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除魔 ...

  •   越州极西,无回岭上。
      
      这无回岭上有一片大榕林,因为长在一片古战场上,吸收了鬼物的怨气,所以化作榕魔,吞噬过往行人,被附近的山民上报到负责越州的太玄宗内,不过数日光景,就有太玄宗内的年轻弟子前来斩妖除魔。
      
      这榕魔对于凡人来说是力大无穷的可怕怪物,但是对于太玄宗这个天下九大圣地的弟子们来说,不过是虫豸蝼蚁一样的东西,飞剑出鞘随便扫荡几轮,就能把这些怪物杀的一干二净。
      
      然而黎托看着冲到自己面前张牙舞爪、面相狰狞的几个榕魔,又是诧异又是头疼,也不知道前面输出的师兄们放了多大的水,竟然能让这些小东西冲到他这个压阵的人身边?
      
      黎托叹了一口气,他倒不是喜欢偷懒,而是两辈子都没有出手杀过活物,如今要动手对付这些活蹦乱跳的榕魔,总有些不适应。
      
      黎托其实是一个带着前世记忆投胎在这九州世界的穿越者,上辈子因为疾病早逝,死亡之后等到的不是一场长眠,而是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婴儿,被这一世的父亲抱在怀里笨拙的摇晃着,算起来已经有十六年了。
      
      重生之后,他一直没有发现生身母亲的存在,而老爹也是东奔西走,常年不在家。还好他们家家底殷实,仆人忠心,他被亲爹寄养在一座城市之中,无忧无虑的活到了十五岁。
      
      黎托本来以为自己穿越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古代世界,虽然遗憾现在方便快捷的日常生活和丰富多彩的娱乐设施,但是古代也自有古代的美好,就在他打算把古代的梨园精舍、鲜衣美食、花灯烟火、花鸟古董等一一体验过去的时候,就被自家亲爹一封家书把他送上了当时九大圣地之一的太玄宗拜师修炼。
      
      活了十几年才发现自己所在的是可以御剑飞天、长生久视的修□□,黎托的感觉是极其兴奋的。而就像是小说里的主角一样,他的老爹和太玄宗当代掌门有旧,提前拜师太玄宗掌门泰一真人,成为他唯一的真传弟子,未来前途光明广大,令别人羡慕不已。
      
      然后就是他在九州世界最黑暗的一天……他上台测试资质的时候,根骨灵光竟然低的通灵法宝都差点显示不出来,不要说作为太玄宗内地位最高的真传弟子,就算是做外门弟子都不够格!
      
      没想到自己拿的还是废材流剧本,黎托本来以为掌门师尊被把他逐出师门,至少也得把他的真传地位去掉,谁知道泰一师尊竟然待他一切如旧,同时还不停的关心鼓励他,资质并不能决定一个修士的未来,只要坚持一颗万劫不磨、勇猛精进的心,也能在修炼上做出一番成就。
      
      虽然知道这是师尊给他喂得一口鸡汤,但是黎托再也不提剥夺自己真传身份的事,但是在这之后,宗门之中其他同门对他的态度却陡然一变。
      
      那些在测试资质之前对他笑脸相迎,说好了多多亲近的同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永远不变的冷眼和恶言恶语,黎托也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情,毕竟一个废物身居高位,换谁也开心不起来吧。
      
      他这一年形单影只,也没有几个相熟的朋友,今天和几个同门师兄一起出来斩妖除魔,都是师尊实在看不下去了刻意安排的,想要他和几个同门亲近亲近,也好过天天和守门的灵鹤聊天。
      
      但是从这几个刻意被放过来的榕魔看,应该是想要看他的笑话吧,‘废材真传被几只榕魔吓得屁滚尿流’这种乐趣,可惜不能让师兄们如意了。
      
      黎托从怀里取出一颗晶莹圆润的宝珠,在其中以自己唯一的一点法力做引子,用随身携带的灵石做能源,艰难的驱动了这件法宝。
      
      虽然修为低,但是凭借‘钞能力’的话,他的战斗力还是很高的。
      
      黎托手中的宝珠绽放无边光彩,一声禽鸟的长啸响彻天地,榕魔身上沾染着虚幻的火焰,哀嚎着化作了灰烬。
      
      黎托朝几个同门慢慢过去,却小心收敛气息,走到接近三人的地方,打算听一听这几个同门是怎么说他的。
      
      “你说,那小子能杀掉这几个老弱病残吗?别出了什么事,我们可担待不起。”其中一人向另外两人说道。
      
      “对对,我怕他被这些小东西弄死了,掌门大发雷霆,我们可吃不了好。”另外一个人接茬,语气里全是讥讽,对压阵的黎托十分鄙夷。
      
      “你操什么心,就算他晕过去了,也有人家师父给的自行护身的法宝。我倒是想看他吓晕过去的样子,用留影石录下来,回去当着全宗放出来,也好让他们知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来参加任务的。”最后一人也阴阳怪气道,除了看不起之外,好像还有几丝酸气。
      
