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偏见 ...

  •   黎托看着被自己一袖子扫在地上吐血的大汉,有点后怕,他没想到行凶者竟然只是个凡人,如果刚才用的不是因为担心来不及救人而展开的防御相‘万华宝莲’,而是其他攻击手段,这人怕不是直接就会被化作灰烬。
      
      虽然有行凶的嫌疑,但是黎托还是不愿意自己手上沾上同族的鲜血的,而且是非对错,还需要问过再说。
      
      他没有管咎由自取的壮汉,而是伸手把倒在地上,腹部不停流血的少年搀扶了起来。对方垂下脑袋,看不清面容,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羞涩,只是却死死的攥住黎托的手,让他有点心疼。
      
      这孩子这么瘦这么小,放在地球上最多也就是个初中生,没有成年的少年,怎么就值得那人下毒手?
      
      “不要害怕,我既然来了,你就安全了。”黎托从袖子里取出一粒芬芳扑鼻,散发奇香的金丸,弯下腰在少年的腹部轻轻的擦拭,感觉到了对方狠狠的颤抖瑟缩了一下,黎托用右手轻轻拍打着这孩子的脊背:“莫害怕,这是治病的宝物,擦一擦你就好了。”
      
      金丸乃是一件极其珍贵的宝物,用无数灵丹妙药的精气淬炼成就的法宝,仅仅是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的香气,古荒和壮汉两人都能感觉到伤口的痛觉在一点点消退,更别说以黎托法力催动之后在伤处摩梭了,古荒只觉得伤口发痒,那在过去流浪生涯中肯定会让自己痛苦死去的重伤,竟然就这么轻松的愈合了。
      
      “多谢。”古荒低声说着这话,头还是没有抬起来,他害怕黎托看见他异于常人的相貌,马上就会把他嫌弃地推倒在地。
      
      他也有好久没有说过这句话了,过去流浪的时候,也经历过几次,但是一旦暴露了血统,马上又会受到厌恶和驱逐,现在他只想低着头等到这个好心的大人物离开,不要因为自己破坏了今天救人的好心情。
      
      地上的壮汉看着黎托厚此薄彼,完全没有给自己也医治一下的意思,连忙哀嚎出声:“哎呦,哎呦,这位真传大爷您行行好,救救小人吧。小人明日还要去地里劳作,带着这一身伤,会累死的。”
      
      “哎呦,哎呦,大人行行好。”
      
      “不用了,我觉得你是没什么机会回去劳作了,现在把你为什么要在太玄宗内杀人行凶的原因说清楚,背后有什么人在指示,是为了什么目的,说不清楚就等着进刑天山刑堂吧。”黎托对待这种野蛮凶狠的大汉可没有什么好态度,这种追逐少年,当街砍人的恶徒,放在地球上也是死刑的结果。
      
      “大人我冤枉啊!是他,是他在骗人。”大汉颠倒黑白:“前两天小人在地里劳作,意外发现了一株九玄草。大人您知道在宗内我们杂役弟子的身份是最低的,只有献出这种意外得到的宝物才能获得外门弟子的资格,这对我们来说就是命根子啊!”
      
      “可是这小子竟然不老实,他偷了我的草,被我发现拿回来之后,还要上百工山来告我,小人实在是太过气愤了,才会做出这种失了智的蠢事。”
      
      “不是我,我没有,是他抢的我的草。”古荒急切的辩驳,他不想让这个好心人觉得自己是贼:“我来百工山是为了求执事再给我一把自行犁,我的工具被他们藏起来了,没有工具只有身体的话我会累死的。”
      
      黎托想起自己到来的时候看到的样子,少年一脸绝望,壮汉满面狰狞,心里自然就有了偏向,但是他却告诫自己事情不能只看表面,要听完双方的说法才行。
      
      “口说无凭,你得有证据。按照你的说法现在灵草也在你那里,我亲眼看见的也是你在出手杀人,如果只是这种一家之言,我还是要送你上刑堂审问了。那个时候你就狡辩无用了,因为刑堂审人,是会用搜魂术的。”黎托认可的法律是谁主张谁举证,不能你一口污蔑别人,还要别人拿证据自辩。
      
      “需要什么证据,这小子就不是人,他是个混血杂种,就是个妖!”壮汉大声叫喊,一脸狂热,对自己的说法深信不疑:“妖就不是个好东西,和妖结合的人更是自甘堕落的下贱货。他们这样的杂种,更是骨子里就不是个好东西,半妖做贼还要什么证据吗?”
      
