我还要一个一个记下来吗?”
      
      玄蕴就像是心口梗了一口气,很想咆哮像他们这样的真传赤袍弟子,每一代也就只有十几人,各个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难道还不够显眼、厉害?
      
      突然又想起这家伙自从在第一堂长老公开授课之时,就被长老蔑称为‘朽木泥土,不可雕琢’而愤愤离去,一年都没有再参加过一次公开授课,认不得自己这样的天才弟子也是自然的。
      
      而且非要说赤袍都是天之骄子,也不尽然,黎托不就是个拉低赤袍平均水准的废物吗?今天他来找黎托麻烦,也是因为他给赤袍弟子丢了脸,让他自觉脸上无光了。
      
      “听说黎托你这次完成宗门下发的任务,还要求掌门真人给你分几个经验丰富的前辈才敢一起去?真是丢进了我们真传弟子的脸面。你要敢穿这身赤袍来我这里耀武扬威了?”玄蕴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得到了黎托跟着几个蓝袍一起出去做任务的事,脑补了他胆小如鼠,求着师父派几个保镖一起走才敢去做。
      
      “这些都是你自己想的?那我真是佩服你的想象力了。也许玄蕴你就不该拜入太玄,妙音宗或者心魔宗这种考验想象力的更适合你。”黎托看出来了,这又是个对自己不满的人,放在平时他或许就忍了,但是这方这时候明显是在找茬。
      
      黎托告诫他:“对我的身份有什么异议建议直接举报给师尊,或者请你的师父出面开长老大会把我除名。这在这之前,你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他望着跟在玄蕴身后的白袍执事,开口道:“你们百工山也负责管理杂役弟子,处理其中争斗的职责,地上这人当街行凶,想要杀害同门,事后询问又是满嘴胡言乱语。对付这种人,就送到刑堂去吧。”
      
      白袍执事见到两个赤袍真传神仙打架找上了他,心里叫苦。他最开始看到黎托走的那么焦急,觉得他出了什么事,才报告给负责代表泰隆真人管理百工山的玄蕴,却没想到这两位大佬这么针锋相对啊。
      
      “等着,不许去!”玄蕴喊住执事,眼睛盯着几人说:“百工山由我师父,泰隆长老管理,我身为他的弟子,现在暂管此地一切事务。黎托师弟,我看这事情还没完呢。”
      
      他看了看被黎托护住的半妖少年,鄙夷的撇了撇嘴:“这里面的关系,还没有理顺呢?你说这杂役有嫌疑,我还觉得这半妖也有嫌疑呢?不如今天把他们两个一起送到刑天山,让刑堂的师兄们对照着用搜魂术,这样做出来的证据才是真实不虚的啊。”
      
      “玄蕴,你过分了。你也在旁边看了一会了,事情真相一眼就能看出来,不要因为你我的私人恩怨,就毁了别人的生活。”
      
      黎托脸色冷下来,刑堂是什么地方,他能送这孩子进去?
      
      玄蕴像是终于抓住了黎托的痛脚,沾沾自喜起来。哪怕明面上他看不惯黎托却又不能对他怎么样,这样统统反对,也能杀杀着废材的气焰。
      
      而古荒则是有些意动,他看着两人针锋相对,不愿意黎托为了他对上这个地位相同的真传弟子,想要抽出手来,答应用搜魂术自证清白。
      
      他不愿意让恩人为难,不想看黎托因为他受到损失,因为这是他在父母之外,唯一一次被知道了他真正身份的人护在羽翼之下,他觉得自己站出来,就是唯一可以为黎托做的事情了。
      
      这时候黎托却用手把他稳住,而且还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他束缚起来,让他不能主动站出来。
      
      “别怕,我护的住你。”声音在古荒的耳边响起,十分的温柔坚定。
      
      黎托怎么可能让他站出来,要知道搜魂术可是修真界一等一的残酷痛苦的刑罚咒术,只有面对那种证据确凿却又不肯招供的疑罪敌人才会用上。
      
      凡是中了这个术的人,修士会心神大损,资质衰退,而凡人更是神魂都要破裂,一旦死去要做九世畜生才能修好魂魄,如果不是屠大太过刁横,黎托甚至也不会用搜魂来警告他。
      
      大人还没死绝呢,轮不到小孩子站出来牺牲,更别说这孩子可是系统都认定的绝世天才,绝不能在他手中受损。今天就算是豁出去召唤师尊出马,他也不可能把古荒丢进刑堂里去。
      
      “我来的时候,就是这杂役屠大在追杀这孩子,他口中孩子偷了他的灵草,但是草也在他的身上。所谓的偷草不成反要告状,这些事情全部出自他的叙述;追杀行凶血口喷人,却是我亲眼所见。其中是非曲直,就不用玄蕴你来决断了。”
      
