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卖小孩的女火盒 ^第90章^ 最新更新:2019-08-27 16:52: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0、茄子呢?在这呢 ...

  •   门外的凯笑着叹了口气,离开了。不久,小晚收到凯的短信「你跟他说了什么吗?竟然马上就安静下来了。」
      「我跟他说:“吵死了。”」
      「……」
      许久,毅松开小晚,抚摸着她瘦消了的面颊,亲吻了她的唇,便将她抱上床了。上了床,小晚才感觉一阵困意席卷而来,闭上眼睛睡了。
      
      第二天,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醒来,小晚习惯性的往那人怀中拱了拱。半晌,感觉有些不对,再一抬头,看见毅波澜不惊的黑眸,小晚眨眨眼睛。
      毅“……”
      小晚“……”
      小晚:“饿。”
      毅“……”
      “完了,真变哑巴了。”小晚说着,起身下床,毅也起身。
      “咦?”小晚摸摸后背,又看了看胸前,“你……解开的?”
      毅没答,去洗手间洗漱了。小晚在原地凌乱,又追了过去,“好啊,几天不见还变傲娇了,敢不理我!”
      
      两个月后。
      “准备注射。”小晚站在玻璃窗外,紧张的看向室内,毅被固定在注射台上,一条机械手臂从天花板上伸下。
      “注射。”药物缓缓压入毅的脑内。
      “哎呀,别那么紧张啦。”,凯拍了拍小晚的肩膀,“已有数十名患者注射后痊愈了,现在已大规模投入使用,毅一定会好起来的。”
      “嗯,注射后大约多久会醒来?”
      “这个因人而异,最快的在六个小时零九分后恢复意识,最慢的也在十六个小时内醒来。”
      “注射完了我可以进去吗?”
      “可以,但保险起见,不要打开固定带。”
      “嗯,谢谢。”
      “不用谢,早点休息吧。”
      “知道了。”
      小晚目送凯关上门离开,坐下握住毅的手,“我还是在这里陪你吧。这些天,只有我一个人冲你絮叨,都快无聊死了。等你好了,一定先让你对我讲个三天三夜,三更半夜……最近我的漫画更新比之前快了一倍,这都是被你无聊的啊……”小晚说着,感觉昏昏沉沉的,不一会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毅缓缓睁开了眼睛,“头好沉啊……”他念着想动动胳膊,“怎么胳膊也这么沉?啊……固定带,真是要命啊,动不了……手好烫啊,是什么?”毅费力的抬头,借着月光看向左手边,“小晚?”
      “小晚!”毅猛的起身,却被固定带卡的不能离开床半分,“小晚?能听见吗?额头这么烫!这是烧到多少度了!有人吗?有没有人在外面!”毅焦急的喊着,他仰头看了眼门,关的死死的。“隔音性这么好,根本不会有人听见啊。”他又四下寻找通讯手环,他的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小晚的他又够不着,摸着小额头越发烫人的温度毅心急如焚,再这样烧下去会烧坏的,现在必须降温……
      “降温……”毅念着,而后又突然想到什么,用左手拇指的指甲使劲掐着食指,但小晚给他把指甲剪得整整齐齐,毅欲哭无泪的掐了半天才掐破皮,然后将血涂在小晚的额头上,利用血液蒸发吸热给她降温。
      这绝对是毅有生以来过得最漫长的一夜,不但隔几分钟要放一次血给小晚降温,心中还要为小晚高烧不退而焦急万分。当第二天早晨,凯过来时,毅几乎是对看见小晚一脸血被吓傻了的凯大喊:“她烧了一夜,快带她去治疗!”
      “啊,哦、哦。”凯似乎被毅感染了,飞也似的将小晚抱了出去。
      “喂!”毅眼看着凯离开,“倒是放我下来啊,顺便。”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见凯又火急火燎的赶回来,“抱歉,博士,刚才太着急,忘了……”
      “你这家伙!”毅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小晚她怎么样了?”
      “她烧的时间太长了……”
      “带我去!”
      “正在输液,已经开始退烧了……”凯扶墙道,刚才急急忙忙的一顿跑,也紧张的够呛。
      “检查结果发给我。”
      “嗯。”
      毅的手飞快的在空中划动,眉头不断锁紧。
      “博士,你的手……”
      “不碍事。”
      凯看着毅满是血迹的手,又看着面色苍白的小晚,默默的离开了。虽然只是普通的发烧,但烧了一夜,小晚的身体无疑要变得更差,而且现在又昏迷不醒,不知道有没有烧坏大脑……
      