      听到这里,古荒心里如闻惊雷,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握住黎托的手也慢慢松开了,握成拳头死死攥住。
      
      感觉到黎托的目光转了回来,他终于抬头,露出自己掩藏在浓密长发下的兽耳和一双金灿灿的异瞳,他的五官高鼻深目,有着异域风情,却又有东方人的柔和,在九州天地的凡人眼中,这种相貌极其妖异。
      
      “我不是贼,妖也不是天生的恶种,我的母亲是这世上最伟大的母亲,不是你嘴里的贱人。屠大,你这个侮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我一定会杀掉你!”古荒也不在意放狠话会不会被惩罚了,在他看来黎托这个好心的大人看到了自己的真实面貌,一定会像过去所有人远离,甚至还会带着鄙夷和后悔。
      
      “大人您看,半妖就是这种东西,不知道教化,不懂得道德,所以就是他偷了我的药草,还要告状,小人我是冤枉的啊!”壮汉,也就是屠大自认为抓住了古荒的错处,疯狂叫嚣。
      
      “冥顽不灵,胡言乱语,你给我闭嘴!”黎托挥手。
      
      古荒觉得肯定是对自己说的,任命的闭上了眼睛,心里百转千回,觉得过去的推搡辱骂都是来自于凡人,这次直面修士的憎恶,自己能不能抗住?不过好心人已经给自己治好了肚子上的伤口,就算是怎么打骂,他也认了。
      
      看着窃喜的屠大,还有失落的少年,黎托缓缓的闭上了眼,听到屠大的谬言,更是让他回想起在地球时候的一些话语。
      
      ……
      
      “听说了没有?高一二班那个富二代是同性恋呢!”
      
      “是吗?真恶心呢,我早就觉得他不正常了,变/态还成天高高在上的样子,太恶心了。”
      
      “你们觉得同性恋成天都会想些什么?会不会天天意淫我们这些同学,一想到这我就掉鸡皮疙瘩。”
      
      “咱们得举报给校领导,我可不愿意成天和一个基友做同学,说出去多丢人啊。”
      
      ……
      
      原来这辈子不想参加朝会,和同龄人一起修行,还有那件事的影响啊,我还以为就是单纯的变宅了而已呢?黎托在心底苦笑,屠大嘴里的一句句诛心之言,竟然勾起了他最不堪的一段回忆。
      
      “冥顽不灵,胡言乱语,你给我闭嘴!”黎托对地上的屠大生出极大的厌憎,手一挥动,把已经慢慢爬起来的屠大再次摁倒外地,压的他骨节作响,连声哀嚎。
      
      “不要害怕。”黎托看着闭着眼睛,身体颤抖的少年,慢慢的拉开他的一个拳头,握住他的手,带着安慰的语气:“不要害怕,这些胡言乱语,都是些蠢货的疯言疯语。他们从来只认自己,明明只是个体的差异,在他们看来却都是畸形,用抹黑自己不认可的东西来让世界‘正常’,这是他们的错误,不是你的错。”
      
      “你只要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就不用在乎这些蠢货的偏见了。”
      
      黎托安慰少年,也在是隔着时空,安慰过去那个迷茫失落的自己。
      
      “黎师弟好大的威风啊!你不在你那小地方养耗子玩,怎么跑到师兄这里来充大了?”一个身穿红袍,面色阴郁,带着百宝堂白袍执事来的年青道人乘飞剑而来,“不是我手下汇报,我还不知道黎师弟竟然在百工山还用上了法宝,也不知道有什么大事,来和师兄商量商量啊?”
      
      “还是说在你看来,师兄就是属于那种只会恐惧敌视你的蠢货,不配你正视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ω ̄( ̄ω ̄〃 可以给作者一个收藏吗?
    点了收藏的可爱读者,可以给作者一个评论吗?
    猫咪抱腿.jpg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