      “咳咳。”黎托咳嗽一声,吓得三人连忙收了声音,“几位师兄,逃走的榕魔尽数在这里了。”
      
      黎托定神看着他们三人,眸子干净澄澈,好像并没有听到他们三人的讥讽。
      
      少年生的十分好看,五官明艳,神态灵动。一张鹅蛋脸,丹凤眼,小脸儿长年带笑,不像深山修炼的炼气士,反而更像天生无忧无虑的人间贵公子,根本不像门内传的‘绝世纨绔、千年草包’那样离谱。
      
      三个太玄宗弟子看着这样一个锦衣华服的美少年,突然有点自惭形秽,觉得自己的做法是不是有点不好,资质低也不是黎托的错,不该这么针对他。
      
      但是看到黎托头上戴着紫金冠、掌中握着朱雀珠,道袍之外披着流光一样的轻纱,腰间配着月华一样的美玉,手腕上一堆绞银镯,脚踝上两圈平安绳,每一件都宝光四溢,是力量和富有的象征。
      
      算了吧,这家伙哪里值得我们同情!土豪给我滚出克!
      
      黎托不知道同门们心中的百转千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无辜啊,他身上这些东西是这些年来收到的生日礼物,从小穿到大的,谁知道一如太玄宗内,价格都高昂了百倍呢。
      
      所以说壕的世界我们不懂,有些人的零花钱真的是别人的工资无法想象的。
      
      至于苦修一年才能勉强入门,吃了一炉又一炉丹药却吸收差,飞剑咒法全学不会,只能靠法宝维持生活的样子……这也不是他能决定的。
      
      “师弟做的不错,回宗之后,在掌门面前叙述功劳,我们会如实禀告的。”三位蓝袍弟子根本不想和黎托做一路人,指尖一点飞剑垂落,嫉妒的连话都不想和他多说,转身就要走。
      
      黎托伸手想要在说两句,但是对面丝毫不给面子,他只能叹息一声,已经入门一年了,他竟然还不能习惯这种状况。
      
      也是,人家就像是正经考上清华北大拿全额奖学金的学生,而自己就是靠捐教学楼和裙带交易才能进入的二代,被他们看不上,也是很正常的。
      
      收拾了首尾,他们人剑合一,化作蓝色的流光,拔地而起,瞬息千里。
      
      黎托看着甚至连同行都不愿意和自己同行的剑仙们,还有一丝丝的羡慕,他这点法力,基本就告别御剑飞仙了。
      
      随即掏出了一艘栆核舟,吹了口灵气,随即化作一艘三丈高的云船,准备慢悠悠的乘坐云船回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一下我的预收文《我靠花钱来成仙》,打滚露肚皮求小伙伴给一个预收,拜托了。
    文案:
    江希夷一朝穿越到古代,不会种田,不会科举,还得成天面对鬼狐灵媚,活得胆战心惊。
      好在他一直在玩的放置类修真游戏也跟过来了,每天光靠呼吸都能升级,但是为什么这游戏的无良内购也在,想要变强必须疯狂氪金?!
      有钱天下无敌,没钱寸步难行,人前显圣强无敌,事后还贷两泪流。
      江希夷:我哭了,你呢。
      =
      江希夷横空出世之后,玄学界的大师们发现他们的的生意没了。
      他们出手,要事主三跪九叩,诚心求救;而江希夷出手三天完工还包售后。
      他们收费,动辄全家财产,还得日后供奉;而江希夷出手明码标价,定金多退少补。
      他们除妖,要先看背景再看后台,生怕惹上因果;而江希夷除妖,只要杀人犯法,一律除恶务尽。
      大师们:你这么破坏规矩,不怕报复?
      江希夷:不怕,反正也打不过我。
      然后他们就发现他的身边多出了一条龙,两人举止亲密,而且似乎是龙君在……讨好他?
      惹不起,惹不起。
      =
      江希夷梦游阳河,发现了有一条龙在求救。
      一时不查被青龙的(亮)美(闪)色(闪)所诱,倒贴了一大笔钱费心费力的把他救了出来。
      结果龙宫多宝的传说竟然全是假的,这龙不但身无分文,而且还特别能吃。
      江希夷:你赔我的损失QAQ。
      龙君:算你占我便宜,我把我自个赔给你。
      ·
      爱钱善良道士受x桀骜不驯龙子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