      病毒事件自此结束,医研小组也在此解散。毅抱着仍在昏迷中的小晚,回到他们住的地方。
      “博士,我帮你把饭送来,你多少吃点吧。”
      “没事,我不是很饿。”
      “小晚不会有事的,多休息几天就好了。饭我放这里了,记着吃。”
      “嗯。”毅随口应着,“小晚,不要有事,快点醒过来好不好?你现在这个样子,很让人担心啊。”
      “嗯……”小晚眼睫微颤。
      “小晚?”
      “呃,你是……”
      “你不认得我了?”
      “啊,不是,我当然认识你,你是……”小晚想了想,“是毅!”她说着,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哦,认得我就好,来,喝点水。”
      “嗯,不过我为什么这样啊?”小晚看向自己的手背,又顺着输液管看下输液袋。毅看着小晚迷茫的眼神,感觉有些不对。
      “不、不会吧,小晚?你知道这次的病毒事件吗?”
      “嗯,有点印象,具体是什么来着?”
      “那你记得那天服装节?”
      “记得,记得,有一家的鱼丸做的很好吃。”
      “那你记得你是怎么来的吗?”
      “我好像在这里很长时间了,怎么了嘛?”
      毅越听小晚说话,越觉得不对劲,看她一脸懵懂的表情,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难道,是第三重人格?
      “怎么了,怎么了啊?”小晚抓着毅的衣襟摇了摇。
      “没、没什么,小晚,你最近身体不好,要多休息。”他说着摸摸小晚的头。
      “嗯,要抱抱!”小晚说着,一脸灿烂得向毅伸出双臂。毅无奈的笑了笑,欠身抱住小晚,虽然性格有些变化,但好在没什么大问题,也不是冷冰冰的第二重人格,不然他可应付不来了。
      “好了,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哎别,你别走。”
      “……哦,那我让机器人送过来好了。小晚,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就是感觉很没力气。”
      “你发了一晚上的烧,又睡了一天,肯定没力气,等会多吃些饭就好了。”
      正说着,一个机器人进来,端了一盘吃的。
      “来,先喝点粥。”
      小晚看着白色的粥,摇头道:“不想吃粥,想先喝果汁。”她说着指了指托盘上的果汁。
      “好,但不能喝太多,喝多就吃不下饭了。”
      “嗯。”
      “好了,现在想吃什么?”
      “蛋羹。”小晚说着自己伸手去拿,刚吃了一口,便放下勺子。
      “怎么了……小晚……”毅十分无奈的见小晚用食指将蛋羹的表面戳出一个一个的洞,还一脸“早就想这样干了”的表情。
      “那个不是用来戳的,你手不干净,不能动手。”
      “噢。”小晚略为失望的应答,又拿着勺子戳……
      “哎呀,我不要用勺子戳,蛋羹那么软,还是用手戳好,要不你也试试?”
      毅看着小晚,手指伸到半空又猛的放下,“我怎么居然还真的伸手……”他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不过比起蛋羹来,毅伸手戳了戳小晚的脸,“呵,小晚,吃饭的时候不要闹。”
      “嗯。”小晚撅了下嘴,开始吃蛋羹。毅也拿了自己的饭吃。
      “小晚,在中情局工作累吗?”
      “不累。”
      “林逸凡,他没欺负你吧。”
      “林逸凡?他是谁啊?”
      “你不认识他?那洛梵你知道不?”
      “嗯……这个知道。”
      “他是干什么的?”
      “不知道。”
      “那你知道你们队长在哪吗?”
      “不知道。”
      “想他们吗?”
      “想啊,毅,你会带我去看他们吗?”
      “呃……他们很忙,等有时间会来看你吧。”
      “哦。”
      “你记得冲田总司吗?”
      “谁?”
      “那土方岁三呢。”
      “不知道。”
      “小晚会用刀吗?”
      “会啊,但我拿不动。”
      “枪呢?”
      “也会呀。”
      “嗯。”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来是部分记忆缺失……
      小晚看看沉思的毅,又看看毅盘中的烧茄子,好像是麻辣的,于是小晚迅速用筷子夹了个放进自己嘴里,好吃……于是又夹了个……
      “好吃吗?”
      “嗯嗯。”小晚塞了一嘴,已经说不出话了。
      “嗯~”毅眯着眼睛哼了声。
      “我是说……蛋羹。”
      “哦,茄子呢?”
      “在这呢。”小晚指了指毅盘子里的。
      “你嘴边沾的什么?”
      “啊!沾上茄子了吗?不会吧……”她说着捂住嘴。
      “撒谎可不是好孩子哦。”
      “我有说过一句谎吗?”
      “……”毅回想了一下,说了半天,小晚确实没说半句谎,“哼,解释就是掩饰,掩饰的就是事实,掩饰事实就是讲故事,讲故事就是不老实,不老实就是欠收拾,哈?小晚?欠收拾了?”
      小晚见毅似笑非笑的表情,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呢,“……啊!啊啊我肚子疼,不行了,这里是阑尾吧?啊……我一定是急性阑尾炎,啊啊,救命,疼死了!”
      “阑尾炎?阑尾不在那边。”
      “呃……啊!”小晚马上做出更夸张的表情,手换了一边,捂着“错了错了,是这边,疼疼,疼死了……”
      “不对不对。”小晚演的太投入,完全没注意毅一脸看戏的神色,“阑尾的话,应该再往下一点。”
      “往下?这里?”
      “再下一点。”
      “这里?”
      “嗯。”
      “……对!就是这疼,我就说是阑尾炎吧,疼死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