      “废物!我代师监察百工山,山内一切事物乃至杂役争斗,都归我管。你敢违背门规带走这半妖,我就去掌门那里告你一状。”玄蕴手捏剑诀,一把飞剑拦在黎托身前,吞吐着璀璨的星芒。
      
      “玄蕴?你口口声声说我是废物,你信不信我想走就走,你拦不住我。”黎托毫不在乎在他面前的锋利飞剑,从容的说:“你自诩精英,不如我们打个赌,今天你把我拦住了,我就自认废材,还会去请求师尊将我从真传弟子中除名。你如果输了,就马上离开,不插手这件事。”
      
      “狂妄,比就比!”玄蕴剑诀一变,游走在空中的飞剑一变二,二变四,几个呼吸就密密麻麻,遍布一片天空,而且把把都锋利无比,真实不虚。
      
      疾!
      
      飞剑坠落,带着凌厉的剑气,白袍执事隔着几丈远,都能感觉到面颊刺痛,留下血珠,而黎托的周围,则是草木横飞、土石崩毁,剑气凝聚成型,好似一道黑色的龙卷。
      
      千百道小剑结成剑阵,一寸寸突进,就算是一座山丘,也能被削平了,但是玄蕴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一道又一道的华光自细密的剑阵里面渗出,剑气龙卷不停鼓涨,最终猛然炸开,如金光泄地,瑞气千条,千万朵云莲把黎托和古荒护在中间。
      
      玄蕴收手,将飞剑还原成型,还要再攻,突然瞳孔放大,看到自己身边遍布着一朵朵虚幻无形,却危险至极的火焰。
      
      “呵,玄蕴你输了。”黎托嗤笑,那火焰在这一声轻笑之中,像是吹响了集结的号角,也卷成飓风的形状,朝着玄蕴扑去。
      
      玄蕴的脸色大变,挥剑斩火却砍了个空,而就在火焰要烧到他身上的时候,竟然一瞬间消散无形,变成一股暖风。
      
      他满脸大汗,几乎可以嗅到自己头发眉毛燃烧的臭气。
      
      “法宝……不过是凭法宝之力胜过我。”玄蕴嘴硬的反驳,他怎么都想不到,泰一真人到底有多宠黎托,才会给他威力这么大的法宝。
      
      “你的飞剑难道就不是法宝?输了就是输了,给自己留点体面吧。人我就带走了。”黎托牵着古荒,越过已经不再碍事的玄蕴。
      
      “劳烦过来一下,百宝堂的师弟。”黎托指着古荒:“今天出了这事,我也不放心把这孩子留在杂役弟子里了,我定星峰正好长年需要一个弟子帮忙,你等会帮我去外事堂等级一下,这孩子就归我管了。”
      
      看着黎托把玄蕴也给压制住了,白袍执事也不敢糊弄,口中称是。
      
      “这位师弟,我名为黎托,龙首峰泰一真人弟子,常住定星峰。你叫什么名字?愿不愿意在我定星峰做事?包吃包住,五险……包灵石和功法。”黎托正视古荒,尽可能的把表情做的和蔼可亲,回忆起自己进亲戚公司的时候那面试官的表情。
      
      “我是古荒,我愿意跟随您。”少年感激的看着黎托,这个比他大不了两岁的少年救了他的命。
      
      他还有什么不愿意呢?自幼年结束,父母离世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了别人的帮助。
      
      他甚至有些迷茫,怀疑这一切都是他回光返照的幻梦,但是手心里的温暖是那么的真实,让他重回人间。
      
      黎托挥手一招,云船破空而来,牵着古荒离开,而白袍执事则是看了看神情恍惚的玄蕴,还有地上瘫成一条死狗的屠大,心底郁闷的很。
      
      看来黎托真传这个大客户,以后是真的不会来租法宝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黎托:碾压(指钞能力)
    古荒:我以后也一定要好好的保护黎托师兄(下决心)。
    ================
    成年后,两人外出,
    遇到魔头,古荒率先冲锋。
    遇到妖兽,古荒迎面而上。
    遇到同门挑衅,古荒抢先出手。
    黎托;抢人头抢上瘾了?
    古荒:今天也是保护好师兄的一天。
    昨晚等待英仙座流星雨,一直等到天明也没有看到,失望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