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末世来临 ...

  •   午睡时间,高三五班,还是熟悉的来自隔壁厕所令人上头的配方,若即若离缠绵悱恻。尽管如此,教室安静的只有呼吸声和笔尖摩擦纸张的声音,时不时伴随着忽高忽低的私语声和偷吃零食的咀嚼声。在这个时间段,辛苦了半天的学生总算是松了口气,后排的几个男生趁着老师不在晃晃悠悠的结伴去厕所抽烟聊天,自欺欺人地认为厕所原产地的味道可以将烟草味盖过去。前排的好学生们则是趴在桌子上佯装睡觉,手中却拿着笔疯狂的演算公式。
      印汉洋洋洒洒的趴在桌上,嘴里喊着一根榴莲味棒棒糖,桌洞里的手正在上下滑动无聊的刷着微博。
      最近不知怎么气候异常,明明都五月份了,世界各处还时不时下着冰雹,雨雪。龙卷风地震海啸也高频发生,搞得全世界人民惶恐不安。一些生物学家和环境学家针对此现象提出了生态报应论,说当初人类对大自然无节制的索取和伤害现在要归还到人类身上了,人类再这么下去必将灭亡。联合国立刻组织召开了国际会议,各国纷纷参加。环境保护的口号喊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形成了环境保护的运动高潮。不仅如此,世界各地已经发生多次动物无故伤人事件,动物园很多大型猛兽都变得焦灼暴躁,攻击性极强。爱护环境人人有责彻底成为了世界性口号。最近垃圾分类就搞得声势浩大,每人每天都要经历一次灵魂拷问:你是什么垃圾?除此之外,垃圾分类还被一些歌手做了词谱了曲。很多网络平台都举办其了垃圾分类王的选拔比拼赛,最终获胜的四个人即可获得垃圾大王的荣誉称号......
      
      砰!!!
      玻璃突然被什么东西猛烈击中,空气中安静的分子像惊慌的小鹿杂乱无章地乱跳,安静祥和的气氛瞬间被打破。一些被惊醒的同学伴随着身体的一阵抽搐与惊醒,开始骂骂咧咧,教室里突然热闹了起来。印汉坐在靠窗的位置,他欣喜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眼睛放光,转过头将手指一挥对班里的同学大喊,下冰雹了!班里瞬间一片欢呼声,下冰雹意味着什么?每次学校一下冰雹,线路老化没有自己的供电设备的学校的便会如期停电,虽然搞不懂这么废柴的学校为什么还没倒闭,但这对学生而言,永远是天大的喜事,特别对与一个月星期半天的高三学子而言。只要一停电,天再黑一点,就不用上课了!班里瞬间陷入了放假的氛围,奋笔疾书的学霸们也放下了笔,低声互相抱怨着自己这次没复习好没考好。
      很快,冰雹带着暴雨,天色瞬间暗沉了下来,乘乱和同学打电话约晚上去网吧的印汉笑着转过头看着窗外,看着土豆般大的冰雹和无人烟的操场,一种挥斥方遒的傲然感油然而生。他乐颠乐颠的开心的和后桌吹着牛逼开着黄腔,大笑的时候无意中撇了玻璃一眼,笑容突然变得僵硬,因为他面前的玻璃在冰雹的敲打中已经出现了大面积的裂纹,在狂风中轻微的晃动着。还没来得及告诉同学,玻璃便接受不了狂风的洗礼直接碎裂开来,玻璃碎片呼的吹进了教室,风力竟然席卷了整个班,连带着冰雹也打进了教室,班里的同学瞬间哀声连天,一窝蜂的向门口跑去。更糟糕的是伴随着恶劣的天气暴雨也席卷而至,供电系统果然不服众望的停止了运转。
      
      黑暗突然来袭,一些胆小的女同学吓的叫出了声,一些大胆的男孩还吹着口哨发出呕吼的欢呼声。印汉因为坐的靠边,跑的再快,还是被冰雹打了一下胳膊,幸运的是除了锁骨被玻璃划破一处以外,身上由于衣物的遮挡玻璃渣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他摸了摸被冰雹打中的地方,钻心的疼,像是骨头内部开裂了一样。他的同桌王小小在他身边开始嚎啕大哭,他转头看过去,只看到了黑暗中王小小的脸颊由于冰雹的撞击肿的发着光,真不知道这算不算幸运,尽管肿的像猪头,脸上却一点都没被划破,披头散发的在闪电的照影下像一只女鬼,虽然平时王小小天天向班主任打他的小报告,但毕竟是个女孩子,这么哭谁顶得住?印汉将手搭在王小小的肩膀上,安抚性的拍了拍。这一拍不要紧,王小小哭的更大声了,周围瞬间陷入一片混乱。
      为了避雨,全校师生都躲进了楼梯处,所有的玻璃都被打碎,在风雨中玻璃乱飞,很快人群中就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尖叫声抽泣声和血腥味加大了人群的恐慌。老师们出来想要维持秩序,结果声音完全湮没在一片惨叫声中。世界像是变了一个样。然而,印汉他们不知道的是,不仅仅是A市陷入了混乱,世界各地的每个角落都在因为这场暴雨变成了地狱。
      
      印汉隐隐觉得锁骨处被玻璃滑破的地方开始发痒,身体开始不自觉地打冷颤加上身边的哀嚎声不断,很快就变得烦躁不堪,他意识到自己的注意力开始恍惚意识变得模糊,他颤颤的扶着楼梯把手,大口的喘着气。不远处一个同学正在疯狂的撕咬着身边的同学,嗓子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像是在求救有又像是在威胁。血腥味变得更加浓烈,恐怖彻底吞噬了所有的人。被咬伤的同学捂着伤口向别处逃窜,哭喊着世界末日到了,被撞击的同学发出咒骂声,密密麻麻的人群因为撞击践踏和殴打变得像煮开的热水沸沸扬扬。更可怕的是,被咬伤的同学也会开始变得暴躁并攻击他人。暴雨没有丝毫变小的架势,有着下到天荒地老的感觉,命运的齿轮开始脱离了轨道。
      
      冷汗滴答滴答的从下巴上滴下,王小小尖锐的哭声还在刺激着耳膜,印汉抬起头,想吼一声别哭了,结果他没有发出预想中的呵斥声而是发出了一声嘶吼声,像是声带破裂,又像是野兽的低吼。他愣住了,突然之间一股香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何其的美味,那是...血??
      
      啊!身边的王小小突然发出了高分贝的尖叫声,印汉猛地一转头,他看见平日里儒雅胆小的班长正在用牙齿死咬着王小小的耳朵,此刻班长更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只知道疯狂的攻击身边的人,仿佛感觉不到外界对他的殴打。又是一道闪电,在光影中,班长脸色惨白,眼神涣散,露在外面的牙齿似乎变得尖锐,嘴巴留着口水,粘嗒嗒的在下巴上晃悠,在求饶声中王小小的耳朵被撕扯下来,溅了一地的鲜血,而班长尽然生吃下那只耳朵!咦,好脏!
      看到这一幕的同学立刻拼了命的向外逃窜,可是四周都出现了这种情况,他们又能逃到哪儿?奇怪的是班长咬伤王小小后就不再攻击她了,而是走向了因为身体的不适,无法走动的印汉,印汉看到班长一步一步走进,本该害怕的他心里却一点也不害怕,甚至内心有一种高高在上的蔑视感。像是意料之中,班长对着印汉跪了下来,嘴里呜呜的发着低吟,他恭敬的将疼晕过去的王小小递到了印汉面前,像是一条等待主人夸奖的狗。
      印汉茫然的看着这一切,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世界末日来了。而他变成了丧尸,一只还没有失去人类意识的丧尸。像是想清楚了这一切,又或是他熬过了蜕变的时间,他的头不再疼痛,意识不再恍惚,连胳膊也不再疼痛,像是演练了很多遍那样,印汉发出了一声低吼,这只下等丧尸便向受了惊吓一般僵硬的跑开了。
      
      “操,这是不是狂犬病发作了,整的跟丧尸片似的?”李浩拿了个板凳腿殴打着向他扑过去的陌生同学,一边打一边问身边的百桐。
      百桐此刻正在向被他踢了十几脚的女朋友道歉。“宝宝,我以为你是被传染狂犬病了,天又黑,我看不清你,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就别生气了”小艾恨恨的推开了百桐,刚刚她因为害怕想要躲进百桐的怀里,结果却换来了一顿殴打。想到这,小艾哭的更伤心了,被撕咬开的脚踝更疼了。
      李浩见百桐像个跟屁虫一样粘着小艾,干呕了一声,转过头又重复着问了正在和一个陌生同学搏斗的周伟一遍。
      “啊?狂犬病啊?传播这么快么,刚被咬就会发作?狂犬病病毒突变了?”周伟还以为是这些人乘乱看他不顺眼想偷袭他们,一听李浩的提问,再借着闪电的光亮看了看这些袭击者的脸庞,发现这些人眼神呆滞行动却这么凶残,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不像人,倒像是行尸走肉。
      “靠”混乱之间,百桐被小艾咬伤咬了手腕,他愣愣的看着突然之间张牙舞爪的小艾,下意识的用力推开了。心却没由的开始空恐慌。他惶恐的将伤口掩饰好。这...到底是什么,是病变?又或者...真的是丧尸?
      冥冥之中,大家都开始意识到是这场雨让大伙变了异,而血液传播加快了病变的传播速度。末世真的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练手之作,轻喷。(づ ̄ 3 ̄)